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锋芒毕露8/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67章:锋芒毕露8

“啊,这不是与方才公主表演清水中起火时,所用的嘎石吗?”有人立即惊呼的道。

“对啊,对啊!难不成这位大祭司施展清水燃烧的法术,实质上也是借用的这嘎石?”

“啊,这么说来,这就是一个骗子喽!”

……

看到此刻证据再前,在听到众人的怀疑之声,阿朵柴国的大王子随即就带着些愤怒厉声的喝问道,“大祭司,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你是确实会法术,而不是像固国公主所说的那样,是利用些旁门左道的江湖骗子?既然如此,为何你的手心里,会有嘎石?”

大祭司被林月兰抓着手时,心里一慌,整个人紧跟着紧张起来。

但毕竟在阿朵柴国做过十多年的大祭司,大风大浪也算见识过不好。

所以,在紧张慌张过后,他也立刻微微冷静下来!

随后,他强装镇定很是生气愤怒的说道,“大王子,本祭司是被陷害的!这嘎石,是她,对,就是她对放在我手里的!”

慌乱之后,立刻想到的一个理由!

而这个理由,他自己却越说越是这么回事!

而大部分人听着梁仁会这么说,也是有些相信的。

因为,之前林月兰手里确实有嘎石来着,而林月兰抓着梁仁会的手,早不抓,晚不抓,却要此刻抓。

而且从之前林月兰一系列的行为来看,这大祭司似乎与她有仇,处处针对着他?

现在想来,即使大祭司有出错的地方,那可能就是在他出题难为了一下龙宴王朝之人,至于为何后面大祭司突然难为这个固国公主,那原因也恐怕是在乌云国玲珑公主身上。

所以,难道就因为这样,才被固国公主一再刁难?

这固国公主的心眼也未必太小了吧,比针眼还小!

想到了这些的人,看着林月兰的眼神,立即变得有些微妙。

林月兰也不管他人是如何想法,她现在看着这个害了阿奴的大祭司慌不择路,恼羞成怒的样子,立刻感到好笑。

她问道,“哎呀,大祭司,你可真冤枉了小女子了。明明,你在这清水之中放嘎石,被本公主当场抓住,就血口喷人,冤枉到本公主身上来了?”

大祭司很是生气的问道,“哼,你才是血口喷人,冤枉到本祭司身上来了。你说,本祭司在清水里放嘎石,那本祭司问一下,谁看见了,谁看见了啊?”

说着,他还故意向四周问着一下其他人。

他有这样的勇气问众人,就是确定他这几十年不曾被人发现过,现在也一样。

很多人听着他这么一问,倒是摇了摇头道,“我们确实没有看见!我们只是瞧见,这个大祭司的手,往一放一握,这清水里就起火了!”

“对,我看见的也是这个样子。”立马有人附和道。

接着就是陆陆续续的声音,在会场之中响起,每一声,每一句,都是在说,他们似乎都没有看见大祭司往水里放嘎石。

就在这时,萧景玉又跳了出来。

她直接冷笑着道,“真是好笑!人家大祭司凭着真本事让在清水里起火,哪像某人用江湖骗子的骗术唬弄在场的每一个人!现在倒好,她还紧抓着人家的手不放了,真是不知检点!”

在这一刻,这个大祭司算是彻底放下心来,随即,一改之前的慌乱紧张,一脸傲然,头颅抬得高高的,很是轻蔑又不屑的说道,“哼,固国公主,你可是听见了,在场之人,没有谁看见了本祭司把这东西放在水里,所以,请你别冤枉本祭司!否则,惹恼了本祭司,那可是影响两国邦交之谊,这后果是你能承担的了的吗?”

蒋振南听着萧景玉侮辱林月兰的话,冰冷的眼神立即射向她去,随冷厉的喝道,“闭嘴!月儿做事,轮不到你多嘴多舌!”

随即,他就从起身,很是从容冷酷的走到林月兰跟前,锋利的眼神扫了一圈在场的每一个人,然后,严肃认真冷冽的说道,“本将军看见了!”

虽是简单的六个字,却是凌厉,气势,让人信服。

大家都明白了他的意思。

就是他看见了大祭司往水里放嘎石。

随即,很多人那狐疑的眼神,又立即紧盯着大祭司。

大祭司虽被林月兰步步紧逼,但方才众人的言论,给他了一个缓冲冷静的时间。

所以,即使蒋振南站出来证明,让大家因为蒋振南的话,而产生了怀疑,他也能很快反驳。

大祭司冷笑着说道,“呵呵,大将军是公主的未婚夫,你当然是要袒护着自已女人的!”

这是在质疑蒋振南做假证!

本以为蒋振南会给自已辩解,但是大家只看到蒋振南只是给大祭司一个冷冷的眼神,根本就是不屑于解释。

“本皇子也看见了!”就在这时,一直在静默喝酒的乌云国二皇子突然来了这么一句,刹时,把在场的很多人着实惊讶了一把。

因为,刚才玲珑公主被固国公主逼迫到那样近乎侮辱的境地,可这位皇子任是不吭一声,而且吭声时,却只是冷冷的让玲珑公主给龙宴国的固国公主道歉,让人以为,这个二皇子是不是与玲珑公主有仇啊。

而现在的突然出声,更让所有人认为,这二皇子确实跟玲珑公主有仇。

因为玲珑公主明明在针对着固国公主,而他现在却是在帮着玲珑公主的对头固国公主。

众人没有惊讶多久,紧接着乌龙国的三皇子萧赫天也说道,“本皇子也看见了,”随后用手指着这位大祭司说道,“他从袖子里拿出嘎石,然后,迅速放进清水里!”

这位乌龙国三皇子已经说得够清楚了。

三位大人物已经出口证明这位大祭司确实是用作弊的方式,让清水燃烧起火,紧接着又陆续有人,证明这位大祭司就是确实手里拿着嘎石放进水里的。

随着越来越多之人出来证明,梁仁会的神情从高傲慢慢变成了慌乱,脸色也从气愤之时的铁青,逐渐成为苍白色,最后变成了灰败之色。

如果只是蒋振南或者是龙宴国之人站出来证明,那他当然可以理直气壮的反驳回去。

说他们袒护林月兰,根本就不足以取信。

可现在出证明的人,除了龙宴王朝之人,还有乌云国,乌龙国及水周国三大国家的使团首领人物站出来证明,那么,他是根本就无法反驳。

就在这时,阿朵柴国的大王子站出来反驳说道,“本王子根本就不信大祭司是个会作弊之人,一定是你们偏袒公主,而做出的假证!”

梁仁会听罢,从未有过的神色,十分感激大王子的如此愚笨。

在这时刻人,他还是能相信他。

随即,他脸上的灰败之色又逐渐变成了正常之色,正待他还想辩解他没有用嘎石时,接下来,听到大王子的话,又让他瞬间变色。

这位大王子豪气冲天的说道,“哼,你们个个说我大祭司是使用嘎石让清水起火的,可除了固国公主所抓那只手后,你们所看见他手里的嘎石,这也可能是固国公主把她之前手里的嘎石放在大祭司手上的,也无不可能不是!所以,除非固国公主你能再拿出其他证据,否则,让本王子相信我们大祭司是个江湖骗子,根本就不可能!”

待这位大王子一说完,林月兰就对着阿朵柴国的大王子说道,“大王子,如果本公主用一些手段可以证明呢?只是,这个证明希望不会影响两国邦交才好!”

大王子摇了摇头道,“绝对不会!”接着他又说道,“但本王子不希望大祭司有任何伤害!”

“请大王子放心!”

林月兰清冷的声音一说完,就给蒋振南微微点了点头。

两人之间的互动,在场所有人都瞧见了。

但,同时,也都在心里疑惑极了。

这固国公主到底要怎么证明,这位阿朵柴的大祭司,不是使用的法术,而确实是作弊了的。

接着,他们就知道,两人之间的互动是怎么回事,也明白了林月兰是要怎么证明了。

因为,他们所有人都看见了,这蒋振南身影一闪,在电石火光之际,这会大祭司就被人剥衣服,只剩下一条遮羞的小短裤。

“啊?”在场的所有女人除林月兰外,脸都红了,很是不好意思。

同时,心里也是越发的疑惑,这大将军突然剥人家衣服做什么,又不是女人。

不过,很快大家就看到,蒋振南在剥下来的衣服当中,翻了翻,很快就腰间一个袖口,找到了一个钱袋。

就在大家以为,这钱袋是所装的是银子时,紧接着大家又看到蒋振南解开钱袋口后,倒出来的全是嘎石,个个都有骰子大小,看着有一二十个呢。

蒋振南把东西递给林月兰。

林月兰接过东西之后,掂了掂,随后笑着问道,“大祭司,请你告诉大王子,这是什么东西?怎么会藏在你腰间呢?”

大祭司被林月兰和蒋振南的粗暴吓了一跳,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

他也只是想要林月兰怎么证明他作弊了的时,接着就感觉到全身发凉,待他反应过来,身上的衣服被人剥光时,他藏在腰间的嘎石就被搜了出来,到了林月兰手上。

梁仁会简直是气白了脸,怒指着林月兰大喝道,“真是卑鄙,无耻!”

大王子似乎也明白了这个大祭司就是个招摇撞骗的江湖骗子,现在被拆穿,恼羞成怒了。

随即脸色变得很不好的问道,“大祭司,请你解释一下,为什么你的钱袋里装得不是银子,而是嘎石呢?”

梁仁会怒气冲冲的道,“解释,有什么解释!这是人家的地盘,她要做什么,难道还由得本祭司控制不成?”

大王子紧紧抿着嘴唇,疑惑的问道,“大祭司,你的意思,就是固国公主在陷害你?”

“那是当然!”梁仁会理所当然的应道。

此刻,他没有时间去想其他理由和借口。

他只有一口咬定,是林月兰故意陷害他。

就算在众目睽睽之下,他们从他的衣服里搜出了嘎石,但动手之人,却是蒋振南。

所以,只要要蒋振南,这个固国公主的未婚夫,那么说陷害他就足够了。

本来他以为,这个大王子向来很是崇拜他,对他是盲目的相信,所以,只要他咬定了是林月兰等人陷害他,那么这个大王子就会相信他的。

因此,只是在这里丢脸不要紧,只要他回了阿朵柴国,那么他照样就是那个高高在上的阿朵柴国大祭司梁仁会!

可他想得倒美倒好,却没有想到,这个愚笨的大王子却一反常态,表情立即变得严肃,他说道,“你口口声声说他们在陷害你?那你告诉本王子,为什么这个装嘎石的钱袋是本王小妹绣的?”

他说这话时,神情明显显得激动,“这钱袋可是小妹的,他们又不认识小妹,去哪里准备小妹所绣的钱袋,为得就是为了陷害你这个远道而来却又没见过面的大祭司?”

小妹的死,一直是他心里的结与愤慨。

可是,当时,这个梁仁会利用那场灾祸与民众舆论之声,逼迫他们不得不把小妹偷偷送走!

可就是这样,小妹还是没有逃走,被梁仁会派人给抓回来了。

之后,小妹就失踪不见人影!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为此,父王和母后仿佛一夜之间憔悴老了十几岁,可当时,这个老东西的在民众当中声望极高了,根本就奈何他不了。

因此,只能把小妹的生死,当作了一场意外。

但他们王室,父王母后,及兄弟几个,深深的把这种仇恨压在心底,就等待着一个机会,把梁仁会及他的爪牙一网打尽!

所以,他们王室之人,个个都装作很是崇拜他的样子,让他放下戒备和警惕之心,以达到麻痹他的用意。

让人意外惊喜的是,这一次龙宴之之行,竟然让他们逮到了机会。

因此,阿朵柴国大王子赫那拉阿哲一改之前的头脑简单四脚发达,那种愚笨形象,瞬间变得威严及凌厉。

听到大王子的质问,梁仁会一阵愕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