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9章:将令牌!/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家被抄家了,而且周家上下二百三十三口人,除了周德宏进宫之外,全部被皇宫的禁卫军押入牢狱,无一漏网!

这样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京城上下。

前几天,蒋振南被抓,镇国将军府被抄家,现在是周府被抄。

京城各大世家很快嗅觉出,很不正常。

哦不,可以说在蒋振南被抓,镇国将军被抄家时,就嗅到一种风起云涌的味道。

因为,蒋振南被抓的原因是,他给陛下下药,这些年一直控制着陛下。

所以,现在阴谋被揭穿,就被抓了。

之后,却没有任何动作。

皇宫之中,也没有传出任何的消息。

只知道,陛下病重,周贵妃衣不解带的龙床前伺候,但却口谕不让任何人去探望。

这很明显不寻常啊!

可今天,皇宫禁卫军突然重重包围周家,连只苍蝇都飞不出去,接着周家人就被押走了。

没有任何的征兆,很是突然!

但不到半天功夫,皇宫之中又传出了消息。

周家周德宏国舅爷,周贵妃和三皇子谋反,好在陛下圣明,他们的阴谋才没有成功。

接着又听到镇国大将军蒋振南是被周德宏给陷害的,现在无罪释放,重新封为镇国大将军,归还镇国将军府,抄出的东西,也如数归还等等……

这些信息量真是太大了,他们一时之间也还真很难消化。

但是,此刻,更多人确定,即使一遭,蒋振南还是受陛下的宠信,否则,圣上完全可以将错就错,把这个重掌兵权的大将军,撤掉镇国在大将军之职,甚至除掉可以威胁到他皇权威严的的大将军。

然而,圣上却没有这样做。

因此,蒋振南还依然是以前的那个蒋振南,身份地位没有任何人变化,哦不,有变化。

这个变化就是众人更加确定蒋振南在陛下面前的地位了。

以后,如果再有人想要在陛下面前陷害蒋振南的话,还得斟酌一翻,否则,可别陷害不成惹了自已一身骚,哦不,可能比惹上一身骚更加可怕的后果。

不管京城之山各大世家族怎么去想,皇宫之中,那一出还没有完全落幕。

……

宇文珑焱神色淡淡的看着这个跪下来,他一直宠爱的三皇子,眼里实在失望极了。

这个三皇儿,平时性子暴躁冲动也就罢了,竟然也是个如此没有担当之人。

宇文珑焱叹了一口气说道,“三儿,你说是你舅舅逼迫你的,所以,你们就可以肆意的拿捏着朕的性命,为的就是这个位置?”宇文珑焱指着后面的那把龙椅说道,“所以,为了坐上这把龙椅,你迫不得已的逼宫谋反?”

宇文非夜被说得哑口无言。

林月兰一旁冷眼瞧着,她看向宇文珑焱道,“皇帝老头,你这位置本来就是万千尸骨堆积起来的,这三皇子这样做也是情有可原嘛!”

听着像是给宇文非夜求情,实际上就是在暗讽为了权力,置于老子不顾!

但是宇文非夜听着,却是眼睛一亮,眼神带着期盼的看向宇文珑焱。

宇文珑焱看着如此的宇文非夜,心里更是失望。

他没有再理会宇文非夜,而是看向周德宏,冷笑着道,“周德宏,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周德宏在听到周家一个不少,全部被圣上押入牢狱之中时,疯狂的表情里依然不敢相信自已久久的谋划,就这么被轻轻松松的给破坏掉了。

周德宏看着林音城,脸色极为难看厉声的说道,“林音城,你背叛我?”

林音城面无表情的说道,“我的忠诚一直是对陛下而已!”

听到林音城的话,周德宏简直要气疯了,他恼怒的喝道,“所以从一开始,你都没有忠诚与我?”

林音城没有回答,可答案很明显。

周德宏简直要气疯了,他铁青着脸,咬牙切齿恨声的说道,“好,好,真是好得狠!”

随即他又带着狠戾决绝的道,“宇文珑焱,你真以为依仗的就是他林音城吗?哼,我怎么可能会这么愚蠢。”

宇文珑焱听罢,不怒反笑的问道,“哦,周德宏看来你还有后手啊?是什么说来听听,看朕这位置,你周德宏能不能做得了?”

这话听着明显有着讽刺嘲弄的意味,嘲弄他的不自量力!

周德宏听着宇文珑焱的话,已经不用愤怒可以形容了,不过,他反正已经是骑虎难下,还不如孤注一掷,说不定还能给自已一条活路。

周德宏大声的笑道,“宇文珑焱,你恐怕还不知道吧?蒋振南他的将令牌在我这!这将令牌代表着什么意义,在场没有人不知道吧!”

周德宏拿出一块方形铜金牌,一面写着将,另一面写着令。

蒋振南重掌龙宴国的三分之一兵权,所以,要调动蒋振南部下的三十万军兵,就得需要将令牌,否则,根本无法指挥这三十多万的军兵。

周德宏有着挟天子以令诸侯的野心,当然不可能把所有筹码都押在周贵妃和三皇子宇文非夜,及禁卫军首领身上。

所以,在他们的阴谋之下,蒋振南被押入牢狱,而他则趁此机会,从蒋振南身上搜走将令牌。

本来,他是不打算在此刻亮起来的,在他们逼宫成功的情况之下。

他很了解周贵妃这个妹妹,他虽用药物暂时控制了他们母子俩,但是,在事成之后,周贵妃会为了他的儿子不被他要挟,肯定会拆河过桥,更有可能是与他同归于尽。

但是,有这个可以调动蒋振南三十多万兵马的将令在手,就算他们不讨好他,也要对他这个哥哥(舅舅)客客气气的。因为,他有这将令牌,他随时可以换下宇文非夜这个傀儡皇帝,自已坐上去。

可现在,他们的计划失败,别说当皇帝这个美好的愿望,就是能不能活下去,都还是个问题了呢。

看到周德宏拿出将令牌,跪下去把责任完全推给他的宇文非夜脸色煞白煞白的,他没有想到,周德宏这个老狐狸,竟然还有这么一手。

这下好了,他进退两难了。

所有人看到这个将令牌,都大吃了一惊。

“咦,你手中有一块这牌子?我手中也有一块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