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7章:无题(内有通知请注意)/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人多力量大,几百亩地的稻田,很快就割完,把谷子给收回来了。

至于这些秸秆,肯定要利用好,除了用作喂养牛马之外,还作其它的用途。

因为,要种第二季稻子,所以,这些秸秆都被挑到山里晒干去。

收回第一季稻谷,接着就开始第二季稻的插秧。

秧苗培育,林月兰早早就已经吩咐下去了。

犁地,翻田,下肥,插秧,不管是林家苑的人,还是林家苑请来的帮工,都是有条不紊的干着自已的活儿。

看着林家苑的安排,宇文珑焱真是惊奇极了。

虽知道林家苑现在家大,人口众多,但是这样积极充满干劲有条不紊分门另类的好好干自已活儿的,还真是少见。

随后,他打探了一下。

原来,林月兰在用人方面上很是严格。

她可以好吃好喝还工钱很高的给他们,但是有一条,就是必须干好活。

假如十个人的话,分了同样一块地,而且必须规定时间内做完。

如果这人干活快又好,干完就可以休息,或者帮别人干活,没有人会说你;

但是你在规定时间内没有干完,那么要不你继续干,不包伙食,不给工钱,直到你干完;

或者你在规定的时间之内,可以另请其他人给你干活,在给你干活期间,伙食和工钱,都是你本人出,林家苑一概不管。

总之,不管是你自已干完,还是请人干完,你都必须在规定时间内,干完给你分出的任务。

这个制度,在现代人来说,算得上是一种承包制度。

不过,林月兰的承包,所给的是硬性承包。

避免了来这干活的人,偷懒骗吃骗喝。

当然,来这里干活的人,可都是为了这里的福利和高工钱,想要给家里人过好日子的人。所以,他们很是积极的干活,尽量不要超时,让人有取代的机会。

听到这样的制度,宇文珑焱做了一个深深的思考。

当然了,现在并没有让他多做思考。

因为,他很是积极的参与到犁地翻田插秧乐趣之中,不管别人怎么劝,都无济于事。

没办法,所有人就这么放任任性的皇帝陛下参与其中。

不过,为了避免出事,无论皇帝陛下要做什么,蒋振南都在陪同之中,至于吴铭,则被林月兰打发了去干别的事。

反正有蒋振南和她在,皇帝老头不会出什么事。

后来皇帝陛下才知道,吴铭会在桃源村过得这样凄惨,被人着力压榨,完全是因为在给他背黑锅。

皇帝陛下只是嘴角抽了抽,却没有一丝愧疚之心。

属下给主子背黑锅,这是理所当然的事嘛。

所以后来,林月兰对于吴铭极力的压榨,使劲的指使他干活,他都是视而不见的,完全忘记了,他这个文老爷,是恢复记忆之后“文铭”的“亲大伯”呢。

张公公看着被林月兰使得团团转的吴铭,也只是可怜了一下,然后,很是庆幸他自已并没有什么地方得罪林家苑主子的事。

真是好黑心的一对主仆!

在插秧的季节,花生,玉米也在慢慢成熟,很快就可以到收割的时候。

几十亩地的花生,可以榨出上千斤的花生油了。

除了留给留给柳逸尘的花生油,玉米油和黄豆油,剩余的花,林月兰除了送去自家的各大酒楼,及各处的属下,剩下的,一部分用来做人情,一部分还是送到酒楼限量售卖,价格也是定的相当昂贵。

就一句话,吃得起你就买,吃不起,你就不用买!

也酒楼限量销售的蔬菜,水果一样。

宇文珑焱总之是各种好奇。

事事都要参与其中。

花生玉米很快就收回来,只等晒两天,就可以榨出油来了。

宇文珑焱围绕着十几台榨油机,极大兴趣和好奇的问道,“这就是榨油机吗?”

之前,吴铭偷偷给他寄回去的花生油,就是用这种榨油机给榨出来的?

吴铭虽在信中给他介绍过所谓的榨油机,可并不详细,所以,现在与见到打谷机一样,亲眼看到,才知道,它们运作的神奇。

林德山点头应道,“是的!”

心里却很是疑惑,这段时间之内,这个文老爷子似乎迷上了种田,对于任何活儿也要参与,丫头也不阻止?

还有,这个文老爷子不是商人吗?

可为何他从他身上感觉不到一点商人的气质,而且,最为疑惑的是,他自已说来这找他亲侄子的,可找到了亲侄子,却没有离开的意思,最主要的是,侄子干这么累这么重的活儿,也不见得他有一丝心疼。

还有文铭这人,也根本就看不出是那种文弱大少爷气质,这气势反而有点像蒋振南,凌厉带着浓浓的煞气血腥味。

还有南小子,自从这个文老爷来了之后,几乎都在跟随着文老爷子,像是护卫随时实行保护。

林德山开始怀疑这个文老爷子的身份。

不过,林德山是个聪明的人,即使开始怀疑文老爷子的身份,但没有人挑明,他也就只是把文老爷子当作普通的商人而已。

“林老弟啊,”宇文珑焱看着晒谷场上,晒出的各种刚刚的收成,心中不由的感叹,“你个孙女真是了不起啊!”

林德山一听宇文珑焱夸赞林月兰,立即有荣与焉的点头说道,“是啊。丫头是真的了不起!”说到这,他补充了一下,又道,“可能老天爷看她以前吃过太多的苦,所以,现在给她补偿的吧!”

宇文珑焱疑惑的问道,“丫头以前是怎么活下来的啊?”

他可是说听说过,四年前,只有九岁的孩子,被迫割腕流血,与家族之人断亲绝脉,足足放了两大碗呢。

就是一个成人,被放了两大碗血,估计都活不过来,更别说当时只有九岁瘦弱不堪的一个孩子。

“这是丫头命大啊!”林德山感叹的道,“俗话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不,丫头现在完全是脱胎换骨,活得很好,还找到南小子这样一个好夫婿!”

说到蒋振南,宇文珑焱想问的是,这丫头就不害怕蒋振南的煞星之命吗?

但张了张嘴,最终没有说!

------题外话------

各位亲爱的读者亲亲们:

因为本人预产期临近,本人有些力不从心,更新可能有些跟不上。

不过,各位亲放心,本人声明,本人绝不会断更一天,只是在每天更新字数上更少了些。

各位亲可以不用等待,只需在每天早上9:05分时,打开手机,或打开电脑,打开本书,即可看了。

以后每天都会在此刻时间,准时准点发布!(这排除有时因为系统或审核原因,可能会延迟一小会。)

还有本书中可能有些错别字之类的,本人只能在以后有机会再改正了!

敬请各位亲原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