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三皇兄,那城墙上的一对男女,到底是何人?”皇家驿站乌龙国别院内,乌龙国萧赫水有些疑惑的说道,“瞧着一身气度不凡,想必在这龙宴国身份不低。”

如果是一般人,根本就没有资格站在城墙上观望。

萧赫天却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清楚!”

五个大国,三年一聚。

这次在龙宴国的聚会,距离上次在龙宴国已经是十二年之久。

十二年前,他虽也同样跟着父皇来参加,对于皇城之中的皇子皇孙,及王公大臣有些印象。

但十二年,往往已经物是人非。

萧赫水微微扬头,眨了眨眼睛,嘴角微微抿笑,状似好奇的说道,“那就有趣了。”

这一次五国聚会,来的大部分年轻皇子皇女,意思都很明了,冲着和亲联姻的目的。

城墙上那一对男女,男的俊,女的俏,即使不是皇家子孙,但只要身份不低的话,很有可能会成为联姻的对象。

萧赫天看着弟弟那脸上带着趣味的笑容,有些无奈的说道,“九皇弟,你来此的目的,也是为了娶个公主来联姻的。”

萧赫水立即愁眉苦脸的说道,“三皇兄,你明明知道,我最不喜欢那些莺莺燕燕的,那些女人娇柔造作,烦得很,更别说让我娶个他国公主回府,那我不是找罪受吗?”

萧赫天脸色一沉,厉声的喝道,“闭嘴!”

随即神色严肃的训斥道,“这里是龙宴国皇城驿站,到处都是耳目,你不想回去被父皇责罚,你就尽管大声的说这些话。

还有,你要记得这次来龙宴国的目的!”

萧赫水立即满脸惊恐的看向四周,随后吐了口气,拍了拍胸口,说道,“还好,没有人听见,真是吓死我了!”

然后,他又嬉皮笑脸的看向自家三皇兄,说道,“三皇兄,只要你不说,父皇肯定不会知道的,是不是?”

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满是认真又执着的盯着萧赫天。

萧赫天看着萧赫水的模样,轻轻叹了一口气,说道,“行了,只要你以后不要再乱说话,三皇兄保证不会告诉父皇的!”

萧赫水立即高兴的道,“谢谢三皇兄!”

看着萧赫水高兴开心的模样,萧赫天的唇角勾了勾,明显有一些笑意,但随即,他的脸又沉了下来,“这次乌云国是萧景睿及萧景玉过来,看来野心不小啊!”

说到这个,方才看着没心没肺的九皇子萧赫水,神色间表情一凝,眼底带着戾气暴怒的道,“这群大逆不道,欺君叛祖的畜牲!”

萧赫天这一次没有警告萧赫水。

他的表情也有些阴沉及怒气,他道,“瞧着他们这一行,这目的昭然若揭。九皇弟,咱们绝不能让他们得逞!否则,等他们目的达成,下一个目标,肯定就是我们乌龙国了!”

他所说的目的,是指乌云国吞并龙宴国的国土。

曾经,没有乌云国,只有乌龙国。

只是在百年前时,乌龙国所发生的夺嫡事件,让另一个亲王夺嫡不成,就造反,之后让乌龙国一分为二,成立了乌云国。

之后,乌龙国和乌云国彼此之间的战争国力消耗,都已经无力对抗彼此,就此停歇了下来,修养生息!

或许是乌云国那个亲王,确实是有能干。

与乌龙国的战争一旦停息了下来,就着力发展经济,很快就成为了一大强国。

只是,仍然奈何不了乌云国。

经过百年停歇,几十年的不断发展,慢慢变成富国强兵,一跃成为几大国这首,其这野心也是不断增大。

对于同宗一脉的乌龙国,虽然是势在必得,但却仍然奈何不了乌龙国。

既然如此,那就先吞并其他国土,等国家兵力再加大一些时,那乌龙国始终是囊中之物。

因此,兵力落后于他们的龙宴国,就成了他们的目标。

至于为何不把目标,对准水周国。

其实很简单,水周国四面环水,所以要攻克水周国,就必须先渡江。

可他们不善于在江上作战,一打战,很容易失败。

至于阿朵柴国及南疆之国,要不是大草原,要不就冰天雪地之地,同同样不适合乌云国的士兵作战。

那自然而然,与乌云国地理环境,人物资源差不多,却是个比他们贫困,兵力又低落的龙宴国成了他们眼中物,口中肉了。

对于乌龙国来说,如果真让乌云国成功攻占了龙宴国的话,那它一跃成更强大的国家,那他下一目标,很显然就是乌龙国了。

萧赫水眼底闪过一道戾光,神色严肃的说道,“对,绝不能让他们目的达成。”

待兄弟俩聊了一会之后,又各自回到自已的屋中。

萧赫天一回到屋中,一个长发及腰,身穿白衣,相貌英俊却带着些狂霸不羁的男子,坐在屋中,正拿着白玉高脚杯,慢慢的喝着杯中酒,而他面前正放着一个白玉坛子,如果仔细一看,那红色的液体可不就是红酒嘛。

“怎么了?看你这张脸皱的像个小老头!”白衣男子也就是李思靖淡淡的问道。

萧赫天坐在李思靖的对面,看着气闲淡定的李思靖,摇了摇头说道,“没什么!”

随即,他又想到了什么,随即问道,“你不是说来找冒充你神医无涯子徒弟,到处招摇撞骗的人,找到没有?”

没错,这个白衣男子李思靖正是神医无涯子。

李思靖放下手中的酒杯,英俊的脸微微皱了皱,疑惑说道,“我去林氏医院探了探,那人似乎不是在招摇撞骗!”

那林氏医院好多救人的针刺之法,可是药王谷的独创之法。

“什么?”萧赫天立即惊讶了,随即疑惑的道,“难道那人真是你徒弟?可是,你这个神医什么时候有过徒弟,会不知道吗?”

李思靖摇了摇头道,“我确实没有收过徒弟。但那人也确实会我药王谷的针法!”

萧赫天再次疑惑的道,“怎么会?当年药王谷不是被灭门了吗?除了你外,你的师兄弟不是都被……”杀了吗?

李思靖却摇了摇头道,“不对。还有活口。”

“谁?”

“我师父和一个小童!”李思靖很是肯定的道。

萧赫天就更加疑惑了,他问道,“思靖,你不说你师父他……”

“不,我师父没死!”李思靖陡然很是激动的道,“我师父当时一定躲过了那场灾难。之后,因为怕灭药王谷的人,再回去验证人口,所以,就找到一个人易容成他的样子,最后,就出谷了!”

“所以,你的意思,你那个徒弟,实际上是你师父代你收入门下的?”萧赫天猜测道。

“嗯,很有可能!”李思靖点头道。

“可是,为什么老谷主不自已收做徒弟,而变成代你收为徒弟呢?”萧赫天又一个疑惑了。

对于这个,李思靖也猜不透师父的用意,只得说道,“看来,我只有会一会我这个从天而降的徒弟,才能知道真相了!”

萧赫天听着他这么说,笑着问道,“那你知道你这个徒弟是谁吗?”

“林月兰!”李思靖道。

萧赫天的表情一愣,“你说是谁?”

他们一到龙宴国,就到处听到林月兰的大名。

而且是从平头百姓口中听到的。

听说这个林月兰医术高明,解了圣上被自已枕边人所下之毒;

听这个林月兰武功超群,会飞檐走壁,踏雪无痕,一苇渡江、水上漂、草上飞,穿过了铜墙铁壁皇宫,直达金銮殿,然后,以一已之力粉碎了三皇子一党的谋反阴谋;

听说这个林月兰是因为提出了编撰字典,阿拉伯数字,有及种植物改良法首要功臣,为龙宴国做出了巨大贡献,所以被龙宴国皇帝敕封为固国公主。

听说这个林月兰是龙宴国战神将军的未婚妻,二人郎才女貌,天作之合,被当今圣上赐婚。

听说这个林月兰是个农家女出身,如今成了枝头凤凰,成了众多农家女的楷模……

这林林种种的听说,他们从踏进龙宴国国土一直到京城皇都,就一直不断听说着。

现在乍然听到自己好友李思靖这突然冒出来的徒弟,竟然还是一个叫林月兰,真让他感到分外诧异。

他惊讶的道,“难道你说的林月兰,就是我想像的那个林月兰?”

李思靖点头道,“没错!就是你想像中的那个林月兰。龙宴国皇帝前段时间亲收的农家义女,敕封固国公主林月兰!”

听到好友的回答,他很想感叹一句,“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萧赫天从对面好友的面前,抢过高脚杯……

“诶,这是我的!”看着自已喝红酒的酒杯被抢,李思靖立即炸毛了,动作很是迅速的把酒杯抢回来,然后,又把白玉坛子抱在怀中,很是宝贝的说道,

“这可是我好不容易从林氏酒庄弄到的限量特制酒杯,及特品皇家贡品红酒!”

萧赫天看着停在半空中的手,再瞧了瞧被李思靖紧张兮兮抱在怀中的白玉坛子及酒杯,顿时怒了,他大声的道,“好你个李思靖,你的命都是我救的,现在竟然连杯酒都不让喝!如果让世人看到,他们所仰慕那个妙手神医无涯子,竟然是个小气巴拉的鬼神医!看你还有什么脸面再挂神医的名声!”

李思靖听着萧赫天的大骂,却仍然拿着酒杯,抱着装着红酒的白玉坛子,不肯松手,很是淡然的说道,“哼,面子能当饭吃,能当酒喝吗?我才不管他们有什么眼光目光!”

萧赫天瞧着李思靖护那坛酒如命一般,就是不肯让他尝尝这龙宴国贵族如珍视宝的特品红酒,气得那一个后仰。

但随即眼底透过一道精光,暗道,“瞧着李思靖的模样,他对这红酒是越发感兴趣了。既然明的不行,那就来暗的。我就不信这家伙吃饭睡觉连上个茅厕,都要抱着这坛酒。”

李思靖瞧着萧赫天脸上那抹奸笑,很是狐疑的道,“萧赫天,你在笑什么?”

萧赫天立即敛了脸上的表情,很是疑惑的道,“我笑了吗?我笑了吗?”

看着萧赫天在那装模作样,李思靖咬牙切齿的道,“你就是笑了!说,你在打什么主意?”随后,他看了一下抱在坛子中的红酒,很是狐疑的问道,“你是不是想趁着什么机会,偷喝我的红酒?”

萧赫天心中跳了跳,竟然能猜到。

他否认的道,“哼,你想得真是太多了。我才会做出这种偷且之事!”

李思靖依然怀疑的盯着萧赫天,不过他点头说道,“不会做那是最好了!”

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在不久之后,待他想要上茅厕时,把酒藏在床底下时,萧赫天这个王八蛋竟然也能找到,并且把他的红酒喝了,只剩下酒坛子那底部一点点了。

他瞬间气炸的大骂道,“萧赫天,你这个王八蛋,竟然偷我酒喝!”

声音骂得整个院子里的人都能听见。

对于李思靖大骂皇子为王八蛋,那些随行的护卫,且都是视而不见,仿佛这些都是很正常。

藏在院中大树里,坐在树叉上的萧赫天,一手拿着高脚杯,一手枕在后脑勺,盯着对面三枝叉上的白玉坛子,轻呡一口杯中红酒,惊叹的道,“没有想到,这龙宴国还有如此美味之酒啊!怪不得那家伙把这东西宝贝似的藏着揶着呢。”

随即又想到,三天之后,不知龙宴国皇宫之中的红酒,会不会又另一翻滋味呢?

水周国的别院之中,冷静雪脸色担忧的看向正在盯着窗外出神的皇兄,忧心忡忡的说道,“皇兄,瞧着乌云国,乌龙国及阿朵柴国的架势,似乎都是冲着和亲而来,我们似乎没有什么优势啊?”

水周国的太子冷祺逸脸上的表情同样有着些担忧与严肃,他听着冷静雪的话后,说道,“皇妹,我们来此的目的,虽也有和亲联姻的意思,但最终的目的,是想要请龙宴国的神医给母后治病。”

冷静雪的眼神有些黯然,轻叹的说道,“是啊!只要能医治母后,他们无论让我们做什么,我们都会答应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