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最有资格!/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宇文珑焱连问着三个问题,且不给众百官任何思考的时间,接着他又迅速威严的问道,“众爱卿,可知道,这亩立七石,编撰字典,阿拉伯数字的应用,是何人功劳?”

此话一落下,众百官都先是一愣,接着瞪大了眼睛,表情很是吃惊,且以一种不可思议,不可置信的神情看向严肃认真的皇帝陛下,然后,又瞧向淡然处之,神情悠然的林月兰。

现场有着一种诡异的安静。

这种气氛不知过了多久,然后,以陈宰相为首的大臣,站出来很是不确定的问道,“皇上,难道你说此人,就是林月兰姑娘?”

宇文珑焱犀利的反问道,“难不成朕成老糊涂了不成,随便什么人都可敕封为‘固国公主’?”

听着皇帝陛下说这样的话,文武百官们这不仅是吃惊,而是震惊的看向站在他们面前的小姑娘——林月兰。

宇文珑焱这一次散开皇家气势,凌厉威严的再一次问道,“现在诸位爱卿,还是认为林月兰承受不起‘固国公主’这个称号了吗?”

众百官,“……”

一阵沉默!

亩产七石粮食,字典让更多人读书识字,阿位伯数字的广泛应用,这几种,无论是哪一个,都是大大的改变了龙宴国百姓们的生活,尤其是粮食收获亩产七石,简直可以让百姓们的生活有着翻天覆地的变化,人人有食,个个有衣,安民乐业,这可是很多人做官的目的啊。

看着这沉默安静的气氛,宇文珑焱再一次凌厉的问道,“诸位爱卿,还是认为朕的义女林月兰承受不起‘固国公主’这个称呼吗?”

这一次的质问,却带着不容抗拒的威严。

暗示着,无论你们谁反对,都无效!

这时,一直在坐上旁观,或者是心里有数的郭公爵上前认真的说道,“陛下,这样为国为民做出巨大贡献之女,都承受不起这样公主封号的话,那普天之下,恐怕就没有女子能够承受的起!”

“臣附议!”郭公爵的话一落下,再一次片刻安静之后,以陈宰相为首的人,立即上前附和。

“臣附议!”

“臣附议!”

……

众百官陆续站出来附议郭公爵的话。

到了最后,也就少数几个觉得固国公主林月兰太过残暴嗜杀老顽固,没有附议,当然包括蒋云峰。

他可是很清楚,如果林月兰,这个蒋振南的未婚妻,真的当上了“固国公主”的身份,那么很显然对他们是大大的不利。

所以,不到最后,他还是站在反对一列!

御史大夫站出来说道,“臣反对!”

不过,那几个反对的人,倒是没有站出来,此时,就算他们反对,但是却很明智,可以说很是圆滑的在一边旁观,以防真的把这个将来的位高尊贵的固国公主给得罪了。

所以,现在得罪人的事,有一个人站出来就行了。

听着御史大夫的反对,宇文珑焱倒是没有发怒,而是挑了挑眉,问道,“哦,黄爱卿反对?不知爱卿反对的理由是什么?”

御史大夫义愤填膺的大声说道,“陛下,外面满京城都在传言固国公主林月兰,仗着自己公主身份,入镇国公府之后,对着府中一众下人,乱棍打杀,死了大半,剩下皆为重伤!这样暴戾,随意乱杀无辜之人,就算她贡献再大,也没有资格当公主,何况身份比一般公主更加贵重的固国公主!”

御史大夫似乎根本就不怕得罪人,把林月兰的“罪行”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宇文珑焱听罢没有生气,瞧向林月兰和蒋振南,脸上的表情已然平静淡然,对林月兰更加赞许。

都被人说到这份上,她却没有发怒不悦,更没有给自已的行为去解释,这样大度的女子,真的是很少见,女中豪杰啊!

宇文珑焱在心里赞叹了几句,随后,就对着御史大夫说道,“哦,外面满京城都在传言,朕这个义女因为在镇国公府打杀下人,是个嗜杀成性,暴戾残酷之人,是吧?”

御史大夫回应道,“皇上圣明!”这是赞同皇帝的话。

宇文珑焱心里对这个御史大夫唉叹了几句,好在林月兰是个大度之人,否则,就以他现在的作为,事后,固国公主事必会给他穿小鞋,以她的聪明和手段,他的官场算是走到头了。

宇文珑焱对于御史大夫的固执,也是有些头疼,他伸手指着御史大夫,“你,”随后,他又放下手,对着张公公说道,“张公公,当时固国公主打杀镇国公府下人之时,你也在场。你把固国公主打杀这些下人的原由,都给朕一五一十的说出来!朕倒想让他们看看,朕的义女,到底是不是个暴戾嗜杀之徒!”

听陛下说张公公竟然在现场,众百官心里一惊。

很多人暗呼,“好险!好在自已没有盲目听信外面流言,进而反对陛下敕封固国公主!”因为有张公公在场,这个固国公主绝不可能乱杀无辜的。

张公公站出来,把当时蒋振南和林月兰回镇国公府后所发生之事,一五一十的说出来。

末了,他对着林月兰有些心疼的说道,“公主,老奴就说了,把那些下人全部给杀了。可公主心善,留了他们大部分人的性命,结果,才过一天时间,外面就传出公主是个嗜杀暴戾之人,依老奴看,一定是那些奴才对公主怀恨在心,所以,才会想着用流言中伤公主,真是可恶!”

张公公把事实尾末一说完,所有人都是用异样的目光,盯向蒋云峰,把蒋云峰盯的面红耳赤!

那个与蒋云峰交好的袁大人,脸色有些难看,他黑着脸,低声的对着镇国公说道,“镇国公,原来公主会打杀那些下人,是因为那些下人欺上罔下,反仆为主,你怎么没有告诉下官啊?”

实际上,听了张公公说法,只要不是愚蠢的,都很明白,下人能这样做,肯定是受了主子们的指使和暗示,否则,有哪个奴才敢胆大包天与堂堂一个镇国大将军作对啊。

至于这主子们是谁,除镇国公一家子外,还能有谁!

所以,袁大人是很气恼自已因为镇国公,而得罪镇国公大将军。

如果真是镇国大将军的错还好,他说的那些话,可能会惹得他不高兴,但也不至得罪他。

可偏偏……

这位袁大人懊恼不已!

与袁大人感受一样的,还有其他人大人,因此,对着镇国公也是有些迁怒。

暗道,“你说堂堂一个我朝镇国大将军,名正言顺的堂堂镇国公府继承人,蒋家嫡长嫡孙,人家要回府中,你这个做父亲的不欢迎也就罢了,竟然还让人家从下人们才经过的右侧门经过,这不是明晃晃的让人家诟病吗?

何况,这陪同的,前有大将军的未婚妻,陛下义女固国公主,后有陛下身边的张公公!

这不就是伸出自已的脸让人去打吗?现在,竟然还有脸在我们面前叫屈!哼,外面的流言,很显然也他让人散布出去的!”

蒋云峰接收到众人那异样带着些恼怒目光,瞬间又羞又恼同时又惊,恨不得地上有一条缝,让自已给钻下去。

但此刻,他却只能站出来,硬着头皮对着陛下说道,“陛下,待老臣回去,一定好好彻查,是哪个忘恩负义的下人,竟然敢在外面中伤公主,老臣一定把他绑到公主面前,让公主泄愤!”

心中却暗恨不已,又失败了!

林月兰却冷冷的说道,“绑到本公主面前就不必了。当初本公主也说了,能活下来,是他们幸运!既然他们幸运的活了下来,也只散布一些流言蜚语发泄心中愤恨罢了!本公主一个堂堂公主,岂能跟一个奴才一般见识!”

特意把“奴才”二字给咬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