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情敌相见/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在客厅里,宇文灵拿着茶杯喝茶,看似安静的等待着她的“妹妹”过来。

一想到,一个还没有见过面的陌生女人,不但被父皇收为义女,还这么幸运的因为给那些贱民想出提高农作物收成,而被敕封为正一品级的固国公主。

正一品啊,这品级竟然比她还高。

她就算再得父皇宠爱,也才从二品。

二品级,是皇后所生下的女儿,嫡公主身份。

从一品级,也是嫡公主,只是这个嫡公主是嫡长公主,有权有势的皇长公主!

真是可恶!

可现在更可恶的是,这个女人竟然被父皇赐婚给蒋振南。

明明之前,无论她怎么求父皇,让他给她与蒋振南赐婚,他都不肯。

可却愿意,给一个从乡下来的野丫头赐婚。

到底是为什么?

朝廷上宇文珑焱的圣旨上,说了林月兰是桃源村一农女,所以,在这些京城皇族贵族人眼中,林月兰就是一朝飞上枝头的乡下野丫头。

宇文灵隐隐觉得,这个乡下野丫头已经不仅跟她抢男人,还是会过来跟她抢父皇了。

所以,她现在想要会一会这个乡下野丫头,看她是不是有什么三头六臂,更或者有什么魅惑之术,让蒋振南这个大将军及她那个明智父皇昏头昏脑,让他们只对她另眼相待。

一个要娶,一个要敕封!

宇文灵越想内心越不平静,而这不平静却显在她的脸上,有不满,有愤怒,有心酸等各种情绪交杂,但显得最多的则是嫉妒及怨恨。

嫉妒怨恨林月兰,这个乡下野丫头的好运。

当林月兰和蒋振南携手从后花园来到客厅时,看到的就是宇文灵那张有些扭曲狰狞的脸。

蒋振南脸色一沉。

看着这个女人模样,就知道来者不善。

他看向林月兰,眼神是在说,不要搭理这个女人。

林月兰却摇了摇头,眼神同样在说,既然来了,就会一会这个传说中皇帝老头最宠爱,对蒋振南所谓“一见钟情”的九公主。

听到脚步声,正在微低着头想事情的宇文灵被惊醒。

她把之前情绪收敛,调整坐姿,神情冷厉,整个人看着是散发着皇家公主威严气势。

没错,她首先就是想要以自已的气势压人。

想她一个乡下丫头,想必没有见过什么世面。

所以,只要她用皇家公主威严压一压,必定会把她吓得缩在一边。

只是待她抬起头,看到来人状况时,脸上的表情瞬间龟裂。

这个乡下野丫头竟然与蒋振南牵着手过来!

刹时间,她心中涌起一股怒火,感觉被心爱之人背叛的那种极度愤怒,同时又觉得心酸及委屈。

但更让她嫉妒的则是,这个女人容貌,竟然比她见过的号称第一美人的周文雅还美上几分。

那肌肤雪白光滑,双目犹似一汪秋水,顾盼之际,那冷傲灵动颇有勾魂摄魄之态,嫣然自有一番高贵清雅,让人为之一震,自惭形秽。

宇文灵就是有这样一种心态——自惭形秽!

她虽也算长得美丽,可比起林月兰绝艳之色,只不过是清秀之姿。

所以,宇文灵是嫉妒,嫉妒,非常的嫉妒!

因为嫉妒,她脸上的表情,紧跟着又是一阵扭曲,看着十分的丑陋!

林月兰和蒋振南看着宇文灵瞬间变化的脸色,神情依然淡然,他们手牵着手施施然的走到宇文灵的跟前。

然后,两人直接在桌子前坐下。

府中的丫鬟立即给俩人上茶,之后就退了下去。

林月兰端起茶杯,打盖杯盖,茶水的热气立即飘了出来,拿着杯盖拨了拨,轻呡了一口,放下茶杯,就对着宇文灵,淡淡的道,“听管家说九公主来找我,不知所谓何事?”

按宫规礼节来说,林月兰看到宇文灵,就算品级高,但已经作为了皇帝的义女,见着年纪比她大的宇文灵,也应该称呼一声“姐姐”!

可皇帝说过,她这个固国公主不需要遵守任何礼节!

所以,她一个品级高的固国公主,根本就没有必要给宇文灵行礼。

待两人走到跟前时,宇文灵才回过神来,然后,发觉自已的情绪外露,立即收敛了一下自已的神色,一下子变回了那皇家公主威严的九公主。

本她还是等着林月兰叫她一声姐姐的,毕竟,她就算品级比她微低,可她是名正言顺的真公主,而她只是一个半途被收为义女的假公主。

一然后,她又可以以姐姐的身份和资格,教导她一些规矩。

可是,这个乡下丫头一上来,不但没有叫她姐姐,而且在她面前,表情的神情倨傲,态度冷然,完全没有把她这个真牌的九公主放在眼里。

宇文灵的脸色又变了。

随后,她摆着一张脸,冷冷的说道,“乡下来的就是乡下来的,即使飞上枝头,也变不成凤凰!”

这是暗讽林月兰没规没矩!

蒋振南身上的冷气刹时间像宇文灵那边涌去,脸上的表情更冷,眼眸冷厉。

这个臭丫头,竟然敢这么说月儿。

蒋振南正想起身教训一下宇文灵,被林月兰安抚下来。

随即林月兰脸色一冷,厉声的说道,“九公主,我是乡下来的,但是,我这个乡下来的,却成为了固国公主,正一品,而你只不过是从二品,按后宫规矩来说,到底是谁没有规矩?”

按着宫规礼节,先尊后辈,先尊贵,后辈份,因此,必须先是宇文灵这个九公主给她这个固国公主行礼。

宇文灵听着林月兰这么说,脸色微微变了变,但随即又不屑的冷笑道,“哼,本公主指名道姓了吗?你这么急着承认自已是乡下来的?”

她也不是蠢的,当然不能承认自已是个没规矩的公主,否则,传出去,那是有损她名声的。

林月兰中听着她的话,点了点头道,“嗯,我一直都承认我是乡下来的。所以,九公主,你就算不用指名道姓,在这若在的镇国将军府,除了我这个准少夫人是乡下过来的,还有谁是乡下过来的。”

“你……”宇文灵根本就没有料到,林月兰竟然是直接承认她是乡下来的,让她讽刺与不屑,仿佛一下子变成了笑话,让她一时气结,不知说什么了。

“还有,九公主,不知你以找妹妹的名义来找我这个乡下来的妹妹,是有何要事?我很忙的,没事的话,我就让人送客了!”林月兰毫不客气的说道。

她对皇帝老头都不怎么客气,更何况,这个高傲的丫头。

林月兰一说完,管家就很是识趣的走了过来,直直的站在宇文灵旁边。

目的很简单,只要林月兰逐客令一下,他就好立马请人出去,省得妨碍大将军和少夫人在后花园谈情说爱呢。

宇文灵听着这个乡下来的丫头,对着她这个正牌公主冷言冷语,更是对她讽刺,根本就没有她想像中的那样,看到她这个正牌公主,吓得要不缩在一边,要不就躲在蒋振南的后面。

更为让她气极的则是,将军府这个管家的行为。

宇文灵再一次怒火冲天,她“啪”的一声,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厉声的喝道,“你这个女人,竟然敢如此对待本公主?本公主要上父皇那告你一告,说你没规没矩,倨傲自恃,对着本公主这个姐姐大呼小叫!你根本就没有资格做父皇的义女,也担当不起固国公主这个身份!哼!”

宇文灵敢这么说,所占据的当然是,她是货真价实的从皇宫之中出生的真公主,还是个最受宠爱的九公主。

以父皇对她的宠爱,肯定会考虑到林月兰这个乡下来的丫头,没规没矩,有损皇家颜面,父皇一定不喜的。

长期下去,她这个固国公主的身份,是迟早要收回来的。

然而……

林月兰却根本就没有把她的话放在心上,轻云风淡的道,“随你!”接着,她下一句话给了宇文灵严重的打击,“如果能让皇帝老头把我这个‘固国公主’身份给撤销,那就更加好了!”

这样她就不用给那皇帝老头当牛当马了。

别人以为,她有这个“固国公主”的身份有多荣耀似的,其实,那根本就是皇帝老头强加在她身上的,目的,当然想利用她的能力,帮助他成为名流千古的盛世明君。

宇文灵这个死丫头,竟然拿着这个来威胁她,简直是贻笑大方。

听着林月兰的话,宇文灵的神情一凝,似乎根本就不敢相信林月兰所说的。

她以为林月兰为怕,怕失去了父皇的宠爱,更怕父皇收回她固国公主的身份。

可她没有想到……

她睁大眼睛,表情很是吃惊的问道,“你怎么一点都不在乎?”

林月兰耸了耸肩膀,淡淡的说道,“我为什么要在乎?我本身就是一个乡下丫头,在村子里本本分分种田的农女,能当固国公主,也只是幸运而已。如果陛下收回,我也不会有怨言,大不了,做回农女,再本本分分种田,也饿不死自已,再大不了,我就只做大将军蒋振南少夫人!”

宇文灵瞬间就傻眼了。

公主,这公主身份何其的尊贵,尤其是一个之下,万人之上的固国公主,更是高贵。

很多女人,是恨不得重新投胎,生在皇家,然后一出生就是个公主。

也有很多女人,尤其是那些王公大臣的女儿们,更是费尽心机,想要在陛下面前露脸,浑身解数的想要陛下欢心,或许陛下一个欢喜,就成为了公主,当然了,有的是成为妃子。

可是,这个乡下野丫头倒好,似乎根本就不在乎公主身份。

宇文灵失神了片刻之后,立即反应过来。

只是她还是一点都不相信林月兰根本不在乎父皇的态度,不在乎公主身份,她一定只是说说而已的。

想到这,宇文灵神情又倨傲的说道,“哦,不在乎?既然如此,那本公主就回去告诉父皇去,说你根本就在乎当他的义女,更不在乎当固国公主!”

林月兰听着宇文灵一直在这个问题上纠缠,神情有些厌烦了。

她来见宇文灵,本身就是想要看一看,这个口口声声说要嫁给南大哥的女人,到底是个什么样,又有多厚皮的女人。

明明三年前一哭二闹三上吊拒绝皇帝老头给她指嫁给蒋振南的,现在看到蒋振南恢复容貌,又是一个一哭二闹三上吊各种手段上演,为得却是嫁给蒋振南。

呵呵,真是讽刺!

林月兰神情一冷,厉声的问道,“九公主,你到底找我来是所谓何事?如果只是来讨论我是不是在乎陛下的看法,或者固国公主身份的话,那么,九公主请吧!我没有那么多的闲情逸致浪费时间,在这跟你浪费口舌!”

宇文灵的脸色瞬间变通红,被林月兰说得很是尴尬。

宇文灵结结巴巴的道,“我……我……本公主……”

她来找林月兰,虽是她进入将军府的借口,但也确实存了见一见她的心思。

因为,她想看看母妃口中那个容貌惊艳,美丽不凡,我们灵儿根本就比不上她三分的女子,到底是何姿色,让她母妃都如此惊叹不已。

她更是想确定一下,蒋振南是不是因为她美丽姿色,才会喜欢她的?

可是当一看到林月兰的容貌时,她心里也是忍不住的惊艳,但随即就变得嫉妒,所以,她想在身份上做文章。

只是她这么卖力的演出,奈何这个女人根本就买账啊。

宇文灵真是又羞又恼,却更加生气。

这个女人,真的太不把父皇放在眼里了。

瞧她口口声声说“皇帝老头”“皇帝老头”的,这称呼,是她一个乡下丫头能称呼的吗?

还有,说什么根本就不在乎敕封的“固国公主”身份,这是在说父皇上赶着给她敕封吗?

真是好大的脸!

不了解真相的宇文灵,还真不知道,林月兰的固国公主身份,还真是她父皇上赶着强加给林月兰的。

“管家,送客!”林月兰冷冷的道。

管家很是恭敬的应道,“是,少夫人!”

随后,他就走到宇文灵跟前,很是客气的说道,“公主,请吧!”

宇文灵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红了青,青了红,来回变换,最后她咬牙切齿的说道,“我与妹妹有私话要说!”

这是说,其他人都避开,当然包括大将军。

蒋振南冷声的道,“九公主,这里是将军府!”所以,你没有资格叫别人退下!

宇文灵听着蒋振南那意有所指的话,浑身一颤!

林月兰说再多的话,也没有蒋振南这话来得打击大!

因为,他是她心上人啊!

只是,就让她这么离开,怎么可能甘心!

她眼神锐利的盯着林月兰,语气却很是坚持的说道,“怎么,本公主想你这个妹妹聊下私话,都还要严防吗?难道堂堂的固国公主,蒋振南的未婚妻,胆子就这么小吗?”

她故意使用的激将法!

林月兰看着兴趣又上来了,她嘴角微微扬了扬,道,“哦,看来九公主真是来找我的。那好吧,既然你这个姐姐有私话跟我讲,那我倒有兴趣听听。南大哥,管家,我们都先出去吧!”

管家是很快应声下去。

倒是蒋振南,眉头微微皱了皱,对宇文灵更加不满起来,不过,林月兰的话,他向来很听。

所以,他就真的离开了,不过,并没有离开很远就是。

用内力,还是能听到的。

看到蒋振南离开之后,宇文灵当即就怒气冲冲的问道,“你到底凭什么获得蒋大哥的喜欢,难道就凭你这副容颜吗?”

林月兰瞧着再次变脸的宇文灵,听着她那盛气凌人怒气冲冲的话,再次耸了耸肩膀,笑着说道,“我也不知道南大哥喜欢我什么,或许是这副美丽的容颜呢。毕竟,爱美之心人人都有,更何况,这男人呀,更是以美色取人,蒋振南也是男人啊,所以,我倒是很庆幸自已生了一副花容月貌,才能博得南大哥的欢心!”

瞧着宇文灵变来变去的脸,林月兰觉得好玩,就故意说出那些话,气气宇文灵。

听着林月兰如此自夸的话,宇文灵咬牙切齿的说道,“你还真是厚脸皮,竟然自已夸自已!难道你不知道,女人色弛而衰吗?你以为仗着自已这副容颜能得到蒋大哥多久的喜欢?”

“哦,就算色弛而衰,那也是以后的事。”林月兰犀利的应道,“倒是姐姐,说起来,你年纪比我大,要说色弛而衰,那也应该是你先!”

林月兰故意叫姐姐,直戳宇文灵痛脚啊。

“你……”宇文灵被怼的无话可反驳!

没错,在她眼前的林月兰,不仅姿色比她美丽,连年纪就比她小好几岁,她也听宫里人说,这人才十三岁,而她早就过及笄之年,已经有十六岁了。

所以,林月兰说的完全是事实。

被反驳的无话可说的宇文灵立即想到什么,她大声的说道,“蒋大哥才不是这样的人。他才不会因为长相而喜欢一个人的。”

林月兰简直无语了。

这个宇文灵既然在皇帝老头那儿这么得宠,那也应该不是蠢得笨的才是。

可是,听听她现在的所作所为,简直为她的智商捉急。

林月兰翻了翻白眼,继续狠狠的打击着宇文灵,淡淡的说道,“那我就更幸运了,能得到南大哥的喜欢。毕竟像你说的,南大哥可只是喜欢我这个人,而不是我的容貌!”

宇文灵被怼的简直要哭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