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惊才绝艳1/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着大王子的质问,梁仁会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完全一阵愕然!

因为,任谁也很难以想到,在他跟前,看着很是愚笨之人,会瞬间变得如此犀利与威严!

接着大王子也完全不等梁仁会反应,接着就厉声的大骂道,“梁仁会,你这个大骗子,骗了本大王子,骗了父王,骗了整个王室上下,甚至骗了阿朵柴国全国子民!哼,你真是好心计啊!”

梁仁会却不知怎得,突然间对着阿朵柴国大骂道,“你们这群蠢货,能怪本祭司吗?要怪就怪你们自已蠢,这么轻易的相信本祭司!”

大王子听着梁仁会的大骂,深吸一口气,厉声的问道,“所以说,你所说的会法术,会预言,都是骗我们的了?”

梁仁会大声喝道,“那是当然!”

“那么那些被你治好的病人又是怎么回事?”这一点大王子很是奇怪的问道。

“还能怎么回事!”梁仁会似乎破罐子破摔了,什么都交代出来,他继续说道,“有钱能使鬼推磨。只要本祭司拿点钱给他们,让他们装病,然后,再来找本祭司医治,之后,他们就当作被本祭司医治好了啊。笨蛋!”说到最后,他还大声骂一句。

在场之人听罢,方才想要请这个大祭司出手给家人看看病的人,立刻打消了念头。

这人还真是个骗子啊!

刚才还以为这人真是会法术,把那些病人医好,没有想到,真相竟然如此呢。

但是,很奇怪的,为何这个大祭司会突然间,自已把所有一切给招供出来呢?

明明只要他不说,这个大王子现在也不会拿他怎么样。

真是奇怪!

大王子听罢,脸上除了愤怒生气,还有一种恨不得把这个大祭司千刀万剐的恨意。

只是他隐忍着滔天的怒气,咬牙切齿的问道,“所以,我家小妹宛如公主的事,也是你特意整出来的?”

“那是当然!”大祭司想也不想的回应道,“谁让她长得如此美丽动人,看着就让人心痒痒的。

几次三番的对她暗示,本祭司要娶她,没有想到,她这么不识趣,竟然每次都找借口给搪塞了过去。

本祭司也曾想过,去向父王母后求娶,可本祭司也很清楚,你父王母后是绝对不会把他们最疼爱的女儿,嫁给本祭司的。所以,本祭司当然要不择手段得到那美丽的公主了。

如果,不把那些天灾人祸嫁祸到她的身上,让你父王母后偷偷送走,本祭司根本就没有机会把人带到祭司府中。”

说到这里,他眼底又恨恨的说道,“可恶的是,那个贱女人,竟然抵死不从,最为可恶的是,她竟然利用美色,引诱了我祭司府中的护卫,让他们把那贱女人偷偷送了出去!”

大王子听到梁仁会说小妹偷跑出去,暗暗松了一口气。

只是,在知道这个让阿朵柴国敬仰崇拜的大祭司,竟然藏着如此龌龊的心思之后,他的两拳头,握得“嘎嘎”直响。

只是没等他把拳头挥过去,就听到一阵阵“啪啪”之声。

随后,大家就目瞪口呆的看到林月兰,这个他们眼中柔弱的固国公主,两个巴掌就把这个虽看着年纪有些大,但身体还算强壮结实的大祭司打倒在地。

接着,他们就看到梁仁会猛得吐了一大口鲜血,血中还带着几个被血色液体包裹着的牙齿。

瞬间,在场很多人露出同情的眼神。

这固国公主的手劲也特大了吧!

林月兰眼底迸发出一抹锐利的戾气,她厉声的喝道,“真是连畜牲都不如的东西,本公主代替那些被你祸害的女人教训教训你!”

说着,林月兰就上前,对着梁仁会的脚,就瞬间以踩了下去。

接着,所有人都听到“咔嚓咔嚓”骨头断裂声音。

“啊!”

一阵凄厉的惨叫声,在这会场之中,响彻天际!

听着这样惨绝人寰的叫声,在场除了少数几个神色不变之外,其他人或多或少,这脸色都有些变苍白。

这个固国公主,真是太过粗暴野蛮了吧!

但更多人恐怖的则是,林月兰看着像一个弱女子,竟然是有如此巨大的力量。

轻轻一脚,就把梁仁会的腿腕给踩碎!

萧景玉脸色更是煞白。

她没有想到,这个林月兰是如此凶暴狠辣之人。

轻轻松松就把一个人给废了。

而且,这个人看着跟她并没有多大仇多大怨,顶多就是方才出题刁难了一下她而已,结果就是得到了这样惨烈的报复。

她一想到方才她似乎处处针对这个林月兰,她会不会像报复阿朵柴国大祭司那样,来报复她?

一想到这,萧景玉整个人都害怕的颤抖起来。

踩完梁仁会之后,林月兰就转过头对着阿朵柴国的大王子说道,“抱歉,大王子,本公主一时冲动就把这个招摇撞骗的大祭司给废了。这一人做事一人当,本公主希望大王子千万不要因为此事,怪罪龙宴国,而影响两国邦交!”

大王子听着林月兰的话后,很是爽朗的大笑道,“公主,你严重了!你替我阿朵柴国王室除了一大祸害,本王子感谢你还来不及,怎么会怪罪于你呢?至于影响两国邦交之事,更是无稽之谈!哈哈……”

听着大王子的话,龙宴王朝的君臣上下总算暗暗松了一口气。

他们虽不明白,为何林月兰突然对这个阿朵柴国的大祭司下手如此狠辣,可对方毕竟是阿朵柴国的大祭司,不管这大祭司是真有本事,还是假有本事,那都是人家的阿朵柴国内部之事。

说白了,就是自家事自家处理,如果被外人处理了,心里总会不舒服的。

可这个固国公主一言不合,就轻轻松松把人家声望很高的大祭司给废了,阿朵柴国真的不会迁怒怪罪,甚至影响两国邦交吗?

龙宴国所有人的心都是紧张的,提着的,可看着如此狠辣的林月兰,所有人都不自觉咽了咽口水,可却是不敢开口阻止她。

不过,到了最后,倒是没有想到,大王子会对林月兰说那样感谢的话,更是承诺不会影响两国之间的邦交。

阿朵柴国的大王子随即吩咐属下,“来人,大祭司在来龙宴王朝的路上不慎摔倒,致使重伤,无法医治。现在把大祭司送回驿馆,好生安排让人照料,没有本王子的命令,任何人不得探望大祭司!”

“是!”大王子的属下立即遵令道。

这个梁仁会在来这之前,毕竟是声望威望都超过王室的大祭司。

如果让他的信徒们得知,他们的大祭司在龙宴国被给废了,一定会他们质疑王室,甚至因此可以引起动乱。

哼,谁说这个大王子是个四肢发达,脑子愚笨的,瞧瞧人家的处事,不慌不乱,井井有条,最主要的是,人家真是卧薪尝胆,装笨几年,让这个自以为是,聪明绝顶的最终放松了警惕和戒备,所以导致了自己凄惨的下场。

待阿朵柴国属下把这个大祭司抬走之后,现场有着片刻的安静。

他们在沉默之中,沉默的看着林月兰。

林月兰这一次给他们的印象,真是太深刻了!

真的是一言不合,就把人给废了。

以前,他们是听说过,这个林月兰真的是个武艺高强之人,武艺不行,她一人能独闯金銮殿吗?

也听说过,这个林月兰是个粗暴的女人,在镇国公府蒋振烨的成亲时,镇国公府一家四口,除了蒋云峰,其他人都曾挨了她的巴掌,且让人根本就不能反驳。

可是,他们却不曾听说过,这个林月兰,陛下的义女,固国公主竟然是如此心狠手辣之人啊。

所有人的心,都颤一颤,心里都在警告自已,以后没事,千万招惹这个煞神,一言不合就巴掌,踩踏废人啊。

林月兰和蒋振南两人都回到自已的位置上,然后,继续一个削皮,一个吃东西。

但很显然,吃东西的人,就是林月兰,而龙宴国镇国大将军,则是负责为未婚妻服务。

如此天差地别的状态,很多人的嘴角不由的一抽,大呼接受不能啊。

不管阿朵柴国的大祭司梁仁会有什么样的下场,也不管林月兰现在是个什么样子的人,但这个宴会总得继续进行。

宇文珑焱坐在上面,说道,“大家继续吃好,喝好,玩好啊!”

听着宇文珑焱的话,有不少人在心里吐糟,吃好,喝好,没得说,因为他们吃得最为珍贵的水果,喝得是独有的皇家特共红酒。

至于玩好,呵呵,方才固国公主来了那么一手,让所有人心惊胆战了一回啊,谁敢玩啊,不过,这也同时让所有人看了一个精彩啊。

人家好好的一个阿朵柴国大祭司,声名威望,可是超过阿朵柴国王室权力,多威风啊。

可就是这么一个威风之人,这个固国公主说毁就毁,而且还似乎没有什么仇恨吧?

“公主,方才你所出之题,本皇子左思右想,却一时之间无法解决,可否告知之呢?”就在大家静默之时,乌龙国的三皇子萧赫天很是恭敬的请教道。

他一是想来打破这样寂静气氛,二来,他确实是虚心请教的。

林月兰却摆了摆手,说道,“三皇子,这个问题的答案,你只需要问在场的任何一人,他们都能解决的!”意思是说,这样容易的题目,不用她来解释。

显然她所说的任何一人,是包括这里的太监宫女。

“哦?!”萧赫天惊讶不已,“这是真的吗?”显然有些不敢置信。

对于他们来说,百思不得其解之题,在这里,却变得任何一人都能解决。

所以说,这位固国公主方才出和尚分馒头之题,是真的故意在难为阿朵柴国大祭司?

这么说来,他们之间真有仇怨不成?

或者是说,这个固国公主的心眼是真的比针眼还小不成?就因为这位大祭司因来出题难为了一下她,就被她报复成了那样一个惨烈的下场?

听着林月兰那样的回答,已经不止是萧景玉那样想,在场的外来宾客都是这样想的。

但显然,萧赫天还是有些狐疑。

他指着旁边一个宫女说道,“来,你来告诉本皇子,方才你们固国公主所出之题,要怎么解决啊?”

宫女很是恭敬的说道,“回殿下,公主所出之题答案为大和尚25人,小和尚为75人!”

听到这个小宫女随口一出,就是答案,还真是微微吃惊。

他一挑眉,继续问道,“那你是怎么得来的这个答案?”

小宫女继续回答道,“回殿下,可以假设大和尚为x人,那么小和尚就是100-x,所以这个式子可以列成如公主所说的方程式子:3x+1/3(100-x)=100,那解方程得:x=25,而小和尚则是:100-25=75人。”

能选进宫里当宫女太监之人,也不会是太笨之人,否则,很难在这样人吃人的宫廷之中活下去。

听着小宫女的解说答案,四个国家的使团微微皱了皱眉头,若有所悟。

没有多久前,阿朵柴国那个大祭司所出之题,对于他们来说,却百思不得其解,而龙宴国的固国公主,就用了一个假设之法,却轻而易举的解决了。

同样前不久前,这个固国公主同样出了一道题,要求那个大祭司解决,他们还以为这题真得会很难,比之前大祭司所出之题更难。

可没有想到……

这些使臣各有心思。

这两题解决之法,都是使用得假设之法。

而龙宴国的假设之法所有使用的假设未知数,都是使用得龙宴国特有拼音字母,这样一来,这问题就是迎刃而解了。

他们没有想到,这些拼音字母,用处真是奇妙啊。

水周国太子冷祺逸很是好奇的问道,“陛下,不知贵国所使用的那些拼音字母,到底是何人所创?真是了不起!”

明明三年前,还没有这东西,可三年后就有了。

这就说明这些所谓的拼音字母就是近来所发明出来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