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对比!/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51章:

“嘎啦”一声,小黑屋的房门被打开。

卷缩在角落里的蒋云峰,被这突然射过来的光线,给刺了一下双目。

他抬着手,挡在自已的双眼前,眼睛眨了眨,随后,就朝着门外看见。

随即,他就被刺炫了双目。

他似乎看到了仙女,穿着一衣白衣,发丝飞扬,一双纤细双腿,踏着白色的光线,一张被光线映衬白皙的脸,带着些冷漠,正徐徐而来。

他不可思议的嘴里呢喃道,“仙女!我竟然看到了仙女!”

林月兰是身伴异能之人,耳聪目明,当然听到了蒋云峰的呢喃。

她走到蒋云峰的跟前,神色淡漠的说道,“镇国公大人,看来你在这小黑屋里适应的很好啊!”

听到熟悉的声音,蒋云峰很是诧异。

他放下遮目的手,吃惊的道,“是你?!”

林月兰点了点头说道,“嗯,是我!”

接着他疑惑的道,“你怎么在这?”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里好像是林氏医院。

而他莫名的被人关在这个屋子里。

林月兰听着蒋云峰没有反应过来,只是淡淡的笑着道,“这是我开的医院,我为何不能在这?”

什么?

蒋云峰就震惊了!

这个林氏医院竟然是林月兰所开的?!

是了,这就能解释了,为何他会突然被人关在这里了。

蒋云峰刹时愤怒不已的站起来,大声的质问道,“林月兰,你到底要做什么?为何突然要把我关在这个鬼地方?”

他关在这个小黑屋里,不知白天黑夜,时间很是漫长很是漫长。

他感觉自已快要崩溃了!

林月兰看着因为没有处理伤势而鼻青脸肿的蒋云峰,直接开门见山冷冷的说道,“我要知道元夫人的一切!”

元殊彤来自现代华国,而且听着闻玉静的描述,她很有可能是身穿。

她是个金属探测员,很有可能是在工作时,发生什么意外,带着吃饭的家伙身穿过来。

如果她没有猜测错的话,闻玉静口中所说背包里的那两张图纸,最有可能就是那座金矿和铁矿的图纸。

由此可以推测,元殊彤穿越过来之后,随遇而安,然后,带着自已的家伙,在这个时代继续干着自已的老本行。

或许在某天就出了意外,随后就遇见了蒋云峰。

之后,就有可能如闻玉静所说,蒋云峰一开始对元姝彤确实是真爱,为了她,与整个家族对抗,甚至是不要镇国公府继承人这个位置,也要娶元姝彤,甚至是打算带着元殊彤私奔来着。

只是,这个真爱并没有长久。

因为,财帛动人心!

元姝彤自以为找到真爱,就把自已的一切都告诉了蒋云峰,甚至把自已探测到金矿和铁矿,也都一并告诉。

殊不知,他们之间的真爱,却只是短短维持了半年而已。

半年后,也就是元姝彤怀孕三个月后,蒋云峰一次下江南遇见了闻玉静,随后,在闻玉静精心设计之下,就成了他的第二个真爱。

然后,把这个真爱带回了京城,安置在京城的一处院子,暂时成了一个外室。

或许是想要把元姝彤的东西占为已有,对于闻玉静与对认为抢了她儿子的元姝彤充满怨恨的蒋老夫人联手暗害即将临盆元姝彤,睁一眼闭一眼,甚至是在背推波助澜,比如特意让人下对元姝彤大出血的药。

所以,元姝彤才会在一群狼豺虎豹的暗害之下,难产大出血而死。

至于刚生下来的孩子,闻玉静和蒋云峰是不太想放过的。

因为,他们害怕这个孩子在长大后,知道真相了,会不会选择报复他们,也难说。

只是,对于看重蒋家子嗣的蒋老夫人来说,蒋家子嗣已经是三代单传了。

这个勾引她儿子六亲不认的女人,如果生了一个女孩,也就罢了,是生是死,她也不去关心。

但是,她却偏偏又是生下的男孩子。

她心里也是清楚,这个孩子,肯定是蒋家的种。

所以,她担心,弄死这个孩子之后,以后,蒋家再也没有子嗣出生了,那蒋家不是断了香火了吗?

如果真是这样,以后,她怎么去面对蒋家的列祖列宗啊!

因此,她保下了这个孩子。

只是,闻玉静不甘心啊。

她摸了摸自已挺大圆圆已经六个多月的肚子。

如果留下元姝彤那个贱女人的孩子,那么她的孩子就会永远低那女人的孩子一头。

因为,元姝彤,她占据了蒋云峰原配夫人的位置,那她的孩子就是嫡子嫡女。

这样一来,她的子女就永远低她的子女一等!

何况,镇国公的位置只有一个,镇国府也中仍一座,而元姝彤那个女人生下的贱种,竟然是个男孩。

听说,蒋家子嗣向来单薄,现在已经三代单传。

而她肚子里孩子,还不知道男女。

所以,为了她孩子的地位,元姝彤生下来的那个贱种,就必须除掉。

但可恶的是,竟然被蒋老太婆给插手了,要保住那个贱种。

闻玉静恨蒋老夫人真是恨得牙痒痒的,可是一时半会也无可奈何。

……

听着林月兰所说的猜测,蒋云峰很是大吃了一惊,随即不由得问道,“你怎么知道?”

只是他一问完就后悔,脸色有些难看。

因为他问这话的意思很明显,颇些此地无银300两,直接承认他们暗害元姝彤。

元殊彤的死与他有直接的关系。

林月兰冷笑几声说道,“呵呵,果然如此吗!我真替元夫人不值!”

元姝彤,这么一个有才干的女子,竟然喜欢上了那样一个渣男!

她真是识人不清!

哦,或许可以说,她真是太天真了!

竟然把自已的一切都交出来,特别是手中金山铁山。

林月兰又立即说道,“说,那金矿和铁矿,到底在哪?”

蒋云峰立即装作听不懂林月兰的问话,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什么金矿铁矿的,我根本就不知道!”

只是他心中却很是骇然。

他根本就不知道,林月兰到底从知道,他手握金矿和铁矿的。

难道是闻玉静那个贱人?

不可能啊?

闻玉静那贱人,根本就不知道这事的。

“呵呵,闻玉静都交代清楚了。蒋云峰,你竟然还在跟本姑娘装傻吗?”林月兰一直冷笑着道,“不然,你以为本姑娘会这么随便,冒险在圣旨之下把闻玉静给救了?”

蒋云峰真是鼻青脸肿的脸上,脸色又变得分外难看。

心中却是疑惑了。

明明金矿铁矿之事,他对闻玉静瞒得很紧了。

她又是怎么知道?

随即,蒋云峰想到几次的醉酒状态,难不成是在醉酒下,失口告诉了那贱人?

由此,蒋云峰再想到,在他清醒状态之下,有好几次那贱人在试探过他。

也亏他对那个贱人起了防备之心,否则,那金山铁山不是被那些贱人都给得了去。

想到这,蒋云峰又是愤怒极了。

没有想到,他疼爱了二十多年的儿子,竟然是个贱种。

而那贱种的亲生父亲就在自已的眼皮底下。

真是恶心又愤怒。

“那贱人,她现在怎么样了?”蒋云峰突然问道。

那贱人用这些秘密,跟林月兰换取金矿铁矿的信息,真是太出乎他的预料了。

贱人果然就是贱人,做任何事都那么贱!

“呵呵,果然是真爱呐!”林月兰嘲讽的笑道,“都到这时时候了,不忘记记挂她!你放心啦,他们一家四口自从释放之后,现在在闻家过得可好了!”

说到这,林月兰停顿了一下,故意说出闻玉静他们的状况给他听,“你你就放心吧!你这个爱人,活得很好了!”

事实上,闻玉静他们回到闻家之后,闻家看他们就是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了。

哪有之前的讨好和巴结啊?

也是了,前一刻她闻玉静是镇国公夫人,而闻家发展到如今在商界在京城有一席之地,靠得不就是她嘛。

可自从发生闻玉静是逆贼之后,再被暴出堂堂一个镇国公夫人,竟然会跟一个下人勾搭一起,而且还生下一个贱种,这真是荒唐又贻笑大方之事。

还有,镇国公府在抄家之后,之前与闻家合作的商业伙伴,纷纷取消了合作,一时之间,闻家的生意就显然了瘫痪之中,很难再起了。

而且这种瘫痪很有可能让闻家破产了。

而导致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现在住在娘家的闻玉静。

因此,闻玉静的几个大哥嫂子,以前有多讨好巴结,现在就有多尖酸刻薄,指着闻玉静大骂,她是扫把星。

就因为她所做的缺德事,连累了整个闻家。

闻玉静呢,自从以低贱的小商户之女,嫁给了镇国公蒋云峰之后,麻雀一跃变成了枝头上的凤凰后,身份变得尊贵,以前的亲戚朋友,见到她,都得恭恭敬敬的唤一声,“夫人!”

而她当然是享受这种被众人包围羡慕又嫉妒的滋味,对着他们这些亲戚朋友,嘴上说让他们还是对她以前样,可眼里脸上得意,对着他们轻蔑不屑一副高高在上的得意表情,让这些亲戚朋友恨得牙痒痒的。

所以,现在闻玉静落难,这些亲戚朋友不但没有帮扶,还一个劲的旁边嘲弄讽刺。

这让向来高高在上惯了的镇国公夫人,哪里受得了。

这不,一言不合,就开打起来。

曾经高高在上的京城贵圈贵妇人,如市井泼妇一般,分外难看。

要说吧,最受不了的可能就是被放出来的蒋雯了。

她在琴嫣殿受到了刘德妃和九公主无尽的折磨,快没有一个人样了。

可好不容易被人从宫中带出来之后,就被告知,镇国公府没了,她已经不是什么镇国公府大小姐不了。

可最让她难以接受的是,她竟然不是蒋云峰的女儿,而是那个狗奴才的亲生女儿。

现在躺在床上的她,时不时要遭受这些所谓的表哥表姐表妹表弟的冷嘲热讽,甚至是动手打她。

一开始,这些人害怕试探性的打了一下蒋雯,他们害怕受到家主批评和责罚,毕竟,不管怎么说这蒋雯就是他的外甥女。

但,在打了了蒋雯之后,家主竟然没有说什么,刹时,这些人就大胆起来,时不时就对着蒋雯开始动起手来了。

蒋雯的日子由此越来越难过。

后来,这些人不和从哪得知,镇国公府被抄家问罪的原因,竟然是因为散布了污蔑九公主的原因,立即变得愤恨不已。

镇国公府与闻家的利益息息相关,镇国公府没了,他们闻家立即变得了喊打的老鼠一半,变得很是狼狈又落魄。

想到罪魁祸首,就是眼前这人女人,因此对蒋雯下起手来,也是越来越凶狠,根本就是拿着蒋雯来发泄自已的不满了。

对比蒋振烨,他也同样的难过不已。

那些人对待蒋雯的待遇,同样的招呼到他头上来了。

不过,作为蒋振烨的亲爹,显然更看重蒋振烨多一点,在伤势好了一些之后,就偷偷的带着蒋振烨离开了闻家。

因此,留下闻玉静母子在闻爱受苦受难去了。

闻玉静和蒋雯母女俩又是愤怒又是怨恨,同时也是无可奈何,咱们除了留在闻家,完全无处可去!

当然,蒋云峰并不知道他们母女现在的状况。

他只听到林月兰说,“现在他们一家四口在闻家过的可好了!二十多多年,一家四个总算团聚了!”

蒋云峰听罢,恨得直咬牙,大骂道,“贱人!”

背叛他的贱人过得那么好,而他却在这黑屋里不是被关多久。

林月兰乐呵呵的道,“是呢!明明是他们闯得祸,却连累了整个镇国公府,你那个家无定所的状况,而他们一家四口就过上幸日子”

但很快,蒋云峰就反应过来了。

他疑惑的回答,“你突然告诉我这些做什么?”

林月兰笑着说道,“呵呵,我当然是为你抱不平,镇国公大人!你瞧瞧,你二十多年对他们是宠爱有加,可眨眼他们就背叛你了,你不觉得很气愤吗?”

蒋云峰脸色分外难看,双手紧紧握拳,他咬牙切齿的问道,“林月兰,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