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闻玉静的恐慌/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镇国公府

镇国公在客厅走来走去,满脸铁青,一脸怒色,这表情之中还夹带着惊慌不安!

闻玉静坐在位置上,神态之色的紧张比之蒋云峰更甚。

随后,她握了握手,问着蒋云峰,“老爷,那……南儿真要回镇国公府?”

蒋云峰气急愤慨的道,“这事我是从皇宫贵人口中听来的,她偷偷告诉我,是陛下不小心说漏了嘴的。”

闻玉静闻言,有些惊讶的问道,“老爷,是宫里哪个贵人?”

语气之中明显有些吃味。

蒋云峰对着闻玉静眼神一瞪,厉声的道,“不该你问的就不要问!”

听到这话,闻玉静的脸色瞬间难道了起来,双手紧紧的握成拳头,指甲都掐进了肉了里。可她现在却不能表现出任何的不满,否则就更加惹怒蒋云峰,与以前那种相敬如宾,夫妻恩爱的局面,简直是天差地别!

这种状况是什么时候开始发生的?

哦,是了。

是从蒋振南那贱种带着那个贱女人在南园田庄,她和老爷想要威胁那贱种把烨儿的婚退了的时候。

只是不曾想,那贱女人诡计多端,害她在众人面前丢了脸,更害得她在一众下人面前,露出了自已的小腿。

也就从那时起,老爷左右看她都不顺眼。

因为,他打心眼里认为,她这个夫人竟然在下人面前露了自已白花花的小腿,把这个男人的脸面都丢尽了。

不过,那时,老爷心里虽有所排斥,但最起码还是会敬重她这个夫人,不会训斥她的不是。

但是,自从她出主意,利用那贱种亲娘的牌位和尸骨来威胁蒋振南那贱种不成时,老爷对她的态度,立即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她从做蒋云峰的外室,到做到镇国公府的主母,然后,在镇国公府作威作福二十多年,除了她一个作为女人的心计,给镇国公府生下了一双儿女之外,更多的则是靠着蒋云峰对她二十多年宠爱和尊重。

如果,她失去了蒋云峰的宠爱和尊重,那么,她这个当家主母,就会失去主母的权利,则会成其他女人的东西。

又假如,没有蒋振南那个贱种,那么,即使她失去了蒋云峰这个男人的宠,那么,她同样的靠着一双儿女,在镇国公府的位置,稳稳当当的。

所以,在那个神秘人要她合作,除掉蒋振南和整个镇国将军府,她想也不想就答应了。

随后的计划,就是那个神秘人给她一瓶药,让她想办法放进将军府的书房之中,剩下的事,自然会有人做。

如果,这事放以前,那肯定是轻而易举之事。

可自从去年蒋振南突然回来,把他们蒋家兄妹赶出将军府后,就开始清理了将军府,把她安排在将军府明面上的人,或是暗线之人,都清理的一干二净。

后来她在想弄人进去,却没有一次成功,真是邪门了。

所以,没有人的将军府,要把东西弄进书房,还真是不容易。

之后,听说九公主宇文灵喜欢那蒋振南,还非他不嫁,她就有了主意。

她先是骗宇文灵,这是让人一见钟情的药,然后她出高价请的阎刹阁的人假扮宇文灵身边护卫,演了一幕戏,骗过了宇文灵,接着宇文灵真相信这药有那样的药效,利用御赐金牌,进入了将军府,而在宇文灵身边假扮护卫的阎刹阁之人,再假扮成宇文灵最为信任的丫鬟桃儿,进入了将军府之后,伺机把东西藏进将军府的书房之中。

闻玉静很明白,宇文灵不是一个笨公主,等她反应过来时,肯定会发怒于她,更有可能是整个镇国公府。

因为宇文灵也很清楚,她给蒋振南用药,并不是光明正大之事,所以,就算她反应过来,被她利用,也不能光明正大的怪罪于她。

不过,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宇文灵给蒋振南下药,竟然会被蒋振南当场拆穿,被蒋振南赶出了将军府。

好在,那神秘人要她把药弄进将军府计划算是成功了。

当宇文灵要找她兴师问罪时,她以探访远房亲戚为借口,暂时让宇文灵对她无可奈何。

可她万万没有想的是,她虽把那东西送进了将军府,也很成功的让蒋振南入狱,并且让将军府被抄,这个时候宇文灵很是安静,没有再出来寻她麻烦。

只是,她依然只能躲在镇国公府,因为,她知道,皇宫之中,或许有一场暴风雨。

这场暴风,如果能顺利过去,那么镇国国公府及她,就能除去他们的眼中钉蒋振南,而她镇国公府当家主母的位置,也会因为蒋振南的倒台,而更加稳固,蒋云峰为了蒋家唯一的继承人,也不敢对她冷落她这个夫人。

可让她万万没有想到的,这次蒋振南不但没有出事,还平安无事的从皇宫之中走出来,带着那个让她丢尽脸面的贱女未婚妻。

更让她没有想到的是,那贱种要带着那个贱女人,要回到镇国公府。

这意思很是明白,就是他要实执行他镇国国府爵位继承人的资格。

这怎么可以?

镇国公府可是她烨儿的,那贱种有什么资格入住镇国公府。

而让她更心寒和恐慌的是,蒋云峰得到这个消息之后,对她的态度简直可是用怒目而视来说。

因为这事,蒋云峰迁怒到她的头上来。

以前,她有依仗来反驳蒋云峰。

可现在不行。

因为,蒋云峰失去了蒋振烨,还有一个蒋振南,不管他再怎么恼怒蒋振南,就算他表面再怎么否认蒋振南是蒋家子孙,认为是那贱女人给他生下的贱种,然而,事实上,他心里很是清楚,蒋振南到底是不是蒋家真正的子孙。

所以不管是谁继承镇国公府,都算是蒋家子孙继承了,蒋云峰也不算愧对蒋家的列祖列宗。

可她呢,失去了蒋振烨这个儿子,她就等于失去了一切。

无论如何,她都必须阻止蒋振南这个贱种入住镇国公府。

想到这,闻玉静放开了紧握的双拳。

她小声小心的问道,“老爷,如果这事是真的,那可怎么办?”

听到她的问题,蒋云峰久久的盯着她,没有说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