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进宫!/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上车之后,待马车行了一段路程之后,彩霞方才花痴女的表情一变,笑问道,“主子,怎么样,我演的怎么样?”

林月兰点了点头道,“嗯,不错!”随即,她又看向蒋振南,有些不可思议的道,“我觉得更不错的,应该是我们的将军大人吧!没有想到,以冷酷严肃示人的大将军,竟然会在众人面前演起戏来,竟然如此生动啊!”

确实,与彩霞的暧昧传情,让镇国公府所有人认为他们之间有私情,那就更认定,蒋振南有强暴宇文灵这一事实。

为此,让他们更认为计划的成功。

彩霞立即跟着附和道,“没错,没错!大将军,你演的真好!特别是对我家主子表白那一段,我简直要感动的哭了!”

蒋振南却很认真却略为委屈的说道,“月儿,我的表白是认真的!”

林月兰,“……”

彩霞,“……”像主子说的,秀恩爱,撒了一地的狗粮啊!

马车再走了一段时间,在一个无人的拐弯处,一个穿着黑衣的年青男人,站在前面等着,如果有人去注意,这男子赫然就是那个在镇国公府高谈阔论的男子。

他就是林月兰身边的四大护卫之一,林绪杰。

他看到这独有的马车行来,很是恭敬的唤道,“主子!”

“嗯!”林月兰淡淡的说道,“没有被人跟踪吧?”

他在镇国公府故意引导那些百姓的言论,肯定会引起蒋云峰这些人注意。

林绪杰回道,“一开始是有人跟踪,不过,被属下给甩了。”

林月兰点了点头道,“嗯,你先回去吧!”

“是!”林绪杰一说完就飞身而去。

等他离开之后,彩霞疑惑的问道,“主子,这样真的有用吗?”

林月兰说道,“流言,也只是毫无根据来源,人人相互流传的话而已。

既然蒋振南强暴九公主一事是流言,那我们就必须制造出与之相反的流言,来引导百姓们的认知。

蒋振南只是心仪固国公主一人,九公主是因为说了来固国公主的坏话,被蒋振南训斥才颇受打击而已,所以,才会有了九公主离开将军府时的神情落魄麻木,眼神呆滞等等。”

“这两则流言,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谁知道呢?就算有人以流言弹劾南大哥,也要看能不能承受得起这后果?”

毕竟,她和蒋振南,一个固国公主,一个镇国大将军,而且两人在百姓们的心中,威望都极高。

因为,一个为民提高了农作物的产量,可大大改善他们的生活,一个为国浴血奋战,给他们带来安定的生活,成了他们的守护神。

“所以,一旦谁真想拿着九公主被大将军强暴一事,去弹劾,如果是真的还好,但一旦如果是假的,那么即使我们不报复他,百姓们都会报复他!”彩霞笑着说道。

“没错!”林月兰点了点头,“百姓们是没权没势,但众口铄金,积毁销骨!力量很强大的。”

“嗯。所以,两种流言的对撞,那些人就不敢冒险了!”彩霞了然的道。

林月兰摇了摇头道,“不止如此。这也是让南大哥差点被毁的名声,给提回来!至少,后面我们的计划就更好开展了!”

虽然他们不在乎什么名声,但蒋振南强暴九公主一事,可是涉及到一个人格人品问题了。

一个人的名声可以毁,但一个人的人格人品绝不能被质疑。

蒋振南一直在旁边听着主仆俩的对话,心里是不由的涌出感动。

他是不在乎外面的那些流言,但是,强暴女人这样的卑劣无耻行径,确实是大大的质疑了他的人品。

方才在镇国公府演绎的那一慕,就是会让所有人看清楚,他只有一个所爱之人,让所有人开始质疑那则流言的真实性。

同时,也是为了他们制造出的流言传进宫中。

他倒要瞧瞧,刘德妃和宇文灵要耍什么样的手段,让他放下心爱的女子,然后娶了她?

马车缓缓始到了宫门口。

守卫的士兵,把马车拦了下来,“来者何人?”

“固国公主!”彩霞拿着代表固国公主身份的玉牌给士兵看。

“参见公主!”士兵一看,立即跪下行礼!

“起来吧!”林月兰淡淡的声音在马车中响起。

士兵起来之后,就打开了宫门,对林月兰恭敬的道,“公主,请!”

林月兰的马车就放行了。

一般大臣,公主或者是嫔妃的马车,是不可以走进宫门的。

但,林月兰,这个固国公主却是特例!

她在这皇宫之中,不用遵行宫规礼节,不用对任何人跪拜,也可以直接把马车驾进宫中等等。

林月兰一行人进去之后,两个士兵开始八卦起来。

“你说,这次公主进宫,是不是因为大将军强暴九公主一事?”

“可能吧!”

“呵呵,如果这事是真的,那大将军有没有可能娶两个公主,左拥右抱?”

另一个士兵摇了摇头道,“不太可能!如果这事是真的,那么,两个公主,至少有一个为妾,那你认为德妃娘娘愿意自已的女儿为妾室吗?”

“那肯定不能的!”另外一人应道。“不过,也可能是固国公主为妾呢?毕竟,据说,这个固国公主可是从乡下来的,这出生都没有九公主高贵!”

“不,不会!”那一个士兵说道,“你认为能做出提高农作物产量,想出编撰字典,发明那阿拉伯数字的女人,会是一个简单的女人吗?”

另一外一个想了想,说道,“肯定不简单!”

“所以说,自已好好的正妻之位,她会轻易让给别人吗?”那一个士兵继续说道,“再说,他们之间的婚姻,可是陛下下旨赐婚的,陛下总不能再收回圣旨吧?”

“嗯,你说得对!”

两人本是想继续说下去的,可看到巡逻的禁卫军队长过来,两人迅速闭嘴,很是认真的继续站岗!

林月兰的马车一驾进宫里,就迅速被后宫妃子们的奴才给注意上了,然后,迅速汇报给自已的主子们。

为何能确定那就是林月兰的马车?

因为马车能驾时进宫里的,除了陛下,也就只有这个新敕封的固国公主了!

淑椒殿内,一个身穿白色衣裙子,简单头饰,五官秀雅,仿佛不食人间的女人,坐在榻榻米上,约摸三十年纪。

后宫中的四大妃子,一下子去掉了两个赵贤妃,和周贵妃,所以,就剩下刘德妃和王淑妃了。

以前,因为周贵妃仗着圣上的宠爱,在这后宫权利与皇后平分秋色。

有时,连皇后都要在周贵妃跟前吃亏。

后宫之中,皇后执掌凤印,管理后宫。

但是,不管是朝廷,还是后宫,都需要一种一模式,那就是平衡。

现在,周贵妃被打入了冷这宫之中,这后宫权利,就是皇后手中权手可以一只独大,一手遮天。

但是,皇帝绝不允许的。

所以,他必定会扶持另一个妃子,来协助皇后管理后宫。

除非他填补贵妃和贤妃这两个位置,否则,他必定会是在刘德妃和王淑妃之中,选择一个!

可这两个妃子,在所有人眼中,都是一种与世无争,只享自已一片地儿的素雅清净,外界的争权夺势似乎与她们无关。

这下子,让其他想要站队的嫔妃们,心中满是嘀咕,不知如何去选择,因此,都在观望。

“哦,你说固国公主进宫了?”王淑妃嘴角微微上扬,似笑非笑的问着过来汇报的小宫女。

“是的,娘娘,奴婢亲眼见到固国公主的马车使进来!”小宫女如实的汇报道。

“嗯,本宫知道了,你下去吧!”王淑妃淡淡的道。

待小宫女退去之后,站在旁边的一个中年太监,微微皱了皱眉心,疑惑的问道,

“娘娘,这固国公主进宫,必定是会大将军强暴九公主一事而来。只是,真的会是大将军强暴的九公主吗?”

既然那小宫女说是蒋振南强暴的九公主,不管真假,但有一点必定是真的,那就是宇文灵的清白之声被毁。

王淑妃淡谈的笑了笑,这笑容有一种无边的魅力,吸引人的眼球,身边的中年太监,每次看着她的笑,都会失神好一会。

随后,她又平淡的说道,“这事不管是不是大将军,但最后的结果,必定是大将军!”

中年太监听着她的话,想了想片刻,随即了然了。

这可是事关到皇家颜面之事,所以,既然小宫女说是蒋振南,外面流言也说是蒋振南,所以,不管是不是蒋振南,都必须是蒋振南。

因为,也只能是蒋振南才能背得起这黑锅了!

但他还是有另一个疑惑,道,“那这么说来,这固国公主来宫,是白来了?”

王淑妃没有回答,而只是给他有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笑了笑道,“呵呵,小李子,你认为陛下真会因为那些东西,敕封一个乡下丫头为固国公主?”

小李子,“……”

没错,就算她确实贡献很大,给龙宴国带来了很大的改制和变化,但要赏赐她的功劳,一个乡下丫头,给她赏赐有些品级的公主身份,只要过意的去就好。

又何必敕封从本国开朝百年以来,第二个固国公主。

而第一个固国公主,且是开朝长公主!

所以,陛下敕封这个乡下丫头为固国公主必有深意。

雨灵殿

“你说谁来了?”刘德妃在雨灵殿听到小太监汇报,脸色立即变了变。

“娘娘,是固国公主!”看着脸色不太好的刘德妃,小太监很是小心的汇报。

刘德妃瞳孔缩了缩,紧接着这脸色就恢复了正常,说道,“嗯,本宫知道了,你下去吧!”

小太监一出去,刘德妃旁边的刘嬷嬷的脸色极其的难看。

她带着怒气的说道,“娘娘,那女人肯定是为那事而来!”

刘德妃没有说话,只是锐利的双眸紧紧的盯着殿门,脸色是一定的坚定。

随后,她说道,“不管是不是为那事而来,灵儿必须嫁给他蒋振南,而且必须是正妻之位!”

她捧在手心里的女儿,从小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一直顺顺利利的。

可自从三个月前,看到摘下面具,不是长得丑陋,也没有毁容的蒋振南之后,整个人仿佛走火入魔,整天大声嚷嚷着要嫁给蒋振南。

可蒋振南倒好,拒绝了他的灵儿,让她的灵儿好几次差点做出疯狂之事。

想到这,刘德妃真是气得咬牙切齿,她的女儿哪里不好

了,身份地位容貌,哪一点配上他蒋振南,竟然拒绝她女儿,敢伤她女儿的心。

最可恶的是,因为女儿上次给他下药,无意中给他带着灾祸,让他进入了牢狱。

可他的事情平反之后呢,立马就开始追究灵儿的责任。

而陛下竟然为了安抚他,打算让灵儿去和亲。

和亲,呵呵,有哪个朝代的皇帝,会派自己受宠爱的女儿去和亲的,让女儿偿受离别之苦,在异国挣扎。

有谁不知道,去和亲的公主,不是嫁进皇室,就嫁给有权势的王公大臣。

可不管嫁进哪里,都逃不过内院的勾心斗角。

她的灵儿这么单纯,怎么可能斗得那些心怀诡测的女人们。

本来打算等过一段时间,等陛下消消气之后,她再请求陛下收回成命,毕竟这事还没有公布,还有回旋的余地。

可她怎么也没有料到,她的单纯天真无邪的女儿,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

可不等她反应过来,伺候灵儿身边的小宫女竟然一口咬定是蒋振南强暴的灵儿。

那时,她是真的异常愤怒!

她认定蒋振南就是毁了灵儿清白的禽兽,她心中已经谋定必定要蒋振南先付出代价,然后,再迎娶灵儿为妻,让他的一生一世,都只有灵儿一个女人,这样女儿既在自已的跟前,又把蒋振南这个镇国大将军牢牢的控制在手中。

可是不等她把计划想完全,就有人过来汇报,外面满城都是蒋振南强暴宇文灵的流言。

她立刻肯定了,强暴女儿的凶手,另有其人!

但是,为了她的女儿,不管这个凶手到底是谁,可最终都只能是蒋振南一人。

因为,她已经明白,那个狗奴才会一口咬定是蒋振南,肯定是灵儿的主意。

同时,她也知道,她的灵儿现在在装昏迷!

她心里愤怒的同时,又感到了些欣慰,因为她的灵儿,终于开始学会了为自已的利益谋划了。

因为,只有装昏迷,就没人逼问她真相,而她就有借口理由,向陛下讨公道,逼迫陛下下旨让蒋振南娶了灵儿。

本来,今天她打算再去御书房逼一逼的,倒没有料到,蒋振南那个未婚妻,会突然来宫里。

对于那个女人来宫的目的,她不是很清楚,但可以肯定的点就是,她来这里,肯定是与“蒋振南强暴九公主”一事相关。

对于这个突然冒出来的蒋振南未婚妻,整个京城,相信除了蒋振南,谁也不了解。

只知道文武百官第一次见到她的真面貌,是当时三皇子一党造反时,在重重包围的金銮殿中。

而且那一次让所有人都知道,三皇子一党造反失败,是败在一个女人手里,而这个女人竟然是蒋振南的未婚妻。

传言说她是柳叶山庄的大小姐,首富柳逸尘的妹妹,可陛下圣旨上明说,她只是一个山旮旯沟里的一个小农女。

可不管是哪种身份,一个人能闯进金銮殿中,能从一个小农女一跃成为固国公主,就说明她是个很不简单的人。

刘德妃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走到宇文灵床前,给宇文灵捋了捋额前的碎发,然后,看着宇文灵的脸很是认真的说道,“灵儿,既然嫁给蒋振南是你的心愿,那么母妃拼尽一切让你达到心愿!”

说完,刘德妃就离开了。

等刘德妃离开之后,宇文灵的眼角瞬间流下了眼泪,接着就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看着刘德妃远去的背影,轻声的说道,“母妃,对不起!”

她知道,这一次给她母妃带来很大的麻烦。

可是,她的清白已经被毁了,可她还不想死,所以,她只能想出那样的计策。

对不起,母妃!

宇文灵心中再说了一次说道,伸出手擦拭了下泪水,又接着闭了双眼。

御书房内,张公公进去汇报,“陛下,公主来了!”

宇文珑焱先是疑惑,问道,“哪个公主?”

“固国公主啊!”张公公声音带着些急切了。

“什么?”宇文珑焱当即吓了一跳,立即从案桌前站了起来,对着张公公说道,“张德忠,你告诉那丫头,就说朕,就说朕的身子不舒服,不打算见她!”

那丫头现在赶来,肯定来者不善,他还是躲着点为妙。

“是吗?陛下!”

只是宇文珑焱的话一落下,林月兰挪清朗的声音就传了进来,“陛下,你是不是忘记了我,除了会种田,还会医术哦!”

不等宇文珑焱躲起来,林月兰和蒋振南就踏进了御书房。

“陛下,要不我给您看看哪里不舒服,可好?”林月兰清冷的声音轻轻的飘在宇文珑焱的耳边。

“咳咳,”宇文珑焱假装咳嗽了几声说道,“不用了,丫头,只是些小毛病,不扰驾你这个小神医给看了。”

只是林月兰却是似笑非笑的摇了摇头说道,“陛下,这可不行。您要知道您可不是普通人!你可是天子啊!要知道天子的每一个细胞都相关到江山涉及,事关到百姓幸福,所以啊,丫头我啊,必须给您看看!”

说着,就三两步走到宇文珑焱的跟前,然后从怀中掏出一个银针,这银针可有小婴儿手指粗细。

张公公看着林月兰像是来真的,立即紧张起来,吓得脸色微微发白,他大声的说道,“林姑娘,这可要不得啊!”

一紧张,就喊回以前的称呼。

宇文珑焱看着眼前的大银针,威严的神情虽不变,但心底却不由的有些紧张起来,暗道,“这丫头,不会来真的吧!看来,这次真把小丫头给惹急了!”

宇文珑焱赔笑着道,“丫头,这不用了吧。朕感觉身体又变得很好了。真的不用你给看了!”

说着,用眼神示意蒋振南,让他劝劝林月兰。

不过,向来遵从圣命的蒋振南,看天看地就是不看眼前的陛下,一副我什么也没有看见的样子。

瞧着蒋振南那没出息的模样,宇文珑焱立即暗骂道,“这个蒋爱卿,跟在丫头身边太久,也变了啊。”

林月兰却掏了掏耳朵,大声的说道,“什么,陛下,要给看看啊!那好,女儿现在就给父亲您看看啊!”

说着,手一抬,接着众人眼前就银光一闪。

宇文珑焱眼一闭,张公公都紧张的瞪大了眼睛。

“行了,看把你们吓得!”林月兰举着手里的大银针,在宇文珑焱跟前晃了晃。

张公公紧张的心,总算放松了下来。

还好,林姑娘,哦公主没有把银针插在陛下龙体上。

当然了,他是知道林姑娘肯定有分寸的。

如果是被别人,在陛下面前突然拿出一根这么粗的银针,肯定会以为是刺杀,早就喊了暗卫出来了。

只是,陛下对于林姑娘是特别容忍,也是特别的喜爱,同样的心里也很是清楚,林姑娘肯定不会做出那大逆不道之事。

宇文珑焱睁开了眼睛,正好瞧见林月兰把银针收回怀中。

立即好奇问道,“丫头,明明朕看见你把银针插过来了啊?”

林月兰很是奇怪的问道,“插过去了,就不能收回来了吗?”

宇文珑焱,“……”

好吧!这丫头生气,那就消消气好了!

“行了,今天我来是有正事的!”林月兰收回开玩笑的表情。

宇文珑焱当然清楚林月兰来此的目的,肯定来这兴师问罪来了!

可是,这也不能怪他啊。

满城风雨都在说蒋振南强暴了他女儿九公主之事,他不表个态,可是有损他作为帝王的威严啊。

不过,宇文珑焱也收敛了一切情绪,正色威严的说道,“丫头,朕知道你来此的目的。只是,”

说着犀利的龙眸紧紧的瞧了林月兰片刻,继续说道,“朕还是那句话,除非你们找出真正的凶手,否则,灵儿就只能嫁给蒋爱卿了!否则,朕的威严何存?朕最疼爱的女儿被人侮辱,而有人证明,是蒋爱卿给侮辱的,朕只能给自已的女儿作主,以挽回皇家的颜面,你可知?”

林月兰听罢,点了点头道,“我知道啊。我就是因为知道,所以,我方才才会跟你开个玩笑而已!”否则的话,就不是玩笑,则是来真的。

张公公瞧着气氛平静了下来,就退到外面去守着了。

等张公公退出御书房后,宇文珑焱问道,“丫头,你们这么快进宫,难难道是找出真凶来了?”

林月兰却摇了摇头道,“陛下,九公主被强暴没有多久,这流言就满京城飞,你认为我们能找出真凶了吗?”

宇文珑焱听罢,立即怒问道,“是谁?”他问的,当然是谁把人灭口的?

把人灭口的,就是造成宇文灵不幸的罪魁祸首,同时也是陷害蒋振南的罪魁祸首!

蒋振南直接回道,“镇国公府!”

“砰!”

宇文珑焱重重的垂了一下桌面,威严凌厉的问道,“有证据吗?”

蒋振南摇了摇头。

宇文珑焱的脸色立即变得铁青,他大喝道,“镇国公府真的好大的胆子!”

一个皇家公主,而且算是他最为受宠的公主,他们竟然就敢暗害,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随即,他威严的神色立即朝着蒋振南怒问道,“蒋振南,镇国公府现在如此嚣张,你现在要怎么办?”

当初在处理了三皇子一党时,就该把镇国公府给处理的,可却因为……

宇文珑焱的眼角瞄到了林月兰。

当初是因为林月兰要玩,所以,他就允许了暂时不处理镇国公府。

可现在倒好,竟然出了灵儿被强暴一事。

他现在怒问蒋振南,何曾不是在怒问林月兰。

只是,他很喜欢这丫头,舍不得凶她,所以,也就蒋振南承受着他的怒火了。

蒋振南没有回答,倒是林月兰神色一沉,一脸严肃认真的说道,“皇帝老头,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宇文珑焱冷哼一声道,“哼,交代?现在你想要怎么交代?朕好端端的一个公主,就因为你们之间的恩怨而被人糟蹋了!

虽然灵儿朕应着你们的意思,需要受到惩罚,而朕就是打算让她和亲。

可现在呢就因为灵儿一出事,让皇家颜面丢尽,让皇家威严受损!”

林月兰说道,“陛下,颜面丢失,捡回来即可,威严受损补回来就好。”

宇文珑焱一愣,立即问道,“丫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林月兰只笑不语。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张公公的声音,“德妃娘娘,请留步!陛下现在不便见您!”

刘德妃根本没理张公公,她直接朝着御书房喊道,“陛下,臣妾知道固国公主就在御书房,臣妾恳请陛下允许臣妾见一见固国公公!”

刘德妃一说完,御书房中的皇帝陛下看着林月兰,问道,“丫头,你要见她吗?”

林月兰思索了片刻,对着皇帝陛下说道,“那请德妃娘娘进来吧!”

皇帝陛下点了点头,对着外面的张公公说道,“让她进来吧!”

但德妃娘娘进去之后,看到御书房中的人,瞳孔猛的剧烈一缩,脸色变了变,随即恢复正常。

随后她对着皇帝陛下说道,“臣妾拜见陛下!”

然后,不等皇帝陛下让他起身,刘德妃就立马转身对着蒋振南,怒吼道,“你这个畜牲,竟然敢如此对待我女儿,你这个人面兽心的畜牲!”

蒋振南脸色当即一黑,带着隐隐怒色道,“请德妃娘娘慎言!”

刘德妃当即更怒了。

她指着蒋振南怒骂道,“我的灵儿就毁在你的手里!大将军还叫本宫慎言!呵呵,好大的架子!”

蒋振南立即严肃的道,“德妃娘娘,本将军并没有强暴过九公主!”

只是刘德妃冷笑着道,“没有强暴?蒋振南,本宫怎么不知道,你竟然会如此狡辩?灵儿身边的宫女可是亲口告诉本宫,是你,蒋振南侮辱了我的灵儿!难不成是那小宫女跟你有仇,故意陷害你不成?”

“德妃娘娘,您何必那么激动呢?如果真是南大哥强暴了九公主,那么他三年前就有可能强娶了九公主,又何必等到独身三年在做下那卑劣之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