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要背黑锅的大将军!(三更)/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月兰和蒋振南在后花园很是悠闲的喝茶聊天,过着谈天说地的二人世界。

对于皇宫之中的事情,对于外面迅速流传的流言根本就不清楚。

林月兰靠在椅背上,很是轻松的说道,“好久没有这么悠闲了!”

蒋振南给林月兰的杯子里斟茶,嘴角浮现一抹微笑,道,“你呀,是该好好休息一下了!

就在这时,管家走了过来打扰了他们的悠闲。

”大将军,少夫人,张公公来了!“

”怎么回事?“林月兰皱着眉头问道。

皇帝老头怎么会突然派张公公过来。

如果没什么要紧的事,一般他不会派张公公过来。

管家摇了摇头,道,”少夫人,瞧着张公公的神色很是着急的模样!“

蒋振南也顿时疑惑了,”难道是陛下出什么事了吗?“

”嗯,我们现在就过去!“林月兰道。

随后,林月兰和蒋振振南两人就回客厅了。

张公公一看到两人,神色更加焦急,三两步迎上去,嘴里急切的道,”公主,大将军,出事了!“

他刚想说事时,撇到旁边的管家又把话止住了。

管家很是识趣的道,”老奴告退!“说着,就匆匆忙忙的离开了。

管家一离开,蒋振南就疑惑带着焦急的问道,”张公公,难道是陛下出什么事了?“

张公公摇了摇头道,”不是陛下,是九公主!“

林月兰和蒋振南一听,同时皱着眉头。

宇文灵虽在将军府深受打击,可整个人却好好的,难道回到皇宫之中就重病了不成?

”九公主出什么事了?“林月兰立即问道。

”九公主被人强暴了!“张公公神情很是焦急忧虑的道。

”什么?“两人都吃惊不已。

林月兰狐疑的道,”张公公,九公主被强暴了?这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张公公说道,”而且跟随着九公主身边的宫女,一口咬定是被……被……“说到这里,张公公眼神很是疑惑的盯着蒋振南。

林月兰一瞧张公公的表情,就猜到了一种可能性。

”说九公主是被南大哥给强暴的,是不是?“林月兰猜测道。

张公公听到林月兰的猜测先是一愣,接着就反应过来点头道,”公主,你猜测的没错!“说着,眼神却带着怀疑之色看向蒋振南。

虽然他不太相信那宫女所说的话,但是这可是涉及到皇家公主的清白,一个宫女,哪里来的这么大的胆子,敢诬陷大将军,公主的清白之身赖在他身上。

蒋振南瞧到张公公的怀疑之色,俊朗的脸色立即浮现一抹怒色,他冷厉的对张公公说道,”怎么可能是本将军干的?别想把这事赖在本将军身上!“

张公公表情立即有些讪讪的道,”大将军,并不是老奴把这事赖到大将军头上,而是九公主身边宫女确实是这么说的。为此,德妃娘娘现在跪在御书房内,求陛下做主呢!“

一个皇家公主的清白,涉及到皇家颜面之事,林月兰当然能意识到这事的严重性。

她神情严肃的清冷的问道,”张公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请您一五一十的告诉本公主!“

张公公摇了摇头道,”老奴也不是很清楚。只是知道陛下在御书房批阅奏章时,德妃娘娘突然大哭的闯进御书房,说九公主在大将军府,被大将军给强暴了,求陛下给做主!“

说到这,他又停顿了一下,补充的说道,”而且据德妃娘娘说,九公主带着丫鬟女扮男装确实来过镇国将军府!陛下也让人去查了一下今天皇宫人员出入宫门的情况,发现九公主确实出入过。至于去过哪里,传言只是说只来过将军府!“

林月兰听罢,皱着眉头道,”没错!九公主在上午辰时来过将军府,但在巳时就离开了将军府啊!还有,为什么是传言说九公主来过将军府?“

张公公说道,”那个小宫女在说完大将军强暴九公主一事之后,觉得护主不力,以死谢罪了!还有,现在外面整个京城都在议论,说大将军强暴了公主!“

”什么?流言?“林月兰直接问道。”那九公主呢?“

张公公叹了一口气说道,”九公主发现昏迷在宫门之外,被护卫送回雨灵殿之后,一直到现在都昏迷不醒!“

说到这,他狐疑的看着蒋振南,再问道,”大将军,这事真不是你干的吗?“

”不是他干的!“林月兰冷厉的说道,”因为我一直在陪着南大哥,他根本就没有作案时间!“

张公公听罢,”那这就糟了啊!那个小宫女死了,唯一能证明大将军清白的九公主,此刻又昏迷不醒。现在德妃娘娘又哭求着让大将军作主。

否则,唯一的女儿出事,她也不活了,还不如死了算了。

当时,她就想着撞墙。

现在陛下好不容易安抚德妃娘娘,答应给九公主作主。

只是,陛下先下老奴过来传个话,让你们以最快的速度务必把事情查个水落石出。“

说到这里,张公公又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公主,大将军,陛下还让老奴传个话,‘除非找出真凶,否则,这事还真可能赖到大将军身上来了,届时不管你们同意不同意,为了皇家脸面,九公主必定要嫁到将军府!’“

至于能证明蒋振南清白的林月兰和将军府的一众人,根本就算不上证人了。

蒋振南脸色一冷,厉声的道,”想也别想!“

别说他有了月儿,根本就不喜欢宇文灵,就算没有月儿,他也不会喜欢她,更别说对她做那恶心之事!

张公公也算是了解蒋振南,只是……

虽然陛下宠信蒋振南,但皇家颜面不能失。

陛下最受宠的九公主出了皇宫一趟,就失去了清白之声,这需要有人背黑锅,而九公主身边的宫女却口口声声说就是在大将军强暴了公主。

所以……

不过,宇文珑焱能让张公公过来传话,就很明显的表示对蒋振南的信任。

否则,宇文灵这个最受宠的公主出了这么大的事,他很有可能当即给蒋振南问罪。

结果只有两个,一是撤销蒋振南的镇国大将军之位,以显示皇家威严。二是,直接迎娶宇文灵,也算是保住了她清白之身,保住了皇家颜面。

毕竟,让宇文灵失身的人就是她要嫁的人。

这就可以让人说成两情相悦,男欢女爱,一时情不自禁。

虽有损宇文灵的名声,但最起码,这皇家颜面还算勉强保住。

林月兰点了点头,很是严肃的对张公公说道,”张公公,你去给皇帝老头回个话。蒋振南,他是我林月兰的男人,别想着把什么女人,把什么锅都想甩到了他身上!还有,三天之内,我林月兰必定会寻得真凶!“

张公公似乎已经习惯了林月兰对陛下那”大逆不道“的话,他很是恭敬的对林月兰弯腰,道,”公主的话,老奴一定带到!那公主,大将军,老奴就先回宫去了!“

”管家,送客!“林月兰大声的喊道。

等张公公离开之后,林月兰和蒋振南就坐在客厅里。

”真没有想到,宇文灵离开将军府后,会发生这样的事!“林月兰的表情不知是可怜还是同情,不过,神色还是淡淡的。

虽然一个女孩子失了清白,着实可怜,可她不会去可怜一个窥觎她男人的女孩子,况且这事说白了,就是宇文灵自找的。

好好的一个皇家公主,为了一个不放在自已心上的男人,而不顾自身安全,不带任何护卫,只是带着一个小宫女,就出宫。

现在出事了,却把事情赖到了无辜人头上。

蒋振南也没有想过自已,好端端的与喜欢的人呆在府中,竟然这祸会从天上来,脸色也不是很好,难得脸上有些动怒。

他看着林月兰,很是认真的说道,”月儿,不管这事情有没有查出,我都不会娶那个宇文灵的!大不了,我不做这个镇国大将军,与你桃源村,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乡村生活!“

这事如果陛下强逼他认下,他就会那样做的。

实际上,他更担心的不是圣上的威逼,而是林月兰的心软。

别看林月兰平时一副冷心冷情的模样,实际上她是个很容易心软之人。

所以,他怕林月兰瞧着宇文灵那可怜的模样,而答应娶了宇文灵,那他哭都没有地方哭去。

瞧着蒋振南一脸严肃的样子,林月兰方才在思考的神色,突然”噗嗤“笑了出来。

她笑道,”南大哥,你想哪去了?这事本身就不是你干的,你为何要躲开?宇文灵自已的失误让自已出了事,还想要把这事赖到你身上,也要看本姑娘干不干!“

说着,她又想到了什么。

她冷笑着道,”哼,那个宇文灵身边的小宫女真是死的好。她一死,除非是宇文灵开口证明你的清白,否则,这真叫死无对证了。

呵呵,不过,宇文灵昏迷的也是好啊。我现在怀疑,现在昏迷的宇文灵到底是不是在装的?因为,只有她现在昏迷不醒,或许才能嫁给她看上的男人。

等一切事情成定局时,她又能适当恰好的醒过来。

呵呵,我就说能得陛下宠爱的公主,怎么可能这么嚣张又无知?现在看来,她还是很聪明的嘛。“

蒋振南听罢,先是一愣,接着疑惑的问道,”月儿,难道你怀疑那个小宫女的死,是宇文灵给指使的?“

林月兰点了点头道,”她恰好在宫门口昏迷让人发现,恰好小宫女说完真相撞墙而死,而她本人一直昏迷不醒。也就在这时,大将军强暴九公主的流言突然散了开来。

爱女心切的德妃娘娘,只能求着陛下作主。作主的结果有两个,要不就撤销你的镇国大将军之职,要不就是直接娶宇文灵。但很显然,他们几个任谁都会选择第二种结果。“

说到这,她又皱了皱眉头,感觉有些不对劲。

看到林月兰皱眉,蒋振南疑惑的问道,”月儿,怎么了?“

林月兰道,”我就是感觉这流言来得太过巧合,也太过快了!“

上午发生的事,下午就传遍了整个京城!

如果说是宇文灵的运作,那根本就不可能。当时,她发生这样对于女人来说灭天之事,她哪里这么有心思去布置散步流言之事?还有,她也不可能自已去散步毁自已名声的流言?最主要的是,她身边除了一个宫女,根本就没有其他人手,根本无法散开这流言!”

“所以,月儿,你在怀疑,宇文灵把她失去清白之事无赖到我身上,与京城的流言只是阴差阳错巧合在一起,但这流言却明显的针对于我。”蒋振南分析道。

林月兰点了点头道,“没错。如果我猜测没错的话,宇文灵根本就不知道这流言之事。”

“那到底是谁散布的流言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