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9章:离别!/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陛下!暗卫营的飞鸽传书!”在林家苑,宇文珑焱的房间之内。

宇文珑焱从吴铭手中接过纸条一看,锐利的双眸立即变得幽深黑暗,晦暗不明的。

第二天

“文兄,你就要离开了吗?不多在桃源村呆上一段时间?”林德山看着就要离开的宇文珑焱,很是不舍!

这段日子,几个老家伙总在一快,早就建立了深厚的友情。

宇文珑焱有些无奈的说道,“林老弟,张老弟啊,这不是京城生意发生了一些变故,必须回去处理。不然的话,我还真是舍不得这风景秀丽的桃源村啊!”

其实,他更舍不得,林月兰那一手惊绝的厨艺啊!

回到京城之后,他就是想吃,却根本吃不到,除非林月兰也去了京城。

只是不知道这林月兰,作为蒋振南的未婚妻,会什么时候过去京城啊。

听说,各个地方的你来我往酒楼是兰丫头给开的,那里的饭菜虽也是一绝,可比起丫头亲手做的话,还是相差很远啊。

听着宇文珑焱这么说,林德山劝说道,“文兄,不是老弟说你,你这么大年纪了,就应该安享天年,把一切交给年青人多好,哪里还需要的一大把年纪了,还要要在外奔波呢?”

林德山虽对宇文珑焱的身份有所猜测,但是,有些话,他还是忍不住的劝说。

位高权重是好,但是太过孤单,根本就是没有活得自由自在的好啊。

宇文珑焱听罢,有些苦笑的道,“是啊,我这把年纪了,有些事,是应该考虑交给年青人了!”

在桃源村的日子里,他从未有感觉到的如此的放松与快乐,不用绞尽脑汁的与文武百官周旋,不用理会乌烟瘴气的后宫,也不用担心自已的几个皇子皇孙,会在哪一天杀兄弑父等等……

但是他却很明白,他在享受的短暂宁静祥和之后,却不能随意撂了担子,否则,会给全国百姓,天下苍生带来后患无穷的灾难!

此刻,他真是觉得当这皇帝真是太累了。

因为需要操心的事太多。

而不是像林德山和张丰景这样的人,干干活,看看病人,累了就休息一下,醒来就可以喝点茶,吃些点心,然后就等着林家苑厨房里张罗那些好吃的等等。

他突然间很是羡慕林德山和张丰景这样悠闲的日子。

只是……

宇文珑焱看了看天空,估摸着时辰,然后,有些离别伤感的说道,“林老弟,张老弟,时辰不早了!我们后会有期!”

林德山和张大夫点了点头道,“嗯,那一路顺风!”

随后两人就嘱咐文(吴)铭,和蒋振南说道,“南小子,铭小子,一路上好好照顾文兄,如有什么闪失,可是要唯你们是问的!”

吴铭拿着剑很是恭敬的应道,“林老爷,张老爷,放心,铭小子一定保护好我……我大伯的安全!”

蒋振南点了点头道,“爷爷,师祖,放心,我一定会保护他!”

这么长时间了,陛下偷偷出宫的消息应该早就泄露出来了。

所以,为了以防万一,蒋振南决定还是亲自送宇文珑焱回去。

“文爷爷,一路顺风!在路上,您一定要好好保护好自已哦!”小绿很是舍不得的说道,“文爷爷,小绿很舍不得你啊!”

最近时间,一老一少可是建立了很是深厚的友谊。

看着白白胖胖很是可爱的小绿,宇文珑焱很是不舍的把小绿抱起来,说道,“小绿,文爷爷发现几天没有抱你,你又重了啊!”

小绿不高兴的叫道,“文爷爷!”

宇文珑焱笑着道,“好了,好了,文爷爷不说小绿胖了。以后啊,文爷爷也会很想小绿的。以后,如果小绿来了京城,一定要来京城找文爷爷哦!”

小绿很是认真的点头道,“嗯。以后小绿跟姐姐去了京城,一定会去找文爷爷的。文爷爷,到时你可得准备好多好多好吃的好玩的东西给小绿哦!

”嗯,文爷爷一定会的!“宇文珑焱应道。

谁也没有提去哪找,同样的谁也没有问去哪找。

但是,这身份,彼此之间却一清二楚!

抱着小绿,看向站在林德山旁边,穿着一脸朴素,却不掩她倾城之貌的林月兰,说道,”丫头,什么时候带小绿去京城啊?“

实际上的意思是,什么时候以蒋振南未婚妻的名义,入住镇国将军府。

林月兰勾了勾唇,笑着应道,”该什么时候去,就什么时候去!“意思是,随时可去,但却要等到时机再去京城。

宇文珑焱点头道,”那好吧!到了京城,让南小子第一时间把你带来见我,好不?“

林月兰笑着应道,”好!“

文老爷子虽没有在桃源村呆多长时间,但是他慈祥宽厚且有时又有孩子一方面的好奇和玩心,让林家苑一众上下很是喜欢。

这么他要离开了,一众人很是舍不得。

”文老爷,一路平安啊!“

”文老爷,你要多保重啊!“

”文老爷,什么时候有时间,再来桃源村玩一玩,好不?“

……

在众人依依不舍之中,宇文珑焱和蒋振南还是离开了。

往京城的方向。

不过,在宇文珑焱离开之时,他给安定县的刘县令又下了一道密旨。

这道密旨内容,安定县往后几十年内,以此为荣耀,而且因此,成为天下最富裕的县郡城。

宇文珑焱等人离开之后,林德山和张大夫立即把林月兰叫到跟前,很是好奇的问道,”丫头,这文老爷子到底是什么身份?“

林月兰笑着道,”爷爷,你以为你猜出来了呢。他呀,就是那个皇帝陛下!“

”什么?“林德山和张大夫一惊。

林德山猜测这个文老爷子是哪个亲王爵爷的,可根本就没有想过,他竟然就是……

一想到方才他劝人家放下重担,交给年轻人的话,他就冷汗淋漓。

这话对于任何人来说是可以,唯一对皇帝陛下不能说。

好在,这皇帝没有计较,否则……

两人都是普通人,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能跟当今圣上谈天说地,称兄道弟的。

林德山对林月兰一瞪,”丫头,你怎么不早说啊?还让人家圣上去干活!“

林月兰立即委屈的道,”爷爷,你们也没有问啊!

所以,这可不能怪着她啊。

林德山张大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