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锋芒毕露2/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正在吃东西,享受蒋振南服务的林月兰,感觉到两道嫉妒怨毒的目光,眉头微微皱了皱。

随后,她就顺着这两道目光而去,但是,那人却把这种目光收了回去。

林月兰锋利的眼眸扫了一下再场的人员,看到的是,大家似乎都对桌子上的水果,很大的兴趣,倒是没有搜寻到方才射在她身上的那种目光。

林月兰挑了挑眉,嘴觉微微上扬,这次宴会看来很有趣啊!

那两道目光,既然是嫉妒,那片刻之后,肯定会露出马脚来,就是不知道方才嫉妒且带着怨毒之人,到底是嫉妒她哪一方面喽。

宾客陆续到场,到了下午末时三刻,宴会正式开始。

“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公公尖细的声音,在这熙攘的会场之中,突然响起,随后会场一片安静。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众声一片的呼喊声。

在这呼喊声中,有跪着的,有半跪的,同样也有以半弯腰之礼的。

跪着的当然是,除一众奴才之外,就是龙宴国朝廷大臣及其家属,半跪着之人,就是皇家子孙之外,还有那些除乌云国之外的其他使臣,那显然半弯腰之礼的就是自认为第一强国的乌云国的二皇子萧景睿,及六公主萧景玉。

但在这中间,显然鹤立鸡群之人,就是林月兰。

她是以半弯腰之礼,来迎接圣上的出场。

除了本国人知情之外,那些外国使团除了少部分有心人之外,则是一头雾水。

这女人是谁?

怎么可以对着本朝国君不下跪?

不过,不等他们的疑惑发出来,宇文珑焱携着陈皇后之手,坐在了属于他自已的位置上。

后面跟着的人,是两大妃子,刘德妃和王淑妃。

皇后身穿红色大袖衣,衣上加霞帔,红罗长裙,红褙子,首服特髻上加龙凤饰,衣绣有织金龙凤纹,头戴龙凤珠翠冠,章显一后之姿衣威严。

刘德妃淡粉色华衣裹身,外披紫色纱衣,裙幅褶褶,挽迤三尺有余,使得步态雍容柔美,这样的刘德妃显得庄重却又不失风情。

王淑妃则是身着浅白色长袍,肩披淡粉色薄纱,内衬紫色薄衣,头戴一枚金杈,纤手上带着玉镯。略施粉黛,显得十分庄重及高贵又淡雅!

皇帝三个女人的出场,倒是让外国使团的眼睛一亮,这几个女人,却已经半老徐娘,但却各有千秋,有一股独特的韵味。

看来这个皇帝倒是很会享受,要知道,这个老皇帝当今已经有六十有余了啊。

宇文珑焱带着一股帝王的威严,大声的笑着道,“众爱卿平身!”

所有人都陆续起身。

随后,宇文珑焱笑着道,“朕代表龙宴王朝欢迎各位使臣到来,请入坐!”

“谢过龙宴王朝陛下!”

各国使臣陆续坐下。

“众位使臣可要在我龙宴国吃好,喝好,玩好哦!”宇文珑焱坐在椅子上很是开心的说道。

这是他在桃源村学到的林月兰的口头禅。

吃好,喝好,玩好?

众使臣瞬间有些迷惑。

明明他们这些人是过来增加友好之邦,以和亲联姻为目的交流,只是身处在异国他乡之中,虽他龙宴国王朝会在本土之内,保证他们的人身安全。

但是,却总会耐不住其他国的目的和企图,所以,可以说他们是时刻处在危险之中。

这样一来,哪能吃好,喝好,玩好啊?

宇文珑焱说了这么一句,也不管这些使节怎么想,然后,就吩咐宫女太监,给这些远到而来的宾客倒酒!

众位入座之后,乌龙国的萧赫水,很是好奇的问道,“龙国王朝陛下,这些水果,都是你们王朝的特产吗?”他指着桌上的水果问道。

宇文珑焱笑着道,“九皇子,没错,这是我王朝的特产,这些东西,只是我王朝在一个特定的地方,才能生长。”说话的语气,却是很骄傲。

“那是在哪里呢?”萧赫水双眼放光的,带着些激动的问道。

宇文珑焱道,“这就要问我朝的固国公主了!”

宇文珑焱指着林月兰,把问题推给林月兰。

“那陛下,在场哪位是固国公主呢?”萧赫水再问道。

“噗嗤!”乌云国萧景玉立即笑了出来。

只是在场的人,很明显能看到她笑容里面的嘲弄。

萧赫水脸色一黑,皱着眉头,对着萧景玉语气不好的问道,“你这女人,笑什么?”

“九皇弟,不得无礼!” 萧赫天厉声的喝道。

萧赫天是知道九皇弟爱吃爱喝的毛病,但他没有想到,他会对吃的如此执着,在这个重要的场合,各国还没有把备礼送上去,他就迫不及待的问吃的了。

现在,在各国使团众目睽睽之下,就对乌云国的六公主如此的不客气,让对方难堪,这可是会惹怒他们的。

虽然,他们乌龙国现在最大的目的,就是破坏龙宴国和乌云国的联姻,但是也用不着来难一个女人。

“呵呵……,”萧景玉似乎根本就没有在意萧赫水的称呼,继续呵呵的笑着,声音清脆悦耳,如黄莺鸣啼,让人感觉到,只听她的声音,就让让怦然心动,心向往矣,绝对是一个倾城倾国的大美女。

实际上,萧景玉确实是个大美女。

在乌云国可是号称第一美女,而萧景玉却不满这个名号,她自认为她的美色是天下第一。

不过,最让萧景玉傲然得意的则是,她可是乌云国最出色的才女,有号称第一才女之称,琴棋书画、诗酒花茶样样精通。

从小教她的各类文艺的宫廷艺师,无不是在感叹她惊人天赋,是天才中的天才!

因此,乌云国内,所谓的文人墨客,所谓才艺精通的才女,没有一人是她的对手,所以,萧景玉容貌倾城,惊才绝艳,声名远播。

别说在乌云国,就是其他国家皇家贵族,对她的大名,也是如雷贯耳。

宇文珑焱听着萧景玉出声,立即笑着问道,“想必这位就是在乌云国有号称容貌倾城,惊才绝艳的六公主玲珑公主喽!”

萧景玉听着龙宴国国君如此说,眼睛瞪时一亮,看向宇文珑焱时,脸色微微润有红色,她娇羞的道,“陛下过奖了!像我这样的才女才子,在乌云国随手一抓就是!”

她这话,既谦逊了自已,又抬升了乌云国是文明礼节之国,更是在告诉了所有人,乌云国是人才济济。

“切,真是虚伪!”

没有想到,萧景玉的话一落下,就听到一声不屑的声音。

萧景玉再好的修养,被萧赫水次次下面子,脸色也是顿时不好看了,何况,萧景玉向来是被男人捧惯了。

萧景玉看着对面的萧赫水,咬牙切齿的问道,“乌龙国九皇子,你是对本公主有意见吗?”

萧赫水想也不想的回答,“没有!”

“那你是对我乌云国有意见了?”萧景玉隐忍着怒气再问道。

此时,萧赫水毫不顾忌,很是不客气又带着些轻蔑及愤恨的说道,“对叛国卖祖的后人,本皇子当然是意见大了去了,你又能把本皇子怎么样?”

萧赫水的话音一落下,大家本是看热闹又有些热闹会场,瞬间变得有些安静及其诡异。

在场的人,都明白,乌云国虽是六大之中是最为强大的国家,但乌云国和乌龙国同宗一脉,乌云国开朝君王萧延均曾夺嫡失败,却转眼谋反,霸占多个城池,另建国家。

虽乌云国日益强大,短短几十年时间,一跃之间成为强国,但是,他们的先祖叛国卖祖却被人诟病。

现在看到这两个同宗的国家,在宴会才刚开始,就掐了起来,这气氛顿时紧张了起来。

要知道,这乌云国和乌龙国可是他们六国之中最强两国。

他们两国之间的矛盾与战争,旁的国家,可是根本就无权插手的。

瞧着萧赫水那副天不怕地不怕,就是天塌下来,也有高个子顶着的目中无人嚣张的模样,萧景玉红晕的脸庞立即变得铁青,瞪着对面的萧赫水,凌厉的喝道,“自古以来,成者为王,败者寇!萧赫水,你就算再不服气,也改变不了,我乌云国开朝皇帝龙武大帝的英明绝武!”

萧赫水眼神都不给萧景玉一个,手里捏着一颗小樱桃放进嘴里,嚼了嚼,赞叹的道,“这东西真好吃!”

之后,神色淡淡的说道,“哼,说得真是好听!可这也改变不了,叛国卖祖的事实!”

众人,“……”早就听说乌龙国九皇子是个自在逍遥又狂妄之人,如今一见,果然如此。

瞧着对面的乌云国六公主,被他短短几句话,脸色被气得青红皂白,一张美丽绝艳的脸蛋,瞧着就有些狰狞和扭曲。

林月兰在享受蒋振南用调羹把红心火龙果里的红肉,一小勺一小勺的送进嘴里,瞧着乌云国和乌龙国两国对掐,也乐得看戏。

这种刀光剑影火里霹啦,只有在小说中才可看到的情景,如今就在她跟前发生,她的双眸立即发光发亮,看戏看得津津有味,嘴角还不自觉得露出一抹看戏的笑意。

“你笑什么?”枉费她惊才绝艳,竟然斗不过一个只会吃喝玩乐,纨绔徒。

她把求救的目光看向二皇兄萧景睿,谁知道,这个二皇兄竟然如此平静在喝酒吃东西,对于她被人陷入的窘境,却视而不见,似乎跟他无关一般。

但同时,她也知道萧景睿的脾性,凶狠手辣,阴险狡诈,宫里那些很多看不起讽刺嘲弄过他的兄弟姐妹,都被狠狠报复回去,设计他们在父皇面前出丑,然后失宠,到了最后,死了也就只剩下一张草席裹身的下场。

最让人惊恐的则是,那些死去的兄弟姐妹,连自己是如何死的都不知道。

因此,萧景玉是害怕畏惧萧景睿的。

对于他的出身,她同样不屑和鄙夷,但在一次不小心偷听到他对付一个皇兄的手段时,当即吓得脸色苍白无比,眼底流露出深深的恐惧。

可最让她惶恐不安的则是,这个人完全知道她在背后偷听,随后,他就警告她,让她听话,否则,他有的是手段,让她消失在这个世上。

所以,对萧景睿的畏惧,萧景玉对他的视而不见,撇下她不管的行为,也不敢发怒,因此,她只有找寻其他目标,想要出一出在萧赫水这里碰壁的恶气。

所以,一直在那秀恩爱,让她嫉妒眼红的林月兰,显然就成了她的出气筒了。

别说林月兰确实脸上微微带着笑容来看戏的,让她给抓住了,即使林月兰没有笑,她也会说她笑了,谁让她外国贵宾,这些本土公主皇子什么的,只能承受她的怨气。

“你是谁?”萧景玉黄莺般清脆悦耳声间,隐隐带着一股高傲不屑及皇家公主的威严,似乎要把林月兰给比压下去,好出从萧赫水那里的恶气。

只是很可惜,林月兰不是天生的公主,性格也不好,根本就不可能容忍一个外人,拿她撒气。

更何况,这个乌云国的公主,这带着些娇羞及一丝必得的目光,从她旁边的男人身上略过。

所以,觊觎她男人的女人,那就更不要放过了。

林月兰笑呵呵道,“呵呵,玲珑公主,本公主吃着东西,心里高兴笑出出来,不行吗?”随即脸色一冷,凌厉的道,“或者说,你们乌云国的皇子公主,管天管地,还要管人家怎么笑不成?”

萧景玉听着林月兰的反驳,脸色又变得微微难看起来,心里也真是气极。

这些微弱国家之人,真是太放肆了,一个两个竟然敢如此怼她,真是可恶。

萧景玉脸色一沉,对着坐在上面的皇帝,厉声的质问道,“龙宴王朝陛下,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只是一个小小的人物,竟然敢对本公主如此不敬?”

对于林月兰的身份,在这些天,已经让人给调查清楚。

对方虽是固国公主,但是,即使飞上了枝头,却也还是只野鸡,根本就变不成凤凰。

因此,对于林月兰的固国公主身份,根本就不屑一顾,更加带着许轻蔑与讥笑。

更何况,这个女人竟然霸占了天下最为出色的男人,让她嫉妒极了。

所以,她就要在这样的场合之上,给她一个难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