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0章:无题/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御书房中传出来的痛苦叫声,周贵妃心中猛得一惊,眼底的惊慌一闪而过。

但事已至此,她绝不能退缩,否则,带给他们的后果,则可能是万丈深渊,灭顶之灾。

她脸上立即表现出担忧,很是急切的说道,“张公公,陛下这是怎么了?他……他……”

张公公立即对周贵妃说道,“娘娘,陛下身子无恙,请您回吧!”他的表情却表现的很虚,有一种故作掩饰的企图。

周贵妃却一点都不相信,盯着张公公有些心虚的表情,很是狐疑的说道,“可是张公公,方才本宫明明听到陛下……”听到陛下痛苦的哀嚎声。

张公公却立即打断了周贵妃没有说完的话,一脸严肃的说道,“娘娘,您听错了!陛下身体一直很好,只是现在陛下政务繁忙,恐怕没有时间再喝娘娘做下的羹汤,所以,娘娘,请回吧!”

这话放在以前,周贵妃肯定会很不喜,毕竟张公公是一个奴才,凭什么替陛下自作主张,肯定会发怒。

只是此刻的周贵妃做贼心虚,无法再去计较张公公越权之罪,只笑道,“哦,那可能真是本宫听错了!既如此,那本宫就不打扰陛下办公务了!”

说完之后,周贵妃就端着手中羹汤转身离开了!

等周贵妃离开之后,张公公立马转身进了御书房。

然后就看到皇帝好好的坐在案桌上,表情有些阴沉可怕又具有威严。

张公公很是恭敬的对皇帝说道,“陛下,贵妃娘娘已经离开了!”

宇文珑焱的双手放在案桌上,严肃的问道,“她有什么表现?”

张公公如实的说道,“陛下,虽娘娘隐藏的很好,但老奴还是发现了娘娘的不对劲。贵妃娘娘一听到陛下那声痛苦的哀嚎声,她脸上的表情表现的担忧和关切,可她眼底一闪而过的惊喜,根本就瞒不过老奴的眼睛!”

听着张公公如此说话,宇文珑焱的愤怒立即惊起,他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很好,很好!”

这一个两个,他宠爱的女人,都是费尽心机的算计他,甚至是想要他生不如死。

真是可恶!

张公公瞧着不怒自威,却让人惧畏生寒的陛下,整个人也是心惊胆战的。

毕竟伴君如伴虎!

他虽是陛下的心腹,但现在陛下心情不好,谁知道自已会不会说错话,一个不小心,就会把自已的命说没了啊。

不过,张公公既是宇文珑焱的心腹,这衷心自然不是一般人能比的,为君身死,也是很光荣的一件事!

张公公小心翼翼的问道,“陛下,难道不拆穿贵妃娘娘吗?”

宇文珑焱抬手说道,“朕要看看他们到底要做到什么样的地步?”

张公公听罢,毕恭毕敬站着,没有在说话了!

周贵妃一回到揽月殿,宇文非夜就迎上来迫不及待的问道,“母妃,怎么样?”

宇文非夜所问的当然是指宇文珑焱毒性发作的程度!

周贵妃看了看殿里的一众奴才,立即凌厉的说道,“都下去吧!”

“是,娘娘!”

随后一众奴才鱼贯而而出,最后还拉上房门!

等所有出去之后,周贵妃立即严肃的说道,“夜儿,母妃跟你说了多少次,沉住气,必须沉住气!好在这殿里都是我们的人,如果有其他眼线的话,我们都完了!”

宇文非夜立即意识到自已又冲动了,很快道歉的说道,“母妃教训的是!”

周贵妃看着儿子诚恳的道歉,心里微微叹了一口气,有些忧心的暗道,“希望夜儿这冲动的性子,不要给自已带来灾难啊!”

然而,周贵妃心里却很是清楚,实际上,他们已经身处在灾难之中。

过去了,海阔天空;

没过去,就万丈深渊!

周贵妃很是严肃的说道,“母妃虽没有进御书房,但是听着御书房中传出来的哀嚎痛苦声,陛下所中之毒与我们的一模一样!”

宇文非夜听罢,瞳孔猛得一缩,他很是不可思议的说道,“这到底是什么毒?周德宏到底是从哪弄来的?”

周贵妃说道,“听张院首说,这种毒叫‘神幻’,是南疆的一种禁药!听说南疆最强的人,都没法忍住这种痛苦,而可能会受人所控制!为了预防皇族被人控制,此药就成了南疆的禁药!”

当初张院首为了查出周贵妃所中之毒,几乎翻遍了太医院的医典杂记,才查到此药!

没有想到,周德宏为了控制他们,尽然费了这么大的心思,谋划了这么久!

只是要他们妥协,乖乖成为他的傀儡,简直是做梦!

既然他区区一个世家继承人能弄到南疆的禁药,他们一个贵妃,一个皇子,哦,过不了多久,就是掌权天下的帝皇了,又怎么可能弄不到区区“神幻”之药!

宇文非夜听罢,暗暗吐了一口气,只要查到了他们所中之毒就好,有源头,自然好解决!

宇文非夜皱着眉头问道,“周德宏现在还没有动静,他到底在等什么?”

周贵妃摇了摇头说道,“母妃的人现在还没有打听到!不过,我们静观其变,等待着周德宏下一步行动就是了!”

宇文非夜微微疑惑的问道,“那父皇那边?”

周贵妃先是怔愣了片刻,眼睛闭了闭,随后睁开,坚定阴狠的说道,“只能继续!”

……

听着暗卫汇报过来的情况,宇文珑焱面无表情的说道,“朕知道了!你们继续盯着,一有什么情况,立即向朕汇报!”

“是!”

……

自将军府里出来,回到皇宫之后,宇文灵反应过来时,满腔的恼怒,她立即派人去把闻玉静给叫过来。

结果,派去的人汇报说,闻玉静去探望远房亲戚去了,没在府里!且一时半会又回不了府

宇文灵也不是没有脑子的人,这时还没有明白过来,被人摆了一道,那她就真的成为了天下在傻瓜了。

这闻玉静哪是探亲去了,明明是躲着她的质问去了!

宇文灵对闻玉静恨得直咬牙,可她却不怒反笑道,“好个闻玉静,你躲得了初一,看你能不能躲过十五,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