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月兰的话一落下,现场一片震惊!

谁也没有料到,这件对于他们惊恐头疼不已的大事,竟然会在林月兰的口中轻轻松松解决。

很多人的心神一动,这法子可行啊!

随即,他们就用带着灼热的目光看向刘德妃。

如果用一个九公主换取两国联手,那就真是太值了。

刘德妃没有想到自已再一次感受到一种赔了夫人又折兵的感觉。

之前宇文灵得罪了林月兰,就被林月兰和皇帝用去和亲作处罚,只是后来宇文灵暴发了被四人强暴之事的流言,让皇帝心里有些内疚,这和亲一事,也就没有再提了。

可她没有料到,逼迫林月兰不成,宇文灵和亲一事又被重新提起。

刘德妃脸上瞬间出现紧张慌乱,随即她说道,“固国公主,九公主现在身体不好,请你不要再说这些话来刺激她!”

林月兰唇角一勾,冷笑着道,“哦,身体不好啊?只是,德妃娘娘,你似乎忘记了本公主可是一名大夫,师从神医无涯子。既然九公主的身体不好,那行,只要本公主好好给她看看,保证三天之内,就能让她恢复健康!”

宇文灵就是刘德妃的逆麟。

之前,明明是宇文灵试图拆散她和南大哥两人,结果,被人利用了,导致了她清白被毁的下场。

这明明是她自作自受的结果。

刘德妃从一开始反对,不惜派嬷嬷到将军府警告,让南大哥对宇文灵,不要痴心妄想。

可从人宇文灵出事之后,又变成想要流言威胁的方式,逼迫陛下,逼迫南大哥娶了宇文灵。

后来,如果不是又爆发的一则宇文灵被四个流氓地痞强暴的流言,刘德妃根本就不可能放弃继续逼迫。

虽然知道她根本不会成功,但是林月兰还是觉得分外隔应。

不过,看在她为人母,一切是因为女儿伟大母爱的情况之下,倒是放了她们一马。

可刘德妃似乎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她被她放了一马。

只是这一次,刘德妃触犯了她的底线——试图拆散她与南大哥,让她去和亲!

所以,她只能旧事重提了。

听着林月兰的话,刘德妃的脸色立即发青。

是了,这野丫头会医术,而从她的医术师从神医,以灵儿身体不好的借口,根本就不是事啊。

刘大人上前严肃的说道,“固国公主,就算九公主去阿朵柴国和亲,但乌云国凌云大将军却早已经兵临城下,你所谓的两国兵力包围乌云国皇都城,根本就不可行!”

蒋振南站出来说道,“呵呵,刘大人看来对本将军训练出来的兵力很没有信心啊?即使他凌云大将军已经率领军队逼近两国边界又如何?我朝军队也不是吃素的。既然他要打,我们上前应战就是!谁怕谁啊!”说这话时,明显的是自信和傲然!

刘大人脸色铁青的说道,“大将军,可你人在京城,怎么打?万一打输了,被人打到皇都城来了,这责任是你能负得起的吗?”

蒋振南冷厉的道,“刘大人,如果本将军没有把守卫边界之事安排好,你认为本将军真能随意回京城?”

刘大人,“……”

瞬间无话可说!

宇文珑焱却在林月兰说让宇文灵去阿朵柴国和亲之事时,眉头微微拧了拧。

皇都城驿馆

“碰!”

萧景睿把桌前的东西一扫,神色十分阴冷带着暴戾,他冷声带着怒喝道,“怎么回事?”

跪在地上的属下,很是恭敬带着一些悲痛的说道,“听说大将军因为在军营喝了一点小酒后,士兵就发现他面色发白,全身抽搐,等把军医找过来之后,大将军,他……他已经没有呼吸了!”

他们谁也不会料到,好端端的一个人,说没了就没了。

可这事,却对他们的局势有着极大的影响。

听着属下的汇报,萧景睿再问道,“大将军是被人下毒的吗?”

在说到下毒,他首先想到的就是他父皇。

会不会他父皇派人给师父下毒的。

但想一想又不太可能。

在来龙宴国之时,他已经让人把皇帝和太都囚禁起来,他们根本就无法派人对凌云大将军下毒。

来人继续汇报道,“殿下,军医检查过,没有发现大将军中毒迹象,以前也没有发现什么暗疾!”

也就说,他们的凌云大将军,是真的如龙宴国固国公主所说,他是突然暴病而亡!

萧景睿听着属下的汇报,左手不断的摩擦着自已拇指上的碧绿大扳指,可神色却如暴风雨般的阴沉与黑暗。

林月兰所说的竟然是真的!

可是,她到底是如何得知消息的?

萧景睿对这个问题百思不得其解!

不过,现在更让他着急的是,他师父突然暴病而亡,把他来龙宴国的目的布署计划一切都打破了。

好在,他来之前,为防止突发事件,以防其他人趁他不在时,夺权夺势,他特命他的心腹,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允许,任何一个人去见他父皇和太子!

只要他父皇不出面,纵使大家都知道凌云大将军暴病而亡,其凌云大将军的两个副将,也都是他的人,所以,这兵权依然掌握在他的手中。

只是,看来林月兰手中的金矿和铁矿图纸,以求娶的方式是要不来了。

所以,他必须想出其它办法,把东西弄到手才行。

同样回到驿馆的萧赫天和萧赫水两兄弟,心里也是好奇极了。

萧赫水问道,“三皇兄,你说这固国公主所说的消息是真的,还是随口胡掐,只为拒绝萧景睿的求亲?”

萧赫天对于这个问题,却也是很认真的思考了片刻,说道,“瞧着固国公主所说,应该是真的!因为,我瞧着那丫头是很明大事大非之人,绝不可能随口胡掐这么重要的信息!如果万一,萧景睿核实这消息是假的,那那丫头就是所犯欺君之罪。很有可能,萧景睿更是以此为逼迫龙宴国皇帝,让那丫头嫁给他!所以,那丫头那么聪明的一个人,根本就没有必要这样做!”

萧赫天说到这,就看向李思靖问道,“阿靖,你认为呢?”

李思靖点头说道,“你说的有道理!那丫头虽然年纪小,却是聪明绝顶!根本就没有必要随口胡掐那个一个消息!”

萧赫水,“……”所以说,林月兰所说的是真的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