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帝民密谈2/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月兰听罢,微微皱了皱眉心,随后,摇了摇头道,“陛下,我只是一介平民,只是一个农女而已!我可能帮不了陛下什么!”

“所以,朕让你成为公主!”宇文珑焱声音严肃威严的道,“兵有蒋振南,民有林月兰,如果朕有你们夫妻相互配合,鼎力相助,朕相信,在朕的有生之年,一定会做到!”

林月兰听着宇文珑焱,只是眼神凌厉的盯着宇文珑焱,宇文珑焱的神情也同样是很是认真的看着林月兰。

不知过了多久,林月兰突然伸出一只手,“拿来?”

宇文珑焱瞧着她这突然伸出白嫩小手,神情一愣,很是疑惑的道,“什么?”

林月兰直言道,“免死金牌啊,还有要陛下的一个承诺啊!”

宇文珑焱龙眼微眯,眉头微蹙,“免死金牌,承诺?”

随即止双目蓦然睁大,有些惊喜的道,“丫头,你这是答应了!”

但随即他又有些疑惑和不解的道,“为何你要了免死金牌,又要朕的承诺?”

林月兰伸回手,很是当然的说道,“君心难测,帝王无情!”

宇文珑焱立即明白,他有些诧异的问道,“你的意思是,朕会过河拆桥,卸磨杀驴!”

林月兰摇了摇头道,“陛下,民女没有这样说。但是,”神情一转,变得犀利与直接,“民女还是想要这样一个保证!说句不说听的,南大哥有兵,我手中有才有财,难免会让帝王生出戒备警惕之心!这种心思一出,民女和南大哥的安全就没有了保障!”所以,还是要给自已一个安全保障!

宇文珑焱听着林月兰这样直接犀利的言语,瞳孔微微一缩,神情间变得更加严肃与认真,他就静静的盯着林月兰,又似乎在做一个深深的思考。

不知过了多久,他问了一句,“那你保证,你们不会有谋反取而代之的心思吗?你也说了,蒋振南他有兵,你林月兰有才有财,更加有谋略,以你的才智与聪明,要想帮助蒋振南夺得皇位,根本不是问题!”

他说得也是很直接!

双方都是直接上,把问题直接摆到台面上来说!

所以说,他们两人在桃源村时,就是成为了忘年交!

林月兰闻言,眼神犀利,神情也是严肃认真,她道,“陛下,民女喜欢种田,爱自由,喜欢无拘无束的日子,不想束缚在这样囚笼之中。

如果他蒋振南生有那样的野心,那民女第一个不会放过他!如果他在您的有生之年做出大逆不道之事,我亲自将他的人头,奉到陛下您的龙椅上;

同样的,如果他在未来君王执政间,做出这样的事,我亦如此,您觉得如何?”

宇文珑焱听着这样狂妄之言,这一次瞳孔猛得剧烈一缩,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你……那你为何要这样做?你不是喜欢他,爱他的吗?那你又怎么会舍得杀他呢?”

说来说去,实际上,他真正想要防的是蒋振南及他们的子嗣。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林月兰清清冷冷响亮的声音,在宇文珑焱耳边闪过,“蒋振南既然答应过我,等天下太平,百姓们安居乐业时,他就会陪我回到乡村生活!如果,他违背了誓言,我是不会放过他的!”

宇文珑焱听着林月兰说完,满脸都是震惊!

他真的没有想到,林月兰真是个这么绝烈的女子。

此刻,他沉吟着林月兰方才所念的,“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

他想到了年少轻狂,鲜衣怒马之时,也是为了爱情,为了性命,更甚至也为了自由,努力改变,但最终手足相残,伊人消逝,才坐在这个高高位置上,一辈子享受着皇权的孤独,一辈子卸不下的负担!

现在看到林月兰年少狂言,他现在是深深的感叹,也是深深的羡慕!

如果是时间可以重来,他一定会带着爱人远离这些是是非非,过着山林野隐的生活!

只是,这世间没有如果,更没有后悔药!

宇文珑焱直点重心,他犀利的问道,“丫头,你一直说第一个不放过蒋振南,那你是怎么不放过他的?”

林月兰很是自信的道,“陛下,我呢,不是我夸自已,在这世上武功,医术,毒术能比得过我的,寥寥无几。”所以,你担心我可能杀不了蒋振南,完全是白搭!

可宇文珑焱又问道,“话虽这样说,可蒋振南了解你,如果他先废了你的武功,然后把你一辈子关押呢?”

他是男人,很了解一个男人野心,也同样知道,一个陷入爱情之中的女人,几乎没有任何理智!

所以,如果蒋振南真的狠下心来,这事的发生也不是没有可能,不是吗?

林月兰却突然“噗嗤”一声,笑着摇头道,“皇帝老头,你这么说,是对你的爱将有多怀疑啊?怎么听着句句都是戒备?您是对您的爱将是有多没自信啊?”

宇文珑焱一愣,随即他也是跟着笑了笑道,“这还不是怪你丫头,左一句第一个不放过人了,右一句奉上他的人头!朕不是跟随着你啊!”

实际上,两人在玩笑和认真之间,都很明白,以蒋振南的性子,根本就不会做出大逆不道之事,所以,他们才会把事摆在台面上,肆无忌惮的谈论着。

如果换作别人跟宇文珑焱这么谈,呵呵,根本就不可能!

就算没有全力戒备,也是有三分戒心的!

林月兰笑过之后,神情又是严肃认真的告知宇文珑焱,说道,“陛下,如果他真生有异心,民女自有办法制住他!所以,陛下,您的免死金牌,你的承诺呢?”

宇文珑焱点头道,“免死金牌可以,但是,这承诺,不知丫头,你要朕什么样的承诺?”

林月兰想了想,说道,“嗯,只要陛下承诺,在我林月兰和蒋振南有生之年,任何君王,都不得以任何借口为难!呐,就是这么简单!”

听着林月兰的话,宇文珑焱暗倒一口气。

这丫头,还说简单,就这句承诺里“为难”可是最难的。它包涵着,监视,囚禁,陷害等等,凡是帝王想要的一切借口,且者在这不“为难”之上不。

这还是简单?

不过,……

宇文珑焱想了想说道,“行,丫头,朕答应你!呃,丫头,你在干什么?”

“我在帮你研墨啊!”林月兰走到宇文珑焱的案桌前,拿着桌上的砚台和黑墨,就开始研墨,边研边说道,“任何承诺,都没比白纸黑字重要,尤其是陛下,你的圣旨更为重要!”

宇文珑焱,“……”

最后,只得笑着,接过林月兰递过来的毛笔,然后,拿过一张空白圣旨,就把那句承诺写下来。

宇文珑焱刚放下笔,外面就传来一阵脚步声,接着就听到张公公说道,“大将军,您来了啊!”

……

今天,京城突然涌出一股流言。

“听说大将军夫人是个嗜杀成性女暴徒!还没有开始入住镇国公府,就把镇国公府下人,用乱棍打杀!镇国公府上下一百多人,死了一半多,剩下的却都是重伤,能不能活下来,还不知道呢?”

“什么?”听着的人,很是吃惊的吓了一大跳,“这……这怎么可能?死了这么多人?”

“不可能,你现在没有看见镇国公府今天出来,他们个个身上都带着伤,而且听他们自已说,他们身上还是轻的,府里好几十个人,都被打成重伤,躺在床上起不来呢!剩下的可都是没有活过来。”

“真有这样的事?”旁边人惊讶了,随即又气愤的道,“如果真是这样,那大将军夫人真是太过分,她怎么能这么过分呢?”

“听说,她被圣上敕封为‘公主’了,所以仗着公主的身份,为所欲为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