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8章:迫不得已!/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宇文珑焱凌厉的龙眸盯向周贵妃,厉声的问道,“爱妃,你来告诉朕,你给朕所下的药,到底从何而来?”

作为这一出逼宫的设计者,他当然把一切都查清楚了。

只是,他还是想要亲耳听到周贵妃来指认周德宏。

周德宏为了自已的欲望和野心,心狠手辣的把自已的亲爹给暗害,现在瘫痪在床,更是给自已的亲妹妹下了这种“神幻”,甚逼迫着自已妹妹给他这个皇帝陛下下毒。

因此,他这样的问话,实际上还是想要给周贵妃一个机会。

周贵妃在皇帝很是清醒的说出那句话时,她的眼前立即变得一片黑暗,这心如坠入万年冰窟,整个人也立即摇摇欲坠。

她知道,他们的计划彻底失败。

因为,她很了解陛下,如果不是很肯定他们造反失败,陛下绝对不会说那那样的话。

只是,她很不明白的是……

周贵妃苍白着脸,极力让自已平静,让自已不哆嗦,她问道,“陛下,你没有中毒?”

不可能!

如果没有中毒,陛下怎么可能表现出这种中毒的模样?

因为她心里很是清楚,没有体会过那种痛苦绝望之疼的人,根本就表现不出那种激烈的表情动作。

可是,如果中毒了,为何明明她亲眼看着陛下毒瘾发作,现在却无事一般。

皇帝陛下听着周贵妃的问题,并没有立即回答,而是目光轻扫了一下林月兰,随即凌厉的龙眸冷着眼盯着周贵妃,随后说道,“爱妃,你是认为朕没有中过那种‘神幻’?”

周贵妃没有怀疑很是肯定的说道,“你中了!”

只是,她疑惑不解是……

“可是,陛下您看着完全没有……”没有中毒的样子。周贵妃很是怀疑的道。

宇文珑焱面无表情的说道,“那是因为朕碰到了一个神医。他给了朕一颗解毒丹,可以解百毒!”

“那根本就不可能!”否定他的是一道带着些不可置信、愤怒及疯狂之色的男人声音。

周德宏一点都不相信“神幻”是有解药。

他已经调查清楚了。

这种“神幻”之所以被南疆称呼为禁药,就是中了这种毒药的人,除了要靠自已强大的意志力克服那种痛苦,根本就没有任何解药可解,如果真有解药,根本就不可能成为禁药。

但,周德宏心里已经不太肯定了。

可是,如果宇文珑焱真的中了“神幻”,那为何他现在无事人一般?

难道“神幻”真有解药?

很快他就得到了答案。

“世界万物,相生相克!”林月兰轻笑着道,“这种上得台面的毒药,又有可难解!”

“你这是什么意思?”问这话的却是宇文非夜。

林月兰锐利的眼睛看向他,冷冷的笑着道,“三皇子,你就知道本姑娘在青丰成开了一家酒楼,难道忘记了我还开了一家药铺吗?”

宇文非夜听罢,瞳孔猛得一缩,他很是不可置信的道,“这……这不可能!”

他想起来了,林月兰不仅在青丰城开了一家药铺——林记药铺,她本人还是个大夫,听说还是个医术不得了的大夫。

宇文非夜还是很狐疑的道,“就算你医术高明,也不可能配制出‘神幻’的解药。”

林月兰却很是凌然的道,“对于别人来说不可能,但是对于本姑娘来说,根本就不是难事!”

林月兰的话音一落下,最接受不了这个事实的则是周德宏。

他大声的道,“你骗人!如果你真没有中毒,你是怎么会被心月隔离,又怎么会下那两道圣旨?”

这个疑惑,周贵妃和宇文非夜都有。

宇文珑焱冷声的道,“那是因为朕想要看看,在朕中毒之后,你们到底要怎么做?”

“所以,当时你在御书房故意在臣妾面前喊得那样的痛苦大嚎,然后,在臣妾说要在皇上病床边伺候,隔绝一切外来人员;在你表现毒性发作的模样时,让你写下那两道圣旨,你都将计就计的应下?”周贵妃此刻冷静又带着绝望的说道。

“没错!”宇文珑焱应道。

听着这个答案,周贵妃崩溃的瘫软在地。

她知道,他们完了!

可是周德宏却不甘心,他疯狂带着背水一战的决心说道,“呵呵,陛下,你就算没有中药又怎么样?这里可都是我的人,只要我说陛下您中毒了,而且是被蒋振南所下,你们又能奈我何?林大人,”

说着,他就命令着林音城,“把这个女人给我抓起来。她不是说要给她的未婚夫伸冤吗?我倒要看看,你自已都自身难保了,还怎么去救蒋振南?”

然而,林音城却根本没有动。

周德宏看着情况,心中一慌,但他还是再次命令道,“林大人,没有听到本大人的命令吗?”

林音城还是没有任何动作!

“林音城,你是怎么回事?”周德宏大声的喝道,面色慌张。

“哼,周德宏,看来你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宇文珑焱威严的厉声道。

随即,他就命令林音城说道,“林爱卿,周家那边现在怎么样?”

林音城立即应道,“回陛下,周家上下男女老少二百三十三口人,除了周大人之外,已经全部押入了牢狱!”

林音城的话一落下,周德宏,周贵妃和宇文非夜表情骤然聚变,根本就不敢相信这样的一个事实。

“什么?”

他们在金銮殿逼宫,那边周家却全部下狱。

这……

周贵妃大声失色的道,“陛下!”

周德宏虽对不起她,但是周家是她的娘家,是她进宫以来的依傍和感情依托。

可现在,因为他们,周家……

宇文非夜立即对着宇文珑焱跪下求饶道,“父皇饶命!”随即他指着周德宏道,“这一切都是周德宏逼迫儿臣做的。是他给母妃和儿臣下药,我们中毒之后,他就威胁我们必须听他的安排,否则,就让母妃和儿臣生不如死!父皇,儿臣根本就没有想过逼宫!还有,父皇,给您下药,也是他的主意,这药就是他给母妃的。”

宇文非夜把所有责任推给周德宏,而他逼宫是迫不得已,只是为了自保!

周德宏怒吼道,“宇文非夜!”

“啧啧,真是好一个迫不得已!”林月兰在旁边说风凉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