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又一则新流言/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强暴九公主的男人是地痞流氓,而且还是四个时,刘德妃顿时脑袋顿时一阵旋晕,跌倒在地。

她的眼里充斥着不可置信,及无法接受的无力感。

怎么会有这样的流言出现?

这太荒唐了?

她的灵儿,她的女儿,皇家公主,皇帝陛下最为宠爱的九公主,只出了皇宫一趟而已,怎么就成了这个样子?

林月兰听着这样的流言,秀眉轻皱了一下。

怎么她才进宫没有多久,怎么就有另一波流言?

还有,散布这则流言的人,是怎么知道当时是四个地痞流氓强暴宇文灵的?

难道是闻玉静派人散布出去的?

不,闻玉静不会有这么愚蠢?

当初她安排人散布“蒋振南强暴九公主”的流言,目的,只是为了阻止蒋振南回镇国公府。

这事如果被查清,也只是被关押个几年,但是,如果散布这则流言,那可是杀头之罪,甚至给整个镇国公府带来滔天在祸!

所以,既然排除了闻玉静,那么就会有另一波知道真相的人,而这个人或许跟闻玉静他们有仇?

可是,这个人会是谁呢?

蒋振南也是如此想的。

他们进宫之前,已经确定散布流言的人,是镇国公府,只是她并不知道,她散布的并不是只是单单是流言而已,宇文灵确实是被人强暴了,而强暴宇文灵的人,却已经杀人灭口了!

因为他和月儿没有证据,所以,也就装作不知宇文灵失身了。

可刘德妃咄咄逼人之下,月儿打算让宇文灵亲口说出真凶时,却有一波事实真相的流言传出。

所以,最有可能的是,散布这则流言的人,是确实知道真相!

林月兰和蒋振南互相对视一眼,彼此了然!

刘德妃突然抓着皇帝陛下的衣角,近似哀求的对着他说道,“陛下,你一定要查出到底是谁散布这则荒唐的流言!散布这则流言的人,这心太狠毒了,他是存心要置于灵儿于死地啊?陛下!”

她一说完这话之后,就看到互相对视,眼神交流的两人,突然勃然大怒的指着他们两个,厉声的质问道,“是你们,是你们对不对?对,一定是你们。因为,你们都不想让灵儿嫁进将军府,所以,你们就散布那样的流言,把灵儿完全毁了,是不是?”

说着,她顿时从地上爬起,以跟人拼命的架势,突然朝着林月兰的头上抓去,很显然,是想要抓林月兰的头发,嘴里大声的骂道,“你这恶毒的女人,我跟你拼了!”

刘德妃突然的发作,让所有人为之一怔!

但林月兰在刘德妃扑过来时,身子一侧,让她扑了一个空,随后,神情冰冷的对着刘德妃说道,“德妃娘娘,看来你需要冷静一下!”

说着,林月兰就伸了两个要手指,在刘德妃的身上点了两下。

刘德妃整个身子顿时被定住,除了一双眼睛能动,嘴巴能说话。

刘德妃感到身子不能动时,既惊恐害怕同时又愤怒的问道,“你对我做了什么?你放开我!”

林月兰对着刘德妃淡淡的说道,“德妃娘娘,本姑娘只是在你身上点了点两个穴位而已,能暂时让你动不了,这也同时让德妃娘娘冷静下来!”

刘德妃怒吼道,“冷静?你们那样伤害我的灵儿,你让我怎么冷静?林月兰,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本宫告诉你,如果我的灵儿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就算拼尽了所有,也要去报复你!”

刘德妃这会儿因为爱女心切,完全像丧失了理智一般,指着林月兰就是大骂,还在她面前自称“本宫”,似乎想要高她一等一般。

在场的人,都是脸色一黑。

尤其是林月兰,明明是宇文灵想要做第三者,插足她与蒋振南之间,搞得现在,好像是她当了第三者,恶毒的拆散了他们。

林月兰虽说是一个大度之人,但却并不是良善之人。

她神情冷厉的盯着刘德妃,冷厉的说道,“德妃娘娘,方才本姑娘一直跟你客气说话,别以为本姑娘好欺负!凭什么你的女儿宇文灵私自出宫,遭遇不测,竟然怪到了本姑娘头上来?她觊觎南大哥,三番两次的使些手段,现在这样的下场,那都是她自已作的!

还有,如果真是我们在害九公主,我跟南大哥根本就不用费心在人情演绎那样一出,也不会安排人,散布九公主只是被大将军训斥的流言,以挽救九公主的清誉。

只是,我们的好心,你却当成了驴肝肺,被你折辱与谩骂!

德妃娘娘娘,本姑娘的脾气并不好,既然好心帮你们一把,你们并不领情,那本姑娘也就不会上赶着做这样的好人了!

但本姑娘还得告诉德妃娘娘一句,如果你想报复,那就尽管来,本姑娘接着就是!”

此刻的林月兰说话真的很不客气。说话也是直来直往了!

她不管这里是不是皇室,面前的是不是陛下与妃子,还有她所说的人,是不是公主。

被人不分青红皂白的泼了一身脏水,还要受尽的辱骂,她也不是个脾气好的,当然要反驳回去。

刘德妃听着林月兰这大逆不道的话,神情呆愣了。

其实,这也不算大逆不道的话。

因为按着品级来说,固国公主比德妃更加尊贵,说白了,德妃是虽妃,却只是皇帝的一个妾室而已,而固国公主的地位是可堪比摄政王。

一般来说,这个固国公主除了陛下,见任何人都不用行礼。

只是,刘德妃被人宠惯了,再加上林月兰是从乡下丫头一跃而为枝头上凤凰的,固然眼中也有看不起林月兰的意思。

不过,之前在陛下面前有所收敛而已。

接着不等刘德妃有任何反应,就听到林月兰对陛下说道,“皇帝老头,这流言是真是假,我也不好确定!不过至少,有一点肯定,如果九公主真是失去了清白的话,那么散布这则流言的人,很有可能就是证人!至于,这真凶,如果我没有预估错的话,应该已经被人给灭口了!

所以,我还是那句话,如果非发揪出真凶的话,那我只能让九公主自已说这话了!到时的局面,难堪的可不是我们!”

这话说得是完全不客气!

刘德妃更是惊呆了!

她以为这个女人是仗着自已固国公主的身份,对她这么不客气,同样是个嚣张孤傲之人,可没有想到,她对陛下竟然也是如此的不客气!

皇帝老头?!

这称呼,如果是其他人,或许早就被拉去看透了!

这可明明是大不敬!

可是,看着陛下的那明显没有任何发怒的表情,刘德妃心里暗了暗,顿时觉得有些绝望。

一瞧这个样子,这陛下与这固国公主的关系就不一般。

对林月兰这个女人,多番的宽容与仁慈!

不然,就不会让林月兰不必遵守宫规礼节,见到陛下也不必须跪拜,更别说见到其他人,连“皇帝老头”这个称呼都能接受!

还有最重要的是,陛下为了这个女人,连自已的亲生女儿都放弃,不管不顾。

如果他真是疼爱女儿更多一点,恐怕早就逼着蒋振南娶她的灵儿了。

如果蒋振南早就娶了她的灵儿,那么她的灵儿就不会有那一遭!

可怜她的灵儿,为了蒋振南这个煞星要死要活,甚至遭了那样的罪,可这个男人,却为了另外一个女人,对她视而不见,三番两次的拒绝……

她灵儿的不幸,好像都是因为这个女人的出现开始。

最爱父皇不管她,还打算让她去和亲。

她最爱的男人,更是为了这个女人,对她的痴情视而不见!

一时之间,刘德妃的牛角尖越钻越深,导致她的情绪变得越来越憎恨,心里也是越来越愤怒。

不过,刘德妃毕竟是在这勾心斗角权力倾扎的深宫活了二十几年,容忍力还是有的,否则,她也不会从一个小小的秀女,荣升为四贵妃之一。

之前的丧失理智一般,都是因为愤怒冲晕了头脑,因为,蒋振南拒绝娶宇文灵。

现在被林月兰一点穴,站立不动,再听到林月兰那犀利又大逆不道的言辞时,头脑了冷静了下来。

在场的几个没有哪个注意到刘德妃的心绪变化,或许是注意到了,但却并没有放在心上。

此刻,宇文珑焱听着林月兰这么直接的说话,也没有发怒,而是厉声问道,“你是怎么知道,这则流言的真假?这如果是有人造谣诬陷灵儿的呢?”

林月兰说道,“是真是假,陛下,只要把散布流言的人,揪过来就是!”意思是把人带过来对峙!

宇文珑焱皱了皱眉头,疑惑的问道,“丫头,你知道是谁?”

听着陛下这样问林月兰,刘德妃犀利的双眼紧紧的盯着林月兰,似乎也要从她口中听到答案。

林月兰却摇了摇头冷笑着道,“陛下,难道你也是在怀疑我吗?”

“怎么可能?”宇文珑焱否决道,“只是丫头,朕相信你的能力!”

“呵呵,皇帝老头,你真是太高看我了!”林月兰撇了撇嘴说道。

哼,就算她知道,她现在也不会告诉他,让他自已去查!

宇文珑焱听着林月兰的话后,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随后就命令了下去。

不过,看着仿佛一根柱子一动不能动的刘德妃,眉心再次皱了皱。

他对着林月兰说道,“丫头,可以解开德妃的穴道吗?”

林月兰没有回答,而是直接上前又在德妃身上点了两下。

然后,刘德妃就发现自已竟然能活动了,随即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不能活动,真是一种可怕的感觉。

但同时,对林月兰这个女人就忌惮起来。

因为这个女人有着层出不穷的手段,一个不注意,就可能被她害了去。

心里量了量,暗道,“看来以后要对付这个女人,为灵儿报仇,还要小心些。”

……

蒋雯出去一趟没有多久,就回到自已的兰欣院。

可同样的,回到兰欣院没有多久,她就被蒙着脑袋被人给掳走了。

她惊恐不安的大叫起来,只是很奇怪的是,却并没有惊动镇国公府的护卫。

她被人扛在肩膀上,脑袋向下,脚向上,一晃一动的,然后,又似乎感

觉到飞了起来,刹时间,让她既惊恐害怕又感觉到恶心的要吐了出来。

她想要说话,只是被人封住了嘴巴,只能听到“唔唔”的声音。

不知过了多久,她感到被人放下来了,然后,就解开了麻袋,露出她的脑袋,接着就拿开了塞在她嘴巴时抹布。

终于可以呼吸了。

可她第一反应不是问清情况,而是大怒骂道,“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混蛋,竟然敢绑架本大小姐,不知道本大小姐是镇国公府的大小姐吗?”

“呵呵,蒋大小姐,好大的威风啊!”林月兰冷冷的声音突然从她背后传来。

蒋雯一听到林月兰的声音,立即麻袋中站了起来,转过身就看到林月兰,刹时,有片刻间的惊愣。

她之前一直被林月兰吓了,一看到林月兰心里就有些发怵,尤其,这个女人似乎能控制住她的嘴巴。

就是一骂蒋振南野种贱种,就会臭嘴烂嘴巴。

只是,蒋雯发怵发愣也是短暂,片刻之后,她就指着林月兰质问道,“是你?!你这个野丫头,竟然敢让人绑架本大小姐?”

“放肆!”一道威严凌厉的怒喝声,立即传进了蒋雯的耳朵里。“固国公主也是你这个小小的镇国公之女可以随意指问的?”

蒋雯这才发现,这里似乎还有其他人。

等她朝着声音看去时,脸瞬间变白,整个人瞬间变得瘫软无力。

她立即朝着那个男人下跪磕头,慌里慌张的说道,“臣……女叩……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心里却在疑惑,到底是谁把她带到陛下的面前的。

宇文珑焱并不有让她起身,只是,就在这时刘德妃又突然对她发作起来。

“蒋雯,是不是你让人去散布,九公主被四个地痞流氓强暴,这样的流言的?”

蒋雯一惊!

她惊慌的微微抬头看了一下,立即发现自已似乎是在御书房。

听着刘德妃的质问,蒋雯的脸刹时变白。

她怎么也没有料到,她让人散布这流言没有多久,就被人抓到这里来了?

蒋雯慌张的应道,“没有,没有,臣女绝对没有让人散布这流言的!”

------题外话------

生孩子之后,现在码字,必须抢时间了,否则,孩子一哭闹,就什么了码不了了!

不过,我会坚持下去滴!

还有,说明一下,这个情节,字数会多一些,只是为后面的情节开展作铺垫等,比较关键,亲们要耐心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