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刘德妃的不依不饶!/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刘德妃非咬定蒋振南,她咬牙冷冷的说道,“陛下,小荷就是说灵儿是被蒋振南给强暴的。小荷为什么要陷害蒋振南,那就只有一个理由,蒋振南就是强爆灵儿的罪魁祸首!

陛下,难道你非逼着臣妾承认灵儿是被其它人给强暴的吗?”

最后一句完全是威胁!

因为,被蒋振南强暴,总比被一个不明人士强暴,更为妥当!

虽败坏了一下蒋振南的名声,但至少,宇文灵她被毁的有一定的尊严!

是被镇国大将军给毁的。

刘德妃说完,凌厉的双眸狠狠地瞪了一眼林月兰和蒋振南,对着他们说道,“既然灵儿是从将军府出来后被毁的,那么蒋振南你必须承担这个责任!否则,皇家颜面何在?皇家威严何在?”

听着刘德妃的话,蒋振楠一脸黑,他隐忍着怒气,对着德妃娘娘说道,“德妃娘娘,宇文灵不是我的责任,既然她自己跑出宫,出了事,那是她自己的责任!微臣没有必要为她的任性,付出任何代价!微臣的责任,只是保家卫国,带着士兵上战场浴血奋战,而不是因为一点儿女私情,非逼着在下承担一切责任!如果真是这样,那微臣只能向陛下请职!”

刘德妃听罢一愣,不可置信的问道,“大将军,你在威胁本宫!”

比起一个保家卫国的大将军,陛下选择谁很明显!

刘德妃没有料到,蒋振南竟然对这个女人如此忠心,竟然因为逼他娶灵儿,而卸下将军一职!

就在这时,林月兰突然说道,“德妃娘娘,南大哥,你们又何必如此着急呢?陛下都还没有做决定呢?我们听从陛下的安排如何?”

皇帝陛下听着林月兰如此说,脸色一黑,暗道,“这丫头,竟然把这包袱甩在我身上来了!”

但现在很明显刘德妃不退让,蒋爱卿更是不愿意退让。

但很显然,蒋爱卿根本不愿意背这个黑锅,可是,为了皇家颜面,除非真的揪出真凶,不然,蒋爱卿只能娶了灵儿!就算他不当这个大将军,他也只能娶灵儿为的就是皇家颜面!

皇帝陛下黑了黑脸脸,看着他们说道,“蒋爱卿,朕说过,除非你找出真凶,否则朕的女儿,你不娶也得娶!,”

听着皇帝陛下的话后,林月兰似笑非笑的看着皇帝陛下,说道,“呵呵,陛下你真是说笑了!如果真是有心人设计九公主的话,您认为我们还能找出真凶吗?”早就被人灭口了!

皇帝陛下先没有回应,但是德妃娘娘说了一句,“呵呵,陛下这真凶就在眼前,您竟然还要他们去寻找真凶?你的心偏了也太偏了吧?灵儿可是你的女儿,是皇家公主,如果要皇家颜面的话,陛下你心里很清楚,有那样的流言,只有蒋振南娶了才能维护皇家颜面!”

即使知道蒋振南无辜,但刘德妃为了宇文灵仍然不肯退让一步!

“呵呵,德妃娘娘,看来九公主的分量确实比得上宇文家的江山!堂堂一个镇国大将军,已经被逼着要卸职了,你还仍然不放过!只是很可惜,”

说到这林月兰停顿了一下,“我林月兰的男人,不会让任何一个女人来分享,同样的我也不会让任何人去冤枉他,我更不会让他不明不白的背上一个黑锅!”

“本来我们已经保住了宇文灵的清白和名誉!但德妃娘娘您,非得让九公主冠上失去贞洁失去清白,这样一个被毁的女人名声!”

听着林月兰这么一说,刘德妃刹时想到方才张公公汇报过来的那一则流言。

是了,那则流言,也只是说明灵儿的嫉妒而已,并没有涉及到她的清白和名节!

而宇文灵真正被毁了清白之事,除了她的心腹,并没有其他知道。

所以,只知道宇文灵是被蒋振南给毁了的。

但,更多人心里却不会相信的

如果蒋振南真是这样的人,那么他早就三年前就把宇文灵给娶了,何必现在做出这样的事?

所以,那流言一出,更多人相信,她的女儿是因为蒋振南的呵斥,而受到严重打击,才会变得失魂落魄。

至于那个死去的小宫女,为何会陷害蒋振南?

只要有脑子的人,都会想到,这很可能是灵儿主意?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自从宇文灵见过不是丑八怪的蒋振南之后,就一心陷了下去。

所以,为了嫁给蒋振南,是无所不用其极啊!

想到这,德妃娘娘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可是,一想到躺在床上一脸苍白的女儿,那个一心想嫁给蒋振南的女儿,也是出宫一趟被毁了清白的女儿,她就变得愤慨,变得憎恨,她的女儿变成那样,一切都是因为蒋振南的不识趣。如果不是他拒绝了灵儿,她的女儿不会变成这个样子,不会好端端的被毁。

“既然如此德妃娘娘非坚持说南大哥毁了九公主,那么我只能请九公主醒来给南大哥证明清白了!”德妃娘娘正在思绪之中,林月兰炸然给她来了这么一句!

刘德妃听罢一阵错愕,很不明白林玉兰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皇帝陛下到问了起来,“丫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林玉兰冷冷的说道,“我的意思很简单,就是让九公主醒来,到底是谁毁了九公主,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

刘德妃一阵愤恨,“公主,我家灵儿已经昏迷不醒,你为何仍然不想放过她?”

“是我不想放过她吗?是你们不肯放过我吧!明明知道南大哥是我的未来夫婿,你们却非要让宇文灵嫁给南大哥,这安的什么心只有你们自己知道!所以,我们只能自证清白了!”林月兰一点不顾及德妃娘娘冷冷的说道,“既然到现在九公主还昏迷不醒,那么我只能先让她醒过来了!”

刘德妃一阵惊愕,她疑惑的指着林月兰道,“你……你这话什么意思?”

林月兰冷哼道,“德妃娘娘,我这话什么意思?你心里应该比我更清楚才是!我虽然年纪不大,医术不算太好,但让九公主醒过来还是有办法的。”

刘德妃这时才想起,这个固国公主,会医术!而且她的医术精湛,连太医院最好的御医也不能比过。

当初皇帝陛下所中的那毒,听说就是她给解毒丹给解了毒!而当初灵儿给蒋振南所下之毒,蒋振南并未中毒,也是她给的解药!

所以,让她给女儿看,一定会知道女儿是装昏迷的。

想到这,德妃娘娘冷冷的拒绝道,“不麻烦固公主了,太医给灵儿看过,说只是身体虚弱而已,过两天自会醒来!”

所以,这两天他必须得让陛下同意灵儿嫁给蒋振南!

听着刘德妃的拒绝,林月兰再次冷笑道,“德妃娘娘,刚才我好像说过吧!您家的灵儿似乎是在装昏迷,不过,不管是真昏迷,还是假昏迷,至于目的,你知我知大家都知,不是吗?”

刘德妃的脸一阵清白,她根本就没有料到过,蒋振南好解决,可这个女人很难缠!

她的心里咯噔一声,心里隐隐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如果你非要在死咬着南大哥不放,那本姑娘也不是好惹的。”只要林月兰口中的本姑娘一出,就知道她是真的怒了。“如果真要揪出真凶,你才肯罢休,那好,本姑娘就会让你明明白白的,到底谁才是真凶!”

这个问题,已经在御书房,绕来绕去,已经绕了很久了,她也烦了。

她这个人有一个毛病,只要这心一烦,做任何事,都不会客气,也不会给任何人面子。

明明,她和南大哥已经在镇国公府在众目睽睽之下,安排那出戏,为是还原宇文灵的清白,也是为证南大哥的清白。

但是,这个刘德妃非咬着不放,至于目的,谁也不是傻瓜!

既然他们自已不要面子,那她又何必再给他们面子。

林月兰冷笑一声道,“既然想要我们找出真凶,而知道真凶的人,除了行凶的,也就只有那个死去的小宫女和九公主知道。行凶者不可能自已跳出承认,那小宫女也撞墙而死,所以,那唯一知道真凶的,就是九公主自已了!所以,当然要问九公主自已了!”

宇文珑焱看着要林月兰这个样子,心里也有一股很不好的预感。

他皱了皱眉头,对着林月兰问道,“丫头,你有什么办法吗?”

“催眠!”林月兰清冷的应道。

催眠?

这是什么?书房中的其他三人,都皱了皱眉头。

“丫头,催眠是什么?”宇文珑焱皱着眉头带着疑惑的问道。

林月兰说道,“催眠,就是以催眠术诱起的使人的意识处于恍惚状态的意识范围变窄,之后,对她发问,她会下意识的做出回答,而这种回答是最真实的。所以,德妃娘娘,为了证明南大哥的清白,本姑娘只能对九公主进行催眠了!”

听了林月兰对催眠的解释,所有人心头一震,还能这样。

宇文珑焱和蒋振南立刻就想到,这个催眠的用处,一个用来审犯人,一个当然是用来审问奸细或者敌国将领等等,这可比用刑逼供省事多了。

一想到这,宇文珑焱看着林月兰的龙眸都冒着精光,这个丫头果然不简单!

有她穷出不断的才能,这个国家,或许在他有生之年,有可能创造一个盛世之国出来。

蒋振南本是锋利的目光,此刻透着柔和深情。

他的月儿,怎么就这么聪明呢?

她怎么就想出有这样的审问方式呢?

至于,刘德妃本来以为林月兰想要凭着医术,让灵儿“清醒”,但是,她知道就算清醒后的灵儿,肯定也是一口咬定,蒋振南就是强暴她的人。

可她万万没有想到,这林月兰还有那样的手段。

催眠,听所未听,闻所未闻,可是,听着就是骇人!

如果这种催眠没有用处也就罢,可万一让她对灵儿催眠问出些什么,那就遭了。

“不行!”刘德妃立即拒绝道,“我家灵儿公主金贵之躯,岂可随意让你用一些我们听都没有听过的东西,万一杀害到灵儿,可怎么办?”

林月兰再一次冷笑道,“德妃娘娘,你不是要想知道真凶吗?这可是知道真凶的最好办法!还有,本姑娘可以保证,对九公主不会有任何伤害!”

“保证?”刘德妃脑海精光一闪,“你要用什么来保证?”

如果她以不嫁给蒋振南的保证是最好了,万一她失败,那灵儿嫁给蒋振南就不会有什么阻挡了。

“固国公主的身份如何?”林月兰不是没有看到刘德妃眼中的那道精光,只是,她与蒋振南的感情,可不是随意用来保证和打赌的,“假如我失败了,那就请陛下收回固国公主身份如何?”

宇文珑焱听罢,则是轻轻蹙了蹙眉心,暗道,“这丫头,还一直想着把‘固国公主’的身份给甩了啊!”

想到这,他又有些担心了。

这丫头不会为了甩掉这个公主身份,真想要对灵儿做点什么吧?

宇文珑焱龙眸锋利的目光,立即射向刘德妃。

当刘德妃的目光对上皇帝陛下的龙眸中的目光时,这心头立即狠狠一震,随即就感到心痛不已。

因为,她看到了他目光之中的警告和威胁之意。

呵呵,都说帝王无情!

这个帝王更是绝情!

为了一个从乡下而来的野丫头,竟然连自已的亲生女儿都不要了。

真是好笑!

但是,她不会退让的。

刘德妃正想说什么时,张公公突然在外面声音很是焦急叫道,“陛下!”

“进来!”一听着张公公这种声音,宇文珑焱就猜测到,肯定发生了人才重要之事。

张公公进来之后,看着御书房中的几个人,神情犹豫了一下。

随即,就走到陛下跟前,耳语了几句。

很快,所有人都看到帝王的脸,瞬间变成怒色。

“混账!”宇文珑焱凌厉的怒喝一声,而锋利的眸光再次狠狠的射向刘德妃。

刘德妃的心猛然一颤。

她感觉到了很不好。

她假装镇定,但声音的颤抖出卖了她的平静。

她问道,“陛下,发什么了什么事?您为什么这样看着臣妾?”

“你不是要找真凶吗?现在满京城都在传强暴九公主的凶手!她是被流氓痞子给强暴的,而且还不是一个,”宇文珑焱威严凌厉的表情上,隐隐看到一阵怒色,“而是四个!”

碰!

刘德妃顿时跌倒在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