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锋芒毕露6/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着林月兰的问话,这个大王子好像理所当然的应道,“那是当然。我们大祭司很有本事的。不仅我们王室很是信任大祭司,就是我们阿朵柴国所有子民也是信任大祭司的。”

林月兰挑了挑眉再问道,“哦,很有本事!那本公主倒想听听这位大祭司的光荣伟大事迹!”

听着林月兰这样问大王子,梁仁会大祭司的眉穴再次跳了跳,这次似乎有一股很不好的预感。

他现在有一种感觉,似乎这个龙宴国固国公主在针对他?

难不成是因为方才出题故意为难了一下龙宴国,因为他为乌云国的玲珑公主说了两句,就被她记恨上了不成?

所以,先是出题为难,接着就是想要打听他的事迹。

他所做的事情,当然自已知道。

阿朵柴国虽崇尚以武为荣,但同样的,那些人很是信奉鬼神。

所以,他就利用这些鬼神之说,在阿朵柴国一步一步取得民众的信任,到如今在阿朵柴国的威望明显已经超过了王室。

梁仁会不知道这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大王子会讲出什么样的惊人之误,但是,他知道,他必须阻止大王子的讲述。

只是他已经来不及阻止,大王子就大大咧咧的讲出来,而且言语之间,还有一种很是以此为骄傲的激动和兴奋。

他说道,“大祭司可有本事了。他会法术,给阿朵柴民治病,只是对着那个病人,用拂尘轻轻一扫,再给他一碗大祭司从神仙寻里请来的神水,等病人喝下水之后,那病人不到一刻钟,就把病人给治好了!

大祭司心善,我阿朵柴国的子民生病,都会找上大祭司治病,大祭司也不会拒绝。目前为此,大祭司给很多人治好病呢!”

虽然不知道林月兰这丫头会何突然对阿朵柴国的大祭司这么感兴趣,但是皇帝陛下深知这丫头的性子,绝不会无目放矢。

且瞧下去,看看这丫头到底想要做什么。

宇文珑焱在林月兰有些为难阿朵柴国大祭司的时候,是微微犹豫了一下。

在他认为,他们应该是见好就心就好,毕竟阿朵柴国是外来贵宾,哪有主人家总是为难宾客的道理?

其他龙宴国之人,在听到林月兰如此针对阿朵柴国时,也都是皱了皱眉头。

几个顽固大臣,则是认为林月兰这个固国公主,真是逾越了自已的权利。

她虽然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固国公主。

可也没有为难外来宾客的道理啊。

说来说去,其实就是这些顽固大臣就是不愿意林月兰,这个女人家出这个头。

一个女人,就应该窝在家里,相夫教子,从夫从子,好好做一个贤妻良母,而不是手握权势,任性妄为,不遵宫规礼仪,没有尊卑,简直是他们眼中的一个异类。

可偏偏陛下就是对这个女人,宠爱无度,信任有加!

单看方才六皇子只是说了几句话,就被陛下放弃了这个儿子。

而陛下放弃的儿子,这下场可想而知。

好几次,有几个大臣想要出言阻止林月兰,但都被皇帝陛下给用眼神阻止了。

这些大臣接到警告,只能心情有些郁闷的坐在位置。

然后,一双眼睛看向林月兰,再瞧了一眼大祭司。

他们倒要瞧瞧,这个林月兰,到底想要做什么。

然而,听到这个大王子所言,所有人都感觉到惊讶与好奇,同时心里也有怀疑。

瞧着大王子那崇拜与骄傲的表情,完全不像是做假的。

难不成,这大祭司真会法术?

瞬间大家很是狐疑的看向坐在那里,轻摸着自已胡须一脸高傲的大祭司。

但实际上大祭司的心里却抠的要死。

因为,他看到了林月兰那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他心里越发不安起来,他总感觉到这个固国公主似乎发现了什么。

林月兰满是好奇的问道,“大王子,不知道大祭司是怎么施法术救人的?”

大王子眼里满是崇拜和骄傲的说道,“大祭司拿着拂尘围着祭坛,绕走一圈之后,再走到祭坛桌前,很多人亲眼看到,水碗里起火了,而且是一种蓝色火焰。大祭司说,这是神仙之火,只有经过神仙之火燃烧的水,才是神水,才可以治病救人!只要病人喝下这神仙水,包百病消除!”

听到这里,林月兰基本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在场听到大祭司能够在清水里燃起蓝色火焰,脸上顿时很是疑惑的表情,但是心里已经信了几分。

如果这个大祭司真有这样的本事,那么如果请他到自已国家来当大祭司,然后为他们这些皇家服务,那么,他们受伤生病,还要看什么太医,吃那些苦兮兮的药。

有这打算的,包括宇文珑焱在内。

如果这个大祭司真有本事,真会法术,那么,把他收揽在内,于龙宴国成为一大强国,如虎添翼。

当然,也是要阿朵柴国放人,这位大祭司愿意才行。

但大家看向大祭司眼神,已经有了明显的火热。

梁仁会当然看到大家的眼神,方才的不安已经一消而散,心里却在想着,是不是要离开那野蛮又落后的阿朵柴国,去往最大最强国乌云国。

因为他已经接收到了乌云国的玲珑公主抛过来的暗示。

当然,是人都往高处走!

阿朵柴国已经给不了他现在想要的东西了,权势和美人,那就只能对不起了。

就在大家思绪的片刻间,林月兰却在低头吩咐站在旁边小太监几句,小太监点了点头,就离开了。

片刻之后,小太监就端着一碗清水过来。

林月兰叫小太监把这碗清水端过去给阿朵柴国的大王子。

然后,她就从位置上站起来,拍了拍手,走到会场中间。

随后,就对着大王子说道,“大王子,你看一下,这碗里的是不是清水。”

大王子很是疑惑的接过小太监的碗,然后端起来看了看,嗅了嗅,点头说道,“没错!”

此刻,在场所有人都不知道林月兰到底在卖什么样的关子。

萧景玉看着又坐不住了,大声的喝问道,“固国公主,好端端的,你让人端一碗清水在这里做什么?还有,请你搞清楚,这是五大之间联邦友谊交流会议,不是你固国公主一个人的主场!请你不要扰乱会议的进行。”

既然已经有心把这个大祭司挖到乌云国去,那么自然的,就要阻止林月兰想要进行的一切。

萧景玉自认为,这个林月兰也是与她一样,起了挖人的心思。

林月兰瞧着又要跳脚的萧景玉,笑了笑说道,“玲珑公主,你怎么会这么想呢?本公主不是在听说大祭司这么有本事之后,心里充满了仰景之情!

所以本公主就是想要听听大祭司的救人治病伟大事迹。

本公主想着,可以借鉴一下这位大祭司伟大事迹,然后,以他为榜样,让龙宴国那些有理想有抱负的青年之志,好好像这位大祭司学习,说不定就会成为民众崇拜的伟人呐!

所以,本公主正是推崇两国之间的邦交啊!玲珑公主,你说本公主这是在扰乱会议的进行吗?”

听着林月兰所说的话,在场所有人的嘴角再次不由的抽了抽。

虽林月兰所说的那么好听,可为什么他们心里感觉,好像不是这么回事啊?

倒是在特意针对这个大祭司呢?

听着林月兰所说的理由如此高大,这个萧景玉都不好再出言阻止了。

只能中咬着唇瓣,神情有些不甘心的继续看着听着。

瞧着没有人再看着她不顺眼了,林月兰就从大王子的手中接过碗,随后很是认真的说道,“大王子,你可是看清楚了,这碗里确实是清水,是吧?”

大王子一脸疑惑的点头道,“本王子看得很清楚了,这确实是一碗清水!”随即他很是不解的问道,“不知固国公主这是要做什么?”

林月兰很是神秘的笑了笑道,“大王子,别着急,片刻之间,你就会知道本公主这是要做什么了!”

不止是大王子很好奇林月兰突然让人端一碗清水过来做什么,在场除了大祭司之外,任何一个都是好奇不已。

至于大祭司,在从看到小太监端出一碗清水之后,这心里顿时七上八下的,再一次不安起来。

这个林月兰到底要做什么?

不会是……

想到那种可能,梁仁会的眼睛猛得一缩,有一种声音告诉他,必须阻止林月兰接下来的动作,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想到这,梁仁会就想去阻止林月兰的动作。

然而,还没等他开口阻止。

就听到在场众人的一众惊呼声,“啊?!”

梁仁会转眼一望去,瞳孔剧烈一缩,双眼蓦然睁大,怎么会?

她怎么会?

怎么会这样?

梁仁会脑子里瞬间出现这样三个问号。

原来,此刻间,林月兰也在众目睽睽之下,让一碗清水起水,同样的起的是蓝色火焰。

所以,刹那间,所有人都是惊讶不已。

这不是阿朵柴国大祭司会用的法术吗?怎么这个固国公主也会?

当然最奇怪和疑惑的当然要数这位阿朵柴国的大王子。

那一次,他亲眼看得就是大祭司让清水燃烧,且火焰颜色为蓝色;这一次,他又亲眼看到清火燃烧,却火焰颜色同样是蓝色,但却是另外一个人在施法的。

难不成,龙宴国的固国公主也会法术不成?

“固国公主,难道你会法术?”大王子很是奇怪又疑惑的问道,随即他就很惊叹的说道,“怪不得父王曾说,龙宴国是个强大的国家。

原来,本以为就我阿朵柴国的大祭司会法术,没有想到,竟然还有其他人也会法术!”

紧接着他又问道,“那你也是用法术给人看病的吗?”

大王子这么一问,瞬间让龙宴国的一众皇亲大臣,心神一动。

他们早就听说了,这个固国公主林月兰医术超群,能够让奄奄一息的病人起死回生,难道她就是用了这法术治病?

同时,这些人心里对林月兰已经有了考量,对于这个固国公主一定要交好。

因为谁能保证自已不会生病?

平平安安活到进棺材?

林月兰不管在场之人,有什么样的想法。

她摇了摇头说道,“大王子,你误会了。这不是什么法术。这只江湖耍技的一种小把戏而已!”

听到林月兰的回答,大王子很是震惊又狐疑的再问道,“你说什么?这只是江湖之中的小把戏?”

林月兰点了点头道,“在江湖之中,有很多招摇撞骗的道士。他们为了取信百姓,就会做出一些出人预料,难以想像之事,来证明自已是真有本事的。就比如,像本公主这样的做法。”

“荒谬!”萧景玉愤然站起来大声的喝道,“固国公主,你这是在怀疑大祭司是在弄虚作假吗?”随即,她就冷笑道,“呵呵,真是好笑,人家大祭司一直是阿朵柴国的大祭司,是不是弄虚作假,阿朵柴国王室会不知道?”她的反意就是,人家王室难道没有你聪明吗?

林月兰没有理会萧景玉,只是却似笑非笑的看着大王子。

听着林月兰这样说,这个大王子乍然想到,这位大祭司好像就是道士来着。

难不成,大祭司也是属于假道士类的江湖骗子。

可,大王子还是不太相信,自已崇拜了几年的大祭司,竟然会是一个江湖骗子。

因此,大王子很是怀疑的看了一下林月兰,狐疑的道,“固国公主,那请您告诉本王子,你这是怎么做到的?”

林月兰笑了笑,然后,把手心打开。

众人一看,她的手心里赫然一块白色晶体。

大祭司看到林月兰手里的东西时,整个人都怔住了,全身不自觉得颤抖起来。

他不知道,为何有这种感觉?

但他似乎有一种预感,他的荣华富贵,可能就因此而断了?

“这是什么东西?”大王子吃惊的问道。

所有人也都是这种疑惑。

“嘎石!”林月兰说道,“在我们家乡还有另一种说法,叫碳化钙!这种白色晶体一遇到水就会起火!”

说着,林月兰就把手中的一个小块东西,丢到了清水碗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