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血腥暴力威慑!(元旦快乐!)/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公公饶命!”

“公公饶命!”

一听到张公公说“不要也罢”四个字时,镇国公府的下人脸色立即吓得惨白惨白的,赶紧哀求求饶!

他们可是知道,张公公说这话意思,也就是要他们的人头落地啊!

听着他们求饶声,张公公不满的皱了皱眉头。

看来镇国公府的人不聪明,这些下人更加不聪明啊。

明明他们该求的人是固国公主,却全部人向他这个老奴才求饶。

真是没有眼色。

蒋云峰和闻玉静听着这些下人的求饶声,脸色一黑,心中暗骂道,“都是些没有用的东西!”

但是,他们心里又很是清楚,这些没用的东西,他们又必须留着,否则,这镇国公府真的很有可能变成了蒋振南这个孽种的天下了,以后别说他一双儿女,就是连他这个爹,都很有可能没有容身之处。

想到这,蒋云峰立即有用眼神示意管家,看着管家,他用眼神指向林月兰。

江苏平能在镇国公府当管家二十来年,也是个会察颜观色聪明之人,接触到蒋云峰的示意,立即明白方才他们求错了人。

因此,这个管家迅速跪着走向林月兰,很是恳切的磕头道,“公主饶命!”

管家当然是属于下人的范围之内,可以说,除了镇国公府几个正主,其他人,妾室通房什么的,都属于下人了。

有了管家的开头,其他下人立即明白了,他们应该求得人是这个所谓的“固国公主”!

“公主饶命!”

上百个下人,异口同声的大声求饶道。

林月兰看着如此“壮观”的场面,立即嗤笑一声道,“呵呵,你们求错人了!”一字一顿的说。

这些下人听罢,脸色变得更加苍白。

他们心里很清楚,他们现在的性命是掌握在张公公的手中,因为张公公是代表着陛下来镇国公府的。

然而,管家突然求上这个固国公主,固然是因为这个固国公主掌着他们的性命。

只是,这个人女人却……

管家立即小心的说道,“公主息怒!没有给大将军的院子打扫,是老奴的失职!只是,”他说到这,眼神却很是坚定,继续道,“大将军身份尊贵,老奴生怕对院子安排,大将军不喜,就想着大将军回府之后,按着大将军的喜好,再进行清理打扫,所以,现在只能委屈大将军暂住二少爷院子了!”

为何是二少爷院子?

因为目前所有能让蒋振南住下的院子,也就蒋振烨的院子最为合适!

管家这样的借口实际上有些牵强,但目前他能起出来比较合理的理由,只有这个了。

否则,以这个女人对镇国公府的厌恶,肯定下手不会留情的。

林月兰听着这个牵强的理由,直接露出一个讽刺讥诮的笑容,淡淡的反问道,“哦,是吗?”

淡淡语气,却显得凌厉和威严,让管家瞬间感觉到千斤重量压在自已的肩膀之上,难以呼吸!

管家顶住压力硬着头皮应道,“回公主,是的!”

林月兰没有点头不满什么的,而是直接问着张公公,道,“张公公,您觉得如何?”表情却有些玩味。

张公公与林月兰相处过些日子,对林月兰一些恶作趣,还是有些了解的。

张公公立即顺着林月兰的话,道,“既然如此,那杂家就勉强接受吧!不过,这也不能否认这些下人的失职,公主,您说是不是?”

林月兰点头应道,“公公说的是!既然失职,就得担责!”

张公公问道,“那公主,您觉得该怎么处罚他们呢?”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来人!”林月兰凌厉的说道。

林月兰一喊完,外面就进来一群拿着有婴儿手臂粗,及成年男子两指粗木棍的男人,个个整齐的装束,整齐的步伐,直接站在林月兰面前,大声的喊道,“少夫人!”

没错,这些个全部都是蒋振南的手下。

蒋云峰和闻玉静看着陡然出现的人,心头立即惊觉不好。

这些人明显是有备而来!

只是,这些人是何时站在门外的?

他们过来,又是干什么的?

蒋云峰硬着头皮,带着些怒气问道,“不知公主这是何意?”

林月兰没有理会他,而是对着这些下人们说道,“本公主说了,你们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所以,本公主想到一种处罚,那就是乱棍刑!”

听着林月兰说乱棍行刑,镇国公府主仆所有人,都是脸色变得毫无血色,白纸一张,可又夹带着愤怒惊恐不已的表情。

林月兰继续说道,“所谓乱棍刑,就是本公主这些属下拿着木棍打过来,微微粗的棍子扫向男人,微微细棍子而打向女人,而你们同样的可以选择逃跑!两刻钟,是生是死,就看你们的命了,逃得过是你们的运气,逃不过,那就是你们的命,就别怪本公主心狠手辣,要怪就怪你们的命不好,当了人家的奴才!”

所谓的两刻钟,当然是指乱棍刑行刑两刻钟。

不等这些下人反应,一直接对着这些手下,清冷凌厉的说道,“动手!”

她的话音一落下,这些拿棍子男人,动作很是利落的扫向人群,如林月兰所说的,粗棍细棍很是精准的扫向男人女人。

一时之间,敞开的镇国公府立即响起一阵阵嘶鸣吼叫,到处哀嚎凄厉的求饶之声。

很多下人想要往门跑,或者往其他地方跑,可无论他们怎么跑,都会被这些拿棍子的人阻拦,一个都跑不掉。

蒋云峰和闻玉静瞧着镇国公府的一百多个下人,被打的鸡飞狗跳,痛苦哀嚎,气得浑身发抖!

而蒋振烨和蒋雯看着一根根棍子落在下人的背上,腿上,肚子等地方留下一道道血痕,吓得脸色雪白,浑身发抖!

太可怕了!

蒋云峰用喷火犀利的眼神狠狠的盯着林月兰,咬牙切齿的道,“公主,杀人不过点头地,你不觉得太过分吗?”

她看似在教训这些下人,实际上却是在狠狠打他的脸面,狠狠的在教训他而已!

这个女人,真是胆大妄为,以为是个公主就了不起了吗?

林月兰挑眉,眼睛微眯,瞧了蒋云峰片刻,盯得蒋云峰后背阵阵发凉,全身仿佛一座大山压顶,心里是阵阵发怵,不能呼吸。

就在蒋云峰僵硬着身子,接受着林月兰凌厉渗人骇然气势,又变得不知所措时,林月兰却“噗嗤”的笑了出来。

这个笑是真正意义上的笑,是带着看笑话的好笑,讽刺和嘲弄兼有!

她没有直接回答蒋云峰,而是很认真的问向旁边的蒋振南,道,“南大哥,本公主很过分吗?”

蒋振南立刻摇头,直接说道,“没有!一点都不过分!”

林月兰再问向另一边的张公公,“张公公,本公主做得很过分吗?”

张公公很是严肃的回答,“公主,您过的一点都不过分!这些奴才,光拿钱不做事,这要换到是哪个大户人家,可都是直接杖责而死!现在公主还给了他们活下去的机会,他们应该感恩戴德了!

啊,镇国公,你还心疼你这些下人啊?

要老奴说啊,你这些下人,连主子的话都不听,还反仆为主,欺主罔上,竟敢明光正大的欺负主子,让主子走奴才的右侧门,还闲着不收拾主子落脚的院子,这样的奴才要来何用?

按着老奴的意思,杀人不过点头地,这些奴才确实该杀,你说是不是,镇国公?”

实际上,谁都知道,张公公明着说奴才,暗地里的意思,还不就是说镇国公指使什么的,所以,教训这些奴才,实际上也是在教训镇国公这些主子们。

因为这些事,明明蒋云峰这些主子给指使的,但这锅硬是要这些奴才背上。

除非,蒋云峰四人可以亲口说,是他们给指使的,那么这所有下人都可以免刑了。

但是,这又怎么可能呢?

蒋云峰可以对突然是公主的林月兰愤怒,可对上代表着陛下出现的张公公,却一点都不敢反驳!

因此,蒋云峰因为厉声的质问而碰上一头灰,却只敢怒不敢言,真是憋屈!

蒋云峰只得脸皮僵硬的应道,“张公公,您说的是!是本国公想茬了!”

所以,再怎么愤怒,也只能硬着头皮接下了!

“好在公主心善,只是乱棍而已,还有逃跑的机会,明显给了他们活命的机会!”张公公再次说道。

“张公公,您说的是!”蒋云峰心里分外憋屈的讪讪的接着话。

这明明是被打了左脸,还得打右脸凑上去打,还不能有任何怨言!

“那镇国公,你现在知道本公主是过分,还是不过分了呢?”就在蒋云峰以为可以的时,林月兰又突然在后背插了他一刀。

可蒋云峰还得像那些奴才一样,被乱棍打了,还得感恩戴德。

蒋云峰皮肉僵硬着道,“公主,您做得一点不过分!这些奴才,应该对你感恩戴德!”

说到感恩戴德,简直仇恨般的咬牙切齿!

林月兰立即很是愉快的笑着道,“呵呵,感恩戴德就不必了,只要这些活下来的奴才们,将来好好做事就行了!”

蒋云峰胸腔立刻涌出一股血腥,然后,到了喉咙处,他看着满是得意的林月兰,立即很是愤怒的把这股血腥味咽了下去。

这之后,除了林月兰,蒋振南和张公公一脸的平静之后,剩下的人,都一脸苍白,眼神惊恐不安,还有浑身颤嗦!

现场一片惊恐害怕的凄厉尖叫起,还有一种惨绝人寰的哀嚎大声……

两刻钟后……

林月兰估摸着时间,然后直接喊道,“时间到!”

林月兰时间到一说完,所有拿棍子的人,动作很是整齐迅速的停了手,然后,十二人又动作整齐的排着队,还有一人站在这些队伍的面前!

这人快步走向林月兰,向着林月兰大声的汇报道,“报告少夫人,镇国公府仆从共计一百二十六人,死亡人数二十六人!剩重伤38人,轻伤56人,轻微伤者6人!”

林月兰听罢,点了点道,“嗯,本公主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这个立即道,“是,少夫人!”

蒋云峰,闻玉静,蒋振烨和蒋雯着看着院中,躺在地上的人群,个个浑身是血,或捂着脑袋,或捂着肚子,或捂着大腿等等,总之个个衣裳血迹斑斑,躬着身子,在痛苦呻吟,都是瞳孔剧烈一嗦,全身止不住的颤抖!

太血腥了,太暴力了!

这些被打的人可都是镇国公府的人,或是管家,或是贴身丫鬟,或是心腹小厮,等等,呆是此刻,他们躺在地上,是生是死都不知道。

死了26人,重伤38人,轻伤56人,轻微伤只有6人,逃脱的没有受伤的,没有一个!

而拿棍子打人的人,却堪堪只有十三个人!

林月兰,这个蒋振南的未婚妻,仗着自已的公主身份,给了镇国公府一个重重的巴掌,而他们却不敢吭声,不敢有任何不满!

真是气死人了!

林月兰锐利的眼光犀利的扫视了下这个院中上上下下之人,随后她很是清冷的说道,“本公主说过,没有逃过死了的人,就不要怪本公主,要怪只能怪你们自已的命不好!其余活着的人,必须谨记此刻的教训,不是所有的主子都是心善,你们欺主罔上,还能活下来的!”

“谢公主开恩!”这些活着的人,能动能开口的,还得忍站痛苦谢恩!

林月兰满意的点了点头,笑着应道,“恩,你们懂得谢恩就对了!”

说这话简直是气死镇国公府上下了。

打死了二十六个人,还打重伤这么多人,可他们不但不能有任何反抗怨恨,还得开口谢恩,谢谢她的宽宏大量饶过了他们一命!

只是有些奴才瞬间感到悲哀!

明明他们只是听从主子的吩咐做事,结果却要他们的命,来为主子背这个黑锅。

明明这个黑锅所有人都知情!

所以,确实如这个公主所说的,要怪就怪他们的命不好,谁让他们是奴才呢,要打要杀,也就凭着主子们的心情!

“哦,对了,本公主是个大夫,”说着,林月兰从背包里拿出六个蓝色小瓶子,晃了晃手,继续说道,“这六瓶是治疗创伤的药物,你们拿去用吧!就算再重的伤,只要把这药物敷在伤口上,半个月的时间就能愈合!好了,本公主可是等着你们伺候呢!”

“谢公主!”虽是嘴上喊着谢,但谁也不敢把林月兰的话当真,认为这真的是治疗

说着,林月兰就把这东西交给了镇国公蒋云峰。

蒋云峰看着这六个小蓝瓶子,脸色黑了红,红了紫,紫了青,青又转为了黑,反正就是来回变化。

又怒又气又惊恐!

他现在算是看白了,这女人是故意的,她早就准备了一切!

否则,这些打人如此一致的人,是从哪冒出来的?

否则,为何她的口袋里准备了这么多的创伤药?

这个女人小小年纪,心思竟然如此可怕!

蒋云峰心里一阵惊悸!

他颤颤的从林月兰手中接过这些药物,冷声的道,“本国公替这些奴才多谢公主的赐药!”

随后,他就把这些东西给了闻玉静。

闻玉静脸色苍白难看的接过这些东西,然后,又走向管家那家。

管家那是受到略重的伤,但还能站起来,他一只手捂着肚子,一只手伸到后背揉着,看到闻玉静拿着药瓶过来,整个人立即恭敬,忍着巨痛,叫道,“夫人!”

闻玉静把药物递给他,说道,“这是公主赐给你们的药物!”

管家接过来,说道,“谢夫人。”随即又转过身来,对林月兰说道,“谢公主!”

林月兰摆了摆手说道,“行了,感激的话就不用说了。”接着她眼睛微眯,眼神犀利的打量了这个管家片刻,接着说道,“本公主瞧着你受伤不是重,还可以行动,那就麻烦管家把我们带去二少爷的院子看看去了!”

管家江苏平恭敬的应声道,“是,公主!那公主,大将军,张公公,请!”

他忍着剧烈的疼痛,微微弯了弯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林月兰三人转身就要往蒋振烨院子方向而去,结果,林月兰立刻想到了什么,停了下来。

林月兰一停下来,接着所有人都停了下来,很是疑惑的看向她,不知道她又想要做什么。

林月兰对着管家说道,“哦,本公主现在不太想去二少爷的院子,想要先去看看镇国公及夫人给南大哥准备的院子?”

她的话音一落下,蒋云峰和闻玉静简直气得跳脚,差点脱口大骂!

这女人,是在玩他们吗?

明明知道他们以前给蒋振南的院子是那落魄的西院,现在她还要去看?

看来,她又想着找茬,在他们面前,逞她的公主威风!

林月兰看着静默不动的蒋云峰,脸色一冷,厉声的道,“怎么,不可以吗?”

蒋云峰又给闻玉静使了一个眼色。

闻玉静此刻真是恨死了蒋云峰!

这个男人,每一次就会推着她出去!

------题外话------

昨天忘记说元旦快乐了!

祝各位亲元旦快乐!

新的一年,新的气象,一切顺顺利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