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8章:暴雨来临之前/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最后,周贵妃一狠心,就立即让人熬了一碗鸡汤,然后把瓷瓶的药物,倒入到鸡汤之中,然后很是愤恨又焦急的对奶娘说道,“奶娘,你让人把这碗好好的送到夜儿手中,绝对不能让人发现任何异常!”

明知道这是毒药,然而,却又不得不继续吃下这种毒药!

因为她很清楚这种毒药发作时候痛苦与绝望,全身的蚀骨食心,犹如成千上万只蚂蚁啃噬自已的血肉,那种恨不得死去,又生不如死的滋味。

所以,只能继续吃下这毒药,才缓解一切疼痛,恢复那种神仙般的感觉。

可周贵妃表情狰狞和扭曲,双眸之中,迸发出痛恨又如淬了毒一般的犀利目光,两只手紧握成拳头,尖尖的指甲嵌入了血肉里,一点点鲜红色的血液,不断的从手心里渗出,心里不断的道,“周德宏,你给本宫等着!本宫和夜儿所承受过的痛苦,必须要你百倍千倍偿还!”

“娘娘……”周嬷嬷唤了几声在发呆的周贵妃,表情是充满忧虑和担心的。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国舅爷的心竟然会如此的狠辣,竟然指使人给亲妹妹和亲外甥下毒,还是下那种无药可解,生不如死的毒!

周贵妃在周嬷嬷唤了几声之后,总算回过神来,突然很是严肃的来了一句说道,“奶娘,起风了!”

周嬷嬷看了眼外面,同样意味深长的点头应道,“是啊,娘娘,起风了!”

周贵妃看着碗里的汤道,“快去快回!”

“是,娘娘!”周嬷嬷应道。

御书房内

已经一整天没有喝到周贵妃汤羹的宇文珑焱,心里突然觉得很不得劲!

他先是感觉到分外怀念周贵妃亲手所做汤羹,越想就变得越是想喝,然后,就浑身搔痒,哦不,不仅是表面肌肤的瘙痒,更是觉得心里有种万只蚂蚁爬上身的感觉,异常的烦躁。

看着奏章上所批阅的奏折,只写了半个字,宇文珑焱就把毛笔一丢,带着些躁火的喊道,“张公公!”

张公公立即明了的应道,“陛下,贵妃娘娘还不曾过来!”

宇文珑焱立即吩咐道,“那就让人去催!”

“是!”张公公应道。

随即,张公公就张了张口,想要说什么,但又顾忌什么一样,不敢说。

宇文珑焱皱着眉头,立即有些不满的说道,“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吧!”

张公公立即很是衷心诚恳的说道,“皇上,要不要让御医给您检查一下身体啊!您这些天,老想着喝贵妃娘娘所做的羹汤,有些不对劲啊!”

这话说出来,实际上是很得罪周贵妃的。

万一,陛下真是宠周贵妃宠得没边了,那他的下场可想而知,那绝对是凄惨悲惨的。

但张公公这一生只衷心忠诚于圣上,心里既然有这种疑惑,对于他来说,自然要禀明提醒。

听说张公公如此一提醒,宇文珑焱烦躁的心,暂时平静下来,然后,很是冷静的思考了片刻。

随即,他转身就从书房之中的一处暗格,拿出一个碧绿色玉瓶,看了眼,对着张公公说道,“张公公,你记得这东西吧?”

张公公说道,“回陛下,老奴当然记得!这是林姑娘送给陛下的解毒丹!林姑娘说过,这解毒丹可以解百毒!”

宇文珑焱点了点头道,“只是,那丫头只给了朕三颗解毒丹!”

不到万不得已,他真的不想用这解毒丹!

“你说朕,要不要现在服用?”宇文珑焱给张公公抛下这样的一个问题。

张公公很清楚这三颗解毒丹的重要性,如果不是万不得已,陛下是绝不会使用。

可现在,他们只是在怀疑而已。

张公公很谨慎的说道,“老奴相信陛下自有抉择!”

宇文珑焱摆了摆手,说道,“罢了,罢了,朕也不为难你了!”

随后,他又把这颗碧绿玉瓶子给放回暗格之中。

他说道,“你去请个太医过来!”

“是,陛下!”张公公应了一声之后,就离开了。

片刻之后,张公公就把张院首带过来了。

宇文珑焱立即给张公公使了一个眼色,随后,张公公就站在御书房外,神情很是严肃盯紧四处。

虽说这周围都有暗卫!

张公公离开之后,张院首立即疑惑的道,“陛下,您哪里有不舒服吗?”

宇文珑焱说道,“朕这两天感觉老想吃一种东西,没有吃到,就感觉浑身发痒,很是不舒服,张爱卿,这是什么毛病?”

张院首听着宇文珑焱的话后,瞳孔猛得一阵剧烈收缩,表情震惊,但很快就收敛了情绪,躬身对皇帝说道,“陛下,待微臣为您把把脉!”

可心里已经隐隐有了猜测!

因为陛下这种症状与当时周贵妃所描述的一模一样!

但就是因为这样,他的心里突然涌出一股惊恐与不安。

周贵妃的发作症状,他看着都是心惊不已,更是束手无策!

片刻之后,张院首放下手,对着宇文珑焱说道,“陛下,身体安虞!”

张院首虽表面平静,可内心已经是惊涛骇浪了!

他已经很肯定陛下所中之毒与周贵妃一样!

宇文珑焱听罢,就对张院首摆了摆手,说道,“嗯,那下去吧!”

等张院首一离开之后,宇文珑焱立即吩咐一个暗卫,严厉的道,“跟着他,把他的一举一动汇报给朕!”方才张院首的那中吃惊的表情,虽消逝的很快,可根本就瞒不了他的眼睛。

“是!”空间之中响起一道声音。

张院首从御书房之中出来之后,来到角落里,拍了拍扑通扑通跳的心脏后,看到四下无人,立即转了一个方向,而那个方向很明显就是揽月殿!

到了揽月殿门口,等人通报了之后,又看了四周,就进去了。

周贵妃看到张院首,首先问道,“怎么回事?”

这殿里已经无人,张院首直接问道,“娘娘,你到底所中何毒?”

周贵妃一脸疑惑的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张院首很是认真的应道,“微臣刚为陛下把完脉就偷偷过来了!陛下所中症状与您发作之前,一模一样!”

“什么?”周贵妃刹时惊骇万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