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3章:吃得寒酸/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蒋振南的话,宇文灵立即很是不服气的大声的反问道,“为什么不可能?你如果不信,可以去找父皇问一问啊!”

但是心里却在打鼓,万一蒋振南真的去皇帝问了这事,那就穿帮了。

蒋振南锋利的眸光,只是冷冷的看了宇文灵一眼,随后,什么也不说,拿起在一旁挂着的衣服,穿起来,走到大刀插入一颗树之中,拔下刀就走人。

宇文灵看着蒋振南这漠然的神态,心中又气又羞。

她听说过,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

可是,她都已经放下公主的姿态和矜持,说要嫁给他这样一个凶名在外的男人,为何他就是对她爱理不理的样子。

宇文灵很是不服气。

宇文灵跺了跺脚,立即跟上前去,跑在蒋振南的身后,大声喊道,“蒋振南,你给本公主站住!”

蒋振南并不以理会!

宇文灵只得气急败坏的紧紧跟在蒋振南身后,再次大声的问道,“蒋振南,你要去哪?”

管家看着跑去追自家大将军的九公主,则是摇了摇头,暗道,“这个九公主呀,真是任性妄为啊!不过,她说的话,别说自家大将军,就是连他这个下人也不相信!”

谁不知道自家大将军的婚事,圣上已经开口,由他自已作主。

所以,没有自家大将军同意,任是陛下再疼爱九公主,也不可能再随意赐婚,不然,这金口玉言说反悔就反悔不成?

蒋振南只是大跨步走,可是宇文灵即使小跑步也跟不上,她只得大喊着,“蒋振南,你给本公主慢点!”

至于跟在九公主奴才们,也是一个劲的喊,“公主,您慢点,不要摔了!”

前几天公主摔跤摔的可惨,整个鼻青脸肿的,浑身也是伤,好不容易躺在床上几天,把伤给养得七七八八之后,就先跑到陛下面前,请求赐婚,得到陛下的答复之后,再打听到大将军在府里之后,就迫不及待的来到了将军府。

这不喊不要紧,一喊,宇文灵立即“碰”的一声,摔倒地上!

奴才们吓得脸色大变,连忙上前七手八脚的把宇文灵搀扶起来,然后,就看到宇文灵吃了嘴的泥。

“公主,你怎么样?没事吧?”小桃很紧张的问道。

宇文灵把嘴里泥沙全部吐了出来,然后,恶狠狠的说道,“没事!”

然后,提起裙摆,又继续朝着蒋振南的方向跑去。

“公主!”奴才们又一阵紧张跟着过去。

蒋振南直接走到客厅,客厅里,早就准备了好了饭菜,很显然,下人已经习惯自家大将军练武之后,就必须吃饭。

宇文灵追到客厅,看到蒋振南已经坐下来,开始拿着筷子吃饭了。

她气嘘喘喘的说道,“哦,原来大将军,你要吃饭了啊!”

但是看到桌上只有三样菜,一个花生米,一个咸菜,及一道红烧鱼,立即皱了皱眉,有些嫌弃的说道,“怎么吃得这么寒酸?”

随即,她又对着跟在后面而来的管家,厉声的喝问道,“管家,厨房怎么弄这么点菜给大将军吃?是不是让厨房给克扣了?”

管家立即上前说道,“公主,您误会了!这是大将军吩咐这么做的!”

宇文灵立即觉得不可思议的看向蒋振南,问道,“大将军,你怎么就吃这些菜呢?若大的将军府,难道连买菜的钱都没有吗?如果这样,那本公主让御膳房的人,把宫里山珍海味给送过来!”

“不用了,本将军就爱这些寒酸的菜!至于那些山珍海味,本将军消受不起,请公主不用费心了!”蒋振南冷冷的说道。

宇文灵听着蒋振南冷冷的声线,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很是高兴的说道,“哇,大将军,你总算再跟本公主说话了!”

随后,她又看了桌上的饭菜,说道,“既然大将军喜欢,那本公主就跟着一起喜欢好了!”

蒋振南眼神一厉,厉声的说道,“公主,本将军再说一次!本将军已经有未婚妻,有喜欢的女人,本将军不可能娶你,也永远不会娶你!”

随后,他拿起筷子夹起一粒花生米,放进了嘴里,再喝了一大口酒,对着宇文灵说道,“既然九公主无事,未免生出事端,请公主离开将军府,尽快回宫!”

之前,一直有人告诉她,蒋振南已经有了未婚妻,不可能娶她。

就连在南园田庄那次试探,蒋振南也亲口告诉她,他已经有未婚妻,不可能娶她。

可是,她一点都不信!

她只是认为,蒋振南以前是因为没有女人愿意嫁给他,然后那个女人有心计,利用这个,当了蒋振南的未婚妻,所以,蒋振南就一心一意喜欢上了那个女人。

可是如果,在蒋振南身边,出现一个身份更加高贵,背景更加强大,且又美丽姿色的女人,蒋振南一定会立马抛弃那个女人,然后娶了她。

只是,她万万没有想到,无论是明示还是暗示,蒋振南都视而不见,还是直接告诉她,他已经有了未婚妻,且不会再娶别的女人。

宇文灵的眼睛立即红了起来,然后,眼泪如雨下,一粒一粒在掉到地上,梨花带泪,看着很是楚楚可怜。

奴才们看到宇文灵哭泣,立即慌了神,很是惊恐的喊道,“公主!”

随后,他们要想让小桃,上前安慰公主。

只是,小桃呢?

奴才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有个小宫女小声的说道,“小桃姐如厕去了!”

“那她什么回来啊?公主都哭了!公主向来只听小桃姐一人的劝!”他们可都劝不了公主。

就在将军府书房房顶,一个身手很是利落敏捷的人,趴在房顶上,小心的看了看四周,随后,小心的扒开一块瓷片,然后,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瓷瓶子,用一根银丝缠绕瓶顶,然后,从这个孔中,把小瓷瓶子放在一个看着很是隐秘的地方。

当然,以他的方向,看不到哪个地方很隐秘,不过,只要达到他的目的就行。

片刻之后,他又把瓷片放回去,然后,看了下四周无人,就飞身而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