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最近最热闹的事,不是周家谋反全族下狱,等待满门抄斩,不是大将军入狱却无罪而归,且带着他那个让所有人惊艳绝纶的未婚妻,而是大将军要回镇国公府了,且带着他那个未婚妻一起。

不过,说来最近的大事,似乎都牵扯到了大将军身上去。

“夫人,将……那边传话过来,他明天就要回来!”管家江苏平向闻玉静汇报道。

他看着闻玉静脸上的几个巴掌印,眼底闪过心疼,随即又隐匿了起来。

闻玉静双眼立时瞪圆,咬牙切齿的道,“那个贱种!我真后悔,在他小时候没有掐死他!现在倒好,直接跟我们的烨儿抢镇国公府了!”

江苏平眼神微沉的道,“当时也不怪夫人!谁让那人命大!”他们一下手,蒋振烨的身体就不好,所以,对他们行为睁一眼,闭一眼的蒋老夫人,根本就不允许那贱种出任何意外!

随即他深思了片刻,沉声对闻玉静说道,“夫人,既然他想要回来就回来,只是,”他说到这时,眼神迸发出冷厉与狠毒,接着继续说道,“到时,他就是想离开就离开不了了!”

闻玉静听罢,眼睛立即一亮,声音有些急切的问道,“老苏,你有什么办法吗?”

江苏平说道,“夫人,在那将军府你对他没有办法,难道在镇国公府,你没有办法吗?”

闻玉静闻言,眼神更加亮了,她的表情有些欣喜的道,“老苏,你的意思?”

江苏平点头应道,“没错!夫人,这是你的地盘,理应是你做主!”

闻玉静心情立马好了起来,大声的道,“没错!”

……

第二天,蒋振南果然如派人去传话的那般,带着林月兰直接到了镇国公府。

蒋振南就带了一个属下,而林月兰也只带了两个伺候的丫鬟,然后,一身轻的来到了镇国公府。

到了镇国公府大门口,看到上面闪烁着几个金黄大字的牌匾,而牌匾下的大门,却是紧紧的闭着,似乎根本就没有察觉到府门外的来人。

不过,右侧这边的小门倒是开了。

林月兰看到这紧闭门户的镇国公府大门,对着蒋振南揶揄的说道,“南大哥,看来他们想给你一个下马威了!”

明明他们已经派人通知了他们回府的时间,但偏偏这个时间,别说主人家,就是下人,连个人影都没有。

且府中大门紧闭,只留下一道下人们出入的小门。

如果说不是故意的,鬼都不会相信的。

这明显是想要侮辱蒋振南么。

当然了,这种情况,也是他们所预料到的。

蒋振南看着紧闭门户的镇国公府,只是冷哼一声,对着后面站着的属下,道,“你去敲门!”

小三十八立即应道,“是,大将军!”

他走到门口,对着这大门,就是敲了起来。

敲了很久,里面都没有任何动静。

小三十八加重了力道,狠狠的拍着门板。

不知拍了多久,之后,里面就传来一道不耐烦的声音,“谁呀?敲什么敲,一大早就过来敲门,敲魂啊!”

随后,就听到“吱嘎”一声,大门被打开的声音。

从里面伸出一个人头,对着敲门的三十八,十分厌烦的道,“你是谁呀?”

仿佛没有看到站在外面的蒋振南。

他能这么做,当然是因为接到某些人的命令了。

否则,他一个小小的奴才,如何敢对上大将军?

小三十八对着这看似目中无人的奴才,厉声的喝道,“你这个狗奴才,睁大你的狗眼看看,站在外面的是谁!”说着,他说用指着蒋振南。

那个奴才看向被三十八被指的方向,似乎才看到蒋振南,脸上蓦然一惊,立即从里面走了出来,对着蒋振南说道,“大将军,真是抱歉,奴才在里面睡着了!所以,刚才敲门,奴才没有听见!”

蒋振南也不想跟这么一个奴才废话,眼神都不给他一个,小三十八拦在他的面前,厉声的道,“别说这么多废话,赶紧把大门打开,大将军要回镇国公府!”

奴才听罢,面上一慌,紧张的说道,“大将军,不是奴才不给你开门,而是这两扇门今天坏了,只能打开一点,像奴才这么矮小之人,可以容入,但像大将军这样的人,这……”这根本就进不去!

说到这,他像想到了什么一样,又立马辩解的道,“不过,大将军放心。大门坏了,还有两道小门!”他指了一下左右的两道侧门,继续解释道,“只是今天负责左侧门的人生病了,没有看守左侧门,所以,只能委屈大将军走右侧门!”

左侧门,一般是小官小户小妾室入门,右侧门,直接是奴才们的出入门。

所以说,镇国公府的人,这是在暗指蒋振南,他蒋振南回镇国公府,是要走奴才的这道门!

呵呵,真是低级的侮辱方式!

蒋振南没有说话,林月兰笑吟吟的对着这个奴才问道,“哦,原来这大门今天刚好坏了,是吧?”

奴才看到本来长得绝色的林月兰就发呆,再看到她的笑容,仿佛天仙一般的美丽,更是惊得张大了嘴巴,眼珠子一动不动,听着林月兰的问话,本能的点了点头。

林月兰了然的点了点头,“既然如此!三十八小哥,麻烦你去修一修这大门!今天大将军第一天回府,看到府中的破门烂户,总得尽点小心意!”

小三十八立即明白林月兰的意思,三两下就大门前,然后,脚用力一踢。

“砰”的一声,一扇门应声而倒。

这个奴才立即从惊呆之中回过神来,随后他震惊的跑到那小三十八面前,结巴的道,“你……你……”

小三十八根本就没有理会这个奴才的震惊,对着另一扇门又是用力一脚,又是应声而倒。

随后,他就向林月兰汇报道,“少夫人,这门确实是坏了!不过,既然坏了,就没有必要存在了!”

林月兰对着小三十八点了点头道,“嗯,很好!”

随后,林月兰和蒋振南就这么站那里没有说话,似乎都在等待着什么。

镇国公府的这个奴才看到两扇门都被破坏,吓得脸色铁青,立马跑回府里汇报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