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3章:商人文老爷/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月兰一看到吴铭趁着饭点领着两个男人过来,神情微微挑了挑。

能让吴铭领过来的人,且能让她的南大哥脸色微变的人,除了那人,就不会有别人了。

林月兰眼珠一转,站起来,似笑非笑的看向吴铭,问道,“青山大哥,这是怎么了?他们是谁?为何来我家啊?”

吴铭一看到林月兰这个魔女,就头皮发麻。

他知道林月兰这人一定是故意的。

她这么聪明的人,会不知道他现在大带来的人是谁?

瞧着她脸上神秘莫测的笑容,吴铭心晨直犯嘀咕,林月兰这女人,可千万不要惹到圣上啊!

听着林月兰这么不礼貌的问话,跟在一边的张公公,立即尖着声音,大声的喝道,“放肆!”

宇文珑焱立马呵斥道,“张管家,你越逾了!”

张管家也就是张公公立即吓了一大跳,对着皇帝说道,“老奴知错!”

宇文珑焱没有再理会张管家,而是很是意味十足,很有兴趣的看向林月兰。

只是当真正的看清林月兰时,宇文珑焱还很是吃惊的。

他以为林月兰是个相貌普通的女子,所以,才会看上煞星之名的蒋振南。

没有想到,这个林月兰竟然长得如此清纯绝艳,倾城倾国,即使号称京城第一美女的周文雅,这容貌也比不及她三分啊。

没有想到,这小小旮旯乡村之中,竟然会有如此绝色!

同时,也暗叹了一下蒋振南的运气。

片刻间,宇文珑焱就自我介绍道,“这位姑娘,我姓文,是个走南闯北的商人。你口中的青山大哥,实际上是我亲侄儿,名叫文铭。我都听我铭儿说了,我真是要谢谢姑娘收留多家铭儿!”

林月兰听着宇文珑焱的介绍,差点没有“噗嗤”笑出声。

然后,眼角扫了一下吴铭,顿时觉得他可怜至极。

失忆叫林青山,亲人来了,立即改名叫文铭,实际上,不管是哪个名字,即使真名就吴铭,都不是他的名字。

吴铭,吴铭,实际上,就是无名。

身为皇帝身边的暗卫,时常有公差,就得乔装化名,就叫了吴铭。

林月兰摆了摆手说道,“文老爷,您真是太客气了。文大哥力气大,干活也多,我很喜欢这样的劳动力,所以也谈不上收留不收留的!”

宇文珑焱:“……”呃,他的第一暗卫竟然这么可怜吗?堂堂皇家第一暗卫,竟然被一个小女子压榨成廉价劳动力!

吴铭:“……”明明是你每天逼着我干的啊,现在倒成了我自愿意的了啊。

蒋振南:“我家月儿就是这么可爱啊!”

柳逸尘:“……”妹妹,你知道站在你跟前的人是谁吗?

林德山和张大夫,“……”这孩子,怎么能对来客这么说话呢?即使林青山确实力气大干活多,那也不用现在说出来吧。这可是会惹客人不高兴的啊。

只是这两位老人家想错了。

文老爷子听罢,立即哈哈大笑道,“铭儿这孩子,确实有股子力气,性子憨厚,很会干活。他在失忆这段时间,能给姑娘干活,凭着劳动得到工钱,也算是他的荣幸。”

林月兰直接点头道,“嗯,确实!”

其他人傻愣。

林月兰打量了宇文珑焱一下,继续道,“看着文老爷子慈眉善目带着威严,风度翩翩且又气度不凡的样子,竟然如此开明!方才,小女子还以为会得到文老爷子的一顿训斥呢。毕竟,我可是在压榨你的亲侄子呢!”

林月兰特意把“亲侄子”三个字,咬重了一些。

吴铭的脸立即微微变了变,但很快就恢复如常。

可心里却有些担心了。

他担心的当然是林月兰惹圣上不高兴啊。

宇文珑焱对于林月兰的直爽又胆大的性子,更是赞赏。

他点了点头道,“压榨就压榨,没事!反正他皮粗肉厚的,多干点活,又干不坏!”

吴铭暗自摸了一把汗,暗道,“好吧。是我想多了!”

短短几句对话,让林月兰对于皇帝的第一印象还是不错的。

更何况,蒋振南有今天,这个皇帝功不可没!

所以,总得说来,她不讨厌这个老皇帝就是了。

林月兰笑着道,“来者是客!既然文老爷子已经来了,就请坐下一块吃个饭吧,不知是您是否吃了过来呢?”

她可是从电视上看过,皇帝吃个饭,必须要重重检验之外,还得有个试吃太监。

也就是说,皇帝吃个饭,必须要让人验一验是否有毒,那所谓的试吃太监看着有口福,实际上,每吃一口饭菜,都可能随时就把性命搭上。

宇文珑焱看了饭桌上的饭菜,双眼立即发光,就差留口水了。

他对在林月兰道,“恭敬不如从命!”

“那请!”林月兰让下人给他加一个位置。

位置的坐法也是有讲究的。

古代人以右为尊,向南为尊。

如果房屋室东西长而西北窄,那么室内最尊的座次为坐西面东。

林月兰让下人给加的碗筷位置,是坐西面东!

除了知道宇文珑焱身份的人之外,林德山等人自认为文老爷子是客人,理应坐在最尊贵的位置。

至于张公公和吴铭,林月兰并没有让人加位置了。

很明显,他俩不适合在这饭桌上吃饭。

随后,就被下人领向另一个饭桌上吃饭。

这个饭桌,是林月兰特地让下人重新布置的,至于饭菜,也与他们桌子没有什么区别。

唯一的区别是,这个饭桌上的菜,林月兰只做了一个,那就是一道白菜豆腐炖粉条。

林月兰饭桌上的菜,除了一两道,其它都是她亲自下厨。

林德山和张大夫有些奇怪林月兰的做法,但并没有多嘴。

因为,除了高兴不用再多两个人抢他们的饭菜之外,心中更是明白,林月兰这样的做法,自有她的用意。

宇文珑焱一坐下,就拿起筷子,有些迫不及待的夹向那道看起来很是平凡却又是香气诱人的白菜豆腐炖粉条。

然而,张公公却吓白了脸,他惊慌的大吼道,“陛……老爷……”没有检验过饭菜,如何能让陛下下筷子啊。

万一陛下吃了不该吃的东西,那后果,可不是在场任何人能负担的起的啊。

听到张公公的声音,蒋振南微微皱了皱眉心,锋利的目光,立即射向于张公公,似乎有所不满。

宇文珑焱却抬起了自已手,阻止了张公公的话,再次厉声的呵斥道,“大家都吃得,我怎么就吃不得!”

人家是正在吃饭,他们突然间到来,谁会在自已的饭食里下毒的。

也就只有张公公有这样的担忧。

最终张公公张了张嘴,什么也不说。

只是在他一旁的吴铭,倒是很是利落,一坐下来,拿起筷子就往那盆白菜豆腐炖粉条夹。

皇帝和张公公或许不清楚,但他这么久呆在桃源村,可是知道,林月兰的厨艺一绝。

所以,他才会不管张公公如何复杂的表情,先吃为快。

等张公公反应过来时,盆子里菜一大半就进了吴铭的肚子,张公公的眉心立即跳了跳,微微惊讶了。

这盆素菜有这么好吃吗?瞧着吴暗卫吃得狼吞虎咽的样子,就像有人跟他抢一样。

张公公很是狐疑的拿起筷子,夹了夹那道菜时了嘴巴。

“哇,好好吃!”张公公随即大赞道。

随即也不管不顾与吴铭在饭桌上抢起菜来吃。

宇文珑焱立即有些黑脸,看着互相抢菜吃的两个属下,立即觉得有些丢脸。

不过,他也很快在另一桌子加入抢美食的行列当中。

因为,在这里,没有谁会让他,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似乎的在抢菜中。

没有过多久,满满一桌子菜,都一消而光。

宇文珑焱摸了摸圆鼓鼓的肚子,赞叹道,“你们这大厨真是厨艺一绝,做出这样的美食!我尝过天南地北的美味佳肴,但味道却没有一次如今天这般的美妙绝味!”

皇宫之中的大厨,可是全国最好的厨师。

然而,现在吃到这样的饭菜,才发现,自家大厨根本没法跟人家比。

宇文珑焱说道,“这样的美味,真是难寻,不知能否引见一下这个大厨?”

如果可以,他就把人挖到皇宫中去。

呃,虽然做得有些不地道。

但为了美食,也只能不地道了。

一听宇文珑焱说这话,在场知道他身份的人,立即明白他的打算。

林月兰只是撇了撇嘴,嘀咕道,“那样的鬼地方,有什么好去的。”

林德山听不出弦外之音,听当真心夸赞。

他哈哈大笑道,“文老爷,你真是谬赞了。这一桌子饭菜,可都是我孙女给张罗的。”

宇文珑焱立即有些疑惑的问道,“你孙女?”是谁啊?

林德山立即指着林月兰道,“兰丫头就是我孙女!”

听到林月兰就是林德山的孙女,而这一桌子菜都是林月兰给张罗的。

宇文珑焱的心情略微复杂。

他锋利带着威严的眼神,轻轻扫向了坐在一旁的蒋振南和林月兰。

林月兰又给了他一次意外。

可心里顿时觉得可惜,这个大厨是去不了皇宫御膳房了。

不过,想到林月兰现在是蒋振南的未婚妻,以后,她要嫁入镇国将军府,成为将军夫人,他偶尔却趁趁美食,应该可以的吧。

想到这,宇文珑焱的心情又稍微好了一些。

吃过午饭之后,林德山和张大夫在林月兰的强制之下,每天都必须午休半个时辰。后来,他们不知不觉也习惯了。

林月兰立马让下人安排一间宽敞明亮的房间给这个文老爷子休息。

“文老爷,您好好在这休息一下!如果有什么需要,你只要拉一下这个风铃,就有人会上来。”

说着,林月兰指着床头的一根绳子,而绳子的另一头穿过一个墙孔,在外面绑着一个风铃。

这是客房,专门为客人服务设计的。

宇文珑焱的拉了一下绳子,然后,走廊外边就响起“铃铃”的声音。

片刻之后,就有一个下人上来,很是恭敬的问道,“客人,有什么需要吗?”

宇文珑焱一哑。

他只是好奇的试试而已,没有想到,主人在这,这下人还是很尽职的上来。

林月兰摆了摆手,对着下人说道,“这里现在没你的事,你下去吧!”

“是,主子!”下人很快就下去了。

林月兰看了看宇文珑焱,再瞧了瞧一身冷气外放的蒋振南,轻轻叹了一口气说道,“南大哥,文老爷暂时交给你来接待。我先去休息一下了!”

蒋振南点头应道,“好!”

林月兰与宇文珑焱点了点头,随即就离开。

当林月兰离开之后,这房屋之中,就剩下宇文珑焱,张公公,吴铭和蒋振南。

“微臣拜见陛下!”蒋振南以君臣之礼拜见皇帝。

宇文珑焱说道,“蒋爱卿,平身!”

蒋振南一起来,神色就很是严肃的说道,“陛下,你太胡来了!你难道不知道你们偷偷出宫,会是多么危险的事吗?”

万一消息泄露出去,各方鬼蛇神马,蜂拥而出,对皇帝来说,真是太危险了。

宇文珑焱看着蒋振南严肃严厉的神情,有些不自然的摸了摸鼻子,有些自知理亏。

他说道,“蒋爱卿,朕不是没事吗?”

蒋振南严厉的道,“陛下!”

宇文珑焱的摆了摆手,直言说道,“好吧!还不是你们天天写信给朕,说,说这里怎么怎么样?今天新出了什么,明天又新出了什么等等?把朕的心勾的痒痒的,再加上听说最近稻田稻谷要收割了吗?朕就想来个微服私访!”

听着皇帝的话,蒋振南犀利的眼神立即瞪向了吴铭,似乎在说,就你多事!

吴铭在皇帝身边就是一个很尽职的暗卫,昂首挺胸,身子笔直,神情严肃,全身以戒备的姿态站在皇帝后面。

对于蒋振南射过来的目光,视而不见!

但心里却有些小小的委屈。

他来这里本来就带着皇帝所给的任务而来,对于这里发生的每一件事,都必须上报。

现在引来陛下的好奇之心,这能怪他吗?

换作任何一人,也会有这种好奇之心的,好不好。

蒋振南有些不赞同的说道,“可是陛下,你这真是太胡来了!万一出了什么事,我们整个龙宴国的江山社稷,很有可能动摇啊!”

皇帝虽一早就定下了太子,未来的储君。

可其他皇子皇孙也不是省油的灯!万一这些人来个逼宫反宫,那很有可能给整个龙宴国的百姓带来水深火热的生活。

张公公很有眼色的对着蒋振南说道,“大将军,老奴已经吩咐了侍卫军在暗处保护陛下,不会出什么事的!”

蒋振南点了点头道,“既如此,那陛下就好好的玩一段时间吧!”

皇帝来都来了,他也不可能直接把人撵回去。

所以,这段时间,只能保护陛下,让他好好的玩一玩。

张公公听罢,立即松了一口气。

实际上,他也曾阻挠过陛下,但陛下就是陛下,奴才就是奴才,主子的决定,不是一个小小的奴才所能阻挠的。

所以,为了陛下的最大安全保护,他只能找上侍卫军首领,让他们务必暗处保护好陛下。

否则,陛下一旦出事,谁也讨不了好!

此事揭过。

宇文珑焱眼光灼灼很是好奇的盯着蒋振南问道,“蒋爱卿,这个天仙般的林月兰,就是你的未婚妻林月兰?”

蒋振南点了点头应道,“回陛下,是的!”

宇文珑焱点头说道,“嗯,眼光不错!”

长相出色,才干一流!

世间能有几上女子之相比。

“朕一直以为爱卿会孤身一辈子,现在看来朕是多虑了啊!”宇文珑焱立即有些惊叹的说道,“看来,古人说得没错,‘千里姻缘一线牵,无缘对面不相逢’啊。你瞧瞧你们俩,一个京城堂堂镇国大将军,一个山村里旮旯角落里的农家女,千里之远,任是被老天作成了对啊!”

蒋振南没有否认皇帝的话。

或许以前他不认为真有缘分这样的东西。

但是后来与林月兰相遇之后,他立即觉得缘分这东西,真是奇妙而又美好!

张公公却很是好奇的问道,“大将军,方才那位长得天仙般美丽的人儿,就是您的未婚妻吗?”

之前,蒋振南虽带着未婚妻大闹过镇国公府,但是,那会两人都是带着面具,所有人都认为,大将军是个丑陋不堪的男人,那么她这个未婚妻肯定也是个丑女,否则,怎么会看上蒋振南呢?

可现在瞧瞧,没有带面具的大将军,五官凌厉,面容俊朗,明显是美男子一个,再看看京城那个所谓的大将军未婚妻是个丑女的林月兰,长得天香国色,倾城倾国,连号称京城第一美女的周文雅,都比不上她三分色。

如果这样子的女子是个丑女,那么天下就没有美女了。

蒋振南对着张公公点头道,“是的。月儿就是我的未婚妻!”

宇文珑焱再一次好奇的问道,“蒋爱卿,朕听说你这个未婚妻才十三岁,还没有及笄吧?而您已经二十有五了,难道她就不嫌弃你老吗?”

蒋振南一脸黑线,咬牙应道,“月儿不会嫌我老!”

每一个人都要提醒他与月儿之间的年龄差距,真是太差劲了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