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锋芒毕露3/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果然萧景玉的话一落下,现场有片刻间安静的异常。

此刻,在场的所有人,都不是傻瓜,心里很是清楚。

这个乌云国的玲珑公主,是在故意为难,更有些明显侮辱整个龙宴国的待客之道的意思。

所有人先看了看盛气凌人的萧景玉,再瞧了瞧林月兰,最后,都望向高坐上的皇帝陛下。

片刻之后,他们就听到的是皇后很是严肃的口吻说道,“玲珑公主,你误会了。林姑娘可不是什么小人物,她是本朝的固国公主!同是,固国公主亦是我朝镇国大将军蒋将军的未婚妻。”

固国公主的尊贵,可是你这个玲珑公主比不上的。

这话皇后没有说出来,但是单单她介绍林月兰的这个公主身份,按皇家品级来说,就足以压玲珑公主一等。

至于,介绍镇国大将军未婚妻的身份,因为皇后也发现了,这个乌云国的玲珑公主,似乎对蒋振南感兴趣。

对于乌云国带着公主来访的目的,所有人都心之肚明。

蒋振南这个镇国大将军,是乌云国唯一的对手,就算为了龙宴王朝的安危,这个玲珑联姻的对象,可以是任何人,包括皇帝和太子,但就不能是蒋振南。

因为蒋振南手中握手兵防布线图。万一,这图纸被乌云国的人偷去,这后果不堪设想。

因此,皇后在众宾客面前,很是严肃认真的介绍林月兰的身份。

意思很明显,以借此打消萧景玉的念头。

萧景玉听罢,脸色一僵硬,随即恢复自然,然后,带着些意味不明的笑容,看向林月兰,带着高人一等的傲慢对着林月兰说道,“哦,原来你就是大名鼎鼎的固国公主林月兰啊。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固国公主的行为真是让本公主大开眼界啊!”

她所暗指的是,林月兰在这样隆重场合,行为如此不端庄,竟然让一个大男人,在众目睽睽之下,给削皮剥果,端茶送水,一点都不检点!

林月兰虽不是很聪明之人,但萧景玉这暗示性讽刺,却是明明白白。

林月兰当即笑呵可的回应道,“玲珑公主的大名,本公主同样如雷贯耳啊!也当真是百闻不如一见,玲珑公主的行为,同样让本公主也大开眼界啊!”

说着这话时,凌厉的眼神故意在玲珑公主上下一扫。

这简直是重复着萧景玉的话嘛。

众人先是惊愕的一头雾水,很是疑惑林月兰,这个龙宴国被陛下新敕封的固国公主,这是什么意思?

重复对方的话,不是自已打自已的脸吗?

不过,随即,就注意到固国公主打量萧景玉的眼神,同样的明显带着挑剔与轻蔑的眼神。

很快大家瞬间明白,林月兰重复那些话的意思。

这不是在说萧景玉这个玲珑公主,是那个带着尖酸刻薄,任性妄为,在各国身份贵重的宾客所在情况下,竟然对东道主如此咄咄逼人,简直与相传的端庄贤淑,色艺双绝之人,真是相差甚远。

“噗嗤!”就在这时,萧赫水好像忍不住的笑出了声,然后很是附和的点头应道,“哎呀,玲珑公主的鼎鼎大名,本皇子也同样的如雷贯耳啊!玲珑公主,真是失敬失敬啊!”

他的话一落下,在场的很多人,终于忍不住,“噗嗤”的笑出了声。

有一个人笑出声,结果就变得很多人笑出声,随即,整个现场一片笑声。

只是这笑声对于萧景玉来说,如巴掌,被人给重重的打了一个大巴掌,气得脸色青红煞白。

她没有想到,向来无往不利的她,在这里竟然会连连受挫,被人嘲笑。

“早就听说贵国的固国公主天资卓越,容貌一绝,才华横溢,如今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啊!”就在这时,阿朵柴国的大祭司梁仁会突然说道。

他话一出口,就让现场笑声立刻停了下来,同时也这也是缓解了乌云国玲珑公主的尴尬。

所以,他很自然的接受到萧景玉那感激的眼神。

林月兰轻笑道,“大祭司真是过奖了!”

心里暗道,“这人就是害得欣月好好的公主不能当,却只能颠沛流离,落入到他人手中当成奴隶的人?瞧着他那一脸和蔼却讳莫如深之状,果然是个阴险狡诈之徒,那也怪不得欣月斗不过他呢。”

梁仁会倒是没有再跟林月兰说什么,而是对高坐上的皇帝说道,“陛下,早就听说龙宴王朝人才济济。不巧,本祭司在来龙宴王朝的路上,碰到了一个老头,他给我出了一个难题,让本祭司百思不得其解!

所以,就想请龙宴王朝的能力异世及在场之人,帮本祭司解一解!”

一听梁仁会这话,就知道这人其实是在来难为人的。

但来者是客,宇文珑焱也不好拒绝,只是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听说阿朵柴国的大祭司是个聪明绝顶,足智多谋,解决一般问题根本不在话下。

不过,现在大祭司碰到的问题连你都不能解决的话,那恐怕就真的是个大问题。

那大祭司不妨说出来,让在场的一起想一想办法,人多力量大,或许就真的可以解决呢!”

梁仁会说道,“陛下真是过奖了!只是听说龙宴王朝人才济济,本祭司才会想到把这个问题抛出来。”

宇文珑焱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说道,“那大祭司请说!”

梁仁会站在会场中间,眼角的目光状似不经意间扫过林月兰。

他说道,“那个老头听说本祭司说要来访龙宴王朝,就拜托本祭司给他带一百只鸡回来。但他却没有说要带什么鸡,只是给了本祭司一百文钱,而且要求在这一百只鸡当中公鸡、母鸡和小鸡都要有,而且不准多,也不准少,一定要刚好百钱百鸡!请问,本祭司要怎么花这一百文买一百只鸡,才能刚好满足那老头的要求呢?”

他的话一落下,萧景玉立即问道,“那公鸡,母鸡,和小鸡的价钱是多少啊?”

梁仁会说道,“这就要问卖鸡的主人家了?”

说这话,他是看向宇文珑焱的。

同时,他这话的意思是,在龙宴国买鸡,当然是龙宴国的人最清楚了。

宇文珑焱听罢,微微皱了皱眉头,随后就吩咐了张公公。

片刻之后,张公公就回来了,然后看向会场大声的说道,“1只公鸡5文钱,1只母鸡3文钱,买3只小鸡1文钱!”

听到这些鸡的价格,瞬间主宾之间,都兴致饽饽很是敢兴趣。

很多人立即颔首低眉,一副深思状。

但大家的表情都是紧紧拧着眉头。

林月兰吃着葡萄,锐利的目光,轻扫一下现场所有人,嘴角微微上扬,很是有趣。

这道题对于现代人来说,是一件简单又简单的假设三元一次方程,可对于这方面局限的古代人来说,这可真个难又难之题。

瞧着他们那紧头锁眉的样子,林月兰却大大咧咧的吃着东西。

林月兰这一副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的模样,在场很多人都瞧见了,比皇帝陛下,陈皇后,刘德妃,王淑妃,及各国使团首领等等,当然,作为出题者,梁仁会当然也瞧见了。

刘德妃的眼底精光一闪,随后,嘴角在难以察觉的角度微微上扬,似乎已经另有算盘。

帝后之间,瞧着林月兰模样,就知道她已经胸有成竹了。

所以,暗暗松一口气。

这个阿朵柴国的大祭司虽表面上是大家一起解决,但他最主要的目的,却是在为难作为东道之主龙宴王朝。

因为,在场的宾客没有几个,龙宴国各大身份贵重之人,且富有才识朝廷大臣都是在这。

所以,如果他所出的这道题,如果没有解决的话,那么丢脸的也只有龙宴王朝。

不知过了多久,很多人都是摇头,很明显,没有解决之法。

梁仁会这时说道,“不知众位可以解决之法?如果请尽管出来,好让本祭司回复那个老头!”

目光向四周扫了一圈,最后,还特地在林月兰身上停留了片刻。

所有人眉头紧锁,互相对视一眼,随后,都摇了摇头。

梁仁会看着没有人说话,问一次,“没有人能解出来吗?”

“大祭司,只一百文,要买一百只鸡,还要公鸡、母鸡及小鸡都要有,这根本就无法解嘛!”水周国太子冷祺逸很是狐疑的道。

梁仁会却摇了摇头道,“不,那个老头对本祭司说他有解!”

“哈?有解?”萧赫水惊讶了。“可是,这是怎么解啊?”

梁仁会没有回答萧赫水,只是对宇文珑焱说道,“陛下,龙宴王朝是人才辈出,相信这题应该难不倒龙宴王朝的诸位吧!”

这是要逼迫龙宴国的人回答了。

宇文珑焱眉头不皱一下,但却仍然有些不确定的问道,“大祭司,这题是真有解吗?”

梁仁会却摇了摇头道,“本祭司也不清楚。所以,本祭司让在场之人,帮一帮本祭司,帮忙解决一下!好让本祭司回复那老头!”

瞧着梁仁会那模样,大家心里很清楚,他心中肯定有答案。

不过,他肯定是在为难的是龙宴国。

如果没有人解决这个问题,那么丢脸的,也就只有龙宴国。

“呵呵,大祭司何必这么着急呢?”突然坐在宇文珑焱右手边刘德妃突然笑着道,“我们的固国公主可是聪明绝顶,见多识广,你这样的问题,她可是轻而易举就能解决的,你说,是不是,公主?”

刘德妃心里不清楚林月兰到底会不会解这道题,但是,能因为这道题,给林月兰填堵,她很是乐意。

何况,方才所有人都在低头深思,也就只有她在其然自乐,吃喝一样不闲,像不关她的事一样。

如果林月兰能解决,她倒好话可说;但如果她不能解决,方才她的状态,有眼睛的人都瞧见了,那很显然,她就会被指责蔑视不尊重外国贵宾等等,到时,她这种名声传出去,那可是会在百姓心目中的威望大大折扣。

听着刘德妃直指林月兰,宇文珑焱眼眸之中,迅速闪过一道厉光,不过,却没有阻止刘德妃。

他相信,林月兰绝不会让他失望的。

林月兰听着刘德妃的话后,眉头一挑,暗道,“果然来了!”

随后,她笑着看向刘德妃说道,“德妃娘娘,你这样夸我,都快让我飘飘然了。只是,这龙宴国朝廷上下,谁不知道,我林月兰生于农家,长于农家,这何来的见识多广,聪明绝顶?”

林月兰的话音一落下,萧景玉笑了笑,显得有些迫不及待的说道,“那这么说来,固国公主是解决不了这个问题了喽?”

既然对方不能解决问题,萧景玉的心顿时放了下来,这样她就可以毫无顾忌的为难对方了。

“那看来大名鼎鼎的固国公主,也是名不符实啊!”这话明显是带着嘲弄与讥笑。

林月兰点了点头道,“嗯,本公主确实是这样。那么说来,”林月兰话锋一转,“玲珑公主,是知道解决方法了?”

林月兰这话一出,在场的人,大部分是一愣。

这个固国公主怎么老用这一招啊?

把别人为难她的话,又如数的还给对方,而且,这效果却是出乎预料!

萧景玉先是一愣,接着绝美的脸蛋,就瞬间扭曲起来,但瞬间又恢复常态,皮笑肉不笑,抬头挺胸傲然的道,“那是当然。只是,您是东道主,难道不应该您先说出解决办法吗?”

如果林月兰确实有解决办法,她只要有样学样就好,但如果没有,那她作为宾客完全不回答,反正阿朵柴国的人,为难的是龙宴国的人。

林月兰却挑着眉,似笑非笑的应道,“玲珑公主,大祭司,你们恐怕不知道吧。像这样的如此简单之题,只要去乡下,随便拎出一个三岁稚子,六十岁媪媪老妇,都能随口答出来。”

林月兰这是在告诉他们,这对于他们来说难以解决的问题,在龙宴国来说,却轻而易举。

这同时反面嘲弄梁仁会和萧景玉等人,拿这种题来为难龙宴国,简直让人贻笑大方。

梁仁会根本就不曾想过,这个固国公主竟然如此的目中无人。

这题明明他是在阿朵柴国皇宫特藏的一本古籍之中找出的。

怎么可能在龙宴国乡下人都知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