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3章:警告蒋振南/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着刘嬷嬷的话,管家立即明白了刘嬷嬷过来用意,原来是来试探少夫人之事。

管家笑着应道,“多谢刘嬷嬷挂心,我家少夫人现在很好!”

刘嬷嬷表情微微变了变,然后又犀利的问道,“那不知你们少夫人现在在哪?”

管家应道,“我家少夫人不曾跟随大将军回京!”

说到这,管家装作很是疑惑的问道,“刘嬷嬷这次来,是找我家少夫人的?”

意思是,我家少夫人与你们互不相识,没有任何一点交情,你怎么就找上我家少夫人了?

刘嬷嬷一噎,脸色再度变了变,她说道,“当然不是!只是娘娘听说大将军有个未婚妻,所以派老奴来向少夫人问候一声!”

说着,她从怀里拿出一块羊脂玉佩,对着管家说道,“这是我家娘娘对少夫人的见面礼!”

管家接过来,很是恭敬又客气的说道,“老奴代我家少夫人向德妃娘娘道谢!”

刘嬷嬷又说道,“不过我家娘娘想要见一见少夫人的芳容,不知您家少夫何时会回将军府?”

管家听罢,有些迟疑的道,“刘嬷嬷,这是主子们的事,老奴并不清楚。不过,老奴必定会向大将军禀报,娘娘想见少夫人一事,届时必定会给嬷嬷以答复!”

刘嬷嬷点头应道,“嗯,那最好不过。既然大将军已经有少夫人,所以有些东西有些事情,该想的不该想的,可必要分清楚,别总想些不该想的,你说是不是,蒋管家?”

虽没有明说,但是刘嬷嬷的意思很明显,这是在警告蒋振南不要去妄想九公主宇文灵。

管家听着,心里一阵怒气。

明明是那个九公主自已看上我家在大将军,为此还在将军府以未婚少夫人自居,现在,竟然说我家大将军消想九公主。

简直是狗屁!

管家隐忍着怒气,很是客气的回道,“刘嬷嬷说得不错。我家大将军二十五年,只为等待少夫人一人,对她疼爱都来不及,哪有什么心思去想些不该想的东西呢?”

这是告诉刘嬷嬷,我家大将军心里只有少夫人一个人,别的女人,他根本就不去想,也没有那个多余的时间去想。

虽听到了想要听的答案,可刘嬷嬷心里却很是不舒服。

按着她的意思,既然九公主看上了蒋振南,那蒋振南务必也会看九公主。

毕竟九公主是陛下最为宠爱的最高贵的公主,且她的姿色出众,配他蒋振南绰绰有余,此刻,他蒋振南又凭什么看不上九公主。

当然了,刘嬷嬷想是这样想的,但却绝不能把话说出来。

她来这的目的,本为就是为了试探蒋振南对宇文灵的态度,顺便绝了蒋振南对宇文灵的心思,直接告诉他,德妃是绝不允许宇文灵嫁给他的。

之后,刘嬷嬷只是说道,“既然大将军没在府中,那本嬷嬷也告退了!不过,管家,可不要忘记了把话转告给大将军!”

“刘嬷嬷放心,老奴一定把话转告给大将军!”管家隐忍着怒气咬牙的道。

等看不到刘嬷嬷的身影之后,管家的脸立即变得黑黑的,暗自嘀咕道,“就九公主那嚣张狂妄的模样,哪里配得上我家在大将军!”

周家书房之中

周振林拿着一个白色小瓷瓶子,很是疑惑的问道,“这就是用十万两从阎刹阁中换取的‘神幻’?”

他倒出一丁点,是一种白白的粉末,他嗅了嗅,没有闻到任何的味道。

“你能保证这东西下到食物当中,无色无味,银针也检测不出,任何人也发现不了?”周振林严肃的问道。

这药是给那位下的,所关系到的可不止周家,很有可能是九族,所以,必须做到万无一失!

周德宏说道,“父亲,你放心!阎刹阁做事,只要接了订单,就是一种保证!他们说这东西任何人任何东西,都无法检测出来!”

周振林听罢,点了点头,把这瓷瓶子交给周德宏,严肃带着阴狠的说道,“先测试一下!找到机会,就下手!记住,必须做到万无一失,否则一旦让人查出,周家必定会被人连根拔起!”

周德宏立即严肃的道,“父亲放心,儿子有数!”

镇国公府

闻玉静一个人坐在房中,拿着小瓷瓶子,一脸的凝重,似乎深深思考。

“娘,娘……”片刻,门外就传来了蒋振烨不耐烦的敲门声。

闻玉静立即反这小瓷瓶子藏好,然后就打开房门,看着一脸憔悴的蒋振烨,问道,“烨儿,怎么了?”

蒋振烨一脸的恼怒和不耐烦,他说道,“曾艳丽那疯婆,又把我的一小个小妾找个借口给处死了!还不让我去花楼找女人,娘,我实在受不了那个女人了,你快给我想办法,把那女人给处理啊?”

曾艳丽嫁给他之后,虽没有传说中命中带硬克死他,可是,曾艳丽这丑泼妇,却使劲的管着他,不让他纳妾,不允他有通房,更不让他上青楼找女人发泄,每天就把他拘在后院,看她打骂他的妾室,以各种残忍的手段,让他的那些通房妾室生不如死,那惨烈血淋淋的场面,还必须要他睁大眼睛看着。

“娘,曾艳丽那婆娘就是个疯子,她打杀起人来,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她把艳儿……把艳儿的双眼挖了,削掉了鼻子,割了耳朵和舌头,砍掉四肢直接放在一个酒缸里泡着!娘,那场面简直是太可怕了,呜呜……!”蒋振烨一边说,一边吓得都哭了出来。

只要他一想到吴艳那凄惨模样及她那凄厉的惨叫声,他就吓得腿软,根本就无法呼吸一样。

“你说什么?”闻玉静听着蒋振烨说吴艳的下场,脸色也是猛得变白,“她……她怎么敢?”那吴艳可是蒋家唯一嫡长孙的亲母,她就这样下手了。

“她怎么不敢了?”蒋振烨愤慨的大怒道,“娘,这话你说了多少次,可她哪一次不敢了啊?”

此刻他很是怨恨他娘,如果当初不是她怂恿他爹让曾艳丽嫁给蒋振南的主意,或许蒋振南就不会想着报复,而他根本就不用娶这样一个女人回来。

闻玉静的脸色一白,她抓着蒋振烨的手,不住的劝道,“儿子,你再忍忍,很快,她就会在我们眼前消失的!”

没有了蒋振南,还有谁会针对镇国公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