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二十五年前/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张公公带着一些士兵先行离开,留下一些士兵,当然是听林月兰调谴。

很是戏剧性,本是一道降罪圣旨,结果,林月兰要保人。

张公公心里犯着嘀咕,暗道,“也不知道陛下知道后,会不会发怒!”

一想到陛下可能会发怒,张公公的心就直发怵。

帝王一怒,百万沉尸啊!

现在虽没有这么夸张,但他还不忍担忧!

很快,张公公就回到宫中,向陛下汇报了情况。

宇文珑焱听后,眉头紧紧皱着,疑惑的问道,“那丫头就因为蒋氏知道蒋爱卿母亲的身世,就保下了她?之后,那蒋氏在林月兰耳边说了什么,她又答应了保下其他三人?”

“回陛下,确实是这样的!”张公公如实的回道。

宇文珑焱嘀咕的道,“奇怪,那蒋振南的母亲身世,到底有什么来头,竟然会让丫头如此感兴趣及重视,不惜她与朕下旨对抗?”

“那丫头说,过后会过来给朕解释?”宇文珑焱再问道。

“是的,陛下!”张公公应道。

宇文珑焱点了点头说道,“丫头不是没有分寸的人。既然那丫头答应保下他们,那必定蒋氏提供的信息,足够大,也足够多!那朕就等着丫头过来。”

张公公却有些担心的道,“陛下,德妃娘娘那边?”

昨天,德妃娘娘以流言为名,威逼大将军娶了九公主,结果威逼不成,却又一波对于九公主他们来说毁天灭地的流言,刘德妃在知道散布流言的罪魁祸首之后,就怒火冲天,吵着要陛下给作主。

但是,要处罚镇国公府,总不能说是因为镇国公府派了四个地痞流氓毁了九公主,因此,就用上之前,一直对镇国公府保留的罪名——参与谋反。

听到了这个罪名,刘德妃当天才善罢甘休,但同时也知道,要威逼蒋振南娶了九公主,那根本就不可能之事。

所以,不甘不愿的退出了御书房。

现在,镇国公府只是被贬了,查封了镇国公府,本以为死刑的人,却没有死,那么刘德妃肯定不会愿意了。

宇文珑焱淡淡的说道,“哼,以那丫头的性格,真有可能放过他们吗?”

张公公,“……”以林姑娘嫉恶如仇又睚眦必报的性格,还真没可能放过他们。

……

蒋云峰一脸惊惧的看着闻玉静在林月兰耳边说什么,随后,林月兰就答应把其余三人都保下了。

随后,他自已都不知道的慌张,对着林月兰说道,“公主,这个女人跟你说了什么?就是她跟你说了什么,根本就胡言乱语的,你可不要相信!”殊不知,他的表情动作,早就出卖了他。

林月兰瞧着蒋云峰那慌里慌张的模样,冷笑着厉声的喝斥道,“蒋云峰,她是不是胡言乱语,本公主自会分辨,不用你多嘴!

还有,方才本公主也说了,只要你把元夫人的一切交代清楚,本公主保你继续当镇国公,继续住在镇国公府,只是可惜,是你自已放弃了机会!来人,”

“公主,有何吩咐?”立即士兵上前道。

“此人既然已经是庶民了,那这里的一切,都跟他无关,你们把他给本公主轰出去!本公主现在不想见到这个人!”林月兰下令道。

“是!”很快就过来两个士兵,一左一右,就要夹着蒋云峰离开。

蒋云峰面色青白,对着林月兰也不顾她公主身份了,大声的道,“林月兰,你敢!就算我不是镇国公了,那我还是他蒋振南的父亲,是你未来公公,你这样对待自已的未来公公,无情无义,没有一点孝心,就不怕天下人耻笑吗?”

他现在根本就不想离开镇国公府。

即使他已经被贬为庶人,但这里却是蒋氏一族百年基业,还是蒋家,蒋家的一切,都还在这里。

就这样离开蒋家,他怎么甘心?

林月兰冷笑道,“呵呵,天下人的看法与本公主何干?再说,你说你是南大哥的父亲,本公主未来公公,那请问,你什么时候承认过蒋振南是你的儿子,是蒋氏一族的嫡子嫡孙?恐怕,”

说到这,她停顿了一下,目光直接扫向瘫住在地上,完全吓傻的蒋振烨,嘲讽的道,“恐怕只有这个人,才是你心目中的嫡子,最为疼爱的儿子吧?”

结果,自己疼了二十多年的儿子,根本就是枕边人跟别人所生的贱种。

蒋云峰没有被打,可看着林月兰那嘲讽的神情,可却比他的脸更疼,更难受。

但此刻不管了。

他咬牙切齿的说道,“不管如何,我就是他蒋振南的父亲,就算他再不承认,他还是必须承认!所以,他必须把我这个爹安排好!”

这话的意思很明显,就是逼迫蒋振南出面,安排他这个父亲。

毕竟,突然被贬为庶人,镇国公府被查封,他身无分文,无处可去,只能让蒋振南给安排。

林月兰听罢,皱了皱眉头,随后,就看了一下蒋振南,瞧着蒋振南的表情,无一丝变化,她皱着的眉头就松开了。

随后,她就从怀中掏出十两银子,递给蒋云峰,说道,“哦,你说的没错。确实需要安排一下你的住处。这样吧,本公主身上正好有十两银子,给你去一般客栈住宿,可以住大半年了。要知道,在农村乡下,三两银子,可是一家十来口人的大半年伙食了呢。十两银子,或许是全家几年的积蓄了呢。

本公主就大方一些,给个十两,要不你住客栈,要不你去租个房子,总之,这些费用足够你落脚。之后,你就可以出去给人做个工,一天拿个二三十文,一个人,足够的花销了。”

林月兰说的得那个大方直接,可蒋云峰听着这脸就绿了青,青了绿,双眼狠狠的瞪着林月兰,如果这锐利的目光可以杀人的话,相信,林月兰已经被他杀了不下百次千次了。

侮辱,这明晃晃的侮辱。

从小锦衣玉食的他,吃一顿午饭,也不止十两。

这个女人,就想拿十两给他,打发叫花子呢。

“林月兰!”蒋云峰大喝的道。

“放肆!”他一喊完,蒋振南冷厉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固国公主的名讳,岂是你能喊的!”

蒋振南一说完,就有士兵不上前就给了他两个大巴掌,顿时他的嘴角就流出了鲜血。

林月兰神情一冷,直接命令道,“来人,把他给本公主拖出去!”

属下接到命令之后,当即把蒋云峰给拖出去了。

一把把他甩在大门口,然后,一个士兵拿着银子就丢到了他的跟前,凶狠的说道,“蒋云峰,这是公主给你的!”

蒋云峰一丢出门口,就引来了很多人的注目。

只是他刚挨打,一张脸整个像猪头,一时之间没有人认出来。

毕竟,谁也没有想过,堂堂的镇国公,竟然会被挨打。

等看清是蒋云峰时,瞬间就疑惑不已。

“咦,这不是镇国公吗?他怎么被人从自已府中丢到门外来了?”

“嘘,他现在已经不是镇国公,而且镇国公府已经被查封了!他现在我们一样,只是一介庶民而已了!”

有人立即惊讶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好端端的镇国公府,怎么说没就没了。

“听说,镇国公夫人与之前的周家勾结,参与谋反,陷害大将军。现在查明真相,结果就这样了哦!”这人指了指门内。

“啊,这镇国公夫人还真是作死啊!为了对付大将军,竟然参与谋反!”

“就是啊。如果没有大将军,哪有我们现在的安定生活。这蒋氏真是太恶毒,太坏了。”

“对,还是这蒋云峰,如果没有他纵容,蒋氏敢一次两次的陷害大将军吗?”

“就是,这蒋云峰就是一个坏人!”

就在这时,一个被大人抱着三四岁的男孩,握着自已的小拳头,满脸通红的说道,“坏人,该打!”

他一说完,周遭就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就有人伸出脚,试探着踢他一下,然后,就遭到蒋云峰的反击,直接大骂道,“你这个贱民,竟然敢踢本国公!”

说着,就撸起袖子,要跟人干上。

本来,只是试探性的,可蒋云峰贱民一出,立即引起了众怒。

“贱民?真以为他还是镇国公么?好个蒋云峰!”

说着,很多人立即一拥而上,对着他就是拳打脚踢起来。

“贱民,你才是贱民!”

“哼,以前蒋振烨和蒋雯仗着镇国公府少爷和大小姐的身份,欺民霸凌,害得我们有冤无处伸!作恶多了,就会得到报应。瞧,这不是报应来了!”

蒋云峰先是愤怒跳起来大骂,但接着他就被打躺在地上,抱着头,整个人都卷缩起来,嘴里不住的发出惨痛的大叫声。

只是,没人理会。

不知过了多久,有一个士兵走出来,对着这些打人百姓,厉声的道,“行了,打死人可是要偿命的,都散了吧!”

众人一听,立即害怕的停下了自已的动作,最后一个人,在伸回自已的脚时,对着他就吐了一个唾沫,恨恨的道,“什么玩意啊!自已现在也只是贱民一个!”

等众人散开之后,蒋云峰看起来也就奄奄一息了。

士兵听着吩咐,就指着两个老百姓,道,“你,你,把他抬到医馆去医治。还有,公主有令,必须留下他的性命!”这是在警告这些百姓。

以镇国公府以前的所作所为,一旦落魄,肯定会得到这些普通百姓的报复。

本来蒋云峰是死是活,林月兰也不太放在心上。

但是,在闻玉静吐出一些秘密之后,蒋云峰就还不能死了。

被指出来的百姓,自认倒霉的抬着这个落魄曾经的镇国公,就去了医馆。

至于,之前给蒋云峰的十两银子,在方才被拳打脚踢时,有人趁乱给拿走了。

士兵过去给林月兰汇报后,林月兰和蒋振南脸上都没有任何表情变化。

林月兰让人把闻玉静,蒋振烨,江苏怀分别押到两个房间。

闻玉静单独一间!

蒋振烨和江苏怀一间,不过,他们的房间,士兵严防看守!

此刻,蒋振烨用一种憎恨的目光看向江苏怀。

他自诩出身勋贵世家,没有想到,却是一个奴才的种!

林月兰和蒋振南坐着,闻玉静站着。

林月兰左手轻叩桌面,眼神锋利,冷声的说道,“说吧!”

闻玉静却冷笑着道,“我还要看到我家雯儿,否则,我不会再说什么了。”

她现在很确定林月兰对元殊彤的身世很感兴趣。

而且,她也很肯定林月兰肯定知道华国。

因为,在她说出华国时,她发现的她的表情明显有着剧烈变化,虽然很快恢复正常。

况且,元殊彤是蒋振南这个贱种的亲娘,他们很肯定想要知道自己亲娘的来历。

林月兰冷厉的道,“闻玉静,你别得寸进尺!既然本公主答应,从圣旨下保住你们一家四口的性命,那本公主必定说到做到!只要你把该说的说了,蒋雯自然会带到你们的跟前!”

“不行,我必须见到我家雯儿!”闻玉静坚持道。

林月兰冷笑着道,“呵呵,闻玉静,你已经没有资格讨价还价!既然你如此坚持,那行,本公主还是把你们一家四口,现在就送到牢狱之中,就等着人头落地吧!

至于我要的信息,不是还有个人吗?本公主只要对他略施些小手段,他必定把一切如实招来!”她所说的是蒋云峰。

蒋雯不是不可以带到他们跟前,只是,现在蒋雯在雨灵宫,估计现在正遭受刘德妃和宇文灵的折磨。

可是,她讨厌麻烦!

尤其是,她要从德妃眼皮之下带走蒋雯。

闻玉静听着林月兰如此一说,红肿的脸,看不出任何的表情,但想必是十分难看。

本以为有着十足的把握,可现在却不确定了。

等等,不对!

如果她对蒋云峰如果略施小手段,就可以从他口中套取一切,那又为何还要从她口中得知。

想通了这一点,闻玉静的眼睛刹时亮了起来,看着林月兰略带着讥讽的笑容,说道,“既然如此,那公主为何就不直接问向蒋云峰呢?”

林月兰瞧着闻玉静那有些得意的表情,再次冷笑着道,“看来你是不打算说了。那好啊,来人!”

“公主!”林月兰一喊完,那时候士兵首领就过来,对着林月兰很是恭敬,“有何吩咐?”

林月兰直接凌厉命令道,“把他们都给本公主押回刑部大牢!按着陛下的圣旨,对他们三个死刑犯严加看管!”

“是!”士兵首领遵命道。

随后,他就转身,对外厉声的喊道,“来人!”

他话一落下,就进来两个士兵。

他指着闻玉静命令道,“把她给押走!”

说完,他就去了另一个关押蒋振烨和江苏怀的房间,很明显,也是去押人。

闻玉静看着这一切,眼里立即慌了。

她大声的喊道,“公主,我说,我说!”

林月兰抬起手,示意他们暂时不要押人。

随后,她瞧着闻玉静清冷的说道,“还要把蒋雯带过来吗?”

闻玉静摇了摇头道,“不用,不用!”

林月兰嘴角再一次勾起了讽刺,直接嘲弄道,“本公主还以为你闻玉静有多疼爱女儿,原来也不过如此!你们都下去,在门口守着!”

“是!”几个士兵就下去了。

闻玉静被林月兰讽刺的十分难堪。

然而,在生死关头,谁不为自已?

“说吧!”林月兰根本就没有给闻玉静思考的时间了。

闻玉静看了一下林月兰,再瞧了一下蒋振南。

而蒋振南表面虽然平静面无表情,但紧握的双拳,直接出卖了他的紧张。

二十五年,他是第一次真切听他娘亲的事。

闻玉静最终开口道,“我知道元殊彤是来自华国,那是我在当蒋云峰外室时,蒋云峰告诉我的。”

之后,闻玉静就把她知道的元殊彤的来历和身份一五一十道来。

因为,她知道,她不能有任何隐瞒。

蒋云峰是在一次去郊外时,遇见了躺在路边上的元殊彤。

当时,她身受重伤,额头出血,奇装异服的躺在地上,在她的旁边,有一只他没有见过像包袱一样的黑色东西。

蒋云峰本来根本就不想管这个女人的死活,但他看到长相清丽的元殊彤,就莫名动心了。

之后,他就把元殊彤给带回家,还带上了背包。

被救回镇国公府的元殊彤知道自已被人救了之后,万分感激。

但她见过年少的蒋云峰之后,就一见钟情。

因为年少的蒋云峰长得气宇轩昂,风度翩翩,而且心地善良,又是她的救命恩人,所以,很快她那颗心就沦陷了。

彼时,蒋云峰也是真切的爱上了元殊彤。

之后,元殊彤怀孕,蒋云峰不顾母亲长辈的阻止,毅然坚持要娶元殊彤为妻。

蒋家人看着蒋云峰为了娶元殊彤,闹死闹活还闹离家出走带着元殊彤。

蒋家无奈只能同意,最终允许了他们的婚事。

能和爱人结婚,元殊彤分外高兴,也对蒋云峰爱护和维护的感动。

之后,两人很是恩爱,蒋云峰对元殊彤照顾的很是周到和细心。

在怀上孩子三个月后,元殊彤觉得夫妻之间既然相爱,就不应该有任何隐瞒。

因此,她对蒋云峰坦白了自己的来历。

以及来到这个时代所做的一切。

华国,他们听也没有听过的国家。

但是,元殊彤知道的东西,让他们欣喜又忌惮。

慢慢的,蒋云峰对元殊彤的感情不再是爱,而是惧怕以及贪婪!

他想要把元殊彤彤的东西一切占为己有。

但元殊彤对于他的感情变化毫不知情,好不保留的把一切东西都交给他保管。

然而,在怀孕六个月的时候,却从老夫人的口中得知他有外室,顿时如晴天霹雳。

她根本不曾想过,她最爱的男人竟然会背叛她!

但作为新时代的女性,既然你先弃,那我离开就是。

可当她想离开的时候才发现,她根本就不能离开。

因为每时每刻都有人监视着她,挺着个大肚子,身无分文,周边又没有可以信任的人。

元殊彤心灰意冷,但更让她愤怒的是,她被人囚禁了。

囚禁她的是蒋老夫人,而更让她绝望的是,蒋云峰她已经两个月没有见过了。

她不知道的是,此刻的蒋云峰下江南去了。

恰在这时,他就遇上了闻玉静,在他眼中清秀淡雅如菊,温柔似水的女人,很快两人就勾搭上了。

吓人家 闻玉静只是低贱的小商人之女,为了攀高枝,她早就瞄上了温文尔雅,相貌不凡的蒋云峰。

三番四次的偶遇,再加上英雄救美,结果又是一见钟情两情相悦!

之后,闻玉静得知蒋云峰已经家室,万分怨恨。

为了,坐上镇国公夫人的位置,她开始筹划,一边在蒋云峰跟前装可怜,一边暗处想办法对付元殊彤,再一个就是想办法怀孕,生了一个儿子。

她就不信,把那人给赶下去,自己坐上那个位置。

不过,出乎她预料的是,计划很是顺利。

半年后,她如愿的嫁进了镇国公府,当上镇国公夫人。

听着闻玉静讲述之后,林月兰很是犀利的问道,“当初元夫人的嫁妆,是不是就是她那包袱里的东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