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二更)/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84章:(二更)

他指着林月兰,几次“你……你”之后,随即就把目光看向一直在边上坐上旁观,对于一切未曾阻止的龙宴王朝圣上宇文珑焱,厉声的喝道,“龙宴王朝陛下,你就这么放任这个野丫头的嚣张,不担心她给你们惹下滔天大祸吗?”

这位平大人真是很气,很气,气极败坏!

想他在乌云国也是有身份有地位之人,在朝廷之中,也是群臣之首,会跟着二皇子过来,就是因为,他很是笃定二皇子萧景睿能够在将来荣升大位!

如果在二皇子荣登大位后,他这位功臣,就和家族享受着荣华富贵。

可没有想到,现在的他,会被人指着鼻子大骂脑子有病,而且还是一个女人。

他是真的很是愤怒,很是生气,所以,他就把矛头指向龙宴国皇帝。

因为,这个皇帝从蒋振南把酒杯射向二皇子时,都不曾开一句圣口,阻止他,更别说责罚了!

越想越是愤怒,他再一次重复道,“龙宴王朝陛下,你就这么放任这个野丫头的嚣张,不担心她给你们惹下滔天大祸吗?”

宇文珑焱威严的神情上也是有些难看,脸上也隐隐有些怒色!

很会察言观色的刘德妃,看到了陛下的脸色,心中窃喜,暗道,“真是天助我也!”

眼珠一转,就对着这位平大人说道,“平大人息怒!固国公主从小生活在乡下,没人教导,大人,你何必跟她一翻计较呢?”

这话里意思则是在告诉这位平大人。

林月兰,这个固国公主,就是从乡下来的野丫头,没有规矩,没有教养,是个粗野庸俗之人。

她这是赤裸祼暗讽林月兰。

随即,她又故作和事佬,对着林月兰语重心长的劝道,“公主,这位可是乌云国的平大人,在乌云国朝廷之中,可是群臣之首,你这样辱骂平大人,是不对的!”

她特地介绍这位平大人的身份,意喻也是在告诉林月兰,这位平大人,在乌云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你这样辱骂他,是想要挑衅两国战争吗?

对于刘德妃的话,部分之人,脸色都变了变!

这刘德妃是怎么回事?

这明显是在贬低固国公主,抬高这位平大人的地位,或许更明显的目的,是在侮辱固国公主?

奇怪,这刘德妃以前,对人向来平和,不与人为敌。

可这会怎么回事,怎么处处像在找固国公主的不是,给固国公主难堪啊?

不过,很多人刹时,想到有传言,刘德妃的女儿九公主宇文灵,对大将军一见钟情,再见倾心!

但奈何,此刻的大将军已然有了固国公主这个绝色倾城的未婚妻,对于其他女人,根本就是入不了眼。

更何况,三年前,九公主为了拒嫁大将军,侮辱讽刺大将军,想要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谁能想到,风水轮流转!

宇文灵竟然会对摘下面具的大将军一见钟情啊!

呵,真是事事难料啊!

林月兰以不是蠢的,不会听不出刘德妃的言外之音。

不过,她没有立即反驳。

而是似笑非笑的看着刘德妃,随即点了点头道,“是啊,德妃娘娘,我一直承认我是个乡下野丫头,所以,你也没有必要,每次把我这个乡下野丫头挂在嘴上!并且,我也承认自已,在乡下长得的我,是没有人教导,不懂得规矩,这位平大人,你也不要与我这个乡下丫头,一般见识不是!”

说最后一句时,林月兰的语气,明显有些阴阳怪气。

不过,林月兰一口一个自已乡下野丫头,让在场之人,直抽嘴角。

虽说嘴上说自已是没有规矩的乡下野丫头,可怎么话从这人嘴里说出口,怎么这么怪异呢?

别人生怕别人知道自已是个乡下野丫头,这人倒好,每次不是说自已是农家女,就说自已是乡下丫头,好像对出生于乡下,很是光荣!

这位平大人听着林月兰这样说,很是受用。

原来,这丫头这么没规没矩,嚣张任性,无法无天,真的是因为从乡下而来的啊。

不过,哼,这死丫头,他们殿下能看上她,是她的荣幸,她竟然还敢拒绝!

想到这,这位平大人看向林月兰的目光之中充斥着鄙视与不屑,随即,他的目光又望向刘德妃,怒声的说道,“德妃娘娘,既然这位固国公主来自乡下,可她现在已然是皇家之人,这么没礼貌,这么没有规矩,难道你们就不会教吗?”

听着这位平大人的话,刘德妃满脸的尴尬与难堪!

因为,这位固国公主,没规没矩没礼貌,蛮横无理,任性妄为,完全是陛下允许了的。

刘德妃本是为了给林月兰填堵的,可现在这位平大人这么一声质问,就变成了她的尴尬。

因为,在朝廷或者说后宫之中,除了陛下和皇后娘娘,谁都没有资格来教导这位固国公主规矩!

平大人向她质问,她根本就不能回答。

看着刘德妃脸上那有些僵硬的笑容,平大人疑惑的说道,“怎么,还真没有人教她啊?”

就在这时,宇文珑焱隐忍着怒气,严厉的说道,“平大人,固国公主有没有教她规矩,不劳烦你操心!在朝廷后宫之中,没有人有资格教固国公主规矩!”这话当然也包括皇帝自已。

可以说,林月兰是他这个皇帝半是要求,半是请求,来当他的义女,做固国公主的。

因为,他的心里很是清楚,林月兰存在的价值!

同时,他心里更加清楚,林月兰说任何话,做任何事,都有自已的分寸!

除非你真惹怒了她!

刘德妃听着陛下如此一说,心中一颤,放在腿上的两手指尖微微泛白,脸色也有些难看!

她一直知道陛下很是护着林月兰这个乡下死丫头,护得连亲生女儿都不顾,可以放弃!

可万万没有想到,陛下会如此的护着!

在龙宴国无论是朝廷还是后宫,竟然没有谁有资格教导这位固国公主规矩!

这个谁,任人都明白,肯定包括陛下自已。

这话一出,吃惊的已然不是外国宾客和刘德妃,就是朝廷之中的这些重臣,也是惊诧不已。

这个林月兰不就是个乡下丫头吗?难不成,她还有其他身份不成?

否则,陛下为何会如何看重?

难道外面的传言都是真的,说这个林月兰实际上,是陛下微服私访时,遇见一个心爱之人,然后,生下了一个私生女?

可这也不对啊。

年青人不知道,他们这些老臣可是知道,年青的陛下在还是太子时,与前皇后也就是当时的太子妃,感情深厚,相敬如宾,为此,太子还为了太子妃一并拒绝纳妃纳妾。

但因为先皇的逼迫,最终被逼无奈,娶了两门侧妃。

后来称帝,虽同样陆续纳了很多秀女进宫为妃,但对于先皇后的感情,一直不曾变过。

只是可惜,先皇后在陛下称帝不久,就病故了。

为此,陛下三天三夜不吃不喝不眠的守在先皇后的冰棺前。

那时,很多人都要怀疑,陛下是不是就要跟随着先皇后而去。

不过,好在三天之后,陛下听到嫡长子的哭声,就清醒了过来。

抱着嫡长子久久不撒手!

再后来,填充后位时,与先皇后长相相似的陈二小姐,入了陛下的眼,不顾一切,迎娶陈家二小姐为后。

陈家一门两后,在那时,可是风光无限啊!

瞧着林月兰年纪,大概也就十几岁的样子。

十几年前,他们可没有听说过陛下在民间再有心爱之人,不然,陛下为何不把人迎进宫来?

所以,林月兰是陛下的私生女一说,有些靠不住啊!

但,很多人还是以一种异样的眼神,一会看向林月兰,一会看向陛下。

对于,林月兰是皇帝民间私生活女传闻,林月兰和宇文珑焱都未曾放在心上。

当时,宇文珑焱听到这则传闻之后,只是轻轻叹了一口气道,“如果兰丫头,真是朕的私生女就好了!”

这样一来,他根本就没有必要和兰丫头讨价还价了,也是牺牲挺多的。

宇文珑焱看着有些莫名呆愣的乌云国使臣,厉声的道,“平大人,固国公主与蒋爱卿是两情相悦,已经被朕赐婚。二皇子,就这么当着本朝的文武大臣,及众外国宾客面前,试图强行拆散他们二人,恐怕不妥吧?

再说,如果二皇子真心实意迎娶兰丫头,兰丫头也答应嫁与二皇子,也就罢了,朕无话可说,亦可收回赐婚的圣旨!

可现在,明显是兰丫头不愿意,而你平大人,却故说兰丫头欲擒故纵,指着兰丫头大骂乡下野丫头,难道,你们这是强买强卖不成?这是哪门子道理?”

平大人被宇文珑焱说得面红耳赤,接着他又怒问道,“那他呢?”手指着蒋振南,厉声的责问道,“他可是当着众人面,想要刺杀我们殿下,陛下,你必须给我们一个说法!”

宇文珑焱微微皱了皱眉头,接着犀利的问道,“平大人的意思,你的妻妾突然被人给抢了,就只能忍气吞声吗?”

“当然不可能!”平大人想也不想的回答。

在乌云国朝廷上,他可是百官之首,谁敢来抢他的妻妾?

不过,待他回答反应过来之后,又立即觉得不对劲。

“是了,平大人,你的妻妾被人抢了,你不会忍气吞声,那你们在这么多人面前,要抢蒋爱卿心爱之人,他能忍得了吗?”宇文珑焱犀利的反问道。

这位平大人被反问的哑口无言。

“这……这……”

宇文珑焱不等他回应,又直接问向萧景睿,“二皇子,你说呢?”

萧景睿额头上的伤口已经被处理了一下,他说道,“对于本皇子的东西,即使本皇子不要,也不会便宜他人!”

宇文珑焱,“……”

平大人,“……”

众人,“……”

所以说,蒋大将军打你是打对了,是吧!

刹时间,众人无话可说了!

平大人瞬间抚额,一脸黑线的看着自家殿下。

“二皇子,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说什么?即使你确实是这样的霸道,可你也不能在这个场合说出来啊!”平大人的心瞬间累了。

有个拖他后腿的殿下,他能说什么,又还能说什么。

结果,平大人只能默默走回自己的位置。

他家殿下是白受伤了!

不过,接着萧景睿就又继续说道,“同样的,对于本皇子来说,任何东西,有能者得之!”

众人再一次惊讶了。

这位二皇子还不死心啊,这是非固国公主不可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