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镇国公府倾塌/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蒋雯听着宇文珑焱的问话,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无比,她摇了摇头慌里慌张的说道,“没有,没有,陛下,臣女绝对没有让下人散布这种流言,请陛下明查!”

只是她这话一说完,就听到“噗嗤”一声的笑声。

蒋雯立即愕然,傻呼呼的问道,“你笑什么?”

林月兰瞧着蒋雯,摇了摇头道,“本公主在笑你蠢!”

蒋雯的脸色一下子又变得一阵青一阵白,却不敢跟着林月兰对骂了。

就这时,刘德妃上前,对着蒋雯那张清秀的脸,就“啪啪”的打了两个巴掌,嘴里大骂道,“好你个蒋雯,这心肠真是太恶毒了。我的灵儿跟你有什么仇,有什么怨,竟然要如此陷害她,啊!”

蒋雯作为镇国公之女,平常一般的皇家宴会都会被带来参加,因此,刘德妃当然认识她。

被打了两个巴掌的蒋雯,还一脸懵。

愣了一会儿之后,就反应过来,对着刘德妃大喊冤枉,“德妃娘娘,臣女冤枉,臣女没有陷害九公主啊?”

刘德妃却根本就不听她的解释,一双锐利的眼睛狠狠的刮向蒋雯,凌厉的说道,“好你个蒋雯!明明自已不打自招,竟然还敢在本宫面前狡辩,大喊冤枉!”

随即,她就转过头来,对着皇帝陛下说道,“陛下,这一次,您可是亲自听到是镇国公府的蒋大小姐在陷害灵儿。臣妾希望陛下能禀公处理!”

说着,她的眼神扫了一下蒋振南和林月兰。

这眼神很是明显,让皇帝陛下别因为镇国公府未来是蒋振南的,就偏袒他们。

蒋雯听着刘德妃子的话,心里立即一阵发虚和紧张,但嘴里却一直大喊着,“陛下,娘娘,冤枉,臣女没有陷害九公主啊!”

就这时,林月兰“好心”的在一边提醒关她,说道,“蒋大小姐,你没有发现自己是不打自招吗?陛下明明问的是你让人散布流言,而你的回答却是你没有让下人去散布流言!你这不是明显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听着林月兰的好心提醒,蒋雯站起来的身子,就瞬间瘫软了下去,脸上明显的恐慌和害怕。

不到片刻,她反应过来后,立即朝着皇帝陛下下跪,“陛下恕罪!陛下恕罪!”

宇文珑焱威严的厉声道,“还不赶快如实招来!”

帝王气势可不是盖的,蒋雯吓得立即把事实招了出来。

不过,她隐瞒了是闻玉静的主意,想把一切推到管家头上去。

“陛下,臣女知道的就是这么多了!”蒋雯慌张心急的说道。

宇文珑焱听着蒋雯的叙述,真是怒不可遏,他大声的怒问道,“那你为什么会让人去散布流言?”

蒋雯紧紧的咬着自已的唇瓣,始终不愿意开口!

“说!”宇文珑焱在厉声的喝道。

“回……回陛下,臣女是……是因为……因为看不惯管家的嚣张,”蒋雯结结巴巴的说道,“知道他做了伤害公主的事后,臣女心里害怕,所以,就一个冲动,就……”她现在脑袋一片空白,心里真是害怕极了。

从她交代这事情起,她都不知道自已在说什么。

她虽口口声声说是管家的行为,但任何人都明白,管家的行为,实际上代表的就是主人的命令。

所以,不管是蒋云峰还是闻玉静,都逃不了关系。

听了蒋雯的叙述之后,刘德妃真是恨极了。

此刻,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她早就听说蒋振南要回镇国公府,上一次回府,因为故意刁难,被固国公主杖杀镇国公府一百多下人,之后,再选择择日回镇国公府。

恐怕,镇国公府那边为了阻止蒋振南回府,所以,就抓到机会就想陷害蒋振南。

但可恨的是,他们陷害蒋振南,为何要扯上灵儿,还派人毁了她的灵儿,找的还是地痞流氓,还是四个!

刘德妃此刻的滔天怒火,恨不得镇国公府那些人千刀万剐,好为她的灵儿出气。

她咬牙切齿的恨恨的道,“好一个镇国公府,竟然敢谋害皇家公主!”说到这,刘德妃朝着皇帝陛下跪了下去,哀求的道,“臣妾求陛下为灵儿作主,求陛下作主!”

宇文珑焱怎么也没有想到,宇文灵真是被人给侮辱了。

而且还是四个地痞流氓!

知道这个消息,他的愤怒不亚于刘德妃。

毕竟,不管怎么说,宇文灵是他最为疼爱的女儿,虽然因为各种原因,他有放弃她的打算,可不代表,任何人都可以欺负的了,还侮辱!

宇文珑焱震怒的道,“哼,蒋云峰和闻玉静真是好大的胆子!”说着,他一掌拍在案桌上,发生“砰”的一声震响。

“陛下息怒!”蒋振南说道。

宇文珑焱犀利的双眸盯了一会蒋振南,随后,这目光又射向了林月兰,说道,“丫头,事情到了如此地步,恐怕不能如你所愿了!”

宇文珑焱所指的是,这镇国公府恐怕不能给她玩了。

林月兰瞬间明白他的意思,点了点头,说道,“陛下随意!而且本姑娘也不想玩了!”

当初能留下镇国公府,只是因为只有他们几个人知道闻玉静参与了当初的谋反,因此,林月兰不介意拿镇国公府来玩。

但,人算不如天算!

这才多长时间,她还没有开始玩,镇国公府的人,就自己先作死,竟然敢暗害皇家公主,还以为神不知鬼不觉。

可他们恰恰没有想到的是,揭穿真相,给他们拖后腿的人,竟然会是蒋家大小姐。

找地痞流氓强暴九公主,这事闹得太大,就算皇帝老头还允许她再玩,可刘德妃及刘家绝不会善罢甘休的。

林月兰觉得这样也好,既然他们自已作死,那她也不想费心了。

刘德妃虽不知道他们打得什么哑谜,但瞧着陛下与这个固国公主的互动与交流,眼底的眸光一闪,再次确定他们之间的关系不一般,而且瞧着一旁的蒋振南,似乎对他们的互动完全司空见惯。

她暗暗的捏了捏自已的手心,神情很是隐忍。

灵儿的事,虽查清楚了是镇国公府所做,但总得说来,这源头还是他们。

她的眼角余光暗暗的扫了一下林月兰和蒋振南。

……

林月兰和蒋振南从皇宫出来之后,两人坐在马车上。

“本来对于宇文灵的遭遇,我还是有些同情的。”马车上林月兰淡淡的说道,“毕竟,她是从离开将军府后出事的,而且她是皇帝老头的亲生女儿,就算不看僧面也看佛面,帮一下她的。所以,我才会先挽救一下她的清誉,之后,为她补修处女膜,给她窜改一下当时的记忆。只是,呵呵,”

说到这里,林月兰就冷笑两声,“看来我还是太圣母了。人家千方百计想要抢我的男人,我还为了那一点点同情心,想要做一次好人。可惜,她们自己并不领情,那就别怪我了!”

蒋振南听着林月兰的话,执她的手,说道,“月儿,他们不值得你如此费心!既然好心不肯接受,你不要管罢了!”

林月兰点了点头,然后,头轻轻的靠在他宽阔的胸膛上,轻轻的说道,“嗯,不管了!不过,如果真相大白之后,宇文灵和刘德妃还不想放过我们,那我们直接还击罢了!”

“嗯!”蒋振南拥着她的肩膀,冷声的说道,“她们把我当成什么?垃圾回收站吗?”那样一个女人,竟然非逼着他娶,也要看他愿意不愿意啊

“噗嗤!”听到蒋振南说垃圾回收站时,林月兰不由的笑出了声。

没有想到,她无意之中说的一句话,他倒是记得清楚,而且用的还如此准确!

林月兰淡淡的点头道,“没错!”

说到这里,林月兰皱了一下眉头,“宇文灵被人毁了,如果按着农村规矩,肯定是要被沉塘的。当然了,她毕竟是个公主,失去性命倒不至于,最多被打发到尼姑庵,常伴青衣古灯,念佛修行!

但我想别说刘德妃不愿意,恐怕宇文灵更加不愿意了。否则,她们不会非逼着你娶她!

不过,我倒是认为,和亲倒是宇文灵真正的归宿了!”

蒋振南说道,“灵儿,你是担心,她们还是想在和亲之前,在耍手段?”当然是对他耍手段了!

林月兰点头道,“没错!”

蒋振南调侃的说道,“呵呵,如果他们真的想耍手段,那我只能可怜一下他们了!”他的月儿可是无敌的啊!

林月兰倒是好笑道,“你倒是越来越会开玩笑了。哎,说来,本以为可以到镇国公府玩玩的,只是可惜了……”没得玩了。

……

镇国公府

“圣旨到!”一道尖细的嗓音人府门外传进来。

正在屋子中休息的蒋云峰和闻玉静等人,听到下人的汇报,又有圣旨来之后,眉头紧紧的皱了皱。

近段时间,这圣旨来得太过频繁了!

而且每一次圣旨,都没有好事!

那这次又是为什么?

不会是又来为蒋振南出头吧?

蒋云峰和闻玉静等人出来接圣旨时,看到张公公两边展示的士兵时,心头顿时有种不好的感觉。

这次的圣旨,这仗势会不会太大了点了吧?

等人出来之后,张公公瞅了瞅一下,随后就问道,“镇国公,府中的人员都到齐了吗?”

蒋云峰一愣,随即就给管家使了一个眼色。

管家站出来对着张公公说道,“回张公公,除了大小姐不在房中,二少奶奶在后院未出来!”

张公公说道,“蒋家大小姐在陛下跟前,至于你们的二少奶奶,请她出来吧!”

他的话一落下,管家就让人去叫二少奶奶曾艳丽了!

听着张公公说蒋家大小姐在陛下跟前这句话时,所有人心中一跳,暗道,“难道雯儿(大小姐)入得了陛下龙眼不成?”

刹时间有人高兴,比如蒋云峰,自从蒋振南回来之后,再加上闻玉静的枕头风,就一直担心自已爵位被他给夺了。

如果现在雯儿能获得陛下荣宠的话,那么只要雯儿在陛下耳边吹吹枕头风,或许就能让那个孽子失去宠信,到时,那他也就甭想回镇国公府,更别说回来跟他抢爵位。

蒋云峰是越想越高兴,甚至想到蒋雯会不会一跃荣升为四妃之一,到时,他的镇国公府就会风光无限了!

至于不高兴的人,很显然就是闻玉静和管家江苏平了。

可以说,他们心中更是担心!

毕竟是自已的女儿,就算她真能入得了陛下的龙眼,可陛下毕竟已经快六十岁的老人了,可以说是行将就木,随时蹬腿撒手而去。

按着宫中皇帝驾崩惯例,没有子嗣的妃嫔,除了陛下安排好留在宫中的妃嫔,其余的要不是安排在尼姑庵出家,要不就是殉葬。

所以,即使有好日子,有荣华富贵也享受不了多久啊!

片刻之后,曾艳丽带着丫鬟匆匆赶来!

张公公看到人到齐了,就开始宣读圣旨!

奉天成运皇帝召曰:

经查实,镇国公蒋云峰命人散布有损皇家颜面的流言,其冒犯皇家威严之罪,其罪当诛,但朕念镇国公府历代先祖功勋,随贬镇国公蒋云峰为庶人,收回镇国公府牌匾。

镇国公府蒋氏,与反贼周德宏勾结,利用九公主宇文灵爱慕心切,在镇国大将军书房藏毒,陷害镇国大将军蒋振南,此,蒋氏所犯谋逆之罪!

蒋氏闻玉静其罪当诛!

其管家江苏平,所犯参与谋逆之罪,散布谣言诽谤之罪,其罪当诛!

其子蒋振烨,所犯参与谋逆之罪,其罪当诛!

其女蒋雯,所犯散布谣言诽谤之罪,其罪当诛!

凡是镇国公府,参与者谋反者,散布谣言者,其罪当诛!

其余镇国公府之人,念其无辜,只是驱逐!

钦此!

张公公念完这名圣旨之后,对着镇国公府说道,“镇国公,本来谋反之罪,可是全族被诛,只是因着大将军求情,以他多年的功勋,换得蒋氏全族的性命,只斩首参与谋反者!”

张公公说这话,可不是让镇国公对蒋振南心存感激什么的,纯粹是为了让蒋云峰懊悔。

一个被他放弃的真正嫡长子,被传为克母克父的煞星,却是救了你们一命之人。

“还有,陛下口谕,镇国公府内的所有东西,除了你们衣物之外,绝不能带走任何东西!来人,把蒋氏等犯人押下去,其余之人,监督他们不准带着任何贵重东西”

轰!

听完张公公念完圣旨之后,蒋云峰和闻玉静等人刹时脑袋一片空白!

真是晴天霹雳,灭顶之灾!

他们以为是蒋雯封妃敕号的圣旨,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谋反抄家的圣旨!

闻玉静与谋反主谋周德宏勾结,利用宇文灵,把陛下所中之毒藏在将军府的书房之中,暗害蒋振南?

蒋云峰才第一次真切的感觉到,这个他谋害了原配而娶进门来的妻子,竟然瞒着他做了这么一件惊天动地的事。

谋反?

她竟然敢……

蒋云峰立即大怒的就甩了闻玉静一个大大的巴掌,嘴里怒骂道,“贱人!你这个贱人,竟然与周德宏勾结?你这个恶妇,自已死也就罢了,为何要把我们整个镇国公府拖下水!”

蒋云峰是真的恨啊!

他们千方百计的要阻止蒋振南回府,好不容易有一出蒋振南强暴宇文灵的流言一出,认为可以阻止蒋振南回府了。

可没有想到,这流言还没有散去,他们接到这样一道圣旨。

闻玉静听着圣旨之后,面色一片灰败!

之前,她总以为,没有人知道这事,或者是陛下并没有追究其罪,所以就带着侥幸的心里,又开始为蒋振烨谋划了。

可到底发生了什么?

突然间陛下又追究起其罪行!

“不,不,我不要死!”

蒋振烨一听到自己所犯谋逆之罪,其罪当诛,整个人都给吓傻吓懵了,当他反应过来时,立即爬到张公公的面前,惊恐慌张害怕的哀求道,

“张公公,你帮我求求陛下,饶我一命,我根本没有谋反,对,我没有谋反,谋反的是……是她!”

蒋振烨所指方向就是闻玉静。

为了保住性命,他就把所有责任推给闻玉静了。

“对,就是她!”蒋振烨一点愧疚感都没有的说道。

被亲儿子推出来挡责任,闻玉静此刻的心,比死更加难过!

她所做的一切都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这个儿子!

可是到了生死关头,她最为疼爱的儿子,是却是最先背叛她,说她心痛,说她不绝望?

只是,她不曾想,还有更让绝望的是……

“张公公,老奴也是按命令办事,是,”江苏平指着闻玉静道,“是按夫人的命令办事啊!求陛下饶奴才一命!”江苏平也是跪着求情道。

张公公听着他们一个个哀求,眉头不曾皱一下道,“杂家也是按圣旨办事,带走!”

他一说完,就有侍卫过来把蒋振烨和江苏平带走!

就在这时,江苏平突然站了起来,对着来押解他的两个士兵,一个掌风过去,就让他们口吐鲜血,死了。

随即,不等其他人反应,一跃而起,使用轻功,飞到墙头。

就在这时,闻玉静不管不顾的大声叫道,“平哥救我!”

江苏平在镇国公府二十年,谁都不曾知道,江管家竟然是个武功高强的高手。

这对张公公来说,也是个措手不及。

江苏平站在墙头上,对着闻玉静说道,“静妹,烨儿,你等着,我一定会救你们出来的!”

闻玉静听着江苏平的话,流着满脸眼泪哽咽说道,“好,我们等着你!”

蒋振烨看到江苏平飞出去的瞬间,就完全是呆愣了。

接着就听到江苏平说会救他们出来,立即变得欣喜若狂。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管家竟然这么有情有义,会承诺来救他。

蒋振烨立即大叫道,“管家,你一定要救我啊!”

等蒋振烨喊完之后,江苏平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说道,“哈哈,放心吧,烨儿,我是儿子,是我江家的根,为父一定会救你出去的!”

他的话一说完,蒋云峰就一脸铁青的问道,“你说什么?你说烨儿是你儿子?”

江苏平很是得意的说道,“当然!就凭着你蒋家单薄的一脉单传的子嗣,已经有了一个儿了,怎么可能还会再有儿子?”

“为什么?”蒋云峰铁青着脸咬牙切齿的问道。

江苏平脸色一沉,突然憎恨的道,“为什么?蒋云峰,我和静妹从小青梅竹马,指腹为婚,如果不是你仗着镇国公的身份横刀夺爱,静儿已经是我妻子!”

说到这,江苏平冷笑了两声道,“呵呵,就算你是镇国公又如何?静儿还不是生下我江苏怀的儿子,再嫁进蒋家!”

江苏怀把真实姓名一报上来,张公公就指着他厉声的问道,“你是江苏怀?二十年前淮南一北一带最大土匪窝首领?”

突然被认出,江苏怀神色一变,然后就对着闻玉静母子说道,“静妹,烨儿我先走了,你们等着我!”

说完,就从墙的另一头跳下,准备逃走!

“碰”

一个人影从外面飞了进来,直接落到了蒋云峰

跟前!

接着就听到清脆的女孩说话声,“哎呀,这位江苏怀先生,你真是废话太多了,竟然耽误逃出去!”

众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