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华国/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江苏平,哦,或许叫江苏怀,并没有飞出去。

因为,他被人给阻挡了,直接扔了回来,又直接落到蒋云峰的跟前。

就在众人疑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时,接着他们就听到一道清脆女子声音,“哎呀,这位江苏怀先生,你真是废话太多了,竟然耽误逃出去!”

随后,他们就看到墙头上出现了两个人,国固公主和镇国大将军。

人是被蒋振南给阻挡,然后扔回来。

江苏怀虽是土匪头儿,武功不弱,可相对比起蒋振南来,那就是相差太远了。

之后,两人就从墙头上直接跳了下来。

张公公迎上去,对着林月兰躬身道,“公主!”

林月兰点了点头道,“张公公,这里好热闹啊!”

张公公的嘴角一抽,随后应和道,“是的,公主!”

“可是发生了什么事吗?”林月兰故作不知的问道。

“回公主,是镇国公府的某些人涉嫌参与谋反,证据确凿!”张公公应道。

“哦!”林月兰直接点了点头道,“那你们继续!”

张公公的嘴角再次抽了抽,随后,就吩咐士兵,继续抓人。

“你这个混账,枉费我对你如此之好,你就是这样背叛我的!”蒋云峰可谓是怒不可遏。

一天之内给他的打击真是太大了。

先是闻玉静给蒋振南下药谋反,接着就听到自已的这位费尽心机,不惜暗害元配娶进来的夫人,早就背叛了他,最后,让他最为痛心的就是,疼爱了二十多年的儿子,竟然是别人的种。

蒋云峰脚不断的用力踢着江苏怀的胸口!

江苏怀被蒋振南摔下来后就受了伤,但这点伤对于他来说,根本就没有什么,但让他奇怪的是,不知那个女人在他身上做了什么,他根本就动不了,所以,只能承受蒋云峰对他的踢打!

“噗!”没有多久,他便被打得口吐鲜血。

随后,他就被士兵给抓了起来。

闻玉静看到唯一救她的希望给破灭了,整个人都绝望了。

她根本就没有想过,前一刻,还是高高在上的镇国公夫人,后一刻,就成为了死刑犯。

还有她的一双儿女。

“公公,一人做事一人当,我的一双儿女,他们根本就什么也不知道,求您放了他们吧!”闻玉静爬跪在张公公跟前,对他叩头哀求的说道。

张公公对着闻玉静的哀求仿若视而不见,他说道,“蒋氏,这是陛下的圣旨,杂家可没有权利放过他们!”

“那请您让我见陛下,好不好?”闻玉静再次哀求道。

“陛下很忙,没空见你!”张公公直接拒绝道。

蒋云峰踢过江苏怀之后,就怒气冲冲的走到闻玉静跟前,脚一抬,对着闻玉静的胸口,直接一脚下去!

“碰!”

闻玉静直接被踢倒在地!

“贱人!”

蒋云峰嘴里大骂道,“你这个贱人,原来早就背叛我了!”脚上的动作根本就不停歇。“枉费我对你一片真心,对你掏心掏肺!”

闻玉静有无数次想过蒋云峰知道真相时的表情,或许是愤怒非常,亦或是伤心绝望,但这些前提都是在蒋振烨继承爵位及镇国公府时,那时,蒋振烨蒋雯和江苏平父子相认,夫妻叙情。

可现在一切都没有等到!

抹了下嘴边的血迹,闻玉静冷笑着看着蒋云峰,说道,“呵,对我一片真心?那后院中那些女人是哪来的?对我掏心掏肺,那镇国公府名下的店铺,房产等财物,你可交到我的手中?”

蒋云峰眼神有些心虚的道,“你手中不是管着财物吗?”

闻玉静脸上明显带着讽刺的笑,道,“哼,那是镇国公府的财物吗?那全部是元殊彤的嫁妆!呵呵,蒋云峰,你真够虚伪的!”

听着闻玉静说元殊彤,蒋云峰眉心一跳,恨不得封住她的嘴巴。

“住口!”蒋云峰一脸铁青的喝道。

“住口?”反正现在就要死了,呆是,她哪里甘心就这么死了?

所以,她必须争取活下去的机会,而这个机会……

闻玉静瞄了一下站在一边看戏的林月兰和蒋振南。

“我还知道更多,你就不想知道吗?”她这话是明显问着林月兰的。

“住口!”蒋云峰不知道闻玉静知道多少,但是此刻,他知道不能再让闻玉静说下去,否则,不关他的性命不保,很有可能蒋氏一族,除了蒋振南,都可能不保!

“张公公,还让人把她给押下去!”蒋云峰说这话完全是镇国公的身份,完全忘记了他现在已经是庶人了。

就在此时,林月兰眯了眯眼,凌厉的问道,“你想要说什么?”

其实,林月兰在听到闻玉静说这二十多年,镇国公府所有支出开销都是在用元殊彤的嫁妆时,心里就有些疑惑了。

镇国公府偌大的一个府门,二十多年却还一直在用着元殊彤的嫁妆,可见她的嫁妆根本就不少,而且非同一般,以当时婚嫁来说,肯定会轰动整个京城。

但京城,似乎根本就没人知道当时元殊彤和蒋云峰的成亲之事。

加上现在嫁妆一事,林月兰很肯定,元殊彤的身份肯定不一般了。

闻玉静看向林月兰,直接说道,“如果你能救下我,我就告诉你!”

林月兰锋利的眼眸直直的盯着她,冷声的说道,“你在跟我讲条件?”

“是!”闻玉静应道。

林月兰冷笑两声,对着闻玉静说道,“难道你以为就凭着元夫人的嫁妆就可以跟我讲条件?要知道,这些东西本公主可以让人去查的,元夫人有多少嫁妆,是绝对可以查出来的!”

意思说,这事根本就讲不了条件!

闻玉静说道,“如果我说的是元殊彤的身世?”

听着闻玉静提起自已的亲娘,蒋振南的神情一动。

他也特别想要知道他娘到底是来自哪里?

他也曾经派人去调查他娘的身世,可一无所获!

京城也没有人知道。

她娘就像是凭空出现的一样。

也就是说,或许知道她的人,也就只有蒋云峰一个人。

蒋云峰听着两人的对话,神情顿时慌张了,他又对闻玉静大骂道,“你这个贱人,背叛我,参与谋反,把整个镇国公府给害没了,你就是个害人精。”

随即他又看向林月兰,说道,“固国公主,这贱人可是三番四次想要对付你来着,你可不要相信她的胡言乱语!张公公,怎么还不把犯人给带下去!”他真是慌了,现在竟然命令起张公公来了。

等他的话一落下,闻玉静又再次冷笑嘲讽道,“蒋云峰,你在慌张什么,又在欲盖弥彰什么?我都还没有说,你怎么知道我是胡言乱语的?”

林月兰在旁边似笑非笑的看着反目成仇的夫妻俩,她犀利的说道,“没错,你还没有开始,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胡言乱语?”用闻玉静自已的话,堵着闻玉静。

林月兰的意思很明确,你所说的话,我也确认不了真假!

不过,林月兰眼神盯向了蒋云峰,淡淡的说道,“蒋云峰,瞧着你似乎很想你这夫人立马被死!要不,你来告诉本公主,元夫人到底来自哪里吧?这样本公主也许就不用跟你谈条件了。”

蒋云峰的表情立马凝固了,随即他僵硬着道,“公主,本……草民的元配夫人也只是一个外来的逃荒普通女人,没有什么特别的身世!”

听着他这样说,林月兰和蒋振南两人同时皱了皱眉。

林月兰微眯着眼睛,盯了蒋云峰片刻之后,“你知道多少?”她这话问的是闻玉静,“要我救你,最起码要先给我一个充足的理由!”

闻玉静看着林月兰,随即吐出两个字,“华国!”

林月兰的瞳孔猛得剧烈一缩。

华国,竟然是华国!

至于其他人,除却蒋云峰之外,都皱着眉头,似乎在深思,华国到底在哪里。

“你知道多少?”林月兰犀利的问道。

“多也不多,少也不少!”闻玉静此刻很是淡定的说道。

多也不多,少也不少,但如果林月兰真要查元殊彤的身世,这就足够了,足够救她的性命了。

林月兰想了片刻后,点头道,“好!”

林月兰一应这个“好”字,蒋云峰又跳起来,指着闻玉静说道,“公主,你在开玩笑吗?她可是参与谋反的逆贼,你竟然说要救她?她说的胡说八道的,你也相信?华国,这个天下哪有叫华国的国家?她就是疯女人,华国就是她幻想出来的。”

或许真是怕闻玉静说出什么秘密,蒋云峰已经顾不得闻玉静背叛她的愤恨了,现在只一心想她死了。

“既然你说她是胡言乱话的,要本公主不救她,也可以,那蒋云峰,你来告诉本公主,元夫人到底来自哪个国家?又是做什么的?只要你把元夫人的一切交代清楚,那么,她死,而你本公主也可以请陛下恢复你的镇国公爵位,如何?”林月兰冷厉的说道。

蒋云峰的表情再次一僵!

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抉择!

可一想到……,他就立马摇头,暗道,“不行。现在他是保了一条命,及全族的人,如果一交代清楚,面临的可是灭族!”

瞧着蒋云峰犹豫不决的神色,林月兰直接对张公公说道,“张公公,麻烦你转告一下皇帝老头,这闻玉静之于本公主还有用,她的性命本公主保下了!”

“是,公主!”张公公没有一点迟疑很是恭敬的应道。

这让除蒋振南之外的人,又一阵吃惊和疑惑不解。

这闻玉静的罪名可是谋逆啊,这样的罪名,是可以随意保下来的吗?

还有,这张公公的反应,根本就像是受到陛下的允许吧?

蒋云峰看着林月兰真能保下闻玉静,面上一慌,神色很是紧张的说道,“公主,这闻玉静可是谋反之罪,陛下圣旨,其罪当诛,岂能随意担保性命?你这么做,岂不是与反贼一样?”

“你这是在质问本公主吗?”林月兰凌厉的喝道,“蒋云峰,你这是以什么样的资格来质问本公主?”

蒋云峰立即被吓住了!

林月兰这气势太过强了!

闻玉静听着林月兰真能保下她的性命,心中一喜,不过,表情不显,接着她又说道,“公主,还恳请保下其余三人!”

林月兰挑了挑眉,目光扫了扫,嘴角微微上扬,似乎带着些讽刺,说道,“其余三人?难道你是在说蒋振烨,蒋雯,及这个江苏怀吗?”最后一个,她还手指了指。

闻玉静当然也瞧到林月兰脸上那讽刺的笑容,无非是笑她,背叛蒋云峰之事。

毕竟,这二十多年,在京城所有人眼中,她与蒋云峰可谓是举案齐眉,相敬如宾的恩爱夫妻。

然而,一朝人祸,假相全部揭穿。

更为讽刺的是,一双儿女,竟然没有一个是蒋家正牌子孙。

但此刻,她却顾不了这些名声了,她现在只想保住一家人的性命。

好死不如赖活!

闻玉静面不改色的应道,“是!”

林月兰立即冷笑道,“闻玉静,先前你跟本公主所讲的条件,可是我救下你的性命,而你则是告诉本公主元夫人的身世!可没有说,让我救下其他三人。除非你现在还有筹码,让本公主答应你!”

可能先前给她的感觉是太好说话了,是不是?还要要救下其他三人!

闻玉静转头看了看四周,随后,就对林月兰说道,“请公主凑耳过来!”

林月兰再次挑了挑眉,然后走到闻玉静跟前,弯下腰,把耳朵凑过去。

张公公立即担心的叫道,“公主!”

他是因为担心,固国公主突然走这么前,闻玉静可别发疯,抓着她做人质那就遭了。

不过,很快他发现自已的担心是多余的了。

闻玉静确实在林月兰耳朵旁边说了什么。

随后,就看见林月兰皱了皱眉头,随后,她就走向张公公,说道,“张公公,麻烦你转告一下皇帝老头,他们几个可能都死不了了!”

说话的语气,却颇有些遗憾!

张公公先是吃惊,接着就有些迟疑道,“公主,这……这恐怕不妥吧?”

一个公主,保下其反贼性命,听着就像很是荒唐。

可这个固国公主却就这样做了。

张公公知道陛下很宠固国公主,可这样会不会乱来啊?

林月兰说道,“张公公,您先回宫吧。过不久,本公主自会向陛下解释!”

张公公只得应道,“是,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