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5章:皇帝下田收割/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宇文珑焱拿着大镰刀和小镰刀,眼神微眯,神情严肃,似乎在做深深的思考。

林月兰并没有打扰他。

片刻之后,宇文珑焱就问道,“这怎么用?”

林月兰从篓里拿出一把小镰刀,下田,弯腰,说道,“左手先抓着一把稻杆,小镰刀微微向左倾斜,然后对着手下的这个地方割下去,记住,这小镰刀很是锋利,所以不太需要太用力!”

张公公跌倒在田里之后,林月兰让他回去换衣服,他拒绝了。

下田之人,身上有水水泥泥的很是正常。

既然他已经陪陛下来了,也不会矫情。

张公公和宇文珑焱学着林月兰的样子,弯腰割稻子。

只是两人都是养尊处优的人物,这手才下去,就被稻叶给割了一道小伤口。

张公公瞪大眼睛,惊吓的立即大呼道,“陛……老爷!”

宇文珑焱对大呼小叫的张公公,锐利的眼神一瞪,再次呵斥道,“张管家,再这么大惊小怪的,你就给我滚回去!”

所谓的滚回去,就是让人把他给送回京城。

张公公立即禁声,随后小心的说道,“可是,老爷你手上的伤……”

那可是龙体啊。

陛下什么时候受过伤,流过龙血啊?

所以,他才担心的不知所以。

宇文珑焱微微皱了皱眉头,看了看手背上的伤口,再瞧瞧这些干活人手上,一道道痕迹,再增添了一些新伤痕。

他立即说道,“无碍!”

这点小伤,这些农民能受,他怎么就不能受?

林月兰和蒋振南看着老皇帝手臂上的伤口,都微微皱了皱眉头。

或许别人受这点小伤无所谓,可这毕竟是一国之君,从没有受过伤,吃过苦的人。

蒋振南看了一眼林月兰,然后,有些迟疑的对宇文珑焱道,“文老爷,要不先处理一下伤口?”

宇文珑焱手一摆,立即说道,“无碍!年轻时,走南闯北,所经历的大伤小伤,可不是这些小伤口而已。所以,这些伤没什么大不了的。”

听着陛下这么一说,蒋振南才想起,陛下年轻时,上过战场,杀过敌,大大小小的伤,曾经挂满过他的全身。

所以,对于这么一点小小的伤口,确实没什么大不了的。

蒋振南对林月兰先轻轻点了一点头,再摇了摇头。

林月兰点头,随后她就笑道,“文爷爷,要不这样吧,我把你的手,用纱布微微包扎一下,这样子可以防止这稻叶子再割到手上。”

宇文珑焱倒没有拒绝。

虽是小伤,但是一道两道几十道下来,那就可能是一手伤,也会让人担心的。

林月兰给宇文珑焱包扎了整个双手,不过,倒没有影响手指活动。

只是瞧着张公公一脸眼巴巴的望着,林月兰顿时有些无语。

然后,也给张公公包扎了一下双手。

张公公很是感激兴奋的说道,“谢谢林姑娘!”

林家苑的上上下下都称林月兰为“主子”,而长辈们一般叫他“丫头或者兰丫头”,至于宾客们或者客人下人,都称她为“林姑娘”!

张公公虽说是皇帝身边的人,但同样只是一个下人而已。

不过,林月兰还是很照顾这个老人家的,她摇了摇头,劝说道,“张管家,要不你在田埂上休息一下?”

张公公立即吓了一跳,说道,“林姑娘,不可!”

哪有主子干活,奴才休息的道理。

不管如何,他也要和陛下一道干活才行。

林月兰也知道他们这些古人等级尊卑观念严重,所以,也没有劝着了,只是让他下田一块割稻子。

宇文珑焱两种镰刀都试了下,片刻之后,确实感受到了小镰刀比镰刀好用多了。

首先,它体积小重要少,人拿在手下轻快的多,不用太受力。

其次,它的痕牙锋利,一刀子下去,一把稻杆全部割断。而大镰刀看着锋利,却不受力,必须两三次之后,才能全部割断。最后,那就大镰刀拿着这亲拿着割稻真的很不方便,不一会,就会让人很累。

宇文很是惊讶于小镰刀,同时心里还是激动的。

如果这种小镰刀在全国推广开来,那么那些农民百姓们,不是省事很多了。

宇文珑焱瞧了一人小镰刀,然后问道,“丫头,这小镰刀……”

林月兰说道,“文爷爷,这小镰刀,是我为更方便割稻子不得不想出来的。”

宇文珑焱立即感兴趣笑着道,“哦,这么说来,这东西确实是你弄出来的。好,好,丫头啊,你真是聪明!”

林月兰很是谦虚的道,“文爷爷,您夸奖了!”

宇文珑焱站在田里,然后,就发现十几只大斗东西,被人给抬了过来。

他又很好奇的问道,“丫头,那翻过来的大斗,是什么东西?”

前面一个人用肩膀抬着一个看似头的东西,后面一个人肩膀抬着屁股。

林月兰说道,“那是打谷机!”

一听到这种东西是打谷机,宇文珑焱这下子不仅是好奇兴趣,而是惊讶了。

这种打谷机的农作机,它的发明和功能,早就被汇报过来了。

只知道这种东西的出现,是真正的造福农民百姓,省时省力又省心。

比人为打谷子,不知方便了多少,而且还可以和老天抢稻子。

否则,成熟的稻子,人为的打谷子,几亩地就要好几天,可万一这几天天变了呢,那么不管是收回来的,还是没有收回来的,都很有可能因为下雨天,而发芽发霉及发烂。

可有这种打谷机,只要家里有一些人口的,那么一天收几亩地根本就不在话。

谷子收回来之后,就可以一心一意看天守着晒谷子了,不怎么需要担心因为天要下雨,谷子没有及时收回来等等。

在农村的农民们,可都看天过日子的。

所以,打谷机的出现,简直是一大奇迹啊。

这个奇迹却是在他在位期间,而出现。

皇帝本是站在田里的,可却在打谷机越来越接近时,不由的走上了田埂,想要更接近打谷机。

张公公立马放下小镰刀,站在皇帝的旁边。

这田里磕磕绊绊的,可别一不小心就摔着了,他可得看着点。

张公公不了解打谷机,但是看到皇帝看到这东西一脸震惊的模样,就知道这东西的不平凡。

他小声的说道,“老爷,您小心点啊!”

十几只打谷机,每一处有人割稻子的地方,都被人抬去一只。

很快,林月兰他们站在一处的打谷机,就送过来了。

后面还跟着林德山和张大夫。

两人看着下田里,有些狼狈的宇文珑焱,立即有些吃惊的问道,“文兄,你没事吧?”

宇文珑焱抬了抬手,说道,“二位老弟,不用担心,我没事!”

等打谷机放下来之后,他就走近前去,围绕着打谷机,看了一圈,再用手摸了摸。

然后就看清楚了这个打谷机的结构。

片刻之后,他就问道,“丫头,这打谷机怎么用啊?”语气明显有些急切和渴求。

林月兰暗叹了一声,“这老皇帝确实是一个好皇帝!”所以,也没有什么为难他的。

她一样一样介绍,“文爷爷,这是轮轴,一大一小,需要煤油润滑,这是辊轴和轴心,这是斗盆,这斗盖,这是脚踏板。这脚放在脚踏板上,带着力去踩,然后就带动了轮轴和辊轴,手里抓着一把稻谷,放在这滚心里一搅,谷子就漏到斗盆里!”

听着林月兰的解释,宇文珑焱是似懂非懂的点头,但是在原理上,还是很多不明白。

但是,他不需要明白就是。

很快,他就有些迫不及待的表情说道,“那丫头,我们就开始打谷子吧!”

说着,他就站在打谷机前中间,看样子,他要亲自打谷子。

林月兰笑着道,“文爷爷,你这样站是中间不行。这个需要二到三个同时踩踏,省力又有效率!”

说完,林月兰就对蒋振南点了点。

打谷机一到,放下就装好了。

蒋振南走到也踩上脚踏板上,对宇文珑焱说道,“文老爷,您过去一点!”

看着毫不表情的爱将,宇文珑焱很是听话的站在另一边。

然后,随即就他就听到“嗡嗡”的声音。

宇文珑焱一看,原来是蒋振南踩响了打谷机的声音,顿时没有好气的对蒋振南说道,“南小子,你开始踩踏,就不知道通知我一声吗?”

听到这个突然响起的声音,明显的吓了他一跳。

蒋振南却说道,“你跟着来就是!”根本没有跟他辩解什么的。

好在宇文珑焱知道蒋振南就是一个闷葫芦。

能跟你说这么一句,很不错了。

宇文珑焱就也随着脚踏板的一上一下而脚下用力了。

他发现,还真不太用什么力气。

然后,他就转过头,看着蒋振南怎么做。

他看到蒋振南从侧边一个人手中接过一把稻子,然后,就放里头,翻转两下,片刻之后,一把稻子稻穗上一点谷子都没有了,干干净净。

很明显,它们都漏下斗盆里去了。

宇文珑焱从林德山手中接过一扎稻子,但明显的比蒋振南手中的小很多,他微微皱了皱眉头,不说什么。

然后,就放在辊心里搅动,不知是第一次不熟练,还是过于紧张什么的,结果,这么一小扎稻子,没有扎稳当,连杆带谷子全部搅进斗盆里了。

一时之间,宇文珑焱有些不好意思。

林德山立即安慰他道,“文兄,没事。第一次,一般人都会这样。你抓稳稻头杆,往辊心里翻转几下,然后,就把搅了谷子的杆子扔出来就是!呐,就像南小子那样子就行。”

“文兄,你不用着急,慢慢来就是!”另一边,在抱谷子里放一堆的张大夫安慰道。

宇文珑焱也知道自已方才着急了,听了他们安慰,心中立即觉得有些愧疚。

堂堂一国之君,竟然会被这么一点点小事给弄得紧张不已,简直是自已丢自已的脸了。

他很快就调整好心态,看着蒋振南的动作,然后有模有样的学着。

片刻之后,他就已经很是熟练的接稻放在打谷机中搅动了。

因为是和蒋振南一道踩踏,蒋振南有的是力气,因此,宇文珑焱只要跟着脚踏板的动作,并不费什么力气。

很快的,几包谷子就被两人给搅下来。

因为,周围的稻谷已经搅完,为了省时省力,这打谷机的位置就必须动一动了。

宇文珑焱如小孩子一样,很是好奇的跟着打谷机。

等打谷机停下来,他又踩了上去。

林德山劝着道,“文兄,你方才肯定踩累了,要不休息一会吧。这一次换两人,交替一下!”第一次大量费力,明天肯定就是腰酸背疼的。

这文老爷子可是第一次干这种农活,一直这么折腾下去,明天可怎么受得了。

宇文珑焱现在如小孩子一般玩得起劲,怎么可能停下来休息。

他摆了摆手说道,“没事。我感觉没有费什么力,再来一次也没有什么关系的。”

听着他说这话,所有人立即眼光投向了蒋振南。

知道这是蒋振南在出力,而宇文珑焱只是费些小力。

既然如此,也就没有阻止宇文珑焱再玩下去。

吴铭看着在打谷机上打谷子的皇帝陛下,简直是在风中凌乱了。

堂堂一国之君,竟然如乡下村民一下,身上身下全部是泥和水,浑身脏兮兮的,这简直颠覆了他对陛下的认知啊。

他瞧着陛下不亦乐乎的样子,再看向田埂上站着的林月兰,他走过去,偷偷的问道,“林姑娘,你就不阻止一下文老爷吗?”

虽几个人对于宇文珑焱的身份心之肚明,但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几个人都是称呼他的化名。

林月兰睨了人一眼,再有些不雅的翻了翻白眼,没有好气的问道,“你家亲大伯的脾气,你会不了解?你认为我一个小小的女子,能阻止他?”

吴铭瞬间面红耳赤的道,“可如果你要阻止的话,未必阻止不了啊。”

林月兰立即好笑的道,“送上门的劳动力,本姑娘为何要推辞?”

吴铭,“……”她还真敢说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