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蒋氏兄妹的嫉妒/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到蒋振烨眼底的淫色之光,蒋振南眼底是一阵怒火,他直接挡在林月兰面前,对着蒋振烨凌厉的喝道,“蒋振烨,她是你的嫂子,不得无理!”

既然要回镇国公府,那只能暂时用上镇国公府嫡长子大少爷的身份,所以蒋振烨作为镇国公府的子嗣,此时,蒋振南必须与蒋振烨兄弟相称,就算是恶心,也得惹着。

被蒋振南这么一个凌厉气势喝道,蒋振烨整个人立即惊醒过来。

随即,他很是不可思议的看向这个美如天仙的林月兰,再以这种眼神盯向蒋振南,待反应过来时,他脸上涌出浓浓的嫉妒之色。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蒋振南这个贱种的未婚妻,那个曾带着面具,在他成亲时,在镇国公府出现过,所有人认为是丑女人的女子,竟然长得如此天仙绝色。

与他同样表情的当然还有蒋雯。

只不过,她的表情除了浓浓的嫉妒之色,更多的则是愤恨怨毒。

因为,她除嫉妒林月兰的绝色之外,更多的则是对打过她巴掌,威胁她不能骂蒋振南为贱种,否则,嘴巴恶臭十天的林月兰浓浓的怨恨。

蒋雯指着林月兰,不可置信的大声的道,“不可能!她绝不可能是你的未婚妻!你的未婚妻明明是个带着面具的丑女人!”

蒋雯几乎是丧失理智的说着这些话,她根本不能接受,蒋振南这个贱种煞星,竟然会有这么好的命,竟然能有个这么美丽绝色的未婚妻,但更多的则是,因为林月兰的出现,而产生的嫉妒及怨恨。

林月兰好笑的看着兄妹俩如出一辙的反应,意味不明的笑问道,“那以二弟和妹妹的意思,凡是带着面具的人,都是长得丑之人了?呵呵,真不知道你们这是什么逻辑!”

被林月兰叫二弟妹妹,兄妹俩的反应则是立即感到恶心和厌恶。

确实,从他们记事起,都不曾把蒋振南当成兄长,在闻玉静的教导之下,只是把蒋振南当成了与他们争夺镇国公府的仇敌,是那种必须要置对方于死地的敌人。

从蒋振南当上大将军以来,他们兄妹俩在只有外人的情况下,才会装模作样的惹着恶心和厌烦叫着蒋振南为大哥,平时嘴里都是“贱种”“野种”之类难听的称呼。

只不过,现在在镇国公府,他们根本不需要装给外人看,因此,两兄妹什么表情都显在脸上。

蒋雯对着林月兰恨声的道,“别二弟妹妹的叫,本大小姐听着恶心!”

这盯着林月兰的眼神,仿佛要吃了她一样。

林月兰听罢,手一摊,冷笑着对蒋雯说道,“很好!看来我们都有这个共识!因为本姑娘也是忍着恶心叫着二弟妹妹的!”

听着林月兰的反驳,蒋雯立即被噎的涨红着脸,她指着林月兰,“你……”

她说恶心可以,但是林月兰他们却不可以!

林月兰对着蒋雯凌厉的道,“不知二位拦住我们,有何要事?”

听着林月兰的问话,兄妹俩立即反应过来,他们匆匆过来是所为何事了。

蒋振烨双眼怒视着蒋振南,厉声的问道,“你们是从哪里进来的?”

明明他们吩咐下人,不得打开大门,打开右则的小门,让他当成一条狗走进来。

可是,方才守大门的奴才过来汇报,蒋振南把府大门直接弄坏了。

蒋振南对着蒋振南不屑的道,“看来是你的耳朵有问题。那本将军再说一遍,我们是走进来的,是从大门走进来的!”

这些人很是希望他当成一条狗,从右侧门进来,然而,他们不觉得自已太自以为是,想得太过天真了吗?

真以为以大门坏了为借口,他就会愚蠢的随着他们的想法去做?

真是愚蠢至极!

蒋振烨很没有脑子的来了一句,“那大门明明我们吩咐不得打开的?”

一说完这句,蒋振烨立即反应过来自已说了什么,羞得脸色青红皂白。

林月兰冷笑着道,“哦,原来那大门是你们吩咐不得打开啊?我们还真以为那大门是坏的。既然坏了,那我们就干脆让它坏个彻底,也好换个新门,你说是不是,南大哥!”

林月兰的话中却隐藏着更深层的意思。

镇国公府要换新主人了!

蒋振南点头应道,“嗯!”

蒋雯指着林月兰,气得脸色红红的,她大声的质问道,“你们竟然把大门给弄坏了?”

一个府邸的大门,可是代表着一个府邸的脸面。

他们直接把镇国公府的大门给弄坏了。

这样的结果,大大出乎他们的预料。

蒋振南看着蒋雯指向林月兰的手指,很是不悦的冷厉的道,“蒋雯,本将军警告你一次,如果你再用手指着月儿,本将军看来你的手指就不要了!”

蒋雯听罢,吓得脸色一白,立即把手收了回来。

他们以前可以对着蒋振南大呼小叫,是因为他们认定蒋振南绝不敢拿他们怎么样。

因为,他们很清楚,蒋振南这个贱种很儒慕蒋云峰这个作父亲的,而父亲又最疼他们兄妹俩,所以蒋振南就算对他们兄妹俩再气,也不会找他们出气。

可现在不一样了。

自去年蒋振南不知从哪回到将军府后,第一件事,竟然把他们兄妹俩撵出镇国将军府,而之后,不管是他们兄妹,还是他们父亲母亲,都在蒋振南手里吃了一次又一次大亏。

尤其是在蒋振南的婚事,他们本以为控制的妥妥的,蒋振南无论如何,都会妥协,给他们说的亲事,他会很感激。

可没有想到,不知从哪出变故,蒋振南不但没有妥协,相反,还将了他们一军,把原本说给他的亲事,变成了她哥蒋振烨的亲事,而父亲母亲为了退这婚事,简直可以说受尽了蒋振南的侮辱,由此,他们与蒋振南可说是彻底的撕破了脸。

蒋振南连他们父亲都不客气,对他们兄妹俩,那就更加不客气了。

因此,蒋雯还是不太敢真正的惹恼蒋振南。

现在听着蒋振南的警告,无论是面上还是心里,都是顾忌和害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