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坐立不安/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蒋振南看到陛下想要拉他下水,但他怎么可能真让陛下拉下水。

蒋振南看着林月兰,立即辩解道,“月儿,这也不对怪我。谁让九公主手中有一块御赐金牌。要知道,见令牌如见圣上。既然见到圣上,府里管家哪有这个胆子拦下圣上啊!”

蒋振南特意咬重“圣上”二字。

很明显,他又把一切责任推回给陛下。

他可一点都不想惹月儿生气,所以,只能陛下当这个恶人了。

不过,事实也是如他所说,这也不能怪他了不是。

宇文珑焱听罢,脸色一黑,但对上林月兰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又咳嗽了两声,道,“这……这朕也没有想到嘛。那金牌,朕好久以前赐给了灵儿的。”

“陛下,难道您就不会收回吗?”蒋振南振振有词的说道,“如果那块令牌你收回去了,那我府里的管家也有理由拦下九公主不是。”

死道友不死贫道!

这九公主的事,还是让陛下承担林月兰怒火吧。

林月兰轻淡的说道,“哦,是吗?陛下!”

宇文珑焱暗中骂道,“真是白瞎宠信他了。”

随即他又咳嗽了两声道,“这……这朕哪里会想到灵儿会为了进将军府,而使用朕御赐给她的金牌,那金牌只能使用三次。”为了进将军府使用了一次。

林月兰听罢,点了点头道,“嗯,看来九公主真是为了爱情,连性命都不顾了。不过说来,”

林月兰话锋一转,再一次意味不明的看着宇文珑焱,道,“陛下,这九公主不知您打算怎么处理呢?要知道,这九公主不但给南大哥下药,还是她把药藏在镇国将军府,陷害镇国将军府的。”

说到这个,宇文珑焱立即一本正经一脸严肃的道,“丫头,放心!这事,朕必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他虽说很是疼爱宇文灵,平时所犯的大错小错,只要不触及他的底钱,他就会一如既往的宠爱宇文灵。

可是,这一次,宇文灵确实差点惹下了滔天大祸。

如果不是林月兰及时来到京城,为他解了那“神幻”毒,很有可能他就失了一员大将,龙宴国少了一个保护神,那么那些被蒋振南威慑的周边国家,肯定会蠢蠢欲动,那么到时国家危矣。如果真是这样,他有何脸面去见宇文家的列祖列宗!

所以,此次,他务必要给宇文灵一个重重的惩罚。

听着宇文珑焱的承诺,林月兰点了点头。

既然老皇帝给她这样的话,她就不会再多嘴,指手划脚,相信他会给她一个满意的交代。

至于把药给宇文灵的闻玉静,可是周德宏谋反的帮凶,所以,镇国公府也逃脱不了惩罚。

不过,因为蒋振南是镇国公府的继承人,这镇国公府是蒋振南的。

林月兰的意思,就是这闻玉静和镇国公府先让她玩玩。

蒋振南是以林月兰为主,当然不会有任何意见。

以他的意思,别说是镇国公府,就是镇国将军府,她爱玩,他就会毫无条件的给她玩。

宇文珑焱听到林月兰的话,嘴角不由的抽搐了一下。

既然如此,他就当作卖给林月兰一个人情,暂时不处理闻玉静和镇国公府。

同时,心里却在给蒋云峰夫妇及镇国公府默哀。

一些事情谈妥之后,蒋振南和林月兰就离开了皇宫。

但是,他们一离开皇宫,整个皇帝就仿佛烧开的热水,直接炸开了锅。

碰……

“不可能,那个贱女人,怎么就会突然进来了皇宫?”宇文灵把房里的东西,能砸的东西,都给砸的稀巴烂,“贱女人,贱女人……”如疯了一般,口中一直大念着贱女人。

“啪!”

刘德妃一进房间,看到宇文灵这疯狂的模样,直接上前给了她一个巴掌。

宇文灵捂着被打的右脸,不可置信的瞪圆了眼睛看着刘德妃,“母妃,你打我?”

刘德妃很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说道,“你看看你,为了一个男人,把自已弄得鬼不鬼,人不人,像什么样子!”

宇文灵却很是委屈流着泪说道,“母妃,我只是喜欢蒋振南而已,为什么他就不喜欢我?”

刘德妃很是心疼的说道,“我的灵儿长得标标志志,想要娶的人,可以绕大京城好几圈,那蒋振南不娶你,是他没有眼光。”随后,她给宇文灵捋了捋那有散乱的头发,叹了口气说道,“可是灵儿,那蒋振南一个大佬粗,怎么能配得上你呢?”

宇文灵却摇了摇头说道,“母妃,我不管,我就要嫁给蒋振南,否则我宁愿去死!”

刘德妃听罢,又气得脸色铁青,可是看着宇文灵那倔强的模样,随即就叹了一口气,“好吧!母妃帮你!”

宇文灵破涕为笑,对着刘德妃说道,“谢谢母妃!”

但是,刘德妃心里却并不乐观。

这皇宫之中刚刚经历了一场逼宫谋反的阴谋,蒋振南也遭人陷害,而陷害他的人,刘德妃用复杂的眼神看了看又哭又笑的宇文灵。

心中暗道,“希望陛下不会去计较灵儿无知所犯的错误,否则,那可真是大大的不妙啊!”

镇国公府

闻玉静听到周贵妃和周国舅逼宫谋反失败,整个人坐立不安的在自已的屋中走来走去。

而在听到蒋振南平安无事的从牢狱中出来,而且还是镇国大将军,撤封了将军府,被抄的东西都全部归还了!

想到这,闻玉静两只手不断的掐着自已的大腿,眼里迸发出愤恨的目光,嘴里不断的说道,“怎么会失败呢?那孽种的运气怎么会这么好,都那样了,都还能从牢狱之中走出来!”

说到这里,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里又不断的涌现出一股不安和惊恐,“那孽种出来了,那药的事,会不会让陛下追查下去?”

如果查到了她身上,那么……

闻玉静不敢想像那样的后果。

不过,她随即又想到,她是过了宇文灵的手,让人把毒药藏在蒋振南书房之中的,所以,如果陛下要追果下去的话,首先要闻责的应该是九公主。

可陛下对九公主最为疼宠,所以,为了保护九公主,势必不会让人追查下去的。

想通了这个,闻玉静微微放下心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