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惊才绝艳2/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只是从他们一踏进龙宴国,就纷纷听到的是林月兰,这个固国公主的事迹,而有一项,就是固国公主建议编撰龙宴王朝字典,并且全国广发,然后,这样一来,无论男女老少,都可以使用字典认字了。

听到这样的传言,他们本以为这个固国公主至少会有一些年纪之人,可到了龙宴国皇都之后,才知道,这个固国公主芳邻才十几岁,是龙宴国镇国大将军的未婚妻!

听到这样的答案,显然让他们所有人大吃一惊。

但传言毕竟是传言,这些使臣还是想要确认一下答案。

听到水周国太子的询问,宇文珑焱立即笑道,“哈哈,这东西可都是兰丫头所发明创造。”

皇帝陛下一点都不抢功。

听到答案,这些使团显然还是大吃一惊!

在之前他们认为发明字典之人,这个所谓的固国公主,肯定是上了一定年纪之人,只有了上了一定年纪,有一定经验的丰富之人,才会想到发明创造东西。

可现在才知道,这个固国公主显然是超出了他们的想像,才十几岁而已,据说都还没有及笄呢,可就这样一个人,短短时间,却改变了龙宴国的局势!

“固国公主真是了不起!”水周国公主真心赞叹道!

一个十几岁的少女,竟然如此聪明,竟然能想到发明这拼音字母,还能想到编撰字典,让普通人都能认识字。

这事,放在以前,那是想也不敢想的事情啊。

那字典,听说广泛发放,任何一个家庭,只要手上有十个铜板,就可以购买一本字典。

水周国公主的赞叹,场中的大部分人都听见了,眼底闪过一道异样。

而萧景玉的眼底却闪过一抹嫉妒,上牙咬着下唇瓣,脸上的表情显得很是不甘心。

“确实,固国公主不但长得国色天香倾城倾国,还如此聪明绝顶!”水周国太子冷祺逸也真心赞叹道,“听说固国公主改良了粮食种植方法,提高了粮食产量,真是造福了百姓啊!”

水周国兄妹俩真心的赞叹,其他人也跟着点了点头。

民以食为天,林月兰的这种改良,听说,从原先亩产三石,到现在亩产达到五六石以上,简直是翻倍以上,这不就是造福了百姓。

造福百姓,就是让国家富强啊!

来访使团心神一动。

这种改良过的种植方法,如果引进到他们国家,那么……

不过,他们是有这种心思,但是,要换取这种植方法,就必须付出一定的代价。

当然,这种事,只能在私底上商谈。

“听说固国公主医术高明,冷某想请公主出手救治一下我母亲!”冷祺逸很是突然又很是真诚的说道。

听着冷祺逸说这事,众人也乍然想到,这个固国公主还是个医术高明的大夫。

林月兰笑着道,“冷太子,你过奖了!”

没有直接应下冷祺逸的请求。

“不知公主的师父是谁?竟然能教出如此出色的徒弟!”萧赫天突然很是好奇的问道。

当然了,脸上的笑意,瞧着就是意味不明。

林月兰瞧着萧赫天,表情同样有些异样的再瞧了瞧萧赫天身后坐着的男人。

随即,她就从位置出走出来,对着萧赫天身后男子,盈盈一拜,很是恭敬的说道,“徒弟林月兰拜见师父!”

林月兰突然对乌龙国一个毫不起眼的白衣男子,盈盈一拜,立即把在场的众人下了一跳,尤其是龙宴国的一众上下君臣。

他们谁都没有想到,他们的固国公主师父竟然会是乌龙国的人啊。

萧赫天身后的神医无涯子看到林月兰,竟然能一眼认出他来,当即挑了挑眉,有些惊讶和好奇。

随即他就疑惑的笑着问道,“公主,你是不是弄错了。鄙人可不曾收过什么徒弟,又如来的徒弟?更何况,你我之间,连面都不曾见过啊?”

听着乌龙国三皇子身后男子这样说,顿时让大家疑惑惊讶不已。

他们之间竟然不认识吗?

既然不认识,他们又算哪门子徒弟?

还有,这个之前心狠手辣的固国公主,到底是哪这白衣男子学得什么啊?

林月兰似乎有所预料。

她笑了笑说道,“师父没有直接收月兰为徒,但师祖却已经替徒代收为徒,所以,不管师父有没有收月兰为徒,月兰只能是师父的徒弟!还有徒儿虽没有见过师父,但师祖给徒弟画了一幅画像,所以,徒弟一眼就认出了师父!”

林月兰的话音一落下,李思靖就立即很是狐疑的问道,“那老头会画像?”

他的心情是很激动的。

前几天,他在知道自已突然间多了一个徒弟时,就猜测到可能是师父代他收徒。

那一刻,他猜测到了师父没有死,心情立即高兴和激动起来。

没有想到,那一次的灭门惨案,师父竟然逃过了一劫。

当然了,他的话音一落下,就当即反应过来,他露陷了。

林月兰笑了笑道,“师父果然知道徒弟!”随后她又解释道,“师祖虽不会画像,但徒弟身边之人,有人会画像。那个凭着师祖对师父五官的描述,就把师父大概相貌画得八九不离十!”

李思靖很是好奇的问道,“那人是谁啊?”

林月兰眼角微微瞄向了高座上的皇帝陛下,李思靖当即明白了这人是谁,心里真是诧异极了。

难道师父与龙宴国皇帝陛下认识不成?

但是压下心里这种疑惑,把最想要问的当即问出来,“师父他老人家还好吗?”

林月兰点了点头道,“师父,您放心,师祖他现在很好!”

“好就好!”李思靖点了点头,总算彻底放下心来,看着林月兰继续说道,“好就好,我还以为那一次师父他……”

林月兰解释道,“师父在那一次逃过了,之后,就到了林家村,成了那里的一个村大夫!”

林月兰简单的解释,却让李思靖明白了,那一次师父真是侥幸逃脱。

“那师父他老人家在哪?”李思靖再问道。

“桃源村!”林月兰应道。

应完这一句,林月兰想了想又补充的说道,“师父,师祖他老人家很想您!”

李思靖听罢,脸上的神情有些动容,同时又有些复杂。

“他很担心那一次灭门之祸,您没有这么幸运!”林月兰看着李思靖的表情,继续说道,“这些年,他都不开心,心里藏着很重的心思!”

李思靖想了想说道,“既然他老人家过得好,我就不去打扰他了。”他还是不打算见师父。

因为,他觉得他无颜面见师父。

他心里很清楚,药王谷当初所遭的灭门惨案,就是因为他引起的。

所以,心里一直怀着内疚!

或许知道李思靖心里所想,林月兰又说了句,“师父,师祖他老人家从未怪过你!”否则,师祖他老人家绝不会代徒收徒了!

这话虽没有说出来,但李思靖很明白。

他想了想,最终叹了一口气说道,“好!”

这是答应林月兰去见师父!

听着林月兰和这个白衣男子一来一往的对话,就明白,这对师徒虽从没有见过面,但又确实是师徒。

待他们的一段对话告一段落后,皇帝陛下隐约明白,这个乌龙国的白衣男子,是林月兰哪方面的师父了。

但,他还是忍不住好奇的问道,“丫头,你这师父是?”

林月兰笑了笑,回应道,“陛下,这是我师父神医无涯子!”

她的话音一落,立即惊诧了在场除萧赫天之外的所有人。

蒋振南心里也隐隐有些猜测,所以,并不感觉到有意外。

但其他人不一样啊。

神医无涯子,医术超群,天下无双,听说能医死人治白骨!这是林月兰出现之前,天下人对神医无涯子医术的评价!

但此人,性情古怪,医人全凭心情!否则,就是手捧万金,他也不屑一顾,相反,就算你一铜不拔,他还可能给你医治!

而且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这行踪根本就漂浮不定,根本找不到人啊!

现在,乍然听到,这样的行踪神秘之人,就在他们的眼前,真是让他们惊讶不已。

但更让他们惊诧的是,他们一直以为神医无涯子是个白花胡须的老人家,可一瞧,这神医白衣黑发披肩,相貌英俊,可瞧着却带着一股魅惑之力人,有些邪逆的年青人,嘴角都不由的一抽。

暗道,传言真是不可信啊!

谁说神医无涯子是个老人家的,瞧瞧眼前这个年青人是谁?

但肯定不是被人冒充的。

不过,同时,也知道,这个林月兰小小年纪,就这么精湛的医术是来自哪里的。

“陛下,怪不得固国公主小小年纪,医术就这么好呢!”陈宰相突然惊叹的道。

就凭着全太医院对周贵妃和三皇子所中之毒束手无策,而这个林月兰却能轻而易举解决陛下所中之毒,就能知道她的医术有多好了。

而且最有有传闻,京城从半年前起所开的一家林氏医院,幕后之人,就是这个林月兰。

但不管传言是真是假,林月兰,这个女子,不能轻易得罪!

就算是任何人无论是荣华富贵,但却不能保证自已一生平安到老。

万一生了什么重大疾病,他们也就只能求到那些大夫身上,而之后的生死,也掌握在大夫的手中。

陈宰相一说完,立即就有人跟着附和。

这是示好的意向。

虽林月兰看着根本就不需要他们的示好。

但朋友总是好过暗下毒手的敌人。

林月兰撇了撇嘴暗道。

水周国的太子冷祺逸和公主冷静雪,看到这样认亲一慕。

心上立即暗自激动和高兴。

他们这次的运气真好!

曾经他们多番找寻的神医无涯子,此刻,竟然就在他们的眼前。

兄妹俩对视一眼,心中立刻有了决定。

因此,两人就站了起来,走向萧赫天的位置,对着李思靖的位置,躬身请求道,“神医,请神医出手,救治一下我们母亲!”

听到兄妹俩的请求,李思靖微微皱了皱眉头,瞧了一眼林月兰,随后就问道,“你们母亲所得什么病?”

听着神医这么问,冷祺逸颇有些激动的说道,“神医,我娘她时常头疼……”

他把他母亲得病的症状一一说了出来,最后他问道,“神医,我母亲这到底是得了什么病啊?”宫里的太医,一个两个,都束手无策,还让他们准备后事来着。

但是,他们兄妹俩和父皇虽很是悲痛,但根本就不想过,放弃任何一个救治母亲的机会。

他们也曾试图找过神医无涯子,但找了两三年,都不曾有任何消息。

瞧着母亲的病一日比一日严重,随时会离他们而去,他们心里真是焦急万分。

就在前不久,他们听说了,龙宴国出了一位小神医,这小神医的医术同样超群,妙手回春,起死回生。

恰巧,这时,五国之间的邦交交流会议就是在龙宴会举行。

因此,他们抱着一丝希望来到了龙宴国。

没有想到,他们运气竟然这么好,会遇到神医无涯子,更不曾想到,这个小神医的师父就是神医无涯子。

在这样一个重要场合,去谈论一个人的病情之事,或许并不合适。

但是,此刻,却就没有一个人提出反对意见。

一是,这人是神龙见首不见尾,行踪漂浮不定,却能医死人治白骨的神医无涯子。

他们也很想趁着此机会认识一下神医,好对自已及家人的身体多一重安全保障。

二是,这神医无涯子竟然会是固国公主的师父。

方才,这位固国公主心狠手辣的手段,他们可是见识过了。而且,这固国公主的心眼很小,比针眼更小,得罪了她,那下场会不会比那个阿朵柴国的大祭司更惨?

所以,这固国公主的师父,要询问病人病情之事,谁敢去打扰。

因此,现在就看到一群外行人,云里雾外听着神医分析病情。

李思靖听罢,微微皱了皱眉头,说道,“你母亲的病,可能小时候引起的一种暗伤,现在复发,引起全身疼痛难忍。我开一个方子,你们就照着这个方子去抓药,然后,这药先吃一个月。一个月之后,我看病情,再重开方子!”

冷祺逸和冷静雪兄妹俩眼睛一亮,心里更是激动不已。

没有想到,他们母亲的病,就这么轻松的就被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