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锋芒毕露5/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月兰点了点解释道,“在我们家乡,遇到这种问题,一般都是使用假设之法。”

“假设法?”众人疑惑。

林月兰继续道,“在我龙宴国有一种文字,叫拼音字母。这拼音字母表中,有a、b、c等26个单字母。”

林月兰缓缓的讲述着这些答案。

“这26个拼音单子母,在我们算术当中,可以算是某个未知数。因此,方才大祭司所给出的题,公鸡,母鸡及小鸡的价格分别是5文,3文,及三分之一的价钱,那么,这个式子就成了,5x+3y+1/3z=100,在这个假设式子当中,再另设一个整数参数k,那么,就有x=4k,y=25-7k,z=75+3k。”

“因为鸡数x、y、z都只能是正数,所以满足这组式子的k值只能是1、2、3……分别用1、2、3去替代式子中的k,那么,自然的,算出来的答案,就是4只公鸡。4只公鸡值20文钱,3只小鸡值1文钱,合起来鸡数是7,钱数是21;而7只母鸡呢,鸡数是7,钱数也是21。如果少买7只母鸡,就可以用这笔钱多买4只公鸡和3只小鸡。这样,百鸡仍是百鸡,百钱仍是百钱。所以,只要只有求出一个答案,根据这种法则,马上就可以求出其它的答案来。”

对于龙宴国人来说,那26个拼音单字母,他们已经很熟悉。

而且在场之人,没有一个笨蛋傻子,所以,林月兰这么一解释,他们立刻就明白过来了。

可对于不熟悉龙宴国这些拼音字母来说的外国贵宾,听着林月兰讲、x、y、z等数,就如讲天书一样,他们是实在听不懂啊。

不过,瞧着龙宴国之人,个个点头,表示原来如此时,他们的心里就满不是滋味,脸上也有些尴尬之色。

你说让人知道你听不懂,那不是让龙宴国笑话吗?

可如果你说听得懂的话,那又确确实实听不懂啊。

但他们唯一明白的是,林月兰所说的,就是梁仁会所出题的那个正确答案。

最后,林月兰笑眯眯问道,“大祭司,您说本公主说得可对?”

梁仁会听着林月兰的解释,也是云里雾里,但是,对于林月兰所说的4只公鸡,18只母鸡及78只小鸡的答案,在那本古籍的记载里,确实是这样的。

梁仁会以为是林月兰不知道却假装知道。

他都已经打算在这个所谓的固国公主不知道解题答案时,想要狠狠的羞辱一下龙宴国,接着就提出联姻之事。

当然了,联姻的对象就是这个固国公主。

此刻,这个固国公主把答案解释的头头是道,且瞧着龙宴国恍然大悟的表情,就是他想要否认这个答案也不行。

梁仁会笑了笑说道,“固国公主真是聪明绝顶,本祭司真是佩服!”

林月兰却是很谦虚的说道,“大祭司,你真是过奖了!不过,”她话锋一转,笑问道,“大祭司,不知你可知道,这题还有其他答案呐?”

梁仁会听罢,脸上带笑的表情立即僵了僵,随后,皮笑肉不笑的问道,“是吗?那本祭司洗耳恭听!”

心里却在腹骂,林月兰一定是故意的。

方才他故意说了,这道题,他是百思不得其解,根本目的就是为了为难龙宴国的君臣。

可现在,这题不但被人破解了,而且还有他所不知道的其他答案。

这不是赤裸祼在打他这个出题之人的脸吗?

因此,他的脸色有些难看了,很是希望林月兰就此住口!

但,既然惹上了林月兰,能让就此住口吗?

那当然不可能。

林月兰继续说道,“还有是方才三元不定式方程来解。用整数1、2、3、4……等依次带入式子当中,就能得到除刚才给出的,4只公鸡、18只母鸡及78只小鸡百钱百鸡之外,还依次有8只公鸡、11只母鸡和81只小鸡;公鸡12只、母鸡4只、小鸡84只,等等,只要按着这个式子去算,就还会有更多的答案。”

梁仁会的脸色可谓极其复杂。

为难人不成,反变成了被羞辱了回来。

梁仁会看着高座上的宇文珑焱讪讪的笑道,“陛下,龙宴王朝果然是人才济济啊!本祭司真是惭愧惭愧!”

宇文珑焱可谓是龙颜大悦。

他就知道,瞧着那丫头的态度,那样的问题,肯定能解决。

宇文珑焱笑着道,“大祭司,您真是过奖了!不过,大祭司,这问题解决了,应该可以回复那个老头了吧?”

梁仁会僵硬的说道,“那是当然!”

实际上哪有什么老头,那纯粹是为了为难龙宴国而找的一个借口而已。

在场的都心知肚明!

不过,梁仁会坐下来,以为这事解决了之后,接着他又听到了一道声音,让他的心顿时跳了起来。

林月兰锐利的眼神直接射向梁仁会,随后淡淡的说道,“大祭司,说起来,本公主也同样有一题,想要请教一下大祭司及众位国外来宾!”

梁仁会的脸色一直僵凝着,听着林月兰的话,他心头有一股很不好的预感,但也得硬着头皮问道,“那固国公主请说!”

林月兰把手中的苹果核一扔,扔到垃圾盘中,随后,拍了拍手,大声的说道,“是这样的。我和南大哥,去了寺庙上香,正巧碰到和尚分馒头。

一百馒头一百僧,

大僧三个更无争,

小僧三人分一个,

大小和尚各几丁?”

译成白话文,其意思是:有100个和尚分100只馒头,正好分完。如果大和尚一人分3只,小和尚3人分一只,试问大、小和尚各有几人?

这题话在现代,也不是很难。

与梁仁会所出之题,同工异曲。

只是设一方程,那这题就可以迎刃而解。

但对于古人来说,算术知识有局限,是有些难解的。

不过,龙宴国之人,在皇家贵族之间,已经普及了拼音字母。

之前听着林月兰解决梁仁会那题之法,所以,有些聪明之人,立即就会举一反三,很快就得出了答案。

眼神立即发出了亮光,有一种跃跃欲试之感。

但是,就是因为他们是聪明之人,所以,看着林月兰直直针对阿朵柴国大祭司的模样,就很是清楚,这是林月兰在为难着他们。

这是不是有道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啊!”

因此,他们也是偷乐着看戏。

就在梁仁会大祭司紧眉锁脸,一副深深思考的模样时,其他国家的宾客亦同样如此。

不知过了多久,林月兰就淡淡的问道,“大祭司,不知可有想出解决之法啊?”

瞧着林月兰那傲慢的语气,梁仁会脸色立即变得铁青。

他说道,“固国公主,这题本祭司还不会解!可否再容本祭司一点时间,让本祭司好好的想一想?”

梁仁会的话一落下,萧赫水又大声的笑了起来,说道,“大祭司,你真是有趣。方才你出那题之时,可是对他们咄咄逼人,现在轮到你了,竟然还有脸让人家再给一点时间好好想一想,你这是难道占着外国宾客优势吗?”

他这笑声,他所说的这些话,明显是带着嘲弄和讥笑。

他的话一落下,就引得很多人的大笑声,这些笑声,有些就是纯粹想要大笑,有些确实存在看戏嘲笑的成份。

然而,对于梁仁会来说,不管是哪种笑声,都是嘲笑之声。

梁仁会脸色变得更加难看,想要去反驳萧赫水,但却想不出什么话来。

因为,萧赫水所说的确实是大实话。

之前,大家乐着看龙宴国倒霉,风水轮流转,没有多久,就变成了看着看他的笑话。

阿朵柴国的大王子赫那拉阿哲,瞧着大祭司被嘲笑,立即怒火的反驳道,“我们阿朵柴国崇尚的是力量,以武为尊,根本不屑于这种一来二去的的算计。所以,这位公主,你们拿着这些你们龙宴国的文化来要求我国大祭司来解决,是不是有些过分了啊?”

他的话音一落下,林月兰倒是没有出声,但是,这个梁仁会大祭司这脸色明显变得更加窘色。

他这是羞恼的。

心里暗暗大骂道,“大王子这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之人,真是气死我!”

明明现场会大笑,是因为梁仁会挑衅不成,反被成了挑衅之人。

所以,如果问题不解决,那么,不管是这个大祭司,还是阿朵柴国都会标上挑衅龙宴国的目的,以借此羞辱龙宴国,然后,让他们恼羞成怒,成了有开战的理由。

两国之间,发动战争的根本原因就是这么简单。

可大王子的话,虽在一定程度上给大祭司解了围,同时,阿朵柴国就真的被标上挑衅之国。

虽这是梁仁会自已的目的。

但在没有找到盟友之国的情况之下,这可对于他们国家大大不利啊。

梁仁会现在有心为大王子的话辩解,却显得无力啊。

林月兰笑了笑道,“听说阿朵柴国是个大草原之国,长年以放羊牧马为生。那个大草原之国,崇尚力量,涌现出大量的英雄勇士。还每年会举行一次勇士比武,然后,选出第一勇士。这个勇士就会成为你们军队中的将领,每年可以从部领当中获得三十只羊奖励,同时也可以迎娶草原上最美丽的姑娘,可是这样,大王子?”

梁仁会听罢,瞳孔猛得一阵剧烈收缩。

这些虽不是大草原的秘密,可对于远方之国龙宴国来说,这些消息只要不刻意去打听,一般是不知道的。

可这个固国公主,竟然随口就来,似乎对他们大草原的一切,都很是熟悉。

难不成,阿朵柴国成了龙宴国的目标不成?所以,他们才会去留意大草原的消息。

大祭司所想,大王子并不知情。

只是他听着林月兰一说完,大王子眼睛立即一亮,很是高兴的问道,“确实是这样,你是怎么知道的?”接着不等林月兰回答,他又继续说道,“我们草原上的勇士个个长得健壮如牛,就像本王子这般。”说着这话时,两只手用力拍打着自已的胸脯,很是骄傲的说道,“今年勇士,可就是本王。本王向来很向往到龙宴王朝走一遭,父王就允许,本大王子陪着大祭司来一回龙宴国!”

大王子一说完,林月兰就故作很有兴趣的问道,“哦,是吗?大王子真对龙宴国很是向往感兴趣?”

听着林月兰如此一问,在场的文武大朝,脸色猛得一变。

能在官场上混的人,何尝听不出,林月兰问话里的意思。

一个异邦王子,对他国向往感兴趣,这代表着什么?

这可是代表着他很有可能想要占别国领土为己国己有啊。

而龙宴国就成了他眼中的一块肉啊!

脸色猛然聚变者,当然是有其他异国贵宾。

他们虽有同样的野心和企图,但现在在东道主面前,可不敢表现出来。

梁仁会的脸,听着林月兰那有引诱性的话之后,眉头太阳穴处猛得一跳一跳的,就怕这个大王子回答了一些不该回答的东西。

他想要在那之前,阻止大王子的回答。

可就在这时,他发现自已,无论如何张嘴,却一个字的声音都发不出来。

“那是当然!”大王子想了不想的回答。

林月兰继续问道,“既然是大王子您对来龙宴王朝很是向往,为何你不是自已来,而变成了陪大祭司过来呢?”

林月兰再一次的问话,让梁仁会的脸色猛得一阵聚变。

他想要张嘴阻止大王子口无遮拦的话,可却如方才一般,他根本就发不出任何声音。

大王子大声的说道,“大祭司他在我阿朵柴国智谋无双,德高望重,这次会议说他有故人在龙宴国,所以就想趁着五国交流会议期间,来寻故人。所以,父王就派大祭司代替他来龙宴王朝走一遭!而本王而是因为奖励,请求父王允许陪大祭司来龙宴王朝看一看!”

大王子的话,连高坐上的君王宇文珑焱都变了变。

他这话何尝不是在暗示,大祭司在龙宴国派了密探,打探龙宴国的国情。

林月兰好像很感兴趣的又问道,“你父王很听大祭司的话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