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6章:陈皇后/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京城皇宫

这些日子,皇帝对于任何人的闭门不见,就连陛下最宠爱的周贵妃,都拒绝见她,这逐渐引起了皇宫嫔妃皇子皇孙们的注意。

大家都隐隐猜测,陛下这么久不见人,难道病的很严重?

更或者猜测的是,陛下很有可能偷偷出宫了!

但是,除了陛下本人,没有人能给他们一个答案。

坤宁宫

“母后,宫里的人,都在暗暗猜测父皇出宫去了,是不是真的?”太子宇文琰煜皱着眉头问着陈皇后。

陈皇后面容沉静的坐在贵妃榻上,淡淡的说道,“猜测只是猜测,没有见到陛下本人,就算猜到猜中,又如何?”

太子却问道,“那母后,你可知父皇他……”他是真的病了,还是偷偷出宫了?

陈皇后摇了摇头道,“陛下做事向来有自已的打算和分寸。”没有告诉太子,陛下是真的病了,或者出宫了。

但是透露出的信息,却是实实在在告诉太子,陛下,他确实出宫了。

听着陈皇后暗示的话后,太子瞳孔猛得一阵剧烈收缩,顿时觉得不敢相信。

随即他露出担忧的表情,说道,“母后,外面这么危险,父皇……”

陈皇后摆了摆手,阻止他说下去,眼神很凌厉的警告太子,冷淡的说道,“太子殿下,隔墙有耳!母后说了,陛下做事向来有自已的打算和分寸,我们只要静心等待即可!”

随即她又警告了一句,“太子,你可不要做多余的事情,知道吗?”

太子的表情立即变得有些僵硬,他还是很恭敬的应道,“是,母后!”

他不知道什么原因,为何母后会对他这样的冷淡,明明他们是亲母子,不是吗?

太子心中涌现出一种苦涩。

陈皇后看了一眼太子的表情,内心无奈的叹了口气,随即语气又冷淡的说道,“太子,没什么事,你就下去吧。母后要休息了!”

太子应道,“是,母后,您好好休息吧!”

太子离开之后,陈皇后的奶娘看着冷漠的陈皇后,轻轻叹了一口气,说道,“娘娘,太子总有一天会理解你的苦心的。”

陈皇后看着太子的背影,苦笑了一声道,“奶娘,你说太子会不会怪本宫的狠心啊?”

从生他下来之后,就对他不管不问,长到后,也是对他冷漠无情。

可是,她不是故意的。

奶娘劝着道,“娘娘,您就不要多想了!”

陈皇后点头应道,“没错!本宫不要多想,只要他好好的,一切都好!”

“嗯!”

太子回到自已的宫殿之后,心情立即变得复杂。

每一次去见母后,他是既期待又是紧张,可更多的则是渴求的心情。

他很希望母后像一般人家的母亲一样,问候他一声,最近吃得可好,睡得可好等等……

然而,他的母后对他却很是冷漠,有时连个眼神都不愿意给他。

有时,他很想问问母后,为何这样的厌恶他呢?

太子轻轻叹了一个口气,道,“算了!”

一个小太监走了过来,对太子说道,“殿下,外面有人传来这个!”

说着,小太监就把一张纸条给了太子。

太子皱着眉头,从小太监手中接过纸条。

一打开纸条,看到纸条里的内容,他瞳孔猛得一阵剧烈收缩,表情变得分外激动。

他说道,“本宫去一趟坤宁宫,你让人守着殿门,不让任何人踏进一步,知道吗?”

“是,殿下!”

太子殿下再次来到坤宁宫,神情看着很是复杂。

陈皇后的奶娘走过来说问道,“殿下,你有什么急事吗?皇后娘娘娘在休息!”

太子殿下很是急切的说道,“王嬷嬷,本宫有急事,必须马上见到母后。麻烦王嬷嬷通禀一声!”

王嬷嬷看着神情焦急的太子殿下,点头说道,“好吧。老奴去向娘娘汇报一声,至于她……,唉算了。”实际上,她想说的是,皇后娘娘见不见他,就由不得她了。

太子殿下还是很感激的道,“谢谢王嬷嬷!”

片刻之后,王嬷嬷就出来了,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对太子殿下摇了摇头,然后,说道,“殿下,您回去,明天再来吧!”

然而,这事确实很急切,太子殿下根本觉得不错拖到明天。

他对着王嬷嬷很是肯切的说道,“王嬷嬷,本宫真是有急事见母后,不能拖到明天。麻烦嬷嬷再去通报一声,是关于,”他看了看四周,很是清净,“是关于父安危的!”

听到这个,王嬷嬷脸色一变,然后,她神情严肃的说道,“那行,太子殿下,老奴再向皇后娘娘通报一声!”

过了一会,王嬷嬷再次走出来,对着太子殿下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太子殿下,娘娘请您进去!”

“谢谢嬷嬷!”随后,就神情急切大跨步的往里走去。

一进去,就看到雍容华贵的陈皇后,斜躺在贵妃椅上,看着太子殿下,淡淡的问道,“奶娘说你有急事找本宫,事关到你父皇安危之事!到底是什么事?”

太子殿下看了看宁静的四周,随后走到陈皇后的跟前,拿出一张纸条递给陈皇后,说道,“母后,方才把这东西送到我宫殿里。”

皇后娘娘接过纸条,看到纸条上的内容,向来冷淡如水的表情上立即微微变了变,但很快又恢复了神色。

看着太子很是犀利的问道,“有人送过来的?可是知道什么人?”

太子殿下摇了摇头道,“母后,儿臣还没有来得及查明,就赶来坤宁宫!”

陈皇后听罢,脸色一冷,随即凌厉的教训道,“太子,你太鲁莽太粗心了。没有核对调查的事情,你怎可随意的相信一张小小纸条?”

太子殿下一愣,随即就低头认错道,“母后,是儿臣的错!”

其实没有错,就凭一张不知打哪来的纸条,就相信了这纸条上的信息,他太冲动了。

“只是儿臣过于担心父皇的安危,所以,才会……”太子有心为自已辩解。

陈皇后却阻止了他说下去,然后严厉的呵斥道,“作为一国太子,未来的储君,遇事凡是都必须做到冷静、沉稳、理智,就算遇到天要踏下来的大事,更是需如此!这样才能给朝廷文武百官于安心,给百姓们一个强大沉稳理智的一国之君!而不是这样一遇到事儿,就这么冲动行事!”

太子殿下听罢,心里立即觉得自已确实太冲动了。

他很是认真的向陈皇后承认错误道,“母后教训的是!是儿臣冲动了,儿臣知错,下不为例!”

陈皇后似乎点了点头道,“嗯,太子既知错,那最好不过!那太子,你下去吧,本宫还要在休息一会!”

太子张了张嘴,最后说出口的话却是,“是,母后,臣儿告退!”他本想问问这张纸条上的事,要怎么处理。但是,想到方才陈皇后的教训,就没有再问出来。

太子出去之后,陈皇后硬撑起来的身子,立马软了下去,脸色也变发白。

王嬷嬷看着,立即惊讶又担忧的喊道,“娘娘,你怎么了?”随即她就对外大喊道,“来人,去喊……”去喊御医。

陈皇后抬起手,阻止了王嬷嬷喊人的话,她摇了摇头道,“奶娘,不用喊御医,本宫没事!”说着,就慢慢坐了起来。

但是看着陈皇后毫无血色的脸蛋,王嬷嬷是担忧不已。

她道,“娘娘,可您看着不太好啊!”

陈皇后揉了揉有些发晕的额头,说道,“没事!”

瞧着陈皇后的倔强样子,王嬷嬷也没有再坚持要喊御医,而是问道,“娘娘,这出什么事了?”

陈皇后把纸条递给王嬷嬷看了一下。

一看到纸条上的内容,王嬷嬷很是震惊的道,“怎么会?”

陈皇后很是冷静表情又凌厉的说道,“看来是陛下久不见人,大家都猜测到了陛下出宫去了。所以,有些鬼神蛇马就蠢蠢欲动起来了!”

王嬷嬷点了点头,可仍然有些担忧的说道,“娘娘,陛下出宫之事,想必不久之后,就成了公开的秘密。你说这纸条上所说,皇贵妃的娘家在查陛下宫外的行踪,你说,他们会不会对陛下不利啊?”

陈皇后摇了摇头说道,“皇贵妃周月心和三皇子宇文非夜不会,但是周家人的野心太大,未必不会!”

王嬷嬷一惊,“那娘娘,那可怎么办?万一周家人真查到陛下的行踪,真对陛下下手可怎么办?”

陈皇后很是冷静的说道,“周家人有这样膨大的野心和欲望是谁给的?”

“皇贵妃和三皇子!”王嬷嬷立即反应的道,“娘娘,你是说……”

陈皇后点了点头说道,“既然陛下不在宫中,那么本宫作为一国之母,六宫之首,就有义务为陛下清扫一下后宫的乌烟瘴气,你说是不是,奶娘?”

“没错!”王嬷嬷点头应道。

陈皇后立即吩咐道,“摆驾长乐宫!”

长乐宫居住的人,是四大妃子之一的赵贤妃赵长乐!

……

此时,忙得不亦乐乎的皇帝陛下,并不知道他偷偷出宫之事,已然被知下晓,却引起六宫性血雨腥风!

几百亩地,只用了两天时间,就把谷子全部收回来了。

当然了,林月兰把所有人都安排来来收割了。

毕竟,有时天不作美,谁知道,它说变脸就变脸,所以,还是尽快全部收回来,方能放心。

再说了,她也不用担心,收回来的谷子没有地方晒。

早在种稻之前,她就考虑好了在哪晒谷子,又需要取多大的地方等等。

看着,收回来的黄澄澄的谷子,宇文珑焱和张公公主仆俩,竟然比林月兰这个主子还高兴,还激动。

张公公对着宇文珑焱惊呼的道,“老爷,老奴算了算。这收成达到亩产八石啊!”

这可比一般农民的作物收成足足多了一倍啊。

宇文珑焱对着大惊小怪的张公公,唬着脸说道,“管家,不用你来告诉老爷我,我也能知道!”

去年都收到亩产八石,今年没干没旱也没有洪水灾害什么的,没有道理这收成会比去年少的。

所以,亩产八石的高产量,早就在他心里定型了。

张公公傻乐很是激动的道,“老奴以前也个农家娃,那时亩产也就三四石而已,这还是没有遇到天灾人祸,收成好时的收成。可一旦遇到天灾人祸,就很可能颗粒无收。那时,我们只有饿死的份。想当初,我就是那年干旱颗粒无收之时,家里实在没有办法,就把老奴卖掉,换些钱,然后换些粮食,让一家大小勉强活下去。如果,”

说到这里,张公公的眼睛红了,眼角还挂着几滴泪水,继续说道,“如果当时,我们家里有这么好的收成的话,怎么也会存些粮食,然后到了灾害之时,也不至于饿的一家子都活不下去啊!”

宇文珑焱听着张公公的话,眼睛微微眯了眯,心中叹了一口气。

然后对着张公公说道,“你呀,就别多愁善感了。相信丫头这些种田法子,很快就可以推广开来,到时,全国上下的百姓们都能有个好收成,也就不会再发生那种饿死,以卖儿卖女才能生存下去的日子了。”

张公公点头道,“嗯,陛下圣明!”

只是宇文珑焱看着这两天一直在背谷子的吴铭,很是疑惑的问道,“怎么文铭一直在挑谷子啊?”

张公公听着陛下的话,也顺着目光寻去,才反应过来,好像这两天这谷子好像一直是吴护卫在挑谷子。

张公公同样疑惑的道,“就是呀,怎么是吴(文)……少爷一直在背谷子啊,这不累吗?”几百亩地,几千石的谷子,一个人在挑,不累才怪吧。

“老爷,我去问问林姑娘,看要不要把文少爷给换一换?”毕竟是皇帝身边的第一暗卫,真把人给累坏了,那以后陛下的安全,谁来保护啊?

宇文珑焱瞧了一眼正在稻田另一头说着什么的林月兰和蒋振南,再看着面无表情很是认真挑担的吴铭,他立即抬了抬手说道,“不用了。相信丫头自有分寸的!”

能让吴铭一个人挑谷子的人,除了林家苑的主子林月兰,就不作他想。

所以,他还是当作什么都不知道来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