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再一次撞见(一更)/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在林月兰他们进宫后,外面又刮起另一股流言。

就是,宇文灵根本就没有被大将军强暴。

她是去过将军府没错,她从将军中出来时,衣发凌乱,眼神呆滞,神情麻木也没有错。

可是,那是因为她在大将军面前,说了大将军未婚妻的坏话,让大将军大为怒火,所以,为了维护未婚妻,就对九公主训斥了一顿。

你们想啊,向来独受宠爱的公主,谁不是忍着让着,据说,她曾割掉了某大官孙子的命根子,那大官还不能为孙子作主,只能忍气吞声,谁让她深受陛下宠爱呢。

陛下对这位公主所做之事,也是睁一眼,闭一眼。

所以,现在突然被自已心爱的男人,给训斥了一顿,而且是为另一个女人训斥她的,由想而知,这打击有多大啊?

而且据亲眼看见她的人所说,那应该就是被严重打击的,而不是强暴的。

再说,大将军有这么愚蠢吗?

光天化日之下,把人强暴了,还把人给直接放出去,让人给看见他做下的龌龊之事?

一传十,十传百,没有多久,这一股流言占上了风。

当然,还是有人相信,就是蒋振南强暴了九公主。

这些人呢,有一部分人是小人,因为嫉妒;另一部分人,而是有心之人,也就是最初发散这些流言的。

“你说什么?你把人给跟丢了?”蒋云峰一脸黑气的质问着被派去的下人。

“老爷,一开始我们是跟踪上了的,可是那人走路很快,在拐了几个巷子之后,我们就……就……就跟丢了!”下人汇报道。

管家在旁边怀疑的说道,“老爷,那个男人会不会是大将军派过来的,为得就是引导众人,怀疑流言的真实性,还有瞧着,似乎特意在针对镇国公府?”

那些字语明显是在告诉众人,那些流言很有可能真的是镇国公府给散出去的。

虽然是真的,但没有证据,大家也只会在口中说说而已。

可这也影响极大!

蒋云峰阴沉着脸,怒道,“肯定是那孽种!”

随即就想到,“而且看那女人的表情也不对劲!”他说的女人是林月兰。

管家也立即想到哪不对劲,说道,“老爷,你这么一说,老奴倒是想到,那女人不会这么弱的。”

蒋云峰点了点头道,“没错。以前几次针对我们镇国公府,毫不示弱,阴狠霸道,凌厉强势。这样一个女人,在将军府中,不可能没有几个自已的人。出了这样一个流言,她竟然会不知道?外面的那些普通百姓或许相信,可对我们来说,哼……”

管家立即有些疑惑的道,“那这么说来,他们是在我们跟前演了一场戏,故意做给我们看的?”

“不,是做给那些百姓看的!”旁边的闻玉静立即想通的说道,“他们这样做的目的,当然是为了制止那些流言,哦,或者说是新制造出一波流言!”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这些普通老百姓也只是听风就是雨而已。

闻玉静的话一落下,蒋云峰和管家就一阵沉默。

他们也想到了那些在外面看热闹的老百姓。

蒋振南强暴九公主这股流言是百姓中传起的,自然的,制造出另一股流言,当然同样是在这些普通百姓口中。

“老爷,我们必须在流言没有散布开来时,制止住!”闻玉静表情突然急切的说道。

她虽然安排管家散布那种流言,目的,当然是引起林月兰那个女人吃醋,同样的引起陛下的不满,有这样的烦事缠身,自然的,蒋振南这个贱种,一时半会就回不来镇国公府了。

再有,这流言一出,宇文灵的名节算是毁了,那贱种就算不想背黑锅,也必须背上。

只是,这流言才多久,他们就在他们跟前演绎了那样一出,那自然的,就会有人怀疑蒋振南强暴九公主的真实性了。

闻玉静想了这,真恨得不行。

她不容易抓到了这样一个机会,这可机会如果成功,那么一举拉下蒋振南那个贱种也不是难事。

可偏偏他们反应这么快,这流言才一天不到,第二天,他们就想出了应付的办法!

听着闻玉静的话,蒋云峰凌厉的眼神,直直射向闻玉静,冷冷的说道,“哼,想办法,想办法,你倒是给想出办法来啊!在这大声嚷嚷什么!”

闻玉静的又被蒋云峰训斥,脸色白了白,她张了张嘴,“老爷,这……”

“既然没有办法,那就闭嘴!”蒋云峰呵斥道。

低着头颅的管家,眼底戾光一闪,两只手紧紧握成拳头,这青筋暴突,随时要暴裂一般。

随后,他又松开了拳头,抬着头,对着蒋云峰,表情阴戾的说道,“老爷,或许不是没有办法?”

蒋云峰向来知道这个管家是个很有主意的人,他立即问道,“什么办法?”

“把流言做实!”

“什么?”蒋云峰听罢,整个人都吓了一大跳。

闻玉静当即也是吓了一大跳。

随即蒋云峰就立即否决道,“不行!那可是公主,公主啊!”

强暴公主,那可不是小事。

往小的罪名之心,只是斩杀罪魁祸首即可,可往大的去,可是连累整个家族之事。

他虽对蒋振南这个孽种不待见,可没有想过连累整个家族。

否则,怎么去面对蒋家的列祖列宗啊!

管家眼神闪过一道精光,劝说着蒋云峰道,“老爷,老奴说的是坐实也已。而强暴公主之人,当然是那人了啊!”那人,当然是指蒋振南。

蒋云峰狐疑的道,“你有什么计划?”

管家在蒋云峰耳边耳语了几句。

蒋云峰狐疑的道,“这样可行吗?”

管家却说道,“老爷,奴才不敢保证!”反正出事被问罪的也不是他。

闻玉静在一边,很想知道,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计划,但接触到管家的眼神之后,点了点头,又安静的站在一边。

蒋云峰思考片刻,说道,“行,就按你说的去办!”

“是,老爷!”管家很是恭敬的应道。

等管家出去之后,闻玉静也对蒋云峰说道,“老爷,我不舒服,先回屋里休息!”

蒋云峰不耐烦的作了一个去吧去吧的手势。

等闻玉静回到东院时,就看到管家在那里等着。

管家恭敬唤道,“夫人!”

闻玉静神情平静的道,“嗯!”随后就吩咐下人道,“本夫人与管家有要事相商,都下去吧!”

片刻,院中的奴才就出去了。

“说吧,怎么回事?”闻玉静迫不及待的问道。

管家说道,“老奴跟老爷说,只要收买一下九公主宫中的奴才,然后,再放一则流言,证实九公主被强暴,至于被谁强暴的,已经无所谓了。因为,九公主名声已经坏了,蒋振南必须扛下这个罪名!”

闻玉静皱着眉头闻道,“这事会不会弄得太大了?我们只是想阻止蒋持南那个贱种回府,可不想得罪宫中的九公主和德妃娘娘啊?”

管家盯着闻玉静,凌厉的说道,“只是,夫人,在我们放出那则流言时,就已经得罪了九公主和德妃娘娘!”

闻玉静脸色一白,确实如此。

她只是宅院中的一个小妇人,一点都不想跟皇宫的贵人斗上,更何况,他们要斗上的,除了九公主,还有九公主的亲娘——刘德妃。

她这是平白无故的增加敌人吗?

闻玉静心里有些害怕的道,“平哥,要……要不我们收手吧!”

管家却摇了摇头,“静妹,已经收不了手了。何况……”他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然后很是严肃认真的道,“九公主确实是被强暴了!”

听到后面一句话,闻玉静震惊的后退了几步,她结巴的问道,“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管家道,“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接着,闻玉静脸色立即大变,她对着管家怒喝道,“江苏平,你是想害死我们吗?你知不知道,这可能会给镇国公府带来多大的灾难?”

江苏平说道,“你不是一直想要那贱种消失在我们眼前吗?这是最好的办法,否则,他一个仗着陛下宠信的镇国大将军,就凭着一个镇国公府就能对付的了的吗?

更何况,他身边又有一个固国公主。

那个固国公主的厉害,你我都尝过她的厉害,那样一个厉害的帮手,只要他一回到镇国公府,那镇国公府迟早就是他的。

那到时候,烨儿可怎么办?”

闻玉静心里久久不能平静,接着她又问道,“你找的是什么样的男人?”

她问的当然是指强暴九公主之事。

“是几个流氓痞子而已!”江苏平像是漫不经心的说道。

可是,这又把闻玉静给吓得脸色迅速变成雪白,如一张白纸。

她不可置信颤抖的问道,“流氓痞子?还是几个?”

她以为江苏平找了一个男人,没有想到,他竟然找了好几个,还是流氓痞子!

这事如果被圣上或刘德妃查到了,那后果简直不敢想像!

江苏平看着闻玉静脸色极其苍白害怕的模样,安慰道,“你放心吧,不会有人查到,我做的很干净!所以,找不到真凶的蒋振南,只能背起强暴为九公主这个罪名了。”

这是告诉闻玉静,他已经杀人灭口了!

闻玉静面容微微动了动,但这慌张害怕的表情却不见退去。

心中久久回荡着一个震惊的事实,就是江苏平真的派人去强暴了九公主,而且还不是一个男人!

看着闻玉静这副模样,江苏平立即有些心疼了。

他看了看四周,随后,就把闻玉静拥进怀里,安慰着她道,“放心,一切有我!你只要安心的等烨儿继承镇国公府,然后,你就当老太夫人,掌管着镇国公府的内院!”

听着他的安慰,闻玉静的心才稍微落了下来。

她在江苏平的怀中动了动,然后就道,“嗯!”

江苏平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好了。我该去办老爷交代的事了!”

等江苏平离开了院子,闻玉静进了屋中之后,从院内角落里走出一个人。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蒋雯。

她本来是想回到自已院中的,但想到上次她娘想要找她解释的样子,就鬼使神差的为到东院。

只是她到东院不久,就远远的听着下人叫管家,她就多了一个心眼,立即躲了起来。

可是没有想到的是,没过多久,她娘也过来了。

一看到他们两个,叫下人离开,而他们单独似乎,又愤怒不已。

她躲在暗处,倒想要瞧瞧这对贱女贱男,是怎么样的不要脸,在这光天化日之下揉揉抱抱的。

只是随着他们之间的对话,越听越是心惊不已!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蒋振南强暴公主一事,竟然是这对贱男女散布出去的。

更让她震惊不已的,九公主确实被人强暴了,而强暴她的人,则是地痞流氓,且不是一个。

蒋雯立即联想到,当初让人跟踪管家,看到他找过的那些地痞流氓?

难道,那些人就是强暴公主的人不成?

等一个离开,一个回屋之后,蒋雯就悄悄的离开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