第472章:周家动静/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京城皇宫之内

“刘公公,麻烦你向父皇通报一声,儿臣有要事通报!”三皇子说道。

刘公公摇头说道,“三殿下,不是老奴不向您通报。而是陛下有旨,近段时间,因身体微漾,需要休息,不得打扰,除非有重大事情,否则,文武百官,皇子嫔妃,一律不见!所以,三皇子,您还是回去吧!”

听着刘公公的话,宇文非夜蹙了蹙眉心,随后就离开了!

揽月殿

“夜儿,还是没有见着,是吧?”周贵妃看到儿子进来,立立即问道。

宇文非夜摇了摇头,道,“没有!”

随后,他想了想,很是疑惑的问道,“父皇微漾,不见任何人。母妃,父皇到底生什么病了,难道连你也不知道吗?”

往常时,父皇一有什么头疼脑热,都是母妃在龙床边,衣不解带的伺候。

可为何偏偏这次,父皇拒绝了母妃的伺候,同样也拒绝了其他人的伺候。

这有些奇怪啊。

周贵妃摇了摇头道,“本宫问过刘御医,可是他的嘴巴太紧,除了说皇上得了些微寒,并没有多大的事。”

她的心里也是很疑惑。

既然身体只是微漾,以皇上勤恳,怎么可能就这么整天卧床休息,还闭门关户,拒见任何人呢?

听说,就连皇后,都被拒绝了。

这很反常啊!

周府

“三殿下,你是说陛下这五六天时间,都没有上朝,也没有见任何一个人?”周德宏疑惑的问道。

“是的,舅舅!”宇文非夜点了点头。

周德宏不解的说道,“这就奇怪了!皇上不像这样懒散之人啊。从来没有罢过早朝的啊。这会儿,怎么会连续五六天不见人影呢?”

宇文非夜摇了摇头,然后看着周德宏,很是认真的说道,“舅舅,母妃怀疑,父皇已经不在宫里!”

周德宏听罢,猛得睁大眼睛,很是吃惊的道,“这……确定吗?”只心里在听到这样一个消息之后,有一种阴谋酝酿而生。

宇文非夜摇了摇头说道,“不太确定。但母妃说,这已经是八九成的事。所以,舅舅,母妃的意思是,舅舅能不能派些人,暗暗去外面找一下父皇的行踪!”

周德宏在猜测到皇帝可能出宫之时,心里就有某种打算,现在听到外甥让他去查探皇帝的行踪,那当然很是意愿了,甚至心中有种雀跃。

不过,这一切并没有表现在脸上,而是神情严肃的点头道,“嗯,舅舅知道。只是,三殿下,你应该知道,即使陛下偷偷出宫,他身边保护的人肯肯定不少,万一被他发现了,那……”那后果可是严重至极。

宇文非夜立即说道,“舅舅,只是查一下陛下的行踪而已,我们不需要做什么!母妃说,可别让父皇被外面的狐狸精给勾走了!”

周德宏点了点头应道,“嗯,那舅舅知道该怎么做了!”

宇文非夜离开之后,周德宏去了见老爷子周振林。

周振林一见到他,就问到,“那找寻‘神幻’之事,弄得如何了?”

周德宏很是恭敬的应道,“回父亲,阎刹阁那边暂时还没有任何消息!”

周振彬听罢,皱了皱苍老的眉头,说道,“他们是怎么办事的?怎么会这么慢?”随即他犀利的眼神直直盯着周德宏,疑惑的问道,“你是不是没有给够钱,所以,使得他们办事拖延?”

他这是在质问周德宏,从他私库之中,拿少了银子,所以阎刹阁那边办事拖拉。

周德宏听罢,脸色立即变了变,说道,“父亲,儿子不敢!”也就是不敢因为小小银子之事,而耽误大事!

实际上,心里黑沉黑沉的,不住的嘀咕暗骂道,“我出钱出力,凭什么还遭到质疑!看来父亲的疑心越来越重,对他也是越来越不满了啊!不行,在大事之前,我必定要沉着冷静,还必须要忍!”

周振林犀利的眼睛紧紧盯着这个大儿子,语气冷厉的道,“嗯,不敢最好!”

随后,他又想到了什么事,问着周德宏,道,“雅儿最近怎么回事?”

周德宏一愣,有些不明所以的问道,“什么怎么回事?”

周振林漆黑的眼神之中,顿时流露出不满,他厉声的喝道,“宏儿,你是怎么做父亲的?这些天,雅儿茶饭不思,你竟然会不知道?”

周文雅这个嫡长孙女,可是他们周家登上辉煌权势的好棋子,所以,她的任何生活动态,都会被周家关注。

周德宏有些惊讶的道,“雅儿茶饭不思?”

但随即他就认识到自已的做父亲的不足之处,立即对着周振林说道,“父亲,是儿子的错!最近皇贵妃娘娘和三殿下,让儿子查一查一个叫林家村的事,这忙乎着,就忘记了关心雅儿了!”

周德宏这是在婉转告诉周振林,他这些日子没有关心周文雅,完全是受人所托,实在忙碌。

周振林听罢,眼睛一眯,有些疑惑的道,“林家村,这是什么地方,听着就是乡下农村?无缘无故的,为何贵妃娘娘和三殿下关注到这个地方?”

周德宏摇了摇头道,“我们暂时只能查到林家村这个地方。之于贵妃娘娘和三殿下会注意,很有可能这个地方,与蒋振南失踪半年有关。”

周振林听罢,紧紧皱着眉头,很是不屑的说道,“蒋振南一介莽夫,只知道在战场上打战。就算他失踪半年,那又如何?为何贵妃娘娘和三殿下非要追究他失踪半年之事呢?”

但随即,他又立刻想到什么,说道,“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我们所不知知道的隐情?”

周德宏听着他父亲的疑惑,说道,“爹,你难道忘记了,蒋振南那个不知打哪冒出来的未婚妻?”蒋振南自已的婚事自已作主,这是他向陛下讨要的行赏,所以,偶然冒出来的未婚妻,即使好奇,但陛下却不会干涉。

被周德宏一提醒,周振林立即明白过来,他道,“宏儿,你的意思?”

周德宏点了点头说道,“没错。我们都在怀疑,蒋振南这个未婚妻是林家村的。

但是,从镇国公夫妇的口中,我们又知道他的未婚妻,是全国首富柳逸尘的妹妹,是柳逸尘亲口承认的柳叶山庄的大小姐!但是,据我们所知,柳逸尘并没有什么妹妹。

但,后来,我们再去调查时,又突然间冒出了一个妹妹,而这个妹妹因自小身体不好,而被柳逸尘寄养在别处。”

“这个地方很有可能就是林家村?!”周振林立即接着道。

“没错!”周德宏点头。

在夺嫡夺权之位上,蒋振南的立场十分重要。

因为蒋振南得到了皇帝的全盘信任,得到他的支持,基本上事成大半。

可是蒋振南油烟不进,任何一个皇子皇孙,都拿他没有办法。

现在蒋振南公开了他有未婚妻,而且在镇国公府内所发生的事,让大家有目共睹,蒋振南十分喜欢他那个未婚妻。

这也同时对外表示了,他的最大弱点。

可随着各方人马探查,却越来越发现他未婚妻身份的神秘,至今都没有一个势力真正查出那个女人的身实身份。

但唯一从蒋云峰夫妇口中得知的线索,就是,她是柳逸尘的妹妹。

即使是这样,仍然无一方势力得到确认。

周振林沉默思虑片刻,对着周德宏说道,“既如此,那你就好好的查下去!”有了拿捏蒋振南的弱点,还不怕蒋振南不会妥协。

说完这句,他随即又吩咐了一句,“那寻找神幻之事,也不可落下!”如果蒋振南不愿意妥协,那么利用神幻是最好的了。

周德宏应道,“是,爹!”

与周振林告别之后,周德宏就直接来到雅轩院。

走到院中,就看到周文雅的贴身丫鬟小翠,似乎坐在石桌上昏昏欲睡的样子。

“混账!”周德宏一声怒吼,直接把小翠震醒。

看到周德宏突然出现在雅轩院中,小翠的脸色微微变了变,但随即很是冷静的对周德宏躬身的道,“老爷,您……您怎么过来了?”

周德宏脸一沉,黑着脸说道,“这是我女儿的院子,老爷我怎么就不能过来了?”

小翠有些懊恼,但随即讨好的笑说道,“当……当然!”

周德宏直接问道,“大小姐呢?”

“大小姐在房中睡觉!”小翠很快的应道。

听说周文雅在房中睡觉,周德宏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他很是狐疑的看向小翠,问道,“这个时辰在睡觉?”巳时在睡觉?不会真的生病了吧?

小翠微微低着的头颅之下,眼珠转了转,她说道,“老爷,大小姐身体有些不舒服,所以,在屋中躺着休息!”

周德宏微微皱了皱眉头,然后,就往周文雅的屋中走去。

小翠吓了一大跳,立马跑在周德宏的前头,表情有些慌张的说道,“老爷,不可啊!”

周德宏看着神情明显不对的小翠,很是狐疑的问道,“小翠,你这么慌慌张张的做什么?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老爷我?”

小翠摇了摇头,“没有,没有。老爷,奴婢哪敢有事瞒着老爷您啊。只是,”

说这话的同时,看向了紧闭的屋门,继续说道,

“老爷,大小姐睡着了,你现在直接进屋,可能会打扰到大小姐的休息吧。再说,老爷,一个大闺女在房中睡觉,就算作为老爹突然闯进去,也不太好吧?”

这明显告诉周德宏不合适进去。

周德宏想了想,确实是这样。

男女七岁不同席,男女有别!

即使是亲爹亲闺女,也必须避嫌。

只是周德宏还是很狐疑的看着小翠,问道,“大小姐到底生什么病了?严重吗?有没有请大夫,或者御医过来看看?”

小翠很是恭敬的应道,“回老爷,已经请过大夫了。大小姐只是前些天夜里着了些凉,大夫说只要躺在床上休息几日就可。没有多严重,请老爷放心!”

最后,周德宏就走了。

看着已经被打消疑虑的老爷走了,小翠立即松了一口气。

然后想到什么,就立马推开房屋中的大门,周文雅眉眼紧闭,满脸红晕的躺在床上。

小翠立即说道,“大小姐,老爷走了!”

周文雅一听,立即此掀开了被子,暗暗吐了一口气,然后有些疑惑的问道,“怎么爹会突然来看了我呢?”

小翠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

周文雅低眉垂眼,随后摇了摇头道,“算了,爹他要随时过来,我们也没有则!”

随后,她对着一处说道,“出来吧!”

然后,就看到床底下跑出一个人,一个穿着黑衣的男人。

他出来之后,就对周文雅躬身道,“周大小姐!”

周文雅神色淡然的道,“事情查得怎么样?”

黑衣人道,“现在唯一的线索就是林家村!”

“林家村?”周文雅很是疑惑了,“这听着是一个村子,难不成她是一个农家女不成?”

黑衣人没有否认的道,“不过,也有一种传言,她是柳逸尘的妹妹!所以,多方势力都往这个方向去查寻了!”

周文雅听罢,立即有些吃惊的道,“柳逸尘的妹妹?那这又与林家村有什么关系?”

“听说柳逸尘这个妹妹,从小体弱多病,所以被送往其他地方修养,而这个地方可能就是林家村!”

听着这人的话,周文雅微微低着头,表情认真的思考了一下,立即吩咐道,“你们立即往林家村这个方向查去!一有什么消息,立即向我通知过来!”

黑衣人点头应道,“这个倒没有问题。只是周大小姐,这钱……”

小翠立即怒声的道,“我家大小姐将来是要当皇后娘娘的人,难道会少你一两半两银子不成?”

京城人众所周知,京城第一美女兼第一才女,是可能要当皇后的女人。

所以,即使很多人青年才俊对周文雅很是仰慕,但也不敢与皇子皇孙抢女人啊。

黑衣人听着小翠的话后,沉默片刻,就说道,“既如此,那就请未来的皇后娘娘写下欠款条约吧!”

说着,他屋中的书桌上拿过宣纸和毛笔,放在周文雅跟前,然后笑着说道,“不是我信不过周大小姐,而是我们更相信白纸黑字的凭据,所以,未来的皇后娘娘,请吧!”

周文雅现在当然不可能写这样的欠款,最后她咬了咬牙,对小翠说道,“小翠,去把我那些首饰拿过来吧!”

小翠一惊,她说道,“大小姐,就剩下三套首饰了!难道真要……”最近她家大小姐用钱越来越多,以前的私房钱都没有了,不得已,就拿着那些名贵的首饰去换钱。

周文雅脸一沉,说道,“让你去就去,别废话!”

小翠只得应道,“是!”

片刻之后,小翠就拿了一首饰过来,交给了周文雅。

周文雅接过来递给这个黑衣人道,“这套首饰价值千两,你拿去吧!”

黑衣人没有拒绝接过来,道,“那我就不客气的收下了!那就请周大小姐静候佳音了!”

不过,在离开之际,他又说道,“送你一个免费的消息,神幻已经有了消息!”

说着,他就跳窗离开!

大白天,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他的动静。

周文雅听着“神幻”有了消息,眉心跳了跳,神情复杂。

小翠看着自家大小姐的表情,心里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大小姐,要不我们算了吧!”反正你是要当皇后娘娘之人,要是让未来的皇帝知道您心心挂念的人,竟然会是蒋振南,这后果,真是无法想像啊。

周文雅突然眼神一厉,射向小翠,双手紧握成拳头,表情不甘的说道,“算了,怎么可能就这么算了!十五年!从我见到他第一眼起,我就认定了他是我的英雄,是我的男人!”

小翠看着有些陷入疯狂的大小姐,只得顺着说道,“是,是!”

可小翠很明白,大小姐爱上蒋振南,如果争取一下,未必不能嫁给蒋振南。

然而,比起母仪天下,一个小小的将军夫人,又算得了什么。

这是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啊!

小翠心知自家大小姐自从知道蒋振南有个未婚妻后,执念已深,已经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

可她一个小小的奴婢,根本就无法劝阻,又不能向老爷夫人禀报。

因此,她只能在有时劝着点自家大小姐。

夜深人静,暗色无关

一栋别院屋内窗前,站着一个高大的人影。

他的后方,跪着一个黑衣人。

他说道,“陛下出宫了,立即派人去寻找。找到之后,务必格杀勿论!”

听到“格杀勿论”四个字时,跪着的黑衣人,低着头颅的表情却颤了颤,随后应道,“是!”

……

正待大家吃午饭时,林青山,哦,现在人名为文铭的青年男人,领着两个看起来四五十岁的男人,来到了林家苑。

一看到来人,蒋振南的脸色微微变了变,心里却吓了一大跳。

陛下竟然自已出宫了。

这可多危险的事啊!

想到这,蒋振南想要站起身,立即迎过去,不过,却接到了陛下的眼神,蒋振南就没有站起来,当作不认识一般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