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3章:豆浆!/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德山自从知道这个文老爷,实际上就是当今圣上之后,这些日子,都过得云里雾里的。

圣上亲自下田收割干活?

他们还和圣上称兄道弟的。

这样的奇遇,简直让他们无法想像啊。

“丫头,你说陛……文老爷子,这次偷偷出宫的?”林德山抓着林月兰问道,“那他偷偷出宫,会不会被人知道?然后回去,会不会遇见什么危险啊?”林德山真是很担心的问道。

林月兰摇了摇头,笑着应道,“爷爷,你们不用担心。我一直跟南大哥通信来着,他们没有什么危险。即使偶尔碰到几次刺杀,都被南大哥和文铭他们轻而易举的解决了!”

只是林月兰不说刺杀还好,一说刺杀,林德山立即担忧的道,“刺杀?他们真的没事?”

无论是宇文珑焱,还是吴铭,更或者是蒋振南,在这些日子里,他们早就成了一家子人了。

听到刺杀,当然会担心他们了。

林月兰笑着安慰道,“爷爷,不用担心。南大哥和文大哥可都是武力高手,他们会保护好陛下的!而且我给他们每人配制一瓶防身的迷药。只要打开瓶盖,方圆百米之内,人畜皆倒!”连一只蚊子,一只蚂蚁都不会放过。

“啊?这么厉害?”林德山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嗯,爷爷,丫头什么时候骗过你啊!”林月兰点头应道。

张大夫却突然激动的大笑起来,“哈哈,好,好,不愧是我徒孙啊!丫头,想必靖儿知道肯定也会很高兴的。”

说到这里,他的笑容突然敛了起来,有些伤感的道,“现在也不知道靖儿在哪啊?”这么久没有任何消息,他是真的很担心。

林月兰立马安慰道,“师祖,你放心,我已经在各大林记药铺放出风去,说我林月兰他神医无涯子的徒弟。相信,很快就会得到师父消息的。”

可张大夫却没有这么乐观,他轻轻的点头道,“但愿意吧!”

林月兰没有在说什么。

实际上,她已经知道师父在哪个地方。

只是她不知如何告诉师祖,她师父实际上是被人囚禁起来了,而且囚禁在一个很隐秘的地方。

而且她现在怀疑,当初杀入药王谷的那些人,就是囚禁师父那幕后去做的。

至于具体真相,还待调查。

相信不久,小绿就会给她反馈一切的。

现在担心也没有用。

在宇文珑焱和蒋振南他们离开桃源村之后,林家苑陆续收获了花生,玉米和黄豆。

花生,除了一部分做他用之外,其余全部用来榨油了。

玉米的作用和花生一样。

黄豆,林月兰只是用少部分用来榨油,其余结存起来,就是做各种豆制品:豆腐,腐竹,豆皮,熏干等等

这些豆制品做出来的饭菜,可都是美味佳肴啊。

她以前就是特别喜欢吃这豆制品。

对于做豆腐及各种豆制品,林月兰还真是要感谢她勤快,在她眼里无所不能却分外疼爱她的姥姥。

只要她喜欢吃的东西,只要姥姥会做的,她都是亲手做,不会做的,她也要学着做,然后,下次就会做了。

当初姥姥在做各种美食时,她就在一旁很是乖乖的看着,偶尔还给姥姥帮个忙。

也亏她当时记忆不错。

所以,对于那久远的记忆,她现在还是很深刻,现在却变得越发想念,历历在目的感觉。

“丫头,你说硬嘣儿,可以做出很多美食出来?”林德山看着这些黄豆,很是惊奇的道,“可是这东西很是硬,除了在锅里煮外,可能用来吃吃,好像也没有其他用途啊。”

黄豆,在这里称为硬嘣儿,因为这东西,晒干之后很硬,且这用途比花生还鸡肋,生的吃不了,煮熟来吃,既浪费一大堆柴火,还浪费盐,就为了煮一盘豆子吃。以乡下人节俭的习惯,肯定得心疼死了。

也有些人,用去锅里干炒,炒出来虽香,可却是很硬,除了牙口好,像还没有换牙的孩子,或者老人家,根本就不敢碰,就是怕把牙齿给嘣了。

所以,种植这种硬嘣儿的东西,可比种花生更少。

当初,林月兰要种大面积黄豆时,还被林德山等人阻止过。

不过,林月兰说这东西有其他用途,也就没有再阻止了。

林月兰看着收回来黄色一粒粒的黄豆,真是喜不自禁。

她笑着对林德山说道,“爷爷,丫头什么时候骗过你啊。我说这东西能做出好东西吃就能做出好东西吃,爷爷,你和师祖就放宽心,等着来就行了。”

然后,林月兰立即让管家安排人,称十公斤黄豆,拿到水缸里浸泡两个时辰。

两个时辰之后,林月兰就又安排人去磨磨。

石磨,因为除了磨豆子,还有其他用途。

因此,林月兰早早就让人准备了石磨。

看着一粒粒黄豆,变成白糊浆,围观的人,都很是惊奇。

他们以前怎么没有想过,用这些黄豆拿去磨成糊呢?

不过,磨成白糊浆之后,又要用来干什么呢?

林月兰把磨成白糊浆黄豆浆,都倒入一块布丝网之中,然后,把糊浆之中的渣渍全部过滤掉,而且必须要大力的挤压,只要还有一滴液体,都要挤出来。

这个活儿,还是有力气的男人干最好。

把过滤完豆渣白豆浆,全部倒入大锅之中,用大火沸煮。

当然,还要加一定比例的水,一斤黄豆配比6斤的水。

大火煮烧,没有过多久,大锅之中,就白沫沸腾,林月兰把这些白沫去掉,再烧煮了片刻之后,林月兰就让人灭火。

把烧煮好的豆浆,弄到一个空缸之中。

林月兰就让准备好的碗和糖就放在旁边。

她拿出一只碗,把豆浆舀到一碗里,放了一点糖,递给林德山说道,“爷爷,你尝尝!”

林德山很惊讶的问道,“丫头,这就弄好了吗?”

说着,手还有些激动的接过碗。

林月兰对林德山的话,笑而不答,而是再拿出一只碗,放了些糖,再舀豆浆到碗里,很明显是给张大夫的。

之后,林月兰没有动作了。

“浓香又甜,好美的味道!”两人惊叹道。“丫头,这是什么?”

“这是豆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