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姑娘,请自重!/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蒋振烨离开之后,蒋云峰立刻对着门外的百姓们说道,“各位街坊邻居,犬子昨晚发烧,请了大夫,一时半会也没有完全好,这脑子还有些发糊,尽说胡话,希望各位不要放在心上!”

蒋云峰说这些话,算是放下了镇国公的姿态,只会为蒋振烨擦屁股。

如果是平时,这些普通百姓在他眼中,也是贱民!

但此刻在他眼中的贱民,则是关乎着镇国公府在京城的影响力,因为,此刻有一个人在镇国公府,这就是蒋振南!

外面的百姓们听着蒋云峰如此低姿态的跟着他们这些平民百姓,解释着蒋振烨所说的胡话,心里总算没有这么气愤,有些平衡了。

本来以蒋云峰的身份地位来说,能以这样的低姿态来解释蒋振烨的过错,已经很不错了。

看着百姓们表情有所缓和,蒋云峰趁热打铁说道,“今天镇国公府的一些家事,让大家看笑话了。只是”随即语气一转,有些强势的说道,“片刻之后,本府事还需要处理些家事,不便留着各位,各位请吧!”

蒋云峰使了一眼色给闻玉静。

闻玉静立即明白了蒋云峰的做法,就立即对着一个心腹丫鬟小声的说道,“你快去让管家,带些钱过来!”

丫鬟听命,匆匆的走了。

片刻之后,又匆匆的来了。

后面还跟着管家。

管家手中拿着一个钱袋子。

闻玉静看到管家的钱袋子,脸上露出笑意,对着外面的百姓们说道,“各位乡亲,犬子的莽撞,本夫人向大家道歉了。这一点道歉之礼,请大家收下!”

闻玉静说完,管家就倒出钱袋子里的钱,一粒粒碎银子。

即使是些小粒粒的碎银,相当于一般人两三个月的工钱了。

这些人拿到银子,很是识趣的走开了。

毕竟,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既然镇国公府想要拿钱息事宁人,他们也就成全罢了。

至于蒋振南和镇国公府之间的恩恩怨怨,那是属于他们的家务事,他们看看热闹就行,至于其他的,他们也管不了。

看着陆续走掉的人群,蒋云峰和闻玉静算是满意了。

带外面的人全部走掉之后,蒋云峰又瞬间变脸。

他阴沉着脸,对着蒋振南冷厉的喝道,“真是逆子!才回府,就要把镇国公府闹个天翻地覆不成?”

蒋振南冷冷的回道,“镇国公,恐怕你弄错了吧!想要把镇国公府闹得天翻地覆的人,是本将军吗?好像是你的宝贝儿子吧!”

蒋云峰听罢,指着蒋振南大怒喝道,“如果不是你的举动,引来这么多人过来,今天本镇国公要对那些贱……平民低三下四吗?还说不是你?”他也本想骂贱民,但想到外面可能还没有完全离开的人群,立即把贱民改成了平民!

林月兰看到蒋云峰指使闻玉静让管家拿出些钱,给外边看热闹的百姓时,眼底的冷戾一闪,看来,蒋云峰也并不是完全没有脑子的人,至少,他们现在想到要用钱来收买人。

就是蒋雯这个人……

林月兰眼角扫过蒋雯,嘴角浮现一抹意味深长的意味。

蒋雯这人倒是让她有些刮目相看,有些小聪明啊。

不过,看到她看向蒋振烨那一抹一闪而过不甘的小眼神,林月兰眼底的精光一闪,心头立即闪过什么东西。

林月兰听着蒋云峰的话,直接冷笑着道,“呵呵,镇国公,你说话真是有意思!明明是你们做出自食恶果的事情,反而怪上到了我们头上来,真是笑话!”

“你闭嘴!”蒋云峰的愤怒让他忘记了林月兰的厉害之处,“本镇国公在教训这个逆了,你这个外人无权插嘴!”

蒋振南毫无表情的脸上,立即闪出冷酷之色,他凌厉的道,“镇国公,看来你不清楚月儿的身份吧!那行,本将军来给你介绍一下,林月兰,”他牵着林月兰的手,锋利的眼眸冷冷的盯着蒋云峰,“本将军的未婚妻!所以,请问镇国公,她有没有这个资格管本将军的事呢?”

如果郭兵他们在这,也会再一次惊呼,他们的头儿,对着镇国公府的人,尤其是对着蒋云峰竟然也说这么多话,而且都是对他来说很是气人的话。

林月兰立即笑吟吟的上前介绍道,“镇国公,您好!上次来镇国公府没有正式介绍自已,那么,我现在正式介绍一下自已吧。我是林月兰,是蒋振南的未婚妻,您的准嫡长儿媳妇!”林月兰特地咬重了“长儿媳妇”四个字。

既然是回了镇国公府,那自然还要用上镇国公府嫡长子这个身份了,那自然的,林月兰就是嫡长儿媳妇了。

不管是蒋云峰还是闻玉静听罢,脸色一黑,眉头紧紧一皱,自然很不满林月兰用“准嫡长儿媳妇”来介绍自已。

蒋云峰咬牙切齿的说道,“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即使蒋振南的婚姻大事自已作主,但是,只要他是镇国公府的嫡长嫡孙,那么他的婚姻该要礼程还必须要!所以,姑娘,你们的婚事,经了父母同意,请了媒婆提亲?没有吧。”

说到这,蒋云峰用一种锐利愤恨又不屑的眼神瞟向林月兰,随后很是慎重的说道,“所以,姑娘,请自重!”

这是说林月兰这个姑娘家,太过浪荡和随便了!

封建古代,毕竟信奉婚姻大事,必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否则就是私相授受。

男子,可为风流多情,或者痴情,而女子则视为浪荡淫妇,在一些村子里,可是得沉塘的。

镇国公就是抓了这一点,对着林月兰就是踩痛脚。

只是,镇国公似乎忘记了,这话,他在第一次见到林月兰时候就说过了,然而根本就无济于事,对于林月兰根本起不到任何的威胁。

更何况,镇国公也似乎忘记了,这婚姻大事,除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还有一种情况。

那就是……

“圣旨到!”

外头一道尖细的声音,打断了镇国公那打量林月兰不屑的眼神。

同时,这突然间到来的圣旨,又一下子把镇国公府所有人惊得慌慌的。

闻玉静吃惊的道,“陛下怎么会突然下圣旨来镇国公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