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是林月兰!/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主子,没有!”

“主子,没有!”

……

四个属下一一向这个二皇子汇报。

二皇子面具之下的脸色一黑,冷戾的道,“蒋云峰现在没有这个胆子骗本宫,再搜!”

“是!”

但一个时辰之后,四个属下再来汇报。

“主子,没有!”

二皇子厉声的怒道,“没用的东西!”

四个属下跪在地上,不敢吭声。

随即二皇子吩咐道,“去,把蒋云峰给本宫带过来!”

他不带蒋云峰过来,是不想在这个深黑的夜里,带着一个累赘。

可现在不让他来不行了。

二皇子有些懊恼,早知道就应该把人带来就是!

“是!”其中一个黑衣人应声道,随即就飞身而出!

大约过了两刻钟,一道人影背着一个装着东西的麻袋过来。

麻袋里时不时的发出“呜呜”的声音。

一到地方,他就把麻袋放了下来,打开麻袋口子,随即就见到一个被臭袜子封了嘴巴的脑袋。

蒋云峰自已一手把封嘴巴的臭袜子拿下来,因为黑夜,又不曾学过任何武功,因此,他的眼睛只是模糊的看到几个人影,却看不清楚脸。

他很是恐慌害怕的问道,“你们是谁?抓我过来做什么?”他本是在屋中好好的睡着,结果,一个人来到他床边,抓着他就往麻袋里塞。

一道带着些威严冷厉声音应道,“是本宫!”

“二皇子!”听着这熟悉的声音,蒋云峰立即放下心来,随后从麻袋里站起来,带着生气愤怒的质问道,“三更半夜,不知二皇子以样的方式请我过来,有何贵干?”

“咔!”二皇子身边的一个属下点燃了火把。

这火把的火光,立即就把穿着黑衣的二皇子,映入到蒋云峰的眼帘。

蒋云峰的瞳孔一缩,这样的装扮,明显像是做贼的啊!

然后,他借着火光,又看到站在二皇子后面的四个同样穿着黑衣的人。

随即很是疑惑的问道,“不知二皇子,你们这是?”

二皇子没有回答他,直接开门山的问道,“蒋云峰,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欺骗本宫!”

蒋云峰脸上立即显得有些惊讶了,问道,“二皇子何出此言?”

“你不是告诉本宫,那两张图纸在你镇国公府殊荷院的一个地下室里,可本宫的人,在那地下室里里外外番个底朝天,也没有把东西翻出来。”二皇子眼底明显是带着些怒气。

蒋云峰听罢一愣,疑惑的道,“不可能啊!”

“怎么?”二皇子厉声的问道,“难道你是认为本宫在唬你不成?你现在给本宫看清楚,这是什么地方?”

随即,他借着火光,看了一下四周,然后,他疑惑的道,“这里是哪里?”

二皇子被他的话给弄得不怒反笑道,“呵呵,蒋云峰,你竟然连自已的曾经府邸都不知道,还告诉本宫,那东西藏在殊荷院!”

蒋云峰随即反应过来,脸上明显诧异的道,“这里是殊荷院?!”

“不是殊荷院,难道本宫会去别的地方寻找不成?”二皇子皱了皱头,有些不解。

“难道你没有把东西藏在这里?蒋云峰,本宫警告你,如果你敢耍什么花招,本宫即刻让你人头落地!”二皇子威严厉声的喝道。

蒋云峰脸色刹时间被吓得一阵青一阵白。

这些天,他脸上的伤势,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虽在黑暗之中,但是燃起的火光,仍能把他疑惑惊惧害怕的表情,照露无疑。

蒋云峰真不是在耍什么花招。

这个殊荷院在元姝彤去世之后,蒋云峰就让这里成了禁地。

之后,元姝彤的东西,都在这里,除了蒋云峰不让人动分毫。

因为知道元姝彤包袱里东西的重要性,蒋云峰每晚都会惴惴不安,生怕被人发现而偷走。

之后,他就让人在殊荷院,元姝彤床底下弄了一个秘道,及整个房间的地底下挖了一个地下室。

这个地下室,他不仅用来藏元姝彤的东西,他还用来藏其他一些见不得人的东西。

这些年,殊荷院蒋云峰能够出入外,任何人都是禁止出入,包括闻玉静。

当然,蒋云峰也是偷偷过来的。

后来,却被闻玉静发现了这个秘密。

不过,闻玉静只发现了蒋云峰藏在地下室的金银珠宝,对于一个藏在角落里的包袱,只是翻了翻,没有让她惊奇的东西,也就没有让她过多注意。

因为,她不会拉背包里的拉链,更不会知道,背包里拉链之后,还有一个内里口袋,再翻开内里口袋,藏着两张很是重要的图纸。

闻玉静后来才得知,那地下室的金银珠宝,是蒋云峰拿着元姝彤的嫁妆给换的,更是得知那东西,叫探测器。

至于金矿和铁矿之事,她也是在与蒋云峰离心之后,从他醉酒及梦活之事得知的。

只是,这事她还没来得及调查,镇国公府就出了事。

为了保命,不得已,她才会向林月兰吐露这样的消息,以换得性命。

蒋云峰并不知道,闻玉静已经知道金矿和铁矿之事,而知道她知道这些事之后,也是几天前,在林氏医院的那个小黑屋中告诉他的。

这殊荷院在蒋振南那个孽子要回镇国公府之前,一直与西院一般,有些落魄不堪,杂草丛生,蛛网遍布。

只是在蒋振南和要月兰要求回殊荷院住时,这院子就被林月兰派人包围,除了她派过来收拾院子里的人,能够自由出入之后,连只苍蝇也飞不进去。

因此,对于殊荷院的变化,他一时之间都反应不过来。

想到这,蒋云峰随即想通了一般,他大声的说道,“是她,一定是她!”

二皇子听着蒋云峰没头没尾来这么一句,脸色一沉,厉声的问道,“蒋云峰,你现在还在唬弄本宫吗?”

蒋云峰脸色惨白的摇了摇头道,“二皇子,我知道是谁拿了地下室那个包袱,也一定是她拿了包袱里图纸!”

二皇子听罢,火光之下,锋利的双眸一眼,表情严肃,他凌厉的问道,“他是谁?”

“是林月兰!” 蒋云峰很是肯定的说道。

“林月兰?”这个二皇子眼底明显有些疑惑,“你说的可是最近龙宴国皇帝新敕封的固国公主?”

“没错,就是她!”蒋云峰眼底带着愤恨的道,“那个贱人把金矿铁矿之事告诉了林月兰。

五天前,那林月兰把我关起来,问的就是关于金矿和铁矿图纸之事。

所以,那图纸肯定是她给拿走了!”语气很是肯定。

二皇子眼底划过一抹阴鸷,他冷声的问道,“所以是你告诉她了?”

据他所知,这姝荷院可是让那个固国公主派人过来收拾的,所以,很有可能她抢先一步拿走东西。

“没有!”蒋云峰想也不想的回答道。

他是真的没有告诉林月兰那图纸所藏之地啊。

“没有?”二皇子狐疑的盯着蒋云峰,狠戾的说道,“蒋云峰,如果本宫知道你在骗本宫,那你的下场绝不会是人头落地这么简单!”

“没有,没有,”蒋云峰瞧着火光之下二皇子那阴毒的表情,心头一阵惊惧,片刻不想的摇了摇头道,“在下绝不敢欺骗二皇子你!”

到蒋云峰是真的没有欺骗他的表情,二皇子的眼眸下,划过一丝阴冷与戾气,双拳握成拳头,脸上也是能明显的看到怒气与阴狠表情。

“走!”二皇子及四个属下转身就离开,当然,他们不会忘记还带着蒋云峰。

等他们离开之后,黑暗中走出两个人影。

一看,可不就是林月兰和蒋振南。

蒋振南看着飞身而去的几个人,眉头紧皱,脸上带着些怒气,说道,“没有想到,他竟然勾结了乌云国的二皇子萧景睿!”

他在战场上曾经见过这个萧景睿。

林月兰听罢,微微皱了皱眉头,说道,“那娘的金属探测器恐怕也是在他的手中!”

那探测器在现代恐怕值不了多少钱,但是,在这个金属贵重的时代,那东西就是价值连城,甚至是属于无价之宝了。

因为那东西,可以探测到哪里有金山银山等等……

不过,那探测品,没有一定的专业知识,可能使用不了。

也不知道这个乌云国二皇子了萧景睿身后幕僚有没有什么能力异士,研究出那东西的用途。

“这个萧景睿是什么时候来了这皇城之都的?”林月兰略为疑惑。

蒋振南摇了摇头道,“这个萧景睿恐怕是乔装打扮秘密来我们龙宴国都的。”

林月兰还有点疑惑,“这蒋云峰又是什么时候勾搭上这乌云国二皇子的?”

蒋振南沉默不语。

对于蒋云峰这个爹,从一开始的期待,到失望,再到绝望,之后,再回归期盼,失望,及怨恨愤怒,最后归于平静。

他一直以为,镇国公是个贪心怕死,自私,色厉内荏且是个胆小之人,可今天他才知道。

他这个爹哪是贪心怕死胆小之徒,根本就是胆大包天之主,竟然连叛国之事,都能做出来。

林月兰轻轻握了握蒋振南的手说道,“南大哥,叛国之罪,好像是诛九族,是吧?”

蒋振南轻轻的“嗯”了一声。

他也是在九族之例。

不过,以前他对于是生是死置之度外,那是因为他是孤家寡人一个,没有任何牵挂。

可现在不行,他不想死。

因为……

蒋振南转过头,深邃的目光闪着一缕缕的温柔看向林月兰,恰也对上林月兰那饱含关心的眼神。

他的心一软,暗说道,“对,他还有爱人。就算为了这个爱人,他也不愿意陪着蒋云峰去死。”

“南大哥,你没事吧?”林月兰看着蒋振南的表情不对,立即关心担忧的问道。

这蒋云峰不管如何不好,但有一点事实,不容改变,那就是,他是蒋振南的亲爹,血缘上的。

即使蒋振南对于这个亲爹当作陌生人,当仇人,但在外人眼里,他蒋云峰就镇国在大将军的亲爹。

所以,如果蒋云峰真所犯叛国之罪,蒋振南难免被受到无辜牵连。

因此,他们要做的就是要不是杀人灭口,把相关人员全部杀了,尤其是蒋云峰,乌云国二皇子萧景睿大。

要不就在这蒋云峰所做事爆发之前,蒋振南用所有的功勋及战绩,来抵下所牵连之罪。

这两件事,对于林月兰来说,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算是难。

尤其是杀人灭口一事,尤其是杀乌云国萧景睿,如果不策划好,一个不小心,很可能引起天下局势动荡,生灵涂炭。

林月兰虽不是菩萨心肠,但却也不是恶魔,将无辜的百姓生死置之不固顾。

至于用功绩来换取一命,作为上位者,自古以来,帝王无情,君心难测。

凡是涉及到叛国谋反,则是宁杀一千,不放过一个。

现在瞧着宇文珑焱对他们是很信任,但一旦蒋云峰的叛国一事爆出,即会引起朝廷文武百官的弹劾,及落井下石,一个两个很有可能以“莫须有”的罪名,强加在蒋振南身上。

再多的信任,在此时,也可能会产生怀疑的种子。

因为,打断骨头连着筋,谁能保证,蒋振南对于蒋云峰这个爹所做之事,会一无所知?

所以,一旦怀疑的种子种下,那很有可能蒋振南再多的功,都抵不了降云峰的罪。

蒋振南也想到这些,他是不怕,但他不想牵连到林月兰。

他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月儿,他……他怎么敢?”

手握金矿铁矿,不上报也就罢了,竟然还把东西卖给乌云国。

他难道不会知道,这可是了叛国之罪?

他怎么会是这个人的儿子!

背叛发妻,害死原配,对嫡子暗中下手,这样的冷酷无情,这也就罢了,为何,他偏偏要叛国?

林月兰轻轻的握着他的手说道,“南大哥,不用伤心,他是他,你是你!身正不怕影子斜!我相信皇帝老头,他心中有数的。”

她是知道,蒋振南很衷心于宇文珑焱,所以,接受不了蒋云峰的叛国。

但人心难测啊!

蒋振南点了点头道,“月儿,这我知道。可……可我就是心里有些难受!”

林月兰看瞧着蒋振南的样子,轻叹了一声,没有说话,然后,就是反身紧紧拥抱着蒋振南,给以他安慰。

然后说道,“南大哥,既然已经知道他合作的对象,那么,既然是属于娘的东西,那我们必须夺回!”

蒋振南紧紧把林月兰抱在怀中,点了点头说道,“嗯,娘的东西,是必须夺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