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1章:野心和欲望/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几乎快跑回到自已揽月殿的周贵妃,把手里的托盘往地上一扔,然后就几乎瘫痪了一般的瘫住在贵妃榻上。

她张开自已的双手,看到的就是满手心的冷汗。

随后,她拍了拍自已不住跳动的心脏,安慰自已说道,“从陛下喝了那碗参汤之后,自已就没有回头路了!否则,死的就是我们自已了!”

在不断的给自已心里建设之后,这颗不断跳动慌张不安的心,总算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就在这时,宇文非夜进来了,看到周贵妃的神色,他脸色猛然大变,小心的看向四处,然后走过周贵妃跟前,似乎不敢相信的道,“母妃……”

周贵妃看着宇文非夜,表情很是冷静的说道,“夜儿,我们已经没有回头路了!既然踏上这条路,我们只能继续走下去,一走到底,却不能失败!因为,”

周贵妃很是严肃认真的盯着宇文非夜,一字一字的从她艳红的嘴里吐出来,“败不起!”

一旦失败,就是谋逆大罪!

他们根本就没有任何活路!

瞬间,宇文非夜整个人都瘫软在地上,脸色一片灰暗!

周贵妃看着宇文非夜这懦弱的状态,立即有些不满的喊道,“夜儿,起来!”

宇文非夜茫然的看着周贵妃,仿佛如失去方向的孩子,他小声的叫道,“母妃!”

周贵妃立即严厉的呵斥道,“成大事者,必须不计一切代价,不择手段!何况,”

她凌厉的眼神紧紧盯着宇文非夜,说道,“你舅舅所给的药,并不是毒药,而是一种控制精神的药物!我们没有杀陛下,只是让陛下听我们的话而已!

等我们事成之后,你是高高在上的皇帝,你父皇是太上皇,母妃就是太后,夜儿,自古以来,哪个皇帝坐上那个位置,不是尸骨累累堆积,血流成河而成!所以,你不能懦弱,只能咬着牙过去!夜儿,你再想想,当你手握天下大权,朝廷百官对你毕恭毕敬呼喊‘万岁’,当所有皇兄皇弟如奴隶一般的跪在你脚下,诚服于你时,那般的美妙滋味,你拒绝的了吗?”

一直以来,宇文非夜是有野心和欲望,企图和其他皇子皇孙争夺那个位置,然而,这前提不是他们谋反得来,而是干掉其他皇子皇孙,尤其是太子,然后让陛下封他为太子,未来的储君!

可现在他舅舅,哦或者说是周家和他母妃周贵妃截断了那条路。

是啊!

自古以来登上那个位置的人,谁不是不择手段,谁不是尸骨累累,血流成河,甚至是杀兄弑父等等……

宇文非夜从地站了起来,从一个慌张不安的皇子,立即变成一个充满野心和欲望的皇子,那张现在带着阴狠与坚定的脸,让人看着不寒而栗!

宇文非夜看着周贵妃,说道,“母妃,您说的对!是夜儿想差了!”

周贵妃先很是吃惊儿子的变化,但瞬间又变得很是安慰!

这样才对!

周贵妃笑道,“夜儿,这才对啊!男人,成大事者,必定不能妇人之仁,否则,后患无穷!”

宇文非夜立即说道,“母妃教训的是!”

周贵妃满意的点了点头,“既然已经有了决定,我们就通知你舅舅吧!”

“是,母妃!”宇文非夜很是恭敬的应道。

“嗯,那去吧!”周贵妃摆了摆手说道。

就在宇文非夜离开之际,看到地上的托盘和碗碎片,他的脚步顿了顿,说道,“母妃,这是?”

周贵妃脸色微微变了变,然后直接说道,“刚才母妃去一趟御书房!”

这是告诉宇文非夜,那药已经下了。

宇文非夜此次脸色只是微微变了变,随后就很平静的说道,“母妃,夜儿也想喝碗汤了!”

实际上心里却有些不对劲,因为这两天,他一直想来揽月殿喝汤。

他嘱咐过三皇子府里的厨房熬汤,可就是找不到那种味道。

想了想,认为可能是御膳房做出来的味道不一样。

周贵妃笑着道,“好!母妃去吩咐宫女把汤端来!”

随后,就大声的朝门外喊道,“琴儿,去御膳房嘱咐一声,就说三殿下想喝老母鸡汤,让他们尽快做好!”

“是,娘娘!”琴儿立即应道。

母子俩就在揽月殿安静的坐着,实际上心里总是觉得有些不对劲和不踏实,可又不知怎么回事的纠结矛盾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琴儿端着老母鸡汤过来,很是恭敬的道,“娘娘,三殿下,鸡汤来了!”

然后把托盘放在桌子上面,拿着碗给他们母子一人盛了一碗。

两人都从琴儿手中接过来,然后喝起汤来。

片刻之后,宇文非夜有些疑惑的笑着问道,“母妃,儿臣怎么感觉你这里的鸡汤特别好喝呢?”怎么好喝法,他又说不上来,就是会上瘾一般,老是想吸引他去喝。

周贵妃被宇文非夜这么一说,也是觉得有些古怪的道,“是啊。母妃也是这种感觉,以前喝这些羹汤,虽也好喝,但却没有这种让人喝了还想再喝的上瘾感觉。难不成换了一个御厨不成?琴儿,御膳房换了御厨吗?”

琴儿听着母子的对话,心里猛然一惊,垂下的双手,不由的并拢成拳头,低垂的眼帘,不断的汹涌着惊慌。

“难道被发现了吗?”琴儿心里暗道。

她刚一想完,就听到周贵妃的问话,立即强装镇定,她低着头,声线有些起伏的说道,“回娘娘,没有!”

周贵妃奇怪的问,“没有换吗?为何这两天汤做得这么好喝?”

琴儿想了想立即说道,“回娘娘,奴婢听说前儿个,陛下命令御厨去了京城你来我往酒楼学厨!”

听着琴儿这么一说,母子俩心里还有些疑惑,但是,却不曾怀疑琴儿话的真假。

因为他们也听说过你来我往酒楼的食物一绝,比皇宫更甚,也听说过陛下让御膳房的御厨去那酒楼学厨一事。

不过,让他们疑惑的是,既然你来我往酒楼的大厨比御厨厨艺更好,为何不下旨直接让他成为皇宫御厨,反而让御厨去那里学厨?

这听着有些像笑话啊?

不过,君心难测!

陛下的某些心思,他们也猜不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