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锋芒毕露7/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66章:锋芒毕露7

林月兰把嘎石的东西丢到那碗清水里后,接着众人如方才所见一样,清水被燃烧了,且就是蓝色火焰!

刹时间,大家先是面面相觑,片刻后,大家都一致用疑惑的眼神看向了大祭司!

此刻的大祭司,额间汗水连连,一脸煞白,双腿直接打哆嗦。

他的表现神情,出卖了他的紧张害怕。

但他面对着众人狐疑发问的眼神,又强装着镇定,随即对着林月兰厉声的喝道,“哼,固国公主,你这是在做什么?怀疑本祭司的能力吗?本祭司告诉你,本祭司的本事可是真实材料,而不是像你说的,那些江湖中人的雕虫小技,本祭司根本就不知道这种什么嘎石,也不知道这东西遇水会起火!所以,请你不要怀疑本祭司,否则,本祭司很是怀疑固国公主你的用意,实际上,就是为了破坏龙宴国和阿朵柴国之间的两国邦交!林月兰,你居心何在?”

最后一句明显是色厉内荏带着心虚的大声喝问着林月兰。

林月兰听罢,则是冷冷的笑道,“你别转移话题,说着这些危言耸听的话,冤枉我,企图掩盖你是个江湖骗子的行为!哼,阿朵柴国的大王子就在这,都没有说本公主在破坏龙宴国和阿朵柴国之间的邦交关系,你只是一个祭司而已,又有什么资格说这样的话?难不成你的权利比大王子还大?”

林月兰厉声的反驳,随后,她锐利的眼神上下扫视了大祭司一圈,接着冷哼的道,“哼,如果你不承认你就是利用这嘎石让清水起火,那你又有什么证明,你是真有法力,才让一碗普通的清水,变成了神水?

林月兰相信这个大祭司绝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施展他的法术,但她就是要逼他出手,拿到他的证据,证明他就是一个江湖骗子,是一个假道士,拆开他的真面貌,好为欣月报仇!

梁仁会知道林月兰使用的是激将法,所以他心里警告自己,不要上当,不要上当,千万不要上当!

所以他强装镇定的笑了笑说道,”本祭司所学法术,岂能乱用?如果任何一个怀疑本祭司之人,都要本祭司用法术去证明自己会法术,那本祭司不是成了搞笑的小丑了吗?再说了,师门有令,绝不能因为个人贪心,则乱用法术,所以请公主见谅!“

他说的请公主见谅时,头颅仍然抬得高高的,很是高傲,及一种睥睨姿态。

殊不知,他眼底的心慌,岂能瞒过在场的一些精明之人,如宇文珑焱,萧景睿,萧赫天等人,但唯一没有注意的人,恐怕也就只有这个阿朵柴国的大王子了。

林月兰听罢,笑了笑说道,”哦原来是这样啊!“但随即她话锋一转,继续道,”可是在这里在场的任何人,可是任何人?要知道这里的任何人,可是我龙宴王朝皇帝陛下及众大臣在此,还有各大国皇子皇孙也在此,那么多人,那么多身份贵重的人在此,怎么可能就成了随随便便的任何人呢?所以大祭司,你放心啦!他们都不是任何人!而且要本公主说啊,要在这么多身份贵重的人面前,施展你的法术,证明你是个大能人,不是一件很荣幸的事情吗?

大祭司用随便任何人来拒绝林月兰的要求,而林月兰同样用任何人来反驳大祭司,只是他随便的任何之人变成了身份贵重之人,同样是人,在身份上却天差地别!

这里是各国的友谊邦交会议,这里的任何一个人,身份都不比梁仁会这个大祭司低下。

因此,大祭司那个不能在任何人面前施展法术的借口,根本就不中用。

梁仁会听罢,高傲的头颅,立即变得对林月兰怒目而视。

他咬牙切齿的道,“固国公主,你非逼着本祭司如此吗?”

林月兰却摇了摇头道,“大祭司,你错了。本公主可没有逼你!只是本公主很是好奇你的法术而已!”随即,她又变得很是疑惑好奇的问道,“大祭司,你是真的会法术的吧?”

梁仁会对林月兰真是恨得牙痒痒的。

但他必须拒绝,因为他自已有几斤几两,心里是有数的。

他可不敢给自已打包票,在施展那些“法术”时,不会被人看出破绽,尤其是这个好像一直针对他的固国公主林月兰!

可就在他打算拒绝时,这时这个单蠢的大王子,很是认真的看向大祭司,带着些豪气和义愤填膺的怒气说道,“大祭司,这个固国公主说你是骗子,本王子绝不相信。他们如此侮辱你,你露一手,施展一下法术,让她给闭嘴!”

这个大王子除了一身蛮力,却不会动脑子。

所以,听着这个大王子的话,大祭司暗骂道,“蠢货!”之后,就想着怎么把大王子给忽悠过去,让他不要施展法术。

之前,他注意其他国家几个为首的皇子包括龙宴国国君的眼神,明显是想要把他挖去他们国家,而也想往高处走,想要去其他国家来着,当一个有权有势的大祭司。

可是,通过林月兰这么一露手,他又注意到,这些人又对他产生了怀疑。

所以,如果他想要去其他国家,高处发展,当一个有权有势的大祭司,就必须想要露一手了。

然而,面对着林月兰那似笑非笑且咄咄逼人的眼神,他的心里是打退堂鼓的。

因为,他心里的那种不安的感觉更加强烈了。

有一种直觉告诉他,他什么都不能做,否则,他的下场会十分的惨!。

所以,与其为了去其他国家,冒这么大的风险,还不如安安稳稳的在阿朵柴国当一个大祭司。

最起码,在阿朵柴国,他这个大祭司的权利可是凌驾于王权之上。

王室之中的任何一个人见到他,都必须毕恭毕敬的喊一声,“大祭司!”

国王见到他,都要让他三分,且因为他的发话,连自己最疼爱的女儿都保住,之后,还得笑脸对着他。

这种凌驾王权之上的权势,真是好极了。

还有阿朵柴国虽在资源金钱上有些匮乏,让他有些不满之外,他在阿朵柴国要什么有什么,过得也算是快活!

所以,为了去其他国冒这么大的风险,根本就不值得!

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向来瞧着四肢发达,脑子蠢笨的大王子,竟然如此拖他后腿

如果不是他心里很清楚,这个大王子确实是个没脑子之人,他都要误以为,这个大王子是伙同林月兰,故意唱双簧,就是为引他下跳。

然而,他明知道是陷阱,却又不得不往下跳。

大祭司梁仁会硬着头皮,对着大王子说道“大王子,本祭司的法术,不是你亲眼所见吗?你难道还不相信本祭司吗?”

可大王子理所当然的说道,“大祭司,本王子就是相信你来着。但是,外国的客人们,想要亲眼瞧瞧大祭司的本事,就让他们瞧瞧,让他们知道大祭司是绝对有真本事的一个高人!”

如果是平时,哦,或者是在林月兰没有表演在那清水里燃烧的情况之下,大祭司听到阿朵柴国的大王子夸赞,肯定是非常高兴及在众人面前表现出一副高人的模样。

但是,现在林月兰却提前表演了他平时最为拿手的表演“法术”,他怎么可能再去“施法”。

可对于其他的“法术”,就必须要他的信徒来配合。

而他的信徒,这个大王子虽也算一个,可在众目睽睽之下,而且在别人质疑他能力情况之下,他怎么可能配合?

最主要的是,他总感觉此刻的大王子有些不对劲啊。

以前,这个大王子虽表现出确实崇拜他的模样,可哪有现在这样的积极啊?

不过,此刻,不管大祭司有着怎么样的顾虑及怀疑,他是真的被大王子的话给弄得骑虎难下。

本来他想说的是施展嘴里喷火的法术,可接着大王子又说道,“大祭司,干脆你就施展清水里起火的法术吧!让这位固国公主瞧瞧,你确实是使用的法术,而不是这些旁门左道之法,是不是?”

听到大王子这样的话,大祭司梁仁会真是气极了。

他现在是真的恨不得立刻把这个大王子的嘴给封上。

因为,他每说一句,就似乎要把他逼入绝境之中。

但,他现在又很明白,他必须在所有人面前,表现出他的本事。

否则,如果在异国被传出他是江湖骗子,传到了阿朵柴国的王室耳中,那他凌驾于王权之上的权利,会瞬间崩塌,他肯定相信,那国王会借此机会铲除他的。

所以,对于此刻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他现在真不能肯定了。

如果赫那拉阿哲这个大王子是故意的,以他对这个大王子的了解,他是绝对不会有这样聪明脑子的;如果不是故意,这话里话外,都像是对他步步紧逼!

不过,不管是哪种情况,现在他要做的就是隐瞒所有人的眼睛,让他的“法术”顺利施展!

想到这,梁仁会笑着道,“既然大家如此期待本祭司的法术,那本祭司施展一回,又如何!”

林月兰听罢,点了点头笑说道,“嗯,那期待大祭司的真本事喽,不仅让本公主开开眼界,我想,在场所有人,都想要开开眼界,是吧!”

她的话一落下,萧赫水就立即大声的说道,“没错!本皇子也是很期待大祭司施展法术,好让我们这些凡人俗子开开眼界!”

他的话一说完,倒是在场的一些人附和。

“来人,再倒一碗清水过来!”就在这时,宇文珑焱威严的命令人去弄水来,接着他就哈哈大声的笑道,“大祭司,朕这个义女本身就是个好奇心重,求知欲强之人,她有什么得罪之处,你大人有大量,就原谅她一回吧!”

宇文珑焱说是这样说,然而,他的行动,却是对这个固国公主的行为其极其的配合。

梁仁会心中不满,却也同样不能表现出来。

一个两个,他都不能拒绝及表现出为满来,心里真是憋屈极了。

可,到了最后,他还得硬着头皮表演下去。

片刻之后,皇帝陛下令人准备的清水,很快就上来了。

宇文珑焱笑着对各国的皇子王子说道,“请诸位贵宾检验一下这水,是不是真的清水!”

太监尊令把水端在每一个桌前,让人检查一下。

所有人都点头道,“不错,这水确实是清水!”

随后,太监就把水端到大祭司跟前,态度很是恭敬。

林月兰笑着道,“大祭司,这水已经众人检测为清水,那就请吧!”

梁仁会手抓了一下宽大的衣袖,且紧了紧。

接着,他就上前看了一下这碗清水之后,眼神锐利,神情严肃,之后,他就把手伸出来,掌心朝下对着这碗清水,紧接着,他眼睛一闭,五指合拢,片刻间,这水立马起了火,而且如大王子所说,也如林月兰表演的那样,这火焰是蓝色。

或许是方才看了林月兰表演过一次,大家对梁仁会的表演虽也期待和惊奇,但却似乎并没有多少惊讶。

不过,一些女人小孩子却惊呼的道,“哇,还真是法术叻!真是好神奇哦!”

但随即,就有一个小孩子很是疑惑的问道,“咦,公主姐姐怎么抓着那个神仙大人的手呢?”

他这一惊呼,这才让所有人注意到,此刻的固国公主林月兰,确确实实抓着人家的手,脸上的表情,带着一种意味不明的笑意。

再观大祭司,脸色好像不太好啊,额间大滴大滴流着汗,表情有些僵硬,他僵笑着对林月兰说道,“公主抓着本祭司的手做什么?难不成公主是看上了本祭司不成?”

林月兰却似笑非笑的点头道,“没错。本公主就是看上了你——你手中的东西!”

她一说完,就在众人奇怪狐疑的注视之后,把大祭司的手一抬一拉间,他手中的东西就立刻暴露在所有人面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