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她毁的不是一个人而是国/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到屋中的蒋雯,立刻吩咐让人把那个跟踪过管家的小厮过来。

“大小姐,您找我?”小厮一进来心里就有些忐忑的道。

大小姐不会想要把那些东西要回去吧?

蒋雯立即问道,“本大小姐让你去找的几个地痞流氓有消息了吗?”

小厮当即下了一跳,跪下道,“大小姐恕罪!”

“看样子,是没有找到喽!”蒋雯很是肯定的道。

小厮汇报道,“奴才去打听了一下,那四个地痞流氓是金虎帮的成员,自从昨天下午开始,帮里就没有要看到过他们的人影!大小姐,奴才实在找不到他们啊!”

蒋雯皱了皱眉,随即摆了摆手道,“你下去吧!”

等小厮下去之后,蒋雯立即联想到江苏平说过的,“已经处理干净了”这话,她疑惑的道,“难不成,这四人被灭口了不成?”

很快,她就想通了,“是了,只有这四人被灭口,没有凶手,这蒋振南要自证清白就难了。所以,蒋振南有强暴九公主这一罪名,他能不能继续当镇国将军还是个问题,还有,就是他和固国公主的婚事也成不了,以那女人嚣张蛮横,肯定不会放过蒋振南的。”

她想通了这个,知道那以贱男女是为了阻止蒋振南那野种回镇国公府才想出的。

但是,这让她更是愤恨。

她方才似乎还听到,管家叫她哥哥叫什么,烨儿?

他竟然叫哥哥烨儿?

这个狗奴才有什么资格,叫哥哥烨儿?

除非……

蒋雯想到那样一个事实,表情更是震惊不已,简直不敢相信。

难道,哥哥是……

蒋雯一想到,管家对他哥哥的疼爱,不比她少,甚至因为很多时候哥哥犯了错误,爹爹要重罚哥哥,是那管家劝说爹爹的,要不就是代替哥哥受罚等等,现在想想多很多事情,管家对哥哥根本就是突破了主仆之情,更像些父子之情。

蒋雯越想越是心惊。

怎么会这样?

那爹爹怎么办?

他们一直谋划着不让蒋振南回府,目的就怕蒋振南夺了这爵位及镇国公府。

何谓夺?

不就是怕蒋振南夺了蒋振烨的一切吗?

所以,他们的目的,根本就不是怕蒋振南夺了这一切,而是怕蒋振南夺了蒋振烨的一切!

如果蒋振烨真是他们的儿子,他们一直想着他来继承爵位,那么爹爹不是处在很危险的地步吗?

所以,他们是在等处理了蒋振南之后,就有可能开始谋划让哥哥继承爵位之事,是吗?

蒋雯一想到蒋云峰可能会身处险境,就焦急的不得了。

不行,一定不能让他们计划成功!

可现在怎么办?

蒋雯在屋中着急的走来走去。

突然间,她眼睛一亮,暗道,“有了!”

没有过多久,她就走出了府中。

……

皇宫御书房

听着林月兰那意义未明的话,刘德妃先是一冷,接着就厉声的质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本宫冤枉他不成?固国公主,我知道他是你未来夫婿,可是,你不觉得你挑错了人吗?这就是一个禽兽不如的东西!”

听着刘德妃左一个禽兽,右一个禽兽不如,蒋振南听着眼冒怒火。

“放肆!”就在这时,宇文珑焱一声严厉的怒喝,“德妃,蒋爱卿是镇国大将军!”这是在竟敢她,说话注意分寸,别侮辱人!

刘德妃立即跪下大哭道,“陛下,你一定要为灵儿作主啊!灵儿被这样的一个禽……人给毁了,以后让她怎么活啊?陛下,灵儿可是你的女儿啊,你从小到大都把她视如珍宝的啊?难道陛下就这么忍心让灵儿……”让灵儿就这么被人毁人,还不报仇!

宇文珑焱脸一黑,脑门上的太阳穴,一凸一跳的。

这两天,刘德妃在他这闹过了几次。

一开始她还能按抚一下,可是一直这么闹疼,他也有些厌烦了。

不是他不疼宇文灵,但相交于国家社稷来说,宇文灵在他心中的分量就不足了。

因为他很清楚,要逼迫蒋振南很简单,但是,他同时也得罪了另一个人——林月兰。

林月兰,这个女人,事关到未来的江山社稷,可以给整个龙宴国富国强兵的希望。

所以,他必须顾忌到她了。

蒋振南,他了解。

如果在没有遇见林月兰之前,无论他这个作为皇帝的任何旨意,他肯定二话不说毫无怨言的去遵从。

可遇见了林月兰之后,一切都变了。

对于国事,他会遵从,但对于私事方面,他有自已的抉择。

宇文珑焱叹了一口气,正想说什么时,林月兰看着刘德妃开口了,“看来德妃娘娘是很肯定就是南大哥强暴九公主的了?”

刘德妃应答的道,“固国公主,这是灵儿身边的贴身宫女告诉我的。说那蒋振南就是个禽兽不如的东西,他明着拒绝公主,暗地里却是对公主动手动脚,公主发现了他的真面貌之后,就想着赶紧离开将军府,没有想到,他……他……那禽兽根本就不让公主离开,之后,就对公主施以暴行!固国公主,难不成一个小宫女会对本宫撒这样的弥天大谎?就算是她撒谎,她又为什么谁不陷害,偏偏要陷害大将军?”

说到这,刘德妃很是愤怒。

林月兰凌厉的眼神紧紧盯着刘德妃,然后声音轻淡的问道,“难道娘娘就这么轻易认定了宫女的话?或者说,娘娘对南大哥是否强暴九公主一事,已经有了答案?”

刘德妃望着林月兰这一双凌厉的双眼,心中狠狠的吓了一跳,随意故意不知的问道,“固国公主,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德妃娘娘这么聪明的人,应该明白才是!”林月兰意有所指的道。

刘德妃的表情立即僵凝了一下,随后,迅速恢复自然,很是冷静的说道,“我不明白公主的意思!”

林月兰瞧着刘德妃这么的固执,也不拐弯抹角了。

她直接冷冷的说道,“好。既然德妃娘娘不明白,那我就跟娘娘说个明白。昨天,九公主确实来了将军府,可她进将军府的名义,则是找我叙姐妹情。而我呢,也确实想要见一见这个鼎鼎大名的姐姐。”说到这里,她又再次问道,“德妃娘娘,我这么说,你可明白了?”

此时刘德妃听了林月兰的话后,脸色一下子变白了。

只是她僵硬的脸皮,扯出一丝笑,假装不明的说道,“公主,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家灵儿去找你这个‘妹妹’说一说姐妹情,有何不可吗?”

宇文珑焱听着刘德妃的话,轻叹了一句,暗道,“看来德妃是打定主意要赖上蒋爱卿了。只是……”他眼神撇了一下一本正经的林月兰,“她可能打错主意了啊!”

林月兰听了刘德妃的话后,神情一冷,语气冰冷的说道,“看来德妃娘娘一直想要装糊涂下去。既然如此,那我就让你明白个够。”

刘德妃看着林月兰那冰冷的神情,后背阵阵发凉,心头顿时有一种不好的感觉,直觉告诉她必须阻止她说下去。

只是,她想阻止,晚了。

“九公主是叙姐妹情的名义来找我,只是,我才一刚出现,她叫架着皇家公主的威严,说我是乡下丫头,飞上了枝头也变不成凤凰,还说女人色弛而衰,男人不是真心等等一些话,试图拆散我和南大哥!

这让南大哥大为恼火,就立即让管家送客!

可就在这时,九公主突然给我下跪,说要嫁给南大哥,求我同意!

但我和道她这样放下尊严,对我这个乡下丫头下跪逼迫,必定有原因。

只是,她不肯说。

之后,我才知道,原来她害怕去和亲!”

说到和亲二字时,宇文珑焱和刘德妃俨然吃了一惊。

他们都不曾想到,宇文灵竟然知道,陛下有让她去和亲的打算。

因为不想和亲,所以就想去将军府,求了林月兰。

一想到这,刘德妃是满腔的怒火和满脸的心疼!

她的灵儿是受了多大的委屈和勇气,才会向这个女人下跪。

她的灵儿……

只是,当听到林月兰下面的话后,刘德妃的滔天怒火怒目而对了。

“呵呵,我的男人只能有我一个女,我不会让任何女人来分享他,所以,我俨然拒绝了她。并且,我还直接告诉她,让她去和亲的人,是我!”

“什么?”刘德妃听着林月兰话后,震惊的退了几步。

她疑惑的眼神先是看向宇文珑焱,可他的眼神告诉她,这确实是事实。

接着她表情怨愤,双目喷着火一般的愤怒,她指着林月兰犀利的质问道,“同样身为女人,你怎么可以这么狠毒,让一个女孩去远离亲人,远离熟悉的环境,去异国和亲?我的灵儿跟你有什么仇,有什么怨,让你这么对她?”

最为可恶的是,陛下还同意了!

那可是他的亲生女儿,也从小到大疼到大的女儿,他竟然就因为眼前这个女人同意了?

刘德妃心里满满是对说陛下的失望,自已浪费了二十来年的青春,守着这样的一个绝情男人的绝望。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必是十倍奉还!”林月兰冷戾对着刘德妃说道,“这是九公主对蒋振南下药,导致他入牢狱的代价!”

刘德妃再一次被震的退了几步,以一种很不可思议的眼神狠狠的瞪着林月兰,她咬牙切齿的说道,“可是他不是没有事吗?”她怒指着蒋振南。

她现在才明白,她的灵儿所遭受的一切不幸,都是眼前这个女人给造成的。

林月兰既然敢把这事公开,就不怕刘德妃的报复。

她冷冷的笑着道,“那是因为我给了南大哥一颗解百毒的解毒丸!否则,他就中了和皇帝老头一样罂粟毒!”

宇文珑焱眉心一跳,他根本就没有想到,灵儿所下的药,竟然会与周心月对他所下的药一样。

只是,他中药之后,虽有成效,可还是会有轻微的发作?

瞧着蒋爱卿,好像就是当场就解了毒性?

难不成丫头偏心不成?

刘德妃也没有想到听到这样一个事实。

她是知道当初灵儿给蒋振南下药之事,可看着蒋振南无事一般,只是认为她下的药只是一般的迷药而已。

根本就不曾料到,竟然会是与陛下一样的毒药。

她虽没有亲眼见过陛下发作的模样,可也听说过周贵妃也是中了这种药。

周贵妃造反失败之后,被陛下打入了冷宫,而她一次偶尔经过冷宫时,看到过周贵妃发疯的样子,拿着自已的头撞墙,抓泥土等等……

“德妃娘娘,你认为这事没成功,就不要受到惩罚吗?”林月兰再次激烈犀利的问道,“可你有想过,万一她真下药成功,而我没有解药的话,那她毁的可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国!”

她毁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国!

这话,狠狠的震着所有人心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