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锋芒毕露4/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梁仁会有这样的疑惑,其他人听着林月兰这样说,表情也同样变得很是狐疑的看着林月兰。

难道真如她所说的这样吗?

像阿朵柴国大祭司这样的难题,真的在乡下随便拎出一个三岁稚子,六十岁媪媪老妇都能回答出来?

不过,就在大家心里怀疑之时,萧景玉却冷笑着道,“呵呵,固国公主,既然你说乡下那些贱民都能答出来,那你现在答给本公主看啊!”

她这话也是在十足十的讽刺林月兰就是一个乡下丫头。

林月兰听着萧景玉如此一说,神色一冷,厉声的喝道,“玲珑公主,请注意你的言辞!你口口声声说乡下人就是贱民。可你知不知道,没有这些贱民的辛苦劳作,你能吃上山珍稀肴?没有这些贱民的辛苦纺织,你能穿上绫罗绸缎,没有这些贱民,你们萧家能在皇宫坐享其成,坐拥江山?那你们可知道,上数十几代,你们的老祖宗同样是你口口声声中的贱民!”

林月兰句句言辞,仿佛戳中了每个人的心脏。

每个人都若有所悟!

“固国公主所言甚是!”就在这时,一直没有出声,面无表情带着阴鸷的萧景睿放下手中酒杯,很是严肃的突然出声道。“六皇妹,道歉!”

萧景玉本是得意神色,在听到林月兰犀利的反驳之后,表情立即被僵住,脸色变得五颜六色十分难看。

可,这也就罢了。

但随即听到萧景睿的声音之后,她多彩的脸色,全部“唰”的变得极其苍白,而且如果仔细看得话,她的眼底有些恐惧及害怕。

她放在大腿上双手,紧紧的掐着大腿肉,上牙咬着下唇瓣,最后却不情不愿的道歉道,“对不起!”

声音小得如蚊子般的叫声。

如果是一般的公主,作为东道主,在对方道歉之后,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肯定为了友谊安邦,也肯定大度大量的原谅对方了。

只是偏偏林月兰不是一般的公主。

对于她来说,或许别人会说她太过狂妄,目中无人,自大等等,她都无所谓。

反正她是自己过自己的,别人的说法,别人的意见,又有什么关系。

“玲珑公主,你要道歉的对象可不是本公主,而是全天下千千万万的农民百姓!”林月兰不依不饶的说道,“不过,既然玲珑公主您要道歉,那本公主就代替天下的百姓,接受您的真诚实意的道歉。还有,你的声音太小了,本公主听不见!”

萧景玉听罢,喷着怒火的目光,直直射向林月兰,咬牙切齿的问道,“你到底要本公主怎么样?”

林月兰犀利的道,“当然是玲珑公主继续道歉,直到本公主满意为止了!”

“你!”萧景玉气得差点跳了起来,随后一字一顿的说道,“林月兰,你别得寸进尺,本公主已经道歉,就不会再道歉了!”

“哦,是吗?”林月兰似笑非笑的表情却看向了萧景睿,淡淡的说道,“方才还说贵国文明礼仪之国,怎么这会就变成了随意之国了?明明知道自已错了,却不道歉?”

萧景睿阴鸷的表情一成不变,拿捏着一只碧玉小酒杯,淡定如常的喝着自已的酒,随后,他眼神都不给萧景玉一个,而是看向前方,冷厉的说道,“道歉!”

虽是短短两个字,却是有着不容违抗的威严与警告。

萧景玉听着萧景睿的声音,仿佛如听到恶魔的呼唤,脸上的表情显得分外僵硬及害怕。

“对不起!”声音比刚才微微大一些。

“没听见!玲珑公主,你是没有吃饭吗?声音这么小!”林月兰带着凌厉威严的喝道。

这话说的真得很不客气。

“固国公主,得饶人处且饶人!这玲珑公主既然已经道歉,你又何必咄咄逼人呢?”梁仁会做着和事佬,对着林月兰劝说道。

“看来大祭司很会怜香惜玉嘛!”林月兰轻笑着看向梁仁会,而且这犀利的眼神特意先把梁仁会全身上下瞧了一翻,随后,又故意把目光往萧景玉身上扫了一眼。

这眼神的意义,不言而喻。

众人跟着林月兰的目光,也先后瞧向了梁仁会和萧景玉二人,随即,个个恍然大悟般,个个捂着嘴偷笑起来。

这个固国公主真损!

她这话里话外,不是在说阿朵柴国的大祭司与乌云国的玲珑公主有私情的意味嘛。

萧景玉反应过来时,脸色立即一阵红白交加,用喷着怒火的眼神,狠狠的瞪向林月兰。

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的话,那么萧景玉已然把林月兰给千刀万剐了。

就在这时,坐在皇帝旁边的刘德妃,眼底的精光一闪,眼珠子转了转。

随后她也劝着道,“没错,公主,得饶人处且饶人!大祭司也只是认为公主的做法有些过而已,既然人家已经道歉,双方各退一步,不就成了?何况来者是客,你这样的不依不饶,那不是在为难客人吗?”

刘德妃这是要林月兰降低自已的身份,对对方妥协?同时,她这是讨好了阿朵柴国和乌云国两个国家。

从另外的意义上来说,她这是为了各国之间的友好邦交而已,不是吗?

林月兰听罢,没有回答刘德妃,只是似笑非笑的看向刘德妃。

刹时间,刘德妃感觉到坐在屁股底下的椅子,有如一根针直刺她的屁股,脸上的表情僵了僵,有些尴尬!

她心里很清楚,她表面是在玲珑公主说话,实际上,却是在为难林月兰。

“德妃,你说错了!”陈皇后清冷的声音直接在会场上响起,“玲珑公主不是在向固国公主道歉,而是,”锐利的眼睛扫向刘德妃,接着又看向会场,很是慎重的说道,“向天下的百姓道歉!固国公主只是代替天下的百姓接受玲珑公主的道歉而已!没有真诚实意,固国公主当然可以不接受道歉!”

刘德妃神情一冷,看了一下对面的陈皇后,表情有些不满,但很快接触到皇帝陛下的警告眼神,随即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说道,“皇后娘娘说的是,是妹妹想茬了!”随即她就坐着不在吭声。

萧景玉听到德妃的话,本来心中是有些得意,自认为林月兰的不依不饶已经让龙宴国自己人都有些看不过去,这不,有人说话了吗!

可是这个刘德妃竟然三言两语被这个皇后给喝住了!

萧景玉顿时觉得满腹委屈,通红的眼眶,脸上一种决然欲泣的表情,看着让人很是心疼。

很快就有人怜香惜玉起来!

“皇妹,玲珑公主也是一时心急,造成了口误,你又何必太过计较呢?何况,玲珑公主已经出口道歉,就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不是很好吗?”坐在靠后面的某个皇子说道。

大家循着声音望去,赫然是六皇子。

他说这话时,林月兰是注意到他脸上慢慢是嫉妒的表情,虽然很快闪过。

林月兰脸上浮现出冷冷的笑意,但却仿若没有听到,锐利的眼睛一直紧紧地盯着萧景玉。

对于这个六皇子的劝说,丝毫不在意。

她可是知道,她从一个农家女一跃而成身份显贵,一个之下万人之上的固国公主。

且这个固国公主,有陛下亲口许诺,不用她遵守宫规礼仪,见到除了陛下之外的皇子嫔妃,根本就不用弯腰下跪。

这就招致了正正规规皇子嫔妃的羡慕嫉妒。

因此,在众目睽睽之下,林月兰一而再的为难外国来宾,而且不依不饶,这让很多人看不过去了。

所以喽,这个六皇子就是被推出来的枪头鸟。

同样,很多人暗暗觉得这个六皇子简直就是个大傻子。

人家皇后在训斥刘德妃时,就说了萧景玉不是在向固国公主道歉,而是在向全天下的百姓道歉,必须真诚实意!

可这个六皇子却暗指着他们国家的固国公主实实在在的在为难着外国来宾。

这可是实实在在的自己人打自己人的脸!

这不是让他人看笑话吗?

六皇子的话音一落下,坐在旁边的六皇子母妃脸色猛得一下子变得煞白。

她有一种很不好是预感。

果然……

“住口!”宇文珑焱严厉威严的喝道,“看来昨天晚上你发热,把脑子给烧坏了!来人,把六皇子给搀扶下去,找个御医,把六皇子脑袋给朕好好瞧瞧!”

这个混账东西。

人家固国公主在维护本朝国家的尊严和气势,现在倒好,一个两个都想给拖后腿。

他的话音一落下,六皇子旁边就出现了两个小太监。

随后,这两个小太监一左一右的把六皇子给搀扶下去。

六皇子的脸色如他母妃的一样,瞬间变得煞白煞白。

他明白,以后他永远不会有机会,再出席这样的皇家重要宴会。

也就是说,他等于被他父皇给放弃了。

这样一来,他在宫中的地位,恐怕连个奴才都不如。

一想到这未来的下场,六皇子的脸上充满了恐惧、害怕、茫然及无措。

他根本就不明白,他就只是为子两国邦交,好意的劝说一个那个固国公主而已,却没有想到竟然会招此下场。

不管六皇子明不明白,他就是一脸苍白,全身发软的被小太监给搀扶了下去。

在场的嫔妃及皇家子孙,脸色也立即变得微微发白。

他们也没有料到,只是那么短短几句话,六皇子就招来那样的下场。

但同时,也在暗暗庆幸。

好在,是六皇子给出的头,如果是他们给莽撞的出声,那么……

所有人不由的打了一个冷颤。

萧景玉看着一个一个为她出头之人,就算林月兰无声的坐在那里,就有人出来,狠狠的打击着那些人。

萧景玉又变得更加委屈,及有一种屈辱感。

她不由的把求救的目光看向坐在旁边的二皇兄,小心的开口叫道,“二……二皇兄!”

萧景睿阴鸷的表情一直未曾变过,即使明知道萧景玉刁难人不成,反被刁难,也面不改色,甚至连个眼神都不曾给过萧景玉一个。

萧景玉看到萧景睿的无动于衷,立即变得更加无措起来。

最后,她只能感觉到十分屈辱的大声道歉说道,“对不起!”

这声对不起,在场的所有人都听见了。

这下子,林月兰总算满意,没有在为难,只是点了点头,很是认真的说道,“这就对了嘛!你吃了农民种得粮食,穿了农民所织的衣服,就要学会对农民尊重和感恩!所以,你这声道歉,我替天下的农民百姓给收下了!”

除了萧景玉,在场所有人的嘴角都不由的抽了抽。

这是典型的占了便宜还卖乖!

同时,更多人心里认定这个固国公主林月兰真的很不简单。

明明在他们认为一件小事里,却变得被她放的无限变大,然后,又很是煞有介事的指责你的错误,让你自已挑个错都不行了。

萧景玉没有占到丝毫便宜,她道歉让林月兰满意之后,就表示这事已经结束。

所以,这个阿朵柴国梁仁会对于方才他所提出的问题,紧接着说道,“既然固国公主方才所说,本祭司所出的那道题,连乡下的三随稚儿,六十随媪媪老妇都知道,那就请公主为我们解答吧!让我们在场不曾知道之人,听听公主的高见如何?”

梁仁会这次是显得咄咄逼人了。

如果林月兰真不知道的话,那么方才她所说的话,就是大话,那可是要受到嘲笑的。

只是很可惜。

这题对于现代而来的她,真是再简单不过了。

林月兰吃了一颗蒋振南递过来的剥了皮的葡萄,吞咽了几下,随后,银铃般的笑声,响彻在整个会场。

她说道,“既然大祭司想要听答案。那你就听好了。那老头要让你带的公鸡、母鸡、小鸡各4只、18只和78只,可是?”

听到林月兰直接给出了正确答案。

梁仁会真是吃惊一片,他不可置信的看着林月兰,说道,“你竟然真的知道!”

先是一头疑惑雾水的众人,看到梁仁会吃惊的表情时,就知道,林月兰这个固国公主所说就是正确答案。

然而,即使知道答案。

他们这些人同样是百思不得其解啊。

随即,乌龙国的三皇子很是谦虚的请教道,“公主,不知可否告知,您是如何得出这些答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