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4章:皇帝老头/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皇帝来了。

他自已没有表明身份,那么林月兰也就当作不知道。

对他很是随性。

呃,其实就是挑明了身份,林月兰也会很是随性对待。

恐怕不能随性的是,林家苑上上下下,尤其是林德山和张大夫两位老人家吧。

毕竟,那位远在天边,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

因为没有挑明身份,所以,这些天,宇文珑焱,林德山和张大夫几位老人家,天南地北的聊着天儿,时常能听到他们哈哈大笑声音。

张公公看着陛下越来越开心的样子,之前的担心,微微放下心来。

“哦,兰丫头的医术来自张兄啊,”宇文珑焱很是好奇的问道,“那这丫头到底学了多长时间的医术,竟然得了小神医的称号啊?”

他是听蒋振南说过,林月兰会医术。

之前大半年消失,就是因为身中剧毒,路过林家村的大拗山,然后阴差阳错的被林月兰给救了。

不过,之前蒋振南一直说是被一个女孩子所救,却并没有告知年龄。

因此,他一直以为这个女孩子即使没有十八岁,至少也应该及笄成年了。

尤其在蒋振南和林月兰在京城出现过一次之后,林月兰那身高及长相,谁也不会认为,她还没有及笄,是吧。

可来到林家村,从吴铭口中,才得知,林月兰这丫头,才十三岁而已。

十三岁,可蒋振南却已经二十五岁了啊。

如果两人成婚,至少要等到兰丫头及笄才行,那不是说,蒋振南要二十七八岁,才能与兰丫头成婚。

一想到这个结果,宇文珑焱则是牙疼,对蒋振南和林月兰之间的感情,充满了忧虑。

他倒是希望他们的感情顺顺当当,这样之于他龙宴国很有利。

一个天赋战场指挥才能,一个天赐才干,两人合璧,必定能保龙宴国百姓生活富裕,安居乐业!

来到林家村,哦不,他现在寄居在桃源村之后,看到了林家苑的各种满当设计,也微微了解了各种农作物的种植之法,这些全都是来自一个十二三岁女孩子。

这样的认知,让他心里很是震动!

更让他惊讶的是,林月兰医术超群,只要到她手里的病人,必定是人到病除。

而且她为人治病也是很有原则:穷人可分文不取,富则千金诊费!

看得出来,这是一个很富有善心的孩子。

只是,让宇文珑焱分外疑惑的是,林月兰,这个才十二岁的丫头,到底学医多长,就有这样的精湛医术啊。

张大夫很是骄傲的伸出两个手指头。

“两年?”宇文珑焱狐疑的道。

“两个月!”张大夫直接说道。

“什么?”宇文珑焱分外的震惊。

两个月!

这样短短的时间之内,从一个不懂医术的人,到医术精湛,谁能相信。

张大夫看着宇文珑焱狐疑的表情,立即说道,“文兄,很不可思议吧!但这却确确实实,林家村里任何人都可以作证!”

“只能说丫头,确实天赋异禀,一点就通。想当初,我也是被师傅夸赞是很有学医天分之人,可是比起丫头来,这差距简直是十万八千里啊!”

林德山附和的点头道,“丫头本身不可思议的东西多的是。文兄,您就不要觉得惊讶了啊!”

宇文珑焱看着年轻,但是三个在称呼上争执时,他们两人才知道,这个看着最年轻的,才是年龄最大之人。

后来在称呼上,林德山和张大夫称宇文珑焱为文兄,而他称呼另两人为老弟。

但如果知道宇文珑焱真实身份的话,打死两人,也不敢跟他称兄道弟的啊。

这两日,三人称兄道弟的聊得倒是很开心。

林德山和张大夫很是佩服文兄的渊博学识,而宇文珑焱很是羡慕两人可以在这桃源村悠闲的过着自已的日子。

至于林月兰和蒋振南,吴铭他们是干吗,就继续干吗去。

林月兰笑着对蒋振南说道,“这个皇帝,看起来还真是个慈祥老头啊。只是,未必太乱来了吧。不声不响就来到了桃源村,也不怕被人发现行踪 之于他不利啊!”

虽疑心重,但看着对于蒋振南是十足的信任啊,就这么不管不顾的来到这里。

如果万一蒋振南是个有野心,很看重那个位置的人,来了这里,杀了他,也无人可知。

蒋振南笑着摇了摇头道,“陛下是对于这里的好奇,才会暗暗出宫来这里。”但随即他就话锋一转,“虽说偷偷出宫,但是比陛下的严谨,对于宫里或者宫外,都应该有周密的安排。”

林月兰道,“说实话,这个老头儿还是满有趣的啊!难道在皇宫之中他也是这么有趣?”

会好奇,会幽默,还会哄人,瞧把小绿给哄得,让小绿叫他爷爷,叫得可开心了。

蒋振南摇了摇头道,“不是!在皇宫之中,他是个严肃威严又谨慎的老头儿!”

皇宫之中,步步危机,一步小心,就可能陷入万劫不复。

即使在那个位置皇权当权者,更是要小心。

林月兰刹时间,对他产生同情说道,“听着还是满可怜的!”

两人旁若无人的左一个老头儿,右一个老头儿,让在一旁干活的吴铭直抽嘴角。

你们知不知道你们口中的老头儿是谁啊?

那是皇帝陛下!

被他听到,还不给你们治一个目无君王之罪啊。

林月兰眼角瞟到嘴角抽搐的吴铭,立即似笑非笑的问着吴铭,道,“哎呀,文铭大哥,你到底在笑什么,说给我听听好不?”

瞧到林月兰意味不明的笑意,吴铭打了个机灵,立即摇了摇头道,“不,林姑娘,我没有在笑。我只是在很认真的干活!”

林月兰却不买账的说道,“本姑娘明明很清楚的瞧到你嘴角的笑容,你还想蒙本姑娘不成?”

随即,她一只手抱胸,一只手撑在上面,托住自已的下巴尖,意味不明的笑道,“哦,说起来。这皇帝老儿为何会无缘无故来桃源村啊?文铭大哥,你可否告诉本姑娘一下啊?”

被林月兰逼问的吴铭,额角大汗淋淋。

林姑娘,这是要秋后算账了?

吴铭简直欲哭无泪,心里暗道,“陛下,你真是要害死相属下了啊!”

但是,以林月兰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原则,他还是实话实说的好,否则,以林月兰的手段,就不是让他在泥地里踩屎粪了,而是吃屎粪了。

虽说已经吃过一次,可他根本就不想再第二次品尝啊。

吴铭抹了一把汗,很是诚实的道,“陛下估计是被桃源村秀丽风景吸引过来的吧!”

林月兰歪着头,问道,“那陛下是怎么知道桃源村风景秀丽呢?”

吴铭老实的说道,“是我写信告诉陛下的!”

林月兰点了点头,道,“哦,原来如此啊!”

吴铭随即点头附和道,“是,是,就是如此!”

“可是本姑娘记得,林家苑时不时会少一些东西,刚开始以为是老鼠,结果是变成了一个贼。当时,抓到他,说什么来着,南大哥?”前面说跟吴铭说的,后面一句明显是问着蒋振南。

蒋振南说道,“他来赔钱。结果他的钱根本不够赔。后来,我们就直接问的陛下!”

想到这一茬,吴铭立即想到他接到陛下的来信,说下次再被抓,就直接让人抓到牢狱里去,省得丢人现眼。

堂堂皇家暗卫营第一暗卫,拿个东西还被人当场捉住,丢了他这个当主子的脸。

后来,再有好东西出来时,他没有再去偷,而是直接问着林月兰要了。

可每一次都被林月兰记账。

说实在的,这账他背不起啊。

所以,最后这账算起来,肯定是陛下还了。

这事让陛下又对他发了好大一通火啊。

瞧着现在这副模样,他又要进拉到林月兰的坑里吗?

吴铭应着头皮,小声的问道,“林姑娘,我……我知道错了,还不行吗?”

林月兰却摇了摇头说道,“不行,你这个错,却给我引来这么大的一个麻烦!”

一国之君,突然为到她这个小旮旯村里子,如果风声外泄出去,那她这个小村子就别想宁静!

吴铭一愣,随即很是机灵又硬着头皮问道,“那林姑娘,你想要我怎么样啊?”问这话时,简直要哭了。

明明他只是尽忠职守,结果到头来,一切都是他的错。

可是,他却无法辩驳。

林月兰笑了笑道,“本姑娘其实不要你做什么。”

我才不信呢!吴铭暗道。

“就是最近不是稻谷要收割了吗?”林月兰说道,“然后收割回来谷子,全部由你一个人弄回来就行了!”

“啊!”吴铭直接傻愣。

由他一个人弄回来人?

可是林姑娘,你知道你有多少稻田吗?

六百三十六亩啊?

一亩地就算产出六石的话,那总算计下来,那得多少石了?

即使他再强悍健壮的身体,也受不住这么力度这么强劲的活儿吧?

林月兰对毫无可怜同情之心,似笑非笑的问道,“怎么,嫌活儿多又重?”

吴铭立即摇了摇头道,“没有,没有!”

如果他一旦应答了是,那就是不止这些活了,肯定还有其他更重更累的活等着他。

他才不会这么傻了。

林月兰瞧着吴铭已经答应了,然后抬眼望着这一片片黄澄澄金灿灿的稻田,轻声说了一句,“可以收割了!”

吴铭立即有些懵,“啊!”

林家苑

“丫头,那些稻子真可以开始收割了吗?”林德山很是兴奋又激动的问道。

“是的,爷爷。”林月兰望了眼湛蓝色的天空,“我估摸着这天气晴好,再加上谷子基本已经成熟,还是尽快把谷子收回家。否则,万一天色一变,那就遭殃了!”

林德山虽没有种过田,但基本常识还是知道的。

他点头应道,“也是。话说六月天,小孩脸,说变就变!这农家人就靠 天过日子,没有好日子,什么都干不了。现在咱趁着没有变天之前,把这些稻谷都收回来,晾干进仓库!”

宇文珑焱听着就要收割了,心情也跟着分外激动。

这两天,与这两位老爷子,时不时去稻田里走一遭,看着一片片金黄色的稻田,心情真激动又振奋。

要知道,他可是听说过林月兰去年种稻,亩产八石的收成。

他看今年的收成也不会少于亩产八石。

况且在来林家村时,他已经安定县其他村子里走了一遭。

发现安定县大部分农民的稻田看着就比其他县郡城的好上很好。

他估摸着,这肯定是试验的成效。

即使这些平民百姓的收成达不到亩产七八石,那四五石应该逃不了,五六石那就是高产了。

这可是比以往,哦不比其他的地方收成亩产高出个一两石。

可别小瞧这一两石,那可是一般百姓生活改善的保证啊。

一亩高出一两石,那五六亩,就高出五到十石,那十亩,二十亩地呢?积少成多,整个龙宴国积起来,那可是一个很庞大的数字。

而这个数字,却又足够养活龙宴国的几十万百万军队。

兵马强壮了,那就代表着这个国家强大了,国家强大了,就表示国家富裕……

一整个循环下来,就是国家成了强国!

那他呢,就会成来名流千古的明君!

宇文珑焱是越想越激动,但毕竟是一国之君,即使再激动再兴奋,他也能喜怒不形于色。

他笑着对林德山说道,“林老弟,要收割谷子了吗?那我能帮上些什么忙啊?”

林德山看着这个细皮嫩肉保养得当的老人家,微蹙了眉心,然后笑着说道,“文兄,你是客人。哪有客人帮忙的道理!你呀,就好好的到处看一看吧,你会发现这里的每一处风景都很好看!如果觉得无趣,我可以让人带你去别处瞅瞅,怎么样?”

宇文珑焱立即有些不高兴的道,“诶,林老弟,你这是说的什么话。难道大家都在忙乎,我有在一旁看着的道理?”

林德山有些犹豫的道, “可是……”你能帮上什么忙啊?

宇文珑焱摆了摆手说道,“林老弟,你也不要说了啊。我是肯定要一起帮忙的,不然,我在玩着,心里也是不开心的。”

林月兰在一旁听着, 心里有些好笑,这老皇帝明明想要去玩玩的,可却用一句“帮忙”这样光明正大的理由。

林月兰眼珠一转,笑着对林德山说道,“爷爷,既然文爷爷想要帮忙,那我们也不好推拒了人家的好心,是吧?”

林德山却仍然有些迟疑,“可是丫头,他……”他可不要越帮越忙才好啊。

林月兰摇了摇头,依然笑着道,“爷爷,你放心。这收割人员这么多,不会累着文爷爷的。”

明明他不是这个意思。

最终林德山只得点了点头。

宇文珑焱和张公公跟着林月兰蒋振南他们来到收割的稻田跟前,看着这一群,那一群的人,有些疑惑的问道,“丫头,收割不是一块一块田来的吗?”看着这架势,明显是几十亩地,一块开始。

林月兰解释说道,“那是寻常人家,人手不够,才会一块一块田来。而我家,不缺人,所以,几十亩地可以一同收割。”

宇文珑焱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然后,他就看到了女人们手里拿着一把小刀子模样的东西,弯腰开始割稻子。

他又指着小刀子问道,“这是什么刀子?看着像镰刀,却没有镰刀大,却又有痕芽?”

林月兰解释道,“这是专门用于割稻子所用的小镰刀。文爷爷,别看它小,却是比用其他刀子更省时省力。喏,给你试试!”

林月兰特这从篓里拿出一把大镰刀,一把小镰刀,递给宇文珑焱和张公公。

张公公看着这两把镰刀,眉心跳了跳。

他想要怒斥林月兰,指使陛下干活。

但看着陛下一股认真严肃的劲,他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有说,直接接过林月兰递过来的大镰刀,然后,学着那些女人的样子,开始割稻子。

只是因为开始割,不会用,又用力过猛,所以一割下去,张公公就跌住在田里,左手拿着稻子,右手还拿着镰刀,四脚朝天的。

“哈哈……”

这种姿势立即引起了大家的哄笑。

宇文珑焱脸色一黑,立即呵斥道,“张管家,你不会用,难道不会问吗?就这么的胡来!”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张公公脸红耳粗的立即从地上爬起来,本能的想要对着宇文珑焱下跪求饶,但是,却被林月兰给拉住了,劝着道,“文爷爷,您不用生气。张公公也只是一时好奇,没什么大不了的。一开始不会割稻子的人,都会出现这种情况!张管家,要不你先回去换套衣服吧?”

林月兰会拉住张公公,一是不想张公公一时激动,把宇文珑焱的真实身份给暴露出来,这可是会给她带来极大的麻烦。二是,这张公公年纪这么大了,被摔成这样子,已经很让人同情,而她林月兰向来是很尊敬老人家的,即使这只是老太监。

宇文珑焱没有再说什么,可张公公却对林月兰分外的感激。

以前对林月兰的不满,却在这一刻烟消云散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