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固国公主2(二更)/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月兰突然被圣上敕封为“固国公主”,自然的,蒋云峰等人不能随便对着她大声呵斥了。

所以,自从接过圣旨之后,蒋云峰心中又气又怒,但又无奈,只能憋着那一股子愤怒了。

张公公随即又对着蒋云峰等人说道,“陛下口谕,让老奴看着大将军回镇国公府!”

听着张公公的话,镇国公府的人脸色一下变白了。

张公公这话意思,不就是要代替陛下亲眼看着蒋振南入住。

可是……

待张公公说这话后,林月兰扫视了一下对她又怕又畏惧的镇国公府的人,淡笑的问道,“镇国公,不知道府中嫡长子的院子在哪?”

要知道,回来之前,他们已经派人来通知过了,目的,当然是需要镇国公府安排落脚的院子。

不过,他们也知道,蒋云峰和闻玉静怎么可能对蒋振南这么好,会这么上心的给蒋振南安排院子。

所以,林月兰是故意这样问的。

蒋云峰听罢,心头立即闪着不好的感觉。

他回头看了看了闻玉静,看着闻玉静脸色很是苍白,就明白,闻玉静根本就没有给蒋振南安排院子。

哦,不对,以他对闻玉静的了解,就算安排了院子,那肯定是以前蒋振南那个破败的西院。

如果回到镇国公府就蒋振南一个人,或者即使带着他只有普通身份的未婚妻,也就罢了,相信,就算他们再不满意,那毕竟是蒋振南曾经住过的院子,蒋振南多少有些感情,自然的,也就没有什么可埋怨的。

只是,这个林月兰的身份陡然来了个大翻身。

不管以前是普通的农女也好,首富柳逸尘之妹也罢,那不过是普通的身份,再说,她还没有嫁给蒋振南,现在也还不是将军夫人,因此,不管他们怎么安排院子,此人的意见再大,也没有用,外人不会有人说怠慢她的。

可是现在一个“固国公主”的身份下来,就算他一等爵位,在面对这个公主身份时,也不得不低头弯腰。

他强忍着自已的愤怒,对着林月兰态度算是恭敬的说道,“下官不知公主您的到来,所以……”所以没有给你安排院子。

林月兰却只是再问一次,“镇国公,本公主问的是镇国公府嫡长子的院子安排在哪,并不是说要你们给本公主安排院子,可是明白了?”语气透着凌厉及皇家公主的威严。

蒋云峰一看,心里更加疑惑了。

这个林月兰明明是个普通女子,也不知做了什么事,好运的被陛下封为公主的民间公主,怎么也会有皇家威严呢?

蒋云峰头皮紧硬的回道,“回……回公主,下官明白了!”

林月兰略为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就变得有些咄咄逼人的再问道,“那行,既然镇国公明白,那请你告诉本公主,南大哥的院子安排在哪?”

蒋云峰看着逃避不过,就给闻玉静使了眼色。

很显然,他要把这个烫手山芋交给闻玉静。

闻玉静心中异常恼火,暗恼蒋云峰又想把责任推到了她的头上。

然而,她心中再暗恼又如何?她所有的依仗都来自蒋云峰。

闻玉静立即很识趣的笑着道,“回公主的话,南儿的院子安排在玉笙阁!”

“玉笙阁?”林月兰挑眉问着蒋振南,“南大哥,这是你以前住的院子吗?”

听着林月兰这样问,闻玉静的心顿时一跳,她在蒋振南回话之前,抢先说道,“公主,以前南儿所住的院子,还没来得及收拾,所以,就安排南儿到玉笙阁去住!”

只是他的话一落下,蒋振烨立即跳出来,很是不满又带着愤怒大声的质问道,“娘,玉笙阁明明是我住的院子,你怎么难安排给这个贱……”

“贱种”二字,还没有说出口,就立即被闻玉静给打断了,她厉声的喝道,“烨儿,公主面前不得无礼!你的院子现在是南林院!再这么大声大嚷,在公主面前这么失礼,公主可是要怪罪下来!”

闻玉静特意咬重“公主”二字,用眼神示意他“识时务,忍一时”!

方才蒋振烨仗着自已的身份,对着外面的普通百姓轻蔑与不屑,但此刻,林月兰一个“公主”身份压下来,就算他再怎么不满,却不敢声张出来了。

这明显的就是“欺弱怕强”!

蒋振烨接收到了母亲那警告的眼神,先是瞧向一边看着的张公公,再看了一眼绝色倾城却气势威严的林月兰,气势立即弱了下去,低着头,不敢再乱说话了。

林月兰听罢,点了点头,说道,“哦,安排给南大哥住的院子,原来是二少爷,南大哥原来的院子还没来得及收拾啊?只是,”随即脸色一冷,凌厉的问道,“镇国公夫人,如果本公主没有记错的话,三天前,将军府就给你们传过话,南大哥今天回来吧?”

“三天,三天时间,堂堂一个若大的镇国公府,仆从成群,连一个院子都收拾不出来?竟然还要二少爷把院子让出来给府中嫡长子入住?看来,府中的仆从很是偷懒啊?既然如此,”

林月兰话锋一转,“那么这些下人不要也罢!张公公,您觉得呢?”

张公公笑着应道,“老奴认为公主说得对!”

随即他锐利的目光扫过这些跪下府中下人,直接冷笑着道,“三天时间,连一个小小的院子都收拾不出来?难不成镇国公府养得都是闲人?哼哼,既然这些人光拿钱,不干事,不要也罢!”

蒋云峰一家人听到,林月兰说最后一句话时,尤其是“不要也罢”四个字时,脸上的愤怒惊起,然而,听着张公公附和林月兰,也说着“不要也罢”时,脸上又出现了恐慌和不安。

他们两个所说的“不要也罢”可是两者不同的意义。

林月兰说不要也罢,很有可能只是打发一些人,而张公公代表着陛下,他所说的不要也罢,很有可能让镇国公府上上下下一百多下人人头落地。

这些下人的性命如何,他们作为主子根本不会去重视,可问题是,这些人,有些人是他们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心腹,衷心于镇国公府,衷心于他们。

再说,如果这些下人都没了,就很容易让蒋振南安插人进来?

这……这可是对他们大大不利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