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和亲!/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刘德妃在被宇文灵质问,为何不帮她时,一直沉默。

等宇文灵的怒气和不满发泄过后,全身无力,神情失落的回到了寝殿里。

一回到殿里,刘嬷嬷就安慰着刘德妃,道,“娘娘,你别生气了。公主是一时生气,才对你发怒的。等她平静下来之后,她一定会心疼娘娘,过来给娘娘道歉的。”

刘德妃听罢却摇了摇头,“奶娘,灵儿是我女儿,我怎么会生她的气呢?只是本宫……”她欲言又上,想要倾诉,又不知如何说起。

刘嬷嬷看着刘德妃的模样,立即猜测到刘德妃可能有什么难言之隐,她问道,“娘娘,您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吗?”

刘德妃看着刘嬷嬷叹了一口气。

“莫非是关于公主的?”刘嬷嬷看着刘德妃的模样,立即有些吃惊的问道。

刘德妃点头道,“没错。奶娘,上次灵儿求本宫去找陛下,让陛下给她和大将军赐婚一事。”

刘嬷嬷点头道,“老奴记得!可是,陛下不是拒绝了吗?”按着之前陛下对蒋振南的宠爱,只要蒋振南不愿意娶九公主,陛下肯定会拒绝的。

刘德妃面带忧容的道,“但是,那天本宫到御书房找陛下时,正好从远处看到大将军与一个女子,从陛下的御书房开走出来。那女子容貌惊艳,美丽不凡,我们灵儿根本就比不上她三分。”

不是她想贬低自已的女儿,可凡是见过那女子的人,都会这么说的。

刘嬷嬷没有想到,还有这样的事,她略为惊讶的道,“难道就因为那女子比公主有姿色,大将军就拒绝公主吗?”

美色与权势之间选择,任何一个男人都会选择后者吧。

毕竟,美色在得到权势之后,想要什么样的美色没有。

可是,得到权势的机会,可不是说有就有的啊。

刘德妃却摇了摇头道,“不是这样的,奶娘!陛下重视那女子,可比大将军更甚!”

“啊?”刘嬷嬷疑惑了。

刘德妃瞧着刘嬷嬷疑惑的模样,立即提醒道,“奶娘,难道你忘记了,那女子现在被陛下收为义女,敕封为固国公主了吗?固国公主这封号的含义,你不会不知道吧?”

刘嬷嬷听罢,却立即有些不满的道,“那女子只会些贱民的农粮作物而已,就因此,陛下就给她敕封为固国公主,是不是有些过了?”

“住口!”刘德妃立即严肃的喝道,随即就瞧了瞧四处,除了自已寝殿里的心腹之外,没有外人,这心微微放下心来,她严厉的对着刘嬷嬷说道,“奶娘,你怎么可以质疑陛下的圣旨,如果方才你的话一旦传出去,有什么样后果,你不会不知道吧?”

刘嬷嬷也只是气愤不过随口说了几句而已,但反应过来时,立即就掩住了自已的嘴巴,听着刘德妃的呵斥,她立即说道,“娘娘,老奴知错了!”

刘德妃听罢,叹了一口气道,“奶娘,你是宫中的老人,宫里的规矩你也不会不知道。本宫知道你是因为心疼灵儿,才会口不择言。那女子的固国公主身份不管是怎么得来的,根本就不是我们可以质疑的!”

刘嬷嬷是个宫中老人,对自已言行举止肯定特别注意和苛刻。

不过,宇文灵不仅是刘德妃的心中宝,同样是她的心中宝。

她跟随着刘德妃入宫,就注定不能嫁人,成婚生子,因此,宇文灵就是她女儿一样。

现在宇文灵因为蒋振南,整天闷闷不乐,甚至发狂一般,可是心疼极了。

刘德妃盯着刘嬷嬷片刻,之后,就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道,“奶娘,本宫知道你很是心疼灵儿。只是,我们现在不能纵容灵儿了。否则……”眼里满是心疼,但更多的则是气愤。

“否则,怎么了?”刘嬷嬷疑惑的问道。

刘德妃愤恨的道,“陛下警告本宫,如果再让灵儿任性下去,就要让灵儿去邦国和亲!”

实际上,根本就是就要让,而是陛下已经决定让宇文灵去和亲了。

“什么?”刘嬷嬷瞪大眼睛,很是不可置信,她大为吃惊的道,“这怎么可能?陛下不是最疼九公主的吗?”他怎么舍得九公主去邦国和亲。

刘德妃说道,“陛下许诺过灵儿,只要蒋振南开口答应娶她,那么他就会给他们赐婚。所以,她听说过一种一见钟情的药,灵儿就想到蒋振南下药。

只是没有想到,她去将军府给蒋振南下药,却被有心人利用,把一瓶暗害陛下的毒药,藏在了大将军的书房中,导致蒋振南因此入牢狱,差点让三皇子一党造反成功!

现在,三皇子一党造反失败,陛下就开始追责下来。灵儿虽是无心,但她所犯的错误,差点让宇文皇族的江山易主,所以,灵儿就是为她的错误,而付出的代价——和亲!”

“ 陛下说灵儿所犯的错误,可堪比是三皇子一党谋反的帮凶,按罪责,我们整个刘家都逃不过。现在陛下只是让灵儿去和亲,以保她的性命,保全我们刘家!”刘德妃黯然失神的道。

刘嬷嬷听罢,整个人都慌了,她紧张担忧的问道,“怎么会这样?娘娘,这可怎么办?”

刘德妃在最初听到这个消息时,整个人都差点崩溃,她跪下爱求着陛下不要这样做,然而,陛下说的那一段话瞬间让她瘫软下去。

在宇文灵和整个刘家之间,她却无法选择。

“所以,奶娘,我们不能再纵容灵儿,想办法让灵儿不要在蒋振南折腾了,让她乖一点,或许陛下一心软,就不再让灵儿去和亲了。”

刘嬷嬷听罢,只得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道,“娘娘,老奴知道了!”

镇国将军府

林月兰和蒋振南手牵着手,在后花园中散步。

下人们看到恩爱的两人,都是捂着嘴巴在偷笑。

他们没有想到,向来冷酷无情的铁面大将军,遇上了林姑娘,竟然变得如此温柔似水,对着林月兰深情,任何人都看得出来。

他们现在是未婚夫妻,不过,听着大柱哥说,两人却是在谈恋爱。

至于什么是恋爱,大柱哥说恋爱就是未婚男女之间,在成亲之前的交往,目的就是了解双方,促进感情的发展。

听着很是新鲜。

当然了,对于他们来说,谈恋爱这事虽新奇,但他们却不能够谈恋爱。

因为,他们自已的婚姻自已做不主子,要不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嫁娶给一个恰好自已喜欢,又或者不喜欢的人,要不就像他们这些下人,婚姻主子们作主。

遇到一个好的主子,或许会嫁娶一个好男人好女人,可如果遇见一个不好苛待下人的主子,要不就别想嫁娶,要不就是嫁娶了,这以后的日子很有可能会生不如死,又不能反抗。

所以,对于他们主子们的谈恋爱,他们真是羡慕有余,却不能有奢望。

瞧,大将军在花园中摘了一朵花,插在了少夫人的头发上,然后,他们看见了少夫从笑嫣如花的容颜,接着就听到“咯咯”愉悦的笑声。

“月儿,真好看!”蒋振南摘了一朵兰花,插在了她的头发上。

林月兰用上摸了摸头上的花儿,然后笑问道,“是花好看呢,还是人好看啊?”

“当然是人好看了!”蒋振南想也不想的回答,“这花插在你头上,那是黯然失色!”

林月兰挑眉,好笑的问道,“既然这花插在我头上黯然失色,那你还插?”

蒋振南表情立即变得有些憨厚,他道,“我听郭兵说,男人给女人头上插花,就表示男人对女人的疼爱!”所以,即使这花插在月儿头上黯然失色,他也会插。

林月兰一脸黑线。

那个郭兵,就会带坏她家大将军。

不过,林月兰接着问道,“郭兵,他怎么知道?我记得他没有娶妻,也没有女人吧?”

蒋振南说道,“他在话本里看到的。”

所以,就胡乱教给纯洁的上司?林月兰暗里嘀咕道。

随即她严肃的说道,“南大哥,以后别听他胡说八道!”

蒋振南一愣,不知为何月儿不高兴了,但他很听话的应道,“哦。”可随即,他又迟疑的道,“可是郭兵,他是我的军师,在战场策略上,我还是要……”我还是要听他的啊。

不过,这话,他不太好说出来,怕一说出来,又惹得月儿不高兴了。

看着蒋振南如孩子有些紧张举措的表情,“噗嗤”一声,林月兰不由的笑出了声。

接着她就道,“南大哥,我是说你不要听他胡说八道!至于,战场上那些正事,怎么会是胡说八道呢?”

听话,也太听话了。

不过,听话就好!林月兰表示满意。

蒋振南反应过来,不好意思笑了笑。

林月兰顿时无语。

堂堂一个大将军,面对她的时候,就是一个憨厚的大块头,除了傻笑,就会讨好了。

当然了,这男人也就只会对她这样。

在面对别人时,他又是那个冷厉冷的大将军。

两人在说笑之时,管家走了过来,对着二人汇报,道,“大将军,少夫人,九公主来了!”

蒋振南眉头一皱,很是不悦的道,“来了,就赶出去!”表情明显是厌烦的不行。

管家应道,“大将军,九公主说是来这里拜见一个少夫人这个妹妹的!”

确实,林月兰是陛下的义女,又被敕封为固国公主,在辈分上来说,她们确实是属于姐妹。

既然人家是以姐妹原由过来的,管家也确实不好赶人,所以,才会过来汇报。

蒋振南眉头一拧,更是不满的说道,“你去回话,就说月儿现在没空见她。等月儿有空了,自会去找她!”

他一点都不想那个烦人的女人,来见他的月儿。

正待管家遵命去办时,林月兰立即阻止道,“等等!”

蒋振南和管家都疑惑的看向她。

林月兰笑着道,“我倒想去会一会这个对你死缠烂打的情敌!”虽然这个情敌根本就算不上情敌。

“月儿,那个女人根本就不值得你去见她!”蒋振南说道。

宇文灵这个女人的“丰功伟绩”,他可是略有耳闻。

仗着陛下的宠爱,今天打了这个大臣的儿子,明天割了那个大臣孙子的命根子,完全就是一个蛮横无理之人。

林月兰摇了摇头说道,“南大哥,反正在回镇国公府前,有些无聊。现在有人送上门来,玩一玩也不错!”

蒋振南满头黑线。

会什么叫现在有些无聊?明明他们的二人世界多好啊。

可现在却被一个女人打断了他们的二个世界,蒋振南更是不高兴了。

林月兰却拉着他的手道,“如果我们俩个一起出现在那个公主面前,你说她的表情会怎么样?”

旁边管家眉头一挑,暗道,“肯定是十分难看了!”

林月兰又接着道,“呐,皇帝老头可是答应过我,会好好处置宇文灵的。所以,那个宇文灵在我们面前也是蹦跶不了多久,我们就当找个乐趣。”

蒋振南有些无奈宠腻的说道,“好吧!我们俩个一起去!”

管家一旁默默为九公主点蜡烛,希望她不要气得吐血!

宇文灵在宫里发疯发了一通,对她母妃不作为的不满发泄之后,就冷静了下来。

虽说上次她下药失败了,但她还是不甘心就此退缩。

因此,在她母妃离开雨灵殿之后,知道自已对母妃太过了,所以就想着去给母妃道歉。

可没有想到,她竟然会听到那样的事。

她亲爱的父皇,竟然打算让她去和亲!

她分外震惊,但接着听到母妃和刘嬷嬷的谈话之后,她立刻冷静了下来。

眉头紧皱了片刻后,立刻找了个由头,从宫里出来,带着一个丫头直接朝将军府过去。

这一次,她很是聪明的没有说直接找在大将军,而是说找妹妹林月兰。

毕竟,现在林月兰虽说已被指婚给蒋振南,可是,她既然被父皇收为义女,还封为一个“固国公主”,那么,她这个让陛下宠爱的真女儿,找一下林月兰这个义女,有何不可?

将军府绝不能拒绝一个姐姐来找寻妹妹吧?

果然,管家就放她进去了。

只是,等了片刻之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