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秋后算账/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场逼宫,以周德宏自杀,周贵妃打入冷宫,宇文非夜被贬为庶民结束。

然而,周德宏所说的最后一句话,却深深的印入在宇文珑焱的心里。

“主子,计划失败了!”京城某栋院中的小屋中,一个蒙面的黑衣人向坐在阴影之中的男人汇报。

看背影,这男人是个年轻男人,一身华贵,只是可惜,看不到他的长相。

那男人一只手不断默擦着自已右手大拇指上的碧绿玉扳指,语气淡淡的说道,“周德宏这个没用的东西!”可是一身凌厉的气势,却很是骇然,仿佛从地狱之中走出的恶魔。

然而,他们这些属下却深深知道,这个男人也确实是个恶魔!

跪着的黑衣人,大气不敢出,也不敢应答这个男人的话。

随后他就听到这个男人的话。

“去查查蒋振南的这个未婚妻!”

“是!”

这个女人,以前他没有特意去注意,只是认为一个胆子比较大,哦可以说只是一个胆大包天肆意妄为的蒋振南的未婚妻而已。

没有想到,他的一个疏忽,他的一切计划却被这个女人给坏了。

呵呵,这个女人真有意思。

她对上宇文珑焱这个老皇帝,是一种平等的关系,还口口声声叫他“皇帝老头”,宇文珑焱却叫她“丫头”,瞧着他们的就是熟念,且关系特别好。

御书房

“哈哈,丫头,这次朕真要谢谢你了!”宇文珑焱大笑着道,“如果不是你,周德宏他们的阴谋还真有可能达成呢!”

他虽说是个天子,但总得说来,也是个凡人。

那“神幻”毒性,那样让人生不如死,他也不一定挺得过去。

“丫头,说来,这‘神幻’东西,真不是毒药?”宇文珑焱疑惑的道,“明明吃下这东西的人,痛得生不如死!”

林月兰笑着道,“皇帝老头,这只是断了那东西发作时的模样。难道你就没有发生,只要吃下这东西,快活如神仙吗?”

宇文珑焱神色一敛,想了想,然后点头应道,“确实!这东西到底是什么?”

林月兰解释道,“这是南疆的一种罂粟花粉!只要沾上这种东西,就会上瘾,一直断不了。一断,全身就犹如万只虫蚁在啃噬自已的骨肉一般,痛苦的让人生不如死!”

“确实如此!”宇文珑焱说道,“当初周心月端那些羹汤过来之后,朕吃过一次,就一直想着吃,有段时间没吃,就浑身难受。”

一开始没有注意,后来让张院首过来给他看看,得来的结果是龙体平安,可他的眼神明显告诉他有所隐瞒。

他让暗卫注意张院首的动向,没有想到的却是,他真是中毒了,而且与周心月和夜儿一样。

得知这样的结果,他也是很震惊的。

只是让他愤怒的则是,他的爱妃给他下毒。

在他假装毒性全部面发作时,联合张院首,把他与所有人隔离,并以他性命威胁,逼迫张公公按着他们说的去做。

只是,周心月和周德宏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的所谓的毒瘾发作,除了一开始确实发作过一次,之后,一直是假装给他们看的,而且将计就计下去。

蒋振南疑惑的问道,“月儿,那种罂粟花就只有南疆有吗?”

林月兰摇了摇头道,“不一定!只要环境合适,这罂粟花要种起来也不难!”

宇文珑焱听罢,立即问道,“怎么?难道龙宴国也可以种出这种罂粟花?”

“没错!”林月兰点头道,“不过陛下放心,在龙宴国这罂粟花虽能种,但还是需要一定条件的。目前来说,应该没有人会想到的。”

宇文珑焱听罢,只是点了点头,随后问道,“丫头,这罂粟花到底长什么模样?”

如果知道它的模样,他就会派暗卫到处看查,有没有地主在多种这罂粟花。

林月兰猜测到他的想法,说道,“罂粟花是一种很美丽的花,全株粉绿色,叶长椭圆形,抱茎而生;夏季开花,单生枝头,大型而艳丽,有红、紫、白色,向上开放!这样吧,皇帝老儿,我给你画出来吧!”

宇文珑焱点了点头。

等林月兰把罂粟花的样子画出来之后,宇文珑焱和蒋振南看到这花的模样,微微吃惊。

这花确实很美丽,一股吸引人的魅力。

等两人吃惊完,林月兰双手抱胸,有一种问责的意味道,“皇帝老头,我是不是应该找你算算账了。”

宇文珑焱立即疑惑的问道,“跟朕算账?丫头,跟朕有什么算账算?”

随即他又笑呵呵道,“你这丫头,一来跟朕这个一国之君算账,也怕朕跟你翻脸啊?”

林月兰也笑着反问道,“那皇帝陛下,你会跟我一个小小的农女翻脸吗?”

宇文珑焱一愣,随即又大笑起来,“哈哈,你这丫头,真是天不怕地不怕啊!行了,你说吧,要跟朕算什么账?”

林月兰冷笑着道,“本姑娘可是听说你最为宠爱的九公主,可是非镇国大将军不嫁啊!这也就不说了,她竟然给南大哥下药,如果不是南大哥灵敏,或许就中了她所下的药!您说,这账我该不该跟你算!哼!”

宇文珑焱脸上瞬间出现尴尬,他假意的咳嗽了两声,“咳咳,丫头,这不能怪朕啊!灵儿他对蒋爱卿一见钟情,所以给蒋爱卿下药,是耍了手段,呃,咳咳,这感情的事,也不是朕所能控制的,不是吗?”

林月兰看着老皇帝推卸自已的责任,眼神冷冷的,看得宇文珑焱也有些不好意思。

他说道,“咳咳,丫头,这蒋爱卿现在不是没事了吗?”

林月兰冷哼两声,“哼哼,你的意思这事就这么过去了吗?我可是听说了,九公主之所以会给南大哥下药,是因为某个人承诺了,只要南大哥亲口答应娶她,他就会下旨赐婚。不然,九公主哪会想到下药,逼迫南大哥同意呢?”

宇文珑焱听着林月兰翻出这事,再一次不好意思的辩解道,“那什么,丫头,朕只是想要让灵儿知难而退,所以朕……朕才会那样说的。”

随即看到坐上旁观的蒋振南,说道,“蒋爱卿,这事也有你的不对。你都是丫头的未婚夫了,怎么就让灵儿闯进了你的将军府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